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丰满人妻被夫上司侵犯

时间:2021-10-13 17:35:15
晚上七点,傅氏顶楼。

总裁办公室里依旧亮着灯,傅廷远神色专注在电脑前加班。

男人笔挺的身材包裹在剪裁合体的衣料下,简单的白衬衣被他穿出了禁欲的味道。

白天在钟文诚那里见了俞恩之后傅廷远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被扰乱,脑海中总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俞恩的面容来。

曾经的俞恩,满心满眼都是他,想的做的每一件事也都是为了他。

可现在……

傅廷远想到今天她彻底将他无视的那一幕,胸口莫名堵得慌。

这样起伏不定的情绪导致他一整天的工作效率被打乱,于是只能加班。

手机在寂静的空间里响起,打来电话的人是易慎之,他的好友兼合作伙伴以及江城出了名的花.心贵公子。

傅廷远有些不太想接这通电话,因为他不用想就知道易慎之八成是叫他出去喝酒的。

他向来工作至上,工作没做完绝对不会去赴什么无聊的酒局。

易慎之还是锲而不舍地打通了他的电话,他刚一接起来就听到易慎之在那端惊呼道:“老傅,你猜我刚刚看到了谁?

傅廷远很是意兴阑珊地问:“谁?

他现在心情烦着,不想听易慎之又提遇上了哪个女人

易慎之一字一句地说:“俞恩!你前妻!

傅廷远先是微微蹙眉,随后又恨恨咬了咬牙,易慎之只说俞恩的名字就好,犯不着刻意提一遍前妻这两个字。

刺耳。

易慎之又很是好奇地问:“她这是回国了?之前不是说她出国了吗?

当初俞恩主动跟傅廷远离婚且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要,易慎之他们几个被惊的不轻,后来也不知道是谁打听了一下俞恩的去处,被告知她拿了离婚证当天下午就出国了。

至于出国干什么他们便没细探究了,他们当初打听俞恩的去处也不过是替傅廷远担心,担心俞恩离婚只是一时冲动,事后后悔了又会回头来缠着傅廷远。

傅廷远并不想跟易慎之聊俞恩的话题,所以很是浅淡地应了一声:“嗯。

谁知易慎之从他这一声应答中敏锐地捕捉到了点什么:“你们见过?

不待他回答什么易慎之又兀自问道:“怎么样?她没再继续缠着你吧?

“没有。易慎之的话让傅廷远心头的那股烦闷愈发加重,他简单回了两个字便打算结束通话。

“那就好。易慎之松了口气的样子,转而又啧啧道,“不过她这日子还挺逍遥,跟一小鲜肉一起吃饭喝酒笑逐颜开呢。

“小鲜肉?傅廷远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就拔高了几分。

易慎之说道:“是啊,那男的好像是现在大火的一个偶像团体的成员,叫什么周逸来着,这些小男孩应该也就是二十岁出头吧,可不是小鲜肉吗。

傅廷远冷凝着声音问:“你在哪儿吃饭?

易慎之说了个吃饭的地点,下一秒他又反应过来问傅廷远:“你不会是要过来吧?

他的话音还没说完傅廷远已经挂了电话,易慎之捏着手机一副要吃瓜看戏的表情,老傅不会是因为前妻跟小鲜肉在吃饭,所以火急火燎地要赶来吧?
俞恩确实是在跟一个小鲜肉吃饭,小鲜肉名叫周逸。

至于她跟周逸的交集,说起来也挺有缘。

苏凝之前主演一部都市剧,剧情主打成熟职场女性跟小鲜肉的姐弟恋,所以男主需要定一个小男生

又因为可供选择的弟弟级别的男艺人实在是太多了,挑花眼的苏凝于是拜托在国外的俞恩帮忙选一下。

俞恩是编剧,对选角有一定的把控力。

最终俞恩帮忙选了周逸,而周逸也没有辜负大家的选择和期待,那部剧最近刚刚播出,收视率一路爆红。

这次俞恩回国,周逸说什么也要请她吃饭,郑重表达对她知遇之恩的感谢。

不过俞恩不知道自己上楼的时候被易慎之看到了,她跟周逸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服务员敲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份摆盘精致的牛排。

周逸不解地看着服务员说:“我们点的菜都上完了不是吗?

