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不疼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时间:2021-10-12 07:39:04
“封承勋啊。姜妩懒洋洋地说,男人的地位她是了解的,有靠山在手不用白不用。

“谁?乔新月以为自己听错了。

姜妩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

乔新月循着她的目光看去,第一眼便看到了封承勋,男人实在是太耀眼了,而且昨天在酒店就见过,姜妩跟这个人很熟。

记忆一下子清晰过来,乔新月面露惊诧。

“你不知道?

姜妩觉得奇怪,昨天在酒店不是见过了吗?

“昨天那件事的官司,还是封承勋安排的律师去跟你接触的。她竟然都不调查一下?怎么还是这么蠢?

乔新月脸色发白,她在和封承勋的律师打官司,这官司能打赢吗?

难怪替姜妩应诉的律师态度那么强硬。

乔新月咬牙挤出一句话,“你故意的。

姜妩莫名其妙。

乔新月冷哼一声,“你别得意!

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单身妈妈,就算傍上封承勋又怎样,又进不了封家的门,封家认定的媳妇可是盛家的小姐盛长宁。

想到这里,乔新月往客厅里张望,终于在楼梯上见到了想要找的人。

“看到了吗?那位是封老太太钦定的孙媳妇。

楼梯上,盛长宁正跟着几名年轻姑娘走下来,其中一位姑娘不知跟盛长宁说了什么,盛长宁竟然往她这边看过来了。

姜妩正好看见了全脸,心里感叹,明星的素质果然高,这盛小姐本人比屏幕上看到的还要漂亮。

但想到封承勋跟盛长宁站在一起的画面,又莫名地觉得违和,气质不太相衬?可惜了!

姜妩正胡思乱想,盛长宁突然走了过来。

“您好,听说您是承勋哥哥今晚的女伴?盛长宁礼貌地伸出右手。

姜妩与她轻轻握了一下,笑容甜美。

“昨天封先生突然说缺个女伴,就请我来帮忙了,好像是说,你没时间过来。

知道封承勋不想请盛长宁当女伴,但她却不想卷进他们两人之间的事。

盛长宁努力控制情绪,但姜妩脖子上璀璨的钻石项链还是刺地她眼睛发疼,笑容快要挂不住了。

昨天她打电话问过封承勋来不来,他说不确定,可转眼却请了个狐狸精过来。

“是啊,我开始是有点事,办完了才赶过来的。

“你能赶过来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想见见封先生常常挂在嘴边,可爱又美丽的盛小姐,可惜一直没机会,今天总算见着了。

姜妩的马屁不要钱地夸。

封承勋什么性子,盛长宁很清楚,不过姜妩这样说她还是很高兴,至少说明,眼前这个女人在怕她。

盛长宁端起酒杯示意一下,“谢谢,我替承勋哥哥谢谢您能来帮忙。

姜妩端起酒杯,正要喝,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截住了她的酒杯。

“少喝点,回去了。

封承勋将酒杯还给服务员,将手随意地搭在姜妩的腰际。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了声音。

盛长宁看着姜妩腰际的手,眼里冒火,却还要保持着温柔单纯的人设。

不解地问,“承勋哥,你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封承勋扫了姜妩一眼,“嗯,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对身体有好处。

这是在关心姜妩。

他们已经这么亲密了?
盛长宁气的差点把银牙咬碎,笑容是硬挤出来的,“那,那你早点休息吧。

封承勋点头,搂着姜妩的腰,走向客厅大门。

盛长宁站在原地,看着这两人的背影,眼眶红了起来。

她的小姐妹们站在旁边不敢吱声,只有其中一个看着年纪稍小的,忍不住开口,“宁姐姐,要不,我们回楼上去玩?

其他小姐妹当即附和,再不走,留在这里继续让人看笑话吗?

盛长宁在小姐妹的簇拥下离开了,只留下乔新月目瞪口呆,满脸不可置信。

别墅外面,姜妩已经坐进车里,她微微挑着眉毛,面露阴郁。

“封承勋,说好了只是当花瓶,你却拿我出来帮你挡烂桃花?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给我带来很多麻烦?

开车的宋霖差点把刹车当油门踩,车子顿了顿才开上马路,这姜小姐是他见过的第一个敢冲着封总发火的女人

封承勋一脸平静,“怎么会,她们回去查你的身份,知道你已经结婚又有孩子,就不会把你当敌人。

姜妩顿时噎住。

抱着胳膊,将头撇向一边,看向窗外。

车到了酒店门口,姜妩特意说了一句。

“总之,谢谢你昨天帮我,今晚我也算还你人情了,以后咱们互不拖欠,井水不犯河水。

她回国是有事情要忙的,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些麻烦上。

姜妩说完话,打开车门,径直下车。

“替我向小羽说声晚安。封承勋在车内说。

姜妩深吸了口气,转身走进酒店。

姜妩吃了一肚子气回去,一进门就看到儿子坐在沙发上,听到开门声,便蹭蹭跑过来。

想到封承勋最后说的那句话,气就不打一处来,不就是想提醒她,一切都是看在她儿子的面子上吗?

莫名觉得眼前的这张小脸,跟封承勋长得有点像!

姜妩瞥见儿子手里拿着的平板,板起脸,“又在玩游戏了?今天玩了几个小时了?

姜晗羽眨了眨眼睛,摇摇头,“没有,我帮你查了市里医院的电话还有地址,我们明天就可以打电话找那位叔叔了。

姜妩的脾气一下子熄火了,她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好友。

宋巧巧耸了耸肩,表示你编的谎言你得自己圆去。

这一个晚上,小家伙都在帮忙查医院电话,查的可认真可仔细,宋巧巧好几次都想揭穿姜妩的谎言。

姜妩无奈,将儿子抱起来,走向卧室,“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该睡觉了,找人的事妈妈来做就好了。

姜晗羽趴在姜妩的肩膀上,“妈咪,你能告诉我叔叔叫什么名字吗?还有他得的是什么病,这样比较容易找。

姜妩实在没办法,胡诌,“姓何,肝癌。

“哦。姜晗羽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躺床上闭上了眼睛。

翌日。

姜妩睡到很晚才醒来,突然感觉头部抽抽地痛,顿时打了个激灵,不会是病情加剧了吧。

等起床后,发现不仅头疼,鼻子还堵塞,嗓子也不舒服,猜想应该是感冒了。

她不敢大意,准备去医院看一下。

姜晗羽知道妈咪感冒了,乖巧地倒了杯温水过来,“妈咪,喝水。

姜妩喝了两口,带着口罩,两人一起去医院。

果然是发了高烧。

因为要打点滴,姜妩怕儿子乱跑,特意办了住院手续,让儿子跟她一起呆病房里。

中午吃了饭,又吃了药,姜妩眼皮子就在打架。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