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丝袜脚蹂躏我的命根 做到你合不拢腿为止h

时间:2021-10-13 17:30:58
林晚迷迷糊糊翻身便撞上一堵坚硬的肉墙,一时有些怔愣。

虽然还没完全清醒,关于昨晚的记忆已经开始逐渐回笼。

她紧闭双眼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边的人似乎因为这一撞已经清醒过来。

那一侧的被子被掀开,床边响起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她装作鸵鸟般一动不动,一直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才敢轻轻睁开眼睛。

昨天晚上,她和陆子池上床了。

按理说,他们俩结婚快一年,快的人怕是连孩子都怀上了,上个床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问题就在于,这是他俩结婚以来的第一次,也是......林晚的第一次。

昨晚陆子池到家的时候满身酒气,罕见地躺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

林晚记得自己原本只是想去给他盖个毛毯,沙发上的人却在她靠近的那一刻,骤然睁开双眼。

还没等她脑子产生任何反应,长臂一伸把她拉进怀里,亲吻她

······

昨晚的的火热场面好像不受控制般争先恐后地涌入林晚的脑海。

正在她脸红心跳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开了。

陆子池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光着脚踩在卧室的地毯上,头发也还没擦干。

几颗水珠从他英俊的侧脸颊滑落至挺拔的肩膀,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林晚听到脚步声,从裹紧的被子里探出半个头,只看了一眼,清秀的脸庞又瞬间变红。

原本准备说的话也瞬间咽回肚中。

哪怕昨夜已经坦诚相待,她还是很不适应一大早就看到陆子池赤裸上身,出现在她房间里。

陆子池宿醉未消,头还有些疼,起先并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的视线。

反而因为垂着头擦头发,先注意的是交杂扔了一地的衣服。

沙发椅也莫名其妙斜倒在墙角。

床上也一片凌乱,被子卷成一团露出床单上一小片鲜艳的红。

看到那片红,陆子池剑眉紧蹙,瞳色也冷了下去。

那个女人鸵鸟一般,全身包裹在被子里,有些可怜地缩在床边一角。

陆子池和她对视了一眼,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眼中的羞怯和欢喜。

他什么都没说,沉默地收回视线。

垂下头继续擦干头发,接着跨过地上乱成一团的衣物,打开衣柜挑了身合适的,站在床边有条不紊地整理着装。

卧室里除了他穿衣服的声音,寂静得有些让人不安。

扣完衬衣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他冷静的往床上扫了一眼。

女人清秀的双眸闪着光,他避开眼,冷静地说道。

“昨晚我喝醉了。

不知道这句话算是个开场白,还是种解释,林晚愣了一会才轻轻“嗯了一声。陆子池的态度让她隐约有些不安。

她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沉默之中陆子池已经套上了西装外套,快步走向房门。

推开门前,他突然回头看她。

“你弟说要做的那个项目,我会尽快派人跟他签合同。

林晚终于听出了一点不对劲,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有些着急地喊住他。

“等等!你在说什么项目....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动作太急,被子瞬间滑落到了胸口,露出脖子肩膀上深浅不一的吻痕,在白嫩肌肤的映衬下愈发显眼。

陆子池冷漠的双眼从她身上淡淡掠过,没有做任何停留。

然后用一种更加冷漠的声音说道,“字面上的意思,我不喜欢欠任何人...尤其是你。
林晚怔住,心头浮现一丝酸楚。

“昨晚...对你来说,就只是觉得亏欠?陆子池,我们是夫妻,就不能,就不能尝试着相处下去吗?

她的声音软弱卑微,还能听出其中小心翼翼的讨好。

陆子池沉默了片刻。

接着吐出的话,一如既往的薄凉。

“结婚那天就已经跟你讲得很清楚,你执意要嫁,我能给你的只有陆太太的身份。除此之外,别奢求其他。

说完,毫不留恋地推门而去。

林晚一个人呆坐在空荡的大床中央,怔怔地看着床单上一小片鲜艳刺眼的红色。

半晌,勾起嘴角自嘲地笑了笑。

原本就不是他想要的婚姻,怎么自己总是像个傻子一般,抱着一堆不切实际的幻想。

她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才收拾起眼底的悲伤。

起床,机械一般把自己收拾妥当,准备回医院上班。

她不想请假,不想呆在总是一个人的家里。

尤其是今天。

下楼路过餐厅的时候,李姨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问她,“太太,昨天的那些菜还收着吗?

早晨刚进厨房就看到一桌子丰盛的冷菜,一口没动。

李姨不敢直接全扔,只能费劲地收进冰箱里,等着问林晚的意思。

林晚闻言,下意识看向已经空荡荡的餐桌。

愣了会才想起来昨天是她的生日。

原本放了佣人一天假,亲手做了一桌子好菜,想要和陆子池一起过生日来着。

谁能想到她计划中的浪漫没有发生,而她以为的惊喜转眼就变成了难堪。

她扯了一下嘴角,故作轻松道。

“扔了吧。昨天闲着,随便做做而已。

——

出门就有点晚,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上班时间。

林晚急匆匆换好制服,刚出休息间,苏晓就一脸兴奋地凑了上来,

“大寿星!!她脸上总挂着灿烂的笑,彷佛世间没什么可以让她苏大小姐烦恼的事。

挽着林晚的胳膊,挤眉弄眼八卦道,“怎么样,怎么样?昨晚战果还可以吧?

林晚结婚的事,医院里没有几个人知道。

苏晓作为她唯一的好友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知道林晚对陆子池多年的感情,也知道她把这段婚姻看得多重要。

所以才那样帮她出主意,让她趁着生日多和陆子池亲近亲近。

总不能做一辈子的陌路夫妻啊。

林晚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只是侧过头看着她,一脸平静地吐出几个字。

“晓晓,我想离婚。

“什么?!苏晓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