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什么程度才算没了第一次 H文趴在镜子面前做

时间:2021-10-12 07:53:14
寂静无声的夜里,言惜坐在苏家的客厅里恍了神。

不知是否因为紧张,那被握在手里的两颗药都开始融化了,要是仔细看,可以发现言惜手心里都被染成了糖衣的颜色。

她看着那两颗药丸,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在监狱里哥哥的样子,她的哥哥本是翩翩公子,气宇非凡,有着大好的前途,却因为苏泽俊,现在却变成了双眼无神,邋里邋遢的犯人。

而她父亲的公司也在苏泽俊的打压下出现了财政危机。她的母亲更是因为受不了近日的打击病倒了,至今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言惜脑海里不断回想着爸爸的话。

“惜惜,乖孩子,吃了会增加怀孕几率的,这几天,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怀上苏泽俊的孩子,不然我们一家人都没有办法团聚了。惜惜,算爸求你了。公司爸爸可以不要,但是你哥哥和妈妈,爸爸不能不要啊,惜惜,就当爸爸求你了。

监狱里的哥哥,医院里的妈妈,以及不断恳求自己的爸爸,三个面容不断冲击着言惜的神经。

言惜没有再给自己犹豫的机会,一把把药吞入口中。

言惜并不想用这样的手段怀上苏泽俊的孩子,可是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办法?

但凡她还有一点办法可以帮到父亲,她都不会选择走这条路。

服用药没多久,苏泽俊就拿着一份协议从楼上下来。

言惜似笑非笑,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像是对苏泽俊说,又像是对自己说:“果然,你真的那么爱吴晓恋。

苏泽俊被她这莫名其妙的语气搞得心烦的很,木艮本不想理言惜。

言惜把协议放在桌面,抬头看着苏泽俊。

“想要我救吴晓恋,我还有一个条件。

苏泽俊生来就是被众星捧月捧大的,可是今天这个女人居然公然威胁自己,而且还是两次。

“言惜,你觉得要不是因为你能救晓恋。你凭什么在这里跟我谈条件?

言惜不怒反笑:“就凭你爱吴晓恋。

言惜跟在苏泽俊后面五年,为了哄苏泽俊开心,自己下厨做饭,做糕点,把自己像是泥土尘埃。

可是苏泽俊从来没有把言惜的付出和爱放在眼里,却还信誓旦旦说,他苏泽俊要是结婚的话,一定会娶吴晓恋,新娘一定会是吴晓恋。

言惜看到了苏泽俊眼中的怒火:“你放心,我的条件很简单。

苏泽俊瞪着言惜,言惜今天好像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躲闪苏泽俊的目光,反而看着他愤怒的双眼说出两个更让他愤怒的词:“睡我。

果不出她所料,本就已经怒火丛生的苏泽俊一听到这个条件立刻爆发,她才刚刚说完,下一秒苏泽俊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把她扑倒在沙发上。

“言惜,你明明知道我喜欢晓恋,你为什么还要逼我?晓恋把你当成好朋友,好闺蜜,你呢?不择手段想抢走她的东西?

言惜强忍住泪水:“如果你真的想救你的晓恋,就别废话了。

“言惜,你真的非要这么恶心吗?
言惜强忍住自己的泪水:“苏泽俊,我好心提醒你一下喔,反正我健健康康的,等你多久都可以,但是你的宝贝晓恋就不是了喔,说不定,下一秒她就要永远离开你了呢。

苏泽俊的双手不由自主紧握起来,她说的确实没错。以苏家的实力,想要找到合适的骨髓不是难事,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恐怕还是很为难的。

医院也不止一次暗示过自己,吴晓恋要是一周之内不做手术的话,以后找到了合适的骨髓,就算华佗转世也无力回天了。

言惜坐在沙发上,双手抱月匈:“怎么?苏泽俊,不是很爱吴晓恋吗?做个选择都要这么久吗?不如,我来帮你选吧?

言惜大胆的坐在苏泽俊腿上,覆上苏泽俊的唇。

明明是在完成任务,但心里还是充满期待,希望苏泽俊会温柔对自己。

哪怕,就温柔一点。

随着言惜生石更的吻,苏泽俊身子明显一僵。几秒后,化为主动:“言惜,这可是你先招惹我的,以后别来怪我。

言惜的心最终沉到海底。

苏泽俊你果然不爱我,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你的心里,始终都没有过我。

这一场战争,苏泽俊无疑是最大的赢家,而输的自然是言惜。

不知过了多久,苏泽俊手机响起。

他伸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声音温柔了好几个度:“晓恋?

