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在厨房和我猛烈撞击小说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时间:2021-10-12 07:31:09

扬州,沈家大宅。

前明崇祯十六年淮军攻打扬州时,宅主沈于泰携家小南逃江南,此后沈家大宅便为淮军大都督陆文宗暂居之所。

陆四率扬州淮军北上之时,曾命扬州府尹郑元勋派人过江找那“逃难”的沈于泰,一是允其可以携家小重回扬州仍安本宅,二是扬州方面作价收购沈家这座老宅。

沈于泰没多想就选择后者,因为占他老宅的可是淮贼,他哪敢把家小再往虎口送。

按市值,沈家这座老宅虽说不是扬州最好的园林,但其位于东关繁华之所,该地段属于扬州寸土寸金地区,因此真

翁公在厨房和我猛烈撞击小说 第一章

卖的话怎么也得上万两。前些年扬州郊区有一座园子出售,当时成交价就高达四万余两。

一座宅子赶得上一个县的赋税,这事搁其它地方想都不敢想,可搁扬州这里却是再正常不过。

因为,这地方盐商多,丝商多、粮商也多。

尤其是盐商,不敢说个个是富可敌国,但富可敌县却都是能称为盐商的基本要求。

最终,在郑元勋的争取下,沈于泰将其家一百多年的老宅作价六千两卖给了淮军。

当时负责跟沈家签订契约的就是陆四的堂兄陆文亮。

交易成功之后,沈家大宅便彻底成了陆家大宅。

陆四得知那座大宅只用六千两便完全归陆家所有后,当场就摇了摇头,知道这是人家宅子原主人害怕自己这才低价贱卖,不过也没有故作高风亮节让他大哥陆文亮再补那沈家人多少钱,只传话过去,将来大军渡江后对那沈家人稍稍照顾,如此以补人家贱卖之情。

有了属于陆家的大宅子,从盐城迁至扬州的陆家近亲便都在此宅居住。包括陆四的大伯陆有才一家,二伯陆有富一家,以及陆四亲爹陆有文。

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

翁公在厨房和我猛烈撞击小说 第二章

行。

陆四奋斗这么多年给陆家弄来一座大宅,那肯定是要让他爹、大伯、二伯他们好生享个晚年的。

扬州这地方也着实是好,至少在当下,扬州的经济水平是全国屈指可数的,更不用说北边还有个直辖市性质的淮安。

作为“老根据地”的淮扬,经三年经营,如今仅账面上的人口、赋税便占了大顺和谐的三分之一,相比残破往往百里无一人烟的北方地区,简直就是天堂。

陆四对淮扬也十分重视,兵力部署上淮扬名义上只有通泰的第三镇,扬州的第四镇,但实际上却多达四镇兵马。

通泰程沈集团除建制第三镇外,又有新编一镇,另外还有水师一部,总兵力近三万人,承担着自通州至扬州的长江防御任务。

扬州陆文亮、蒋魁原编第四镇之外,又有两个独立旅编,一旅位于宝应,一旅位于仪真,总兵力近两万人。

南京方面因为政治因素不可能渡江“北伐”,故对淮扬地区能够直接构成威胁的是“半独立”性质的明军淮西集团。不过淮西明军兵马不过三万余人,其北侧又受徐州、山东、河南淮军威胁,根本不可能有胆量进攻淮军“老巢”。

另外,陆四倚为“刘伯温”的现宫内厅提督太监高歧凤又策反了凤阳监军太监卢九德,所以哪怕凤阳总督马士英头脑发热想给淮军来个“雷霆扫穴”,其也难以指挥得动卢九德提调的黄得功、朱纪二部。

早前刘良佐部倒是进犯过徐州,但被时任淮扬徐节度使陆广远领军击败,此役之后绰号“花马刘”的刘良佐更是不敢打淮军主意。

军事力量保证地区安全,地区安全肯定保证地区民生及商业。

陆四虽一直领军在外,但淮扬地区在淮扬通会刘暴、扬州府尹郑元勋、淮安府尹郑标等人的治理下,可谓如朝升之日,欣欣向上。

也正是因为淮扬地区的稳定和富庶,因此在淮军攻占北京后,原河工出身的将领如夏大军、左潘安对残破的北方地区便十分看不上,认为除了北京城和紫禁城有些气派外,北方现在是一无是处,故而二帅建议大顺可以迁都到淮安。

