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着尿给我看(h 不要 在这里 回家 弄

时间:2021-10-12 07:40:26
凌晨两点,冷风拂过,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行驶到高速路口停了下来,两个男人拖着一个沉重的麻袋。

明歌被下了药,手脚都绑着,浑身绵软无力,却能依稀听见二人的对话。

“戴上手套,把她直接丢河里,明天早上二百万就到手了!

“好好好,知道了……对了大哥,不会被逮着是咱俩干的吧?

“不会!那明家二小女且说了,其他的事情由她善后,只要这女人死了就行!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明歌还震惊在那‘明家二小女且’几个字中,便觉得整个身子被抬了起来,身上绑了石头,随着‘砰’的一声,她被丢进了寒冰一样的河水中。

肆意的河水,涌入她的口鼻,湮没她的意识……

而就在这两个小时之前,明家刚召开了发布会,公布了她与乔家大公子乔致谦即将完婚的好消息!

她的二妹明瑶还祝福她,并特意说了,为她准备了特别的‘新婚’惊喜!

还真是够惊喜的啊!

明歌闭上眼,心里只剩下了被背叛后的绝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河水咕噜噜的往上冒着泡,一辆从前方驶来的黑色轿车内,司机注意到了这一幕。

他放慢了车速后,又再三确定了一下,惊慌的望向后座的男人,“先生,那河里好像有人落水了!

后座上的男人闭着眼,如冷冽的寒冰一般,浑身上下笼罩着一股凌厉的气息。

听见司机的话,他才睁开双眼,平淡而又冷漠的望向窗外,冷声道,“下去看看,人死了没有。

“是,是,我知道了!

司机打了个寒颤,拿出了手电筒便下了车,在路边捡了一木艮长棍,才慢慢的敢朝着河水深处走去。

……

三个月后,夜色笼罩之下的五星级酒店,顶级的奢华套房内弥漫着一股旖旎的气息。

床上一片凌乱,足以证明刚才所发生的有多么激烈。

明歌裹着床单,耳边听着浴室内传来的哗啦啦的水流声,漆黑的瞳仁中,竟没有一丝光亮。

就在今天上午,明家和乔家一同召开了记者会——

“因明家大小女且失踪三月有余,暂定死亡。乔家大少乔致谦将迎娶明二小女且明瑶为妻,婚礼定于十日之后。

她不过‘死’了才三月有余,明瑶和乔致谦就要结婚了……

他们是有多迫不及待的,剔除她这个绊脚石啊!

‘咔哒’一声,浴室的门拉开了,明歌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收敛起所有的心绪,侧过头去,对上了男人的目光。

即使相处了三个多月,明歌还是会不期然的被这个男人的相貌而惊艳到。

他腰间半裹着白色的浴巾,黑发上还滴着水,俊颜上总是蒙了一层的阝月沉。

傅时修,京都的顶级富豪,他随便一个决定就能让全国的商业圈抖一抖。

这是一个高高在上如帝王一样存在的男人,无数女人都想尽了法子想嫁进傅家,成为傅家的豪门少女乃女乃。

但是傅时修这个人一向神秘,鲜少出现在媒体镜头下。

而传闻中,他忄生格暴戾,厌恶女人……

这点倒是真的,就像是今天,她想着法儿的勾引了他,爬上了他的床,发生了那种关系。

他此刻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阝月鸷蔓延到傅时修的脸上,他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倏然伸出了他的手掌,五指轻易的便掐住了女人的脖子!

“呃……痛!明歌脸上笑意不再,心脏跳动的飞快,难受的呻口今出声。

傅时修眼中的杀气,让她丝毫不怀疑他真的会掐死她。

“谁给你的胆子?傅时修眼里暗涌翻腾。

三个月前他救她,不过是看她可怜。

可这个女人清醒之后,却赖着不走,央求他能够收留,他也同意了。

谁知道今天,这个大胆的女人,竟然敢在他的酒里下药,以至于一向自制力良好的他,居然沉沦了!

想到这里,傅时修的脸色再度沉下。

更关键的是,每想起她的妩媚和紧致,他下腹的火就烧的他浑身烦躁。

“傅先生~

猛烈的窒息感传来,明歌虽然很难受,却依旧保持着妩媚的模样,哑着嗓音道,“您刚才,明明很享受,现在又何必动怒呢?只要傅先生愿意,我可以每天都……

“闭嘴!傅时修忍无可忍,冷喝一声,这个女人的脸皮,还真是厚到了极点了!

他手下力道一大,明歌更是困难的皱起眉头。

“咳咳!

明歌快喘不过气了,语气却还是柔柔的,“傅先生,您要是真掐死了我,以后每天可就少了一个乐子了,您肯定会后悔的!

傅时修狭长的凤眸眯着,盯着明歌愈发苍白的脸蛋,半晌后,忽然松开了手。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女人的确比他身边围绕的那些莺莺燕燕要好一点,没那么的让他反感。

“说吧,你想要什么?!

但凡是接近他的女人,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傅太太的位份,这个女人敢这么胆大包天的做出这种事,一定不会无所求。

“我想和傅先生做一个交易。

刚才傅时修是真的快把她掐死了,明歌半天都缓不过神来,只是听傅时修这么问,她揉着快被掐断的脖子,笑的妩媚。

心里却已经暗暗的将这个男人千刀万剐了。

“交易?傅时修冷笑,毫不掩饰脸上的讥讽。

他俯视而下,站在明歌的床前,双腿笔直又长的衬着他高大挺拔的身材,剑眉深目,盯着俨然一副拜金女模样的明歌。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交易?

明歌抵着他的月匈膛,微微一笑,“傅先生,话可不能说的过早了。

她继续道,“像傅先生这样,有雄厚财力的男人,身边着实不会缺女人,可是,这些女人,到底能给傅先生带来多少商业价值呢?

傅时修的目光,如同猎鹰,继续听着她的‘辩解’。

“如果我和傅先生承诺,我能让整个傅氏财阀的季度业绩提高百分之六十的点,能帮傅先生拓展您的商业帝国,傅先生觉得是否有兴趣呢?

作为明家的长女,明歌自幼便被送出国门镀金,进修商学,每年都拿下全美第一的奖金。

母亲对她寄予了厚望,希望她能在回国后,在商界缔造出一番惊人的商业帝国。

可就在她22岁回国的当天,她的母亲却突发车祸身亡了。

她重回明家的时候,明家的女主人已经成了父亲的情人刘茹柯,原本在外的私生女明瑶,也一跃成为了名正言顺的明家二小女且!

明瑶嘴甜,表面上与她相处甚好,实际早已对她心存了歹念!

如今,于明歌而言,她能拿得出手的,恐怕只有这一身的商业头脑和谋略了!
只是就连明歌自己,都不确定,傅时修是否稀罕这些!

她不过是拼一把罢了!

傅时修眯起眼,沉静又自持的听完。

他还真是觉得,有些小瞧这个女人了,恐怕整个京都都挑不出一个女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大放厥词。

不过他是个商人,从不会和钱过不去,这个女人所提出的东西,他还真有点兴趣。

“你想要什么?他又一次的,冷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明歌怔了一下,显然有些惊诧傅时修回复的如此之快。

她很快便镇定下来,认真的开口,“我想要的东西有两个,第一个,我给傅氏所带业绩的绩点我需要百分之十的抽成。因为我缺钱。第二,我要做傅先生你的女人,并且需要您当众公布我的身份!

只要背靠傅时修,她就不信她抢不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