躺在苏泽俊身下的言惜,将苏泽俊所有的温柔尽收眼底,果然,还真是对吴晓恋痴情。

言惜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下一秒居然恶狠狠咬住了苏泽俊的手臂,言惜这可是用尽全力的撕咬,疼的苏泽俊倒吸一口气一声。

电话那头的吴晓恋听见了,整个人都警惕起来:“阿泽,你身边有女人嘛?

苏泽俊狠狠瞪了言惜一眼,从言惜身上起来,拿起自己的衣物上楼:“我跟言惜在一起,她同意给你捐骨髓了。

苏泽俊再次下来的时候,言惜已经穿戴整齐在等苏泽俊了。

“苏泽俊,协议你已经签了,希望你可以尽快安排领证和婚礼。言惜将协议装好,起身,与苏泽俊对视:“你也知道,我爸的公司情况不怎么好吧,还有就是你的晓恋情况也不怎么乐观,所以我觉得,这些事,还是早结束早好。

言惜想过千千万万种嫁给苏泽俊的方法,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的爱情会变成利益,最后要靠一份协议将两人绑在一起。

协议里只要言惜给吴晓恋捐骨髓,那么苏泽俊会投资五个亿到言氏,而且会让她哥哥出来,并且保证不再打击她们家,而且还会娶自己。

言惜知道苏泽俊不爱自己,嫁给苏泽俊自己不会幸福,但是言惜还是想要赌一把,毕竟,协议里的条件值得言惜赌一把。
言惜刚出门就给自己闺蜜歌小小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要去她那,并且让自己闺蜜准备点药膏。

“言惜,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苏泽俊怎么也不知道温柔点,毕竟你还是第一次啊……

言惜呵住歌小小:“别说了,这只是一场交易,再说了他眼里心里都只有吴晓恋,怎么可能对我温柔?

歌小小小声嘟囔:“那也不能这样对你啊。

“我和他的这场交易,虽然他不爱我,但是他会给我五个亿彩礼,并且不再对付我哥,也不打击我爸的公司,最主要的是我还能得到吴晓恋最想要的苏夫人的头衔,而我只是捐捐骨髓罢了,这不是很划算吗?

这些话,言惜到最后也没想明白,到底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自己闺蜜听的……

言惜洗完澡休息了一会儿,苏泽俊的助理就找上门。

“言小女且,苏总让我来接你。

和歌小小对视了一会儿:“小小,你就在家就好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说着言惜收拾好东西跟着助理离开了。

一路疾驰,很快就到达医院。

当言惜到吴晓恋病房的时候,苏泽俊正柔情似海的端着水杯喂水给吴晓恋,这种温柔,是她从未见过的。

吴晓恋见到言惜站在门口,一脸很高兴的样子:“惜惜,你是来看我的吗?我太高兴了,泽俊哥,惜惜来看我了。说着一脸眉笑颜开看着苏泽俊。

言惜选择无视吴晓恋,直勾勾看着苏泽俊:“怎么?苏总叫我过来什么事?

“晓恋说想见你,让你过来陪她聊聊天。

言惜无所谓的走到病床旁边,自然坐了下来:“吴小女且,开始聊吧。

看言惜一副傲慢的模样,苏泽俊正要开口怒斥,吴晓恋却拉住他的手:“泽俊哥,你先出去好不好,我想跟惜惜单独聊聊,我好久没见惜惜了呢。

苏泽俊恶狠狠瞪着言惜:“别妄想伤害晓恋,否则我会让你的家人陪葬的。语毕又宠溺对吴晓恋说:“晓恋,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你叫我就好。

吴晓恋莞尔一笑:“知道啦,你快出去吧。目送苏泽俊离开,吴晓恋脸上的笑意消失无踪。

吴晓恋的脸猛然拉了下来:“给我倒杯水!

言惜无动于衷。

吴晓恋有些抓狂:“你要是不给我倒水,说不定我心情不好了,可能会让泽俊对付你爸呢。

没有其旁人的时候,真面目暴露无遗。

言惜一边倒水,冷声问:“怎么?懒得装了?

“当然不是。吴晓恋抬头,和言惜对视,嘴唇扬起弧度。

糟糕!

言惜警惕,知道吴晓恋要使坏,然而她还是晚了一步!

吴晓恋抬手把她手上的水往自己脸上泼,同时尖叫出声:“言惜,你怎么可以这样?

苏泽俊闻声赶了过来,一进来就看见湿漉漉的吴晓恋,还有一地的玻璃渣子,眸底开始酝酿风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