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英语老师)

时间:2021-10-13 17:38:05

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第一章

与此同时,距离蔡文杰十几公里之外,有好几辆防爆车以及一辆大巴车组成的车队,正在往远处遁去。

“刘大哥,你说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到时候如果被抓住的话,估计下场不会太好”

“得了吧你,刚才就你抢的最凶,杀的人也最多,放心吧就算是被抓住了,我们这边就你会被枪毙,我们顶多就是关个一辈子而已”

“卧槽,老刘,你怎么知道的,我记得我压根就没在你们面前杀人啊”

“你确实是没在我们面前杀人,可是你在背着我们杀人之后,也不换换衣服,你衣服上全是你杀人之后粘上的血”

“怪不得,我下次注意”

这些人的手里无一例外的全部沾染了别人的鲜血,虽然他们只是一群普通的幸存者没有什么肉体上或者精神上比别人突出的地方,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这些人就更容易接近其他人,等和所有人混熟了之后再从背后偷袭,杀人卸货。

可以说这些人别的本事没有,跟陌生人混熟之后取得信任的本事却是杠杠的,他们每次都会装成被丧尸围困的幸存者,然后跟最近的聚集地发送求救信号,如果聚集地那边派出救援部队的话,他们就会跟着救援队回到聚集地,然后再花上一点时间,取得聚集地人们的信任,等人们不在对他们有所防备的时候,再找机会突然出手偷袭拿着武器的士兵杀死并抢夺武器,等聚集地的防御力量瓦解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就会拿着大量的物资和武器弹药回到自己的根据地。

这样的事儿,他们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要不是这次混进机场的时候被丧尸群包围,没办法逃出来,不然他们早就得手,并且偷出大量的物资了,而不是现在这样只弄出了这么一点物资。

他们所说的一点物资,其实是一整个巴士,这些物资足以让上百人放开了吃上一星期,如果省着点吃的话这些物资足以吃上一个月。

“下次我们去哪儿?”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找到一个新的地方了,虽然那个地方有些远但是哪里的规模可不是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聚集地可以相比的……”

“少说废话,你就说那个地方在哪儿吧”

“他们那个地方在边境那边,听说他们那里驻扎着至少几千人,而且都是实打实的军队士兵,为了供应他们的日常消耗,我猜测那里的物资肯定是多的不能再多,如果我们能潜进去然后把那些物资偷出来的话,我估计我们下半辈子都不用活动了”

“等一下!你给我打住!你刚才说有多少士兵?几千人?玩呢!你今天是不是太膨胀了,那玩意儿是我们能染指的了的地方吗!几千个士兵的话,他们肯定配备相应的坦克装甲车或者直升机之类的,就算我们把里面的物资偷出来了,如果对面发动机械化部队追我们我们能逃得了吗?想送死你自己去,别拉上我!”

虽然他们刚才叫嚷着说什么,“抢的不够多”,“要不是尸群堵路……”,什么什么的漂亮话,但是他们心里也清楚,如果不是机场那边刚刚处理完尸潮没时间腾出手来对付他们,不然光是偷物资以及杀死几个落单的士兵这个罪行,就足以让他们全体枪毙了。

毕竟机场里面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飞机或者战机,只要他们的行踪暴露出来,被那些人知道的话,那么他们就会遭到无穷无尽的轰炸或者机炮扫射。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舍弃大量剩余的物资,只拿上这么一点物资就逃

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第三章

跑的原因。

“俗话说风险越高回报越大,我们连机场都进去过并且全身而退还顺手牵羊偷出来了一大巴的物资,有这种实力还怕什么?再说了我们这次主要是去踩点,伪装成一般的逃难幸存者就够了,至于偷物资的事儿,以后再慢慢来就行了”

听他们狗头军师的这盘话之后,剩余的人也渐渐感觉他说的有道理,毕竟只要不偷东西,在谁也不认识他们真实身份的情况之下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好像还挺有道理”