迁都淮安这个意见得到了不少淮军将领的支持,除了淮扬地区富庶外,更多的则是乡土情谊做怪。

好比当年朱元璋有意从南京迁都凤阳,李自成将西安作为大顺都城。

浅而显之的道理,家乡要成了都城,那家乡人民肯定要跟着沾光。不说免税减税的优待,就是土地价值、房产价值都会大幅度提高,其它隐姓好处更是数不胜数。

陆四肯定明白部下们的心思,帝都嘛,光一个户口都胜千两银。

但他陆文宗是中国的拯救者,不是淮扬的拯救者。

他要着眼于全局,而不是局限于乡土。

天津的徐和尚倒是坚定支持以北京为大顺都城,徐和尚给出的理由是北京龙气不减。

综合考虑之后,陆四没有脑子发热将首都搬到淮扬,仍就定在北京。

毕竟,北京于此时而言,乃是政权承继的唯一合法所在。

定下都城,陆四那边按礼制肯定要派人将远在扬州的老爹同伯父他们请到北京,尤其是前者,涉及到大顺帝位的大礼仪。

早在保定听闻多尔衮被杀之时,陆四就已经行文淮安府,让淮安知府郑标派人到扬州接迎陆四他爹北上。

郑标不敢怠慢,赶紧让在淮安衙门当差的陆有德和陆文才两个陆家人去接人。

陆有德同陆文才都是陆家族人,前者是陆闯王的族叔,后者是族兄,二人早先同陆义良、陆有贵一起作为陆家优杰的后生被族长陆有学派到陆四这边。

陆有德同陆文才识字,所以陆四当时叫二人在郑标手下当差锻炼,不识字的陆有贵跟着第二旅的杨祥在军中学本事,叫自家为四爷爷的陆义良则带在身边栽培。

陆有德同陆文才已从郑府尹那里知道淮军已经攻破北京的事,又听郑府尹语气他们陆家终于要出皇帝,那是激动的一宵没睡觉,天还没亮叔侄二人就乘船沿运河南下扬州接人,又将文宗大侄子(兄弟)马上就要在北京登基做天子的喜讯传回盐城老家。

到了扬州东关码头,出示官凭验明身份后,当时就有东关码头的官吏过来同他们打招呼,那态度当真是客气万分,左一口“陆亲”右一口“陆亲”叫着,使得陆家叔侄直感觉人在云端。

二位陆亲还飘着,就有两辆豪华大马车过来,码头官吏恭敬万分请二位陆亲上车,还给二位陆亲的随从也安排了专门车辆,甚至还派了一队兵士持牌在前面开道,一面“回避”,一面肃静。

不时还有个官差铜锣一敲,扯着嗓子喊一声:“陆亲开道,闲人勿近!”

喜欢大流寇请大家收藏:

滦州文庙。

五百多个满洲少年懵懂的站在至圣先师的匾额前,四周站着不少大人,其中不乏他们的阿玛和阿牟其。

两个时辰前,各旗负责人突然接到同大顺方面商谈的冯铨大学士通知,要求他们立即组织各旗十到十二岁的少年到文庙集合,据说是大顺方面要建立大顺铁血少年团,而少年团的第一批成员就是这些随父辈降顺的满洲少年。

消息一经传出,滦州城中为之轰动,也为之鼓舞。

翁公在厨房和我猛烈撞击小说 第三章

为,这意味着大顺方面是真的容纳他们满洲一族,并且给予满洲子弟前程与希望。

与这相比,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忍辱负重的郑亲王济尔哈朗第一时间就命各甲喇、各佐领立即选拔少年,并要求选拔出来的满洲少年一定是优秀的,从而让大顺方面能够对这支铁血少年团更加重视。

作为大顺同满洲之间的和平使者,又是亲手接到来自北京陆闯王手谕的冯铨冯大学士,自是当仁不让的开始筹备大顺铁血少年团的组建仪式。

根据陆闯王手谕中要求的整齐、精神、朝气的要求,冯铨在全城巡视一番后最终将文庙定为大顺铁血少年团的组建仪式会场。

很快,560名无论是样貌还是身高都较优秀的满洲少年被他们的父辈带到了文庙前。

城中不少满洲、汉官都受邀来此观礼,甚至城外的大顺军也派出一名旅帅前来观礼。

“冯大人,时辰差不多了。”

主动要求负责此次仪式具体事务的前明刑部尚书、前清天津巡抚张忻向着身边正与祖大寿等人笑谈的大学士冯铨躬身示意。

“那就开始吧?”

冯铨是以征询的语气同祖大寿说,但不等祖大寿有所回应,那边张巡抚已经转身朝早就侯着的一众满洲兵挥了挥手,扬声道:“仪式开始!首先去辫明志!”

“去辫明志!”