服务员笑着解释道:“这份牛排是我们这里的招牌菜,是一位傅先生送给这位女士的。

“傅先生?俞恩一听这个姓氏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抿唇瞥了一眼那份牛排,这不会是傅廷远送的吧?

她跟他这么冤家路窄?

白天在钟鼎遇到过一次,晚上吃个饭又遇上?

还有,他们都离婚一年了,她自认这一年来离傅廷远要多远有多远,傅廷远却莫名其妙送她牛排吃,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不管傅廷远是什么意思,这份牛排她是不会收的。

所以她抱歉地冲服务员笑了笑然后说:“不好意思,这份牛排我不能收,一来我跟那位傅先生不熟,二来我对牛羊肉过敏。

服务员一听她说对牛羊肉过敏,只好端着那盘菜退出去了。

食物过敏可不是小事,他们餐厅负不起这个责任。

服务员离开之后俞恩轻轻垂下了眼,敛起了眼底那份自嘲和讽刺。

她跟傅廷远做了三年的夫妻,可傅廷远却连她对牛羊肉过敏这种事都不知道,可见那三年里他对她有多无视和冷漠。

她自小就吃不得牛羊肉这种较敏感的食物,一吃就全身起红疹。

跟傅廷远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餐桌上倒是经常出现牛羊肉这种食物,她从来没吃过一口,都是因为傅廷远喜欢才特意做的。

对面周逸探究的视线落在她秀丽的面容上,最后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姐,这位傅先生是什么人啊?

俞恩跟傅廷远的事情外面的人知道的并不是很多,加上她唯一一次公开露面的傅氏周年庆那晚她是盛装出席,所以很少有人将那晚明媚贵气的傅太太跟她联系在一起。

在周逸那里,他认识的俞恩只是一个编剧而已。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弄错了。俞恩这样三言两语带过了这个话题。

俞恩半分都不想提傅廷远,她也没想到她刚回国这一天就跟傅廷远有了两次交集。

倒霉透了。

这是俞恩此时此刻唯一的感受。

那厢傅廷远跟易慎之他们的包厢里,服务员端着那盘被退回来的牛排进去并将俞恩的话转述给了傅廷远。

易慎之听完之后当场就一口酒喷了出来:“不熟?

他说完之后更是幸灾乐祸地笑到停不下来,惹得傅廷远凉凉看了他一眼。
傅廷远掀起眼皮微微蹙眉看向服务员问道:“她说她对牛羊肉过敏?

服务员认真点头:“是的。

傅廷远没再说什么,垂下眼用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面前的打火机,敛起的眼眸看不出他的半分情绪。

易慎之让服务员将牛排放下先出去,然后拿了一根烟咬在唇角凑到傅廷远面前借火,顺便揶揄道:“老傅,你好歹跟人家有一场三年的婚姻,不会连这点都不清楚吧?

一旁有另外一人接过话去说:“过敏这种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轻的话可能身上起疹子,严重了也是能休克要命的。

那人的话让傅廷远的表情微微僵了僵,易慎之没好气地瞪了那人一眼。

会不会说话呢?

说什么休克要命之类的,这不是存心给傅廷远添堵吗?

傅廷远确实被堵住了,这一天他的气就没顺过。

他盯着那盘牛排想起了跟俞恩在一起的那三年,只要他在家吃饭,几乎餐桌上每一顿都会有一个荤菜是牛羊肉,因为他爱吃。

但他从来都不知道俞恩对这些东西过敏,她没说起过,而他……也从未关心过。

因为周逸是当红流量偶像,跟苏凝的剧又正在热播,所以吃完饭之后俞恩让周逸先走,她自己在包间里又待了一会儿才离开,谁敢跟一个当红偶像同进同出,被拍到的话分分钟上热搜。

俞恩刚出餐厅门口,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傅廷远跟易慎之,不是她故意要看到他们,实在是那两人无论身高还是气场亦或者举手投足间的气质都太惹人注目。

傅廷远身着白衬衣黑西裤,面容冷峻神色疏离,属于高不可攀的王者,易慎之穿一件黑底印满碎花的衬衣,走的是优雅又不羁的贵公子路线。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