“是吧,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今天的话就回去把物资安排好之后,我们明天就出发前往边境,把他们吸引出来”

几人在狗头军师的说服之下,也同意了这个方案,至于今天的话则是回到他们的根据地安放好物资,好好休息放松一天,养足精神好应付明天的到来。

就在这些人坐车全速赶回根据地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距离他们头顶上空几百米外有一架无人侦察机正在跟着他们,侦察机下方的摄像头也一直在拍摄这些人行进的路线并把拍摄到的画面实时传输回去。

这架侦查无人机不用多说就知道是蔡文杰的杰作,不同于刚才搭载扩音器吸引丧尸的四翼无人机,这个侦查无人机外形上面更像是无人轰炸机的样子,或者说这个侦查无人机就是没有搭载任何武器的无人轰炸机。

这架无人侦察机相当于无人轰炸机把所有的导弹或者火箭弹之类的全部卸下来之后装上了各种精密的机械,比如说雷达,高清摄像头之类的,所以相比于无人轰炸机,这款无人侦察机速度更快,滞空时间更长,同时油料的消耗更低。

“报告首长!无人侦察机已经捕捉到了一个可疑的车队,根据已有的信息推断,这个车队就是从机场哪里逃走的那群人组成的”

“找到了吗,你做的很好,现在死死的跟着他们,直到找出他们的老巢!”

“是!”

蔡文杰不喜欢斩草不除根的做法,所以他要一次性的的把所有麻烦一锅端,把里面的根都要拽出来,避免出现什么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情况发生。

对于这些人蔡文杰并不着急,现在重要的还是机场的火灾现场,虽然他们说是自己会解决,但是蔡文杰不相信,所以他还是绝对先带着部队救火,至于其他的事情

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第二章

只能靠边站了。

喜欢我的末日军火系统请大家收藏:

死气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条细线,随即就仿佛被一股看不到的力量牵引着一般,慢慢向我的口鼻间飘荡而来。

我双眼微闭,心神沉静如水,

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第二章

一双手捏着法印,整个人犹如老僧入定了一半,盘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终于,死气来到了我的口鼻前,随着我的呼吸,慢慢钻入了我的体内。

当死气钻入我的体内后,我当即浑身一震。

随后,我忽然就生出了一种,被无数死人包围了的错觉,一股股浓郁的恶臭,在我的口鼻间弥漫开来,一声声骇人的哭诉声,更是不时的钻入我的耳中。

恶臭折磨着我的五感,哭泣声,折磨着我的心神,霎时间,我感觉自己心烦意乱,一股暴躁的情绪,也自我的心底升腾而起。

“么的!”

我手捏法印,咬着牙强忍着压下了心底的那份冲动,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豆大的汗珠顺着我的额头慢慢留下,我的双眼也猛然睁开,原本清明的双眸,在此刻竟然变的一片赤红。

死气这东西,普通人沾上就算没有立刻暴毙,也会大病一场,而御阴经竟然要吞噬死气入体,这种修炼方式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在玩火。

果不其然,吞噬了死气后,我的身体竟真的发生了变化,暴躁的情绪还只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我忽然就感觉到,一股深深的疲惫感忽然就袭上了我的心头,我甚至在某个瞬间,都生出了一种厌世,不想活了的冲动!

我咬着牙,不断的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要被蛊惑,随即开始在心底默念起清心咒来。

可是根本就没用,无论我念多少遍清心咒,都无法改变我此刻的状态。

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第一章

“么的,御阴经中并没有说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做,难道,这算是修行御阴经的一种磨砺么?”