五十个拿着剪刀的满洲归正兵冲进人群,一个接一个的剪掉这些少年脑后的辫子。

有的少年可能是早知父辈通知他们要去除辫子,所以很配合。有的则是茫然不知,陡然看到大人们要剪掉他们从小到大留的辫子,表现的有些害怕。

560根辫子终是被一根根剪下,由专人收取装入麻袋,稍后将同城中收取的其它辫子一块装车送往北京。

据说,这些辫子有可能会出现在大顺陆闯王的登基典礼上,目的是显赫陆闯王天位的合法与正统性。

而原本,顺军中有人说要以几万颗满洲首级向大顺新君庆贺的。

现在改以辫子,彰显的不仅是大顺的仁义,也彰显大顺和谐的文明。

“换装!”

随着张巡抚的一声大呼,560根白布带被一一发给满洲少年们。时间仓促,冯铨他们实在是没办法给大顺铁血少年团成员赶制符合陆闯王要求的“精神”制服,所以便以白布带系额,而白布带上无一不用墨水写有“铁血”二字。

如此,看着也是精神。

当560名满洲少年系上“铁血”布条后,又每人领到了一只红袖套。这是大顺军队的传统,相传早年陆闯王在大运河畔起事时所创。

红袖套上写有一个大写的“顺”字,以及三个小写的“少年团”,以此表明少年们的身份。

白布系额,臂套红袖后,满洲少年们顿时焕发出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机。阳光射在他们清一色的光秃脑袋上,更显无比刺眼。

一切,都如朝阳初升。

“不错,不错。”

冯铨满意的看着这些换装后的满洲少年,同时能为主持大顺铁血少年团成立仪式感到自豪与骄傲。

接下来的仪式就应该是授旗了。

真正的军旗。

一面三角形制的军旗被一名满洲兵恭敬的递到了冯铨手中,上面绣有“大顺铁血少年团”七个大字。

当这面军旗授下,便表明大顺铁血少年团的正式成立,也表明在大顺军中满洲人终于有了一席之地。

虽然,这只是少年团,但此事透露的信息却让所有满洲人感到激动。

“明珠!”

拿着军旗的冯大学士目光落在了最前面的那个长相清秀的满洲少年脸上。

“到!”

事先已经被大人教导并进行过一次演练的明珠立时挺起胸膛向前三步,这个少年并非出身爱新觉罗宗室,也非原建州八旗出身,而是出身叶赫那拉部,他的祖父正是满洲太宗文皇帝皇太极的舅舅金台吉。

能被从几百满洲少年中选出担任旗手,无疑是少年明珠的幸运,但也是他自己的努力所致,因为明珠是这些少年中汉话说的最好,汉文写的最好的。

“接旗!”

冯大学士中气十足的将军旗授到明珠手中,少年立时双脚一并,昂首大呼:“旗在人在,旗亡人亡!”

“好,好,好。”

冯大学士一连三个好,越看这小明珠越是欢喜,寻思陆闯王授意组织满洲少年团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好还是坏。要是好的话,那他冯大学士倒不介意收下这个少年为弟子,若是坏事的话,冯大学士肯定要赶紧撇清。

“接下来是?”

冯铨笑容满意的回头看向张忻,张忻忙道:“是少年团宣誓。”

“请冯学士领誓!”

祖大寿很有眼力界,知道冯铨明天就要进京担任大顺中央和谐的侍郎,因此很是恭维。

“那老夫就勉为其难,聊发少年狂喽。”

冯大学士哈哈一笑,笑声未在众人耳畔散去,面容已是一敛,身子一百八十度面向西边京师方向,单举右臂光荣领誓:

“我们是光荣的大顺铁血少年!”

“我们是光荣的大顺铁血少年!”

“我们一生为华夏征战!”

“我们一生为华夏征战!”

“......”

560名少年齐整的誓言声于这滦州城中如一股清流,声音所到之处如微风吹去轻尘,如溪水涤尽污垢,使仓皇尽数消逝,使人心为之安定。

冯大学士也如回到少年般,心中万般感慨。

仪式进行到这里应当结束,接下来大顺铁血少年团便将随城外顺军前往京师,但不知为何

翁公在厨房和我猛烈撞击小说 第二章

冯大学士心中却有遗憾,似有未尽之事,沉思片刻后,大学士突然从少年旗手明珠手中重新拿过大旗,然后向着远处的两宫銮驾方向大踏步走去。

众人都为之惊呆,困惑之时却见那帮少年团成员突然集体转向,紧随冯铨手中的军旗踏步而去。

旗帜所指方向,便是少年团为之奋斗、为之牺牲方

翁公在厨房和我猛烈撞击小说 第一章

向。

喜欢大流寇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