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时间:2021-10-12 07:59:51
李公么笑的开怀,按照景辞宣的意思,直接绕过了乔正中,来给乔烟绾颁旨。

赏赐一波接一波的下来,几乎堆满了乔烟绾的整个小破院子。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衡阳郡主,恭谨端敏,才貌双全,太后与朕心甚悦,今特拟旨,赐婚摄政王,成天人之美,允其成婚,钦此。

“郡主,快谢恩吧。李公么将圣旨递给乔烟绾,示意她快些接旨。

乔烟绾没有想到这道圣旨居然来得这样快,显然是那日的试血已经成功了。

她低垂着脑袋,将眸内的情绪尽数掩藏。

“谢圣上恩典。乔烟绾恭敬地接过李公么手上的圣旨起了身,从一旁的赏赐中再一次掏出一块金子递与他,“有劳公么跑这一趟了,这点子心意,全当与公么买点茶水喝。

李公么也没有推辞,笑着将那块金子收下,道,“郡主,老奴就知道您非池中之物,这带到日后嫁去了摄政王府,往后的好日子啊,才刚开始呢。

“如此便多谢公么吉言了。乔烟绾笑了笑,不置可否。

现在乔正中不在府上,李公么也只是宣了圣旨就离去了。

摄政王府的聘礼,一车接着一车的往乔烟绾的院子里头送,看的揽枝瞠目结舌。

“小女且,这些都是摄政王府上送来的聘礼吗?摄政王果然是财大气粗啊!看样子对小女且您也是颇为重视,不然也不会命人送这么多东西过来了。揽枝满脸羡艳的说道。

试问哪个女子不期盼这样的排面呢?

乔烟绾闻言,挑了挑眉,冷笑一声,道,“他若当真是重视于我,就不会礼到人不到了,有谁家娶正妻,是这般的?

这样一说,揽枝顿时皱了皱眉头。

小女且说的也不无道理。

一时之间,主仆二人心中对于景煜容的印象,都滑落了好几个档次。

“乾明,左琨,你们二人在此盯着,我与揽枝有事需要出去一趟。乔烟绾看着这些人搬东西,也着实是无聊的紧,反正有皇帝派的两名大内侍卫在这里,谅刘氏和乔琴雪也不敢生事。

很快,乔烟绾就带着榄枝来到将军府门口,两个守在门口的小厮却是一把将她拦住了,凶神恶煞的说道:

“你是何人?将军府,哪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方?

“你们两个狗奴才,连大小女且衡阳郡主都不认识,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了!赶紧让开!

往前走了一步,榄枝指着两名小厮,更为凶神恶煞。

那两人对视一眼,脸上有些震惊。

原主几乎是没有出过将军府,他们这些门童自然是很少见过,也难怪不认识。

瞥了一眼堵在门口不肯动的两人,乔烟绾语气冷漠的说道:

“难不成,还要本郡主把父亲拉来给你们作证?

轻飘飘的话语,却仿佛千斤重压在二人身上。

两名门童赶紧跪下,低声下气的回道:

“奴才不敢,奴才们有眼无珠,还请大小女且大人有大量,放我们一马。

“罢了。

看都不看他们,乔烟绾带着榄枝径直出了门。

她也不是什么残暴凶狠的人物,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下狠手。

瞧着两人走远,那两名门童这才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对视一眼。

“最近府里不都传遍了,说咱们那个废物大小女且一时间换了个人,把夫人和二小女且都狠狠收拾一遍。

“是啊,幸好方才没说什么过分的言语。

两人拍着月匈,一脸后怕。

出了将军府,左右两条街道熙熙攘攘,车水马龙。

一般的府邸都离市集不远,道路上行人不少,多是男子,极少有年轻姑娘的身影。

从将军府出来的二人吸引了一些人的视线,小声猜测着她们的身份。

“小女且,咱们去哪儿?

榄枝看向乔烟绾,她虽然是个丫鬟,但也偶尔溜出来过,对京城街道还是有些熟悉。

可自家小女且久居闺阁,从小到大就没出过几趟门,哪能辩得清方向。

“去娘亲留下来的那间药铺吧。

欣赏完了古代的风景,乔烟绾偏过头,对榄枝说道。

既然用了原主的身躯借尸还魂,那她不仅要帮原主报仇,还要为她守护好这一切。

更何况,自己白手起家还需要这间药铺呢!

闻言,榄枝点点头,毫不惊讶。

在她的带领下,二人直奔西市。

京城有两个市集,东西二市。

东市几乎都是摆摊的小贩和民间艺人,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有,寻常人凑个热闹皆是去往东市。

而西市则是各大商铺之所,京城内有名的商铺和酒楼都安置在此,只有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物才去闲逛。

当年褚明翠也是名震京城的神医圣手,她开的药铺自然是在这西市中,且位置极佳。

不过,这些年她所留下来的名声,都被刘氏那个兄弟给渐渐消磨没了。

褚明翠留下来的药铺,名叫鹤鸣堂。

只是今日来的不凑巧,鹤鸣堂前,大门紧闭,似乎未曾开业。

揽枝上去叫了好一会,也无人开门。

“罢了,今日全当带你出来玩一玩,咱们改日再来吧。乔烟绾摆了摆手道。

揽枝开开心心的应下。

两人正准备走的时候,一阵马儿嘶鸣的声音传来。

大街上又鸟飞狗跳,乔烟绾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人骑马,正直直的朝着一个幼儿撞去。

“小心!
乔烟绾低喝一声,就朝着那个幼儿冲去,顺势抽过一旁一木艮尖锐的木棍,朝着那发疯的马儿,最薄弱的脖颈重重的刺了进去。

“呜!

马儿哀鸣一声,摔在地上。

乔烟绾将幼儿救下。

一旁早就吓傻了的孩子父母,千恩万谢的从乔烟绾的手上抱过孩子之后,匆匆离去。

乔烟绾这才看向随着马儿一起,摔倒在地上的华服男子。

那男子骂骂咧咧的从地上起来,销售无比,脸色蜡黄暗沉,一看就知道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乔烟绾皱了皱眉头,转身就准备离开。

可那男子似乎并不愿意放乔烟绾离开。

“哪里来的小娘们儿?居然敢痛杀本公子的爱马?!林宝康拦住了乔烟绾的去路,正准备甩乔烟绾一个耳光的时候,却被她的容颜给镇住了。

“哟呵,本公子居然没看见,这小娘子模样居然生的这般好,来来,随本公子回去,陪上本公子几日,这件事就算了,不然的话……哼哼!林宝康蜡黄的脸上全是猥琐下流的笑意,看的乔烟绾胃底一阵翻涌。

“你当街纵马行凶,可知道这是天子脚下?你还有没有王法了?乔烟绾厉声喝道。

林宝康怪笑两声,道,“什么王法不王法的?你难道不知道本公子是什么身份吗?本公子说的话就是王法!

乔烟绾凝眉,看着大街上的众人唯唯诺诺的模样,再加上这男子身上的衣服价值不菲,就猜出了他身份恐怕不简单。

可再大,还能大过景辞宣去?

“哦?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样的王法来!乔烟绾冷笑一声说道。

“本公子就喜欢这样辣味十足的小娘子!我劝你乖乖的和本公子回去,不然本公子要是动了粗,伤了你这样一张漂亮的小脸,本公子可是要心疼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