我心说这御阴经果然变态啊,只是吸收死气入体的这一关,如果心智稍微不坚定者,可能就无了。

就更别说将死气纳入体内化成冥河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王婶子头顶缭绕的死气,也越来越淡,而我的体表,却是死气缭绕,让我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一尊恶鬼一般,不仅面色狰狞,双眸赤红,就连牙齿,都被我咬的‘咯咯’作响。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王婶子头顶的死气终于是散了,而我也是浑身一抖,随即再也忍受不住,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刻,我只感觉死气顺着我的奇经八脉不停的游走,不停的腐蚀我的肉身和神魂,我知道,如果我现在昏死过去,那么我肯定必死无疑。

当即咬着牙再次起身,盘膝坐在地上开始运转御阴经,将死气引导进了气海之中。

所谓的气海,便是丹田,又被称之为炁府,各门各派的称呼都各有不同,不过却是同一个地方。

此刻,当我开始运转御阴经之后,那原本在我体内乱窜的死气顿时受到了引导,犹如溪流一般,慢慢汇聚在了我的气海之中。

本以为,吞噬了这么多死气怎么也会在气海之中掀起一丝波澜呢。

只是尼玛,当死气进入气海之后,就仿佛是一滴水滴落进了大海中一般,连一丝一毫的涟漪都没有,瞬间就消失于无形了。

“我去,不见了?”我瞪大着眼珠子,一脸的惊愕。

御阴经中有内视的功法,可以将自己的心神全部沉浸在气海之中,以此来观察气海内的景象。

此刻,就看到我的气海中雾气蒙蒙的,那些雾气,便是所谓的炁。

而在最下方,寒气缭绕,隐约间我似乎还看到,在寒气下面,竟然是一座冰山!

我的天!

当我看到这座冰山之后,整个人顿时就傻眼了。

“我的体内,怎么会有一座冰山?难道,这就是阴毒吗?”

那冰山高耸在我的气海之中,周围寒气缭绕,让人看不清冰山的真容,我想要靠近观察一番,但冰山附近太冷了,哪怕是我的神魂,都无法靠近,就仿佛只要一靠近,就连灵魂都会被冰封一般。

“阴毒...竟然在我体内汇聚成了一座冰山?这也太...诡异了吧?”

我看着冰山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后,便仔细寻找起刚才吞噬的那些死气来。

可是找了一圈,我竟然什么都没找到。

“我去,这得吞噬多少死气,才能化成冥河?”

只是吞噬一次死气就差点扒我一层皮了,如果想让死气化成冥河,那我一个不慎的话,就算不死也得半残!

“奶奶的,想要凝聚伴生判官法相,竟然这么难!”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心神便从气海内退了出来。

我慢慢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沉睡的王婶子,见她头顶的死气已经散了后,才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咬牙起身,慢慢向屋外走去。

“王婶子头顶的死气已经散了,他的命数...应该被改变了吧?”

在刚才,王婶子是蜷缩起身体睡觉的,就仿佛身体很不舒服,很冷一般。

而此刻,她蜷缩的身体忽然就舒展开来,深深皱起的眉头也舒展开了,显然,死气缭绕在她头顶之际,她是受到了一定影响的。

我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屋子,随即又蹑手蹑脚的来到了西屋,贴着门缝听了一下,果然听到了一个呼吸声。

我推门而入,就看到王倩睡的正香呢,我如法炮制,强忍着痛苦再次开始吞噬死气。

半个多小时后,死气终于吞噬完毕,我咬着牙,强忍着痛苦起身,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屋子,翻出围墙后,便盘膝坐在墙根处,开始运转御阴经继续引导死气进入气海。

又过半个小时后,我终于是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喃喃道:“吞噬了两个人身上的死气,竟然连一丝涟漪都没泛起来,看来,想要迅速凝聚法相,还是得去乱坟岗或者停尸间这种死气重的地方啊!”

我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起身,往庖震家走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我下意识的回头往王婶子家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看之下,我顿时就是一怔。

“那是什么东西!”

就看到,缭绕在王婶子家的黑气竟然一阵鼓荡,随后,竟然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副古怪的图像。

而那图像,似乎是一头...猪的模样?

且在隐约间,我似乎还听到了一声猪的嘶叫!

喜欢活人阴差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