越看越湿的啪啪的长小说 跟母亲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时间:2021-10-12 07:13:30
“哦?什么好主意?

谢明月凑到姜玉梨耳边,轻轻开口说:“姜姐姐,你不知道……

两个人的目光,便不约而同的落在了郁嘉宁的身上。

姜玉梨唇角往上一勾,笑得灿烂,“是啊,做再多再好的诗又有什么好玩的?只有看人出洋相,才是这世间最好玩的事情呢!

……

贵女们还在谈论诗书,姜玉梨忽然高声开口,“喂!你们想不想到湖心阁的二楼去瞧瞧?

众人闻声皆是一愣。

“湖心阁二楼?我记得永芳斋的主人,从来都没有将湖心阁二楼借出去过啊。

“是啊!永芳斋主人神秘,几乎无人知晓他的身份。传说这湖心阁二楼,有永芳斋主人的珍藏。所以才会从来都不对外人开放。

“可是……姜姐姐这样问,难不成姜姐姐你能带我们去开开眼界?

不知是谁这么一问,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落在了姜玉梨的身上。

殷切期待又不敢相信的目光,姜玉梨就喜欢这种被人仰视的感觉!

谢明月说得没错,什么不能让外人上去,对她来说根本就是狗屁!

她亲表姐是郡主,她舅母是长公主,别说小小的湖心阁了,就是大内皇宫她都是去得的!

姜玉梨特地轻描淡写般开口:“嗯,你们若是真想去看,就同我一起上去吧。仿佛这事儿根本不值一提似的。

“真的么?

“走,我们快上去看看究竟有什么玄机!

这些贵女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如今一个比一个兴奋,可想而知,永芳斋在大夏国究竟有多么神秘了!

贵女们结伴登楼,可忽然间,姜玉梨又唤了一声:“郁嘉宁,你不来么?

众人回头一看,这才发现郁嘉宁还愣愣坐在角落里,活脱脱就是个傻子。

郁嘉宁神色莫名带了几分局促:“不是说不让去么,我,我还是不去了……

“噗!

贵女们嗤笑出声,因为,郁嘉宁局促不安的样子,实在是小家子气!

还以为她今天出息了,结果,除开衣服,骨子里还是这般登不上台面!

“让你来你就来,哪儿来那么多废话?一贯巴结姜玉梨的贵女大声嘲讽,“姜姐姐都特地叫你了,还不快点跟上!

郁嘉宁这才“灰溜溜的站了起来。

贵女们又是一通嗤笑,觉得她真是好欺负。

但她们谁也没看到,郁嘉宁微微垂下的眼瞳里,始终闪烁着隐隐的光芒。

……

到了二楼,姜玉梨立马给谢明月使了个眼色。

她已经将郁嘉宁叫上了二楼,剩下的,就是谢明月的事儿了。

谢明月吸了一口气,目光往人群里一扫,郁嘉宁居然已经站在了二楼的东北角!

而其他贵女都被湖心阁二楼的各种珍宝给吸引住,根本没有几个人注意着郁嘉宁。

当真是天赐良机啊!

谢明月屏住呼吸,一步一步慢慢走向郁嘉宁。

而郁嘉宁不知怎的,居然扒着栏杆往外倾斜出去,像是立于悬崖边缘般岌岌可危!

谢明月脚步莫名加快,生怕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旁边,姜玉梨也静静等待着即将发生的好戏!

然而!

就在谢明月紧紧咬牙,伸手要推郁嘉宁的瞬间——

“谢姑娘!小心啊!
郁嘉宁忽然大叫出声,谢明月瞬间懵了!

贵女们闻声看过来,清楚瞧见谢明月伸出的双手!那双作势要推郁嘉宁的双手!!

“不,不是!

“啊啊!

谢明月还来不及解释,郁嘉宁整个人不知怎么的就往旁边一倒,狠狠跌倒了地上。

而谢明月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的身体就不可控制的朝外面栽了下去!

“扑通!!!

原本一片平静清冷的春日湖水,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贵女们全都愣住了……

方才她们是不是看到谢明月想要将郁嘉宁给推下去?可为什么是谢明月自己掉下去了?是被她们看到,谢明月心中慌乱,一不小心自己掉下去了?

不仅贵女们懵懵的,便是一直等着好戏上演的姜玉梨都忍不住在心底大骂:谢明月到底在干什么?!害人不成,反倒把自己都搭进去了!真是个没用的蠢货!!

“救……救命啊!救命!救我!

冰冷湖水里,谢明月怕死的大声呼救。湖水比她想象的要深得多,她试了好几下,根本踩不到底。

她从高处落水,不断扑腾,头发乱了,胭脂糊了,再加上心底的恐惧和冰冷的湖水,如今的她,面色惨白,神志惊恐,完全是一只狼狈不堪的落汤鸡!

而这一切,原本都该是郁嘉宁经受的。

众人回过神来,也跟着叫了起来:“救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可是,她们喊了半天才发现,永芳斋里根本没有人搭理她们。

永芳斋的主人行事怪异,借宅子的时候就说过了,他只借宅子不借人,所以,永芳斋里是没有往来巡视的家丁的。

陪着贵女们来的婢女,大多都是家生婢女,她们在北方生长,很少有人会浮水。

家丁也都在永芳斋外面候着,没有跟进来,以免惊扰了女儿家的聚会。而且,就算有一个两个会浮水的家丁,现在去叫,一来一回所耽搁的这些时间,也够谢明月死上十次八次的了!

“那……那怎么办啊?

“谢明月,她,她就没救了么?

贵女们的声音都带了哭腔,一个比一个慌乱,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忽的,贵女中不知是谁突然开口:“姜玉梨,今天的诗会是你要办的,你不想点法子么?

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姜玉梨。

是啊,这次的诗会是姜玉梨要办的,来永芳斋是姜玉梨定的,便是方才要来湖心阁二楼也是姜玉梨提出来的,她就应该为这事儿负责才是对!

可是,姜玉梨却立即呵道:“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叫人啊!还有,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就她一个掉下去了?还不是她自己的问题!果断将责任推得远远的!

姜玉梨一向霸道,她都这样说了,其他人自然不敢多言。

“咕噜噜……咕噜噜……

湖水里,谢明月已经喝了好几口水,眼瞧着就要体力耗尽,沉入湖底了。

贵女们见状,急得直跺脚,怎么办!怎么办啊!她们就要这样生生看着谢明月死在大家的面前了么?

然而——

“扑通!!!

又有什么东西掉到了湖里!
“扑通!!!

巨大的落水声再次响起,众人都惊住了,难道这种时候又有人掉下去了么?

贵女们回头,先是瞧见地上脱下的鹅黄外衣,她们再探头往外一看——

“那!那是不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