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别再玩我了 我帮你把里面也按摩一下

时间:2021-10-13 17:53:29
冷冰冰的公事公办的语气,叶婉晴恍惚觉得自己回到了五年前那段屈辱的日子,下意识的后退。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们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

叶婉晴说完转身就走,步子很急,然而才走了几步,手腕就被人抓住,往后一拉,就撞进一个宽厚的月匈膛,名贵而浅淡的男士香水味充盈鼻尖,叶婉晴的心慌了起来。

是他!

抬头,男人忄生感的喉结,弧度完美的下巴、薄凉的唇、高挺的鼻梁映入眼帘,男人的五官立体,透着上位者的威压和冷肃,一双黑渊似的眼眸将她锁住,思维僵滞无法运转。

五年前的那两个月,她几乎每晚都和这个男人做着最亲密的事,她无数次用指尖去触摸描摹他的脸庞,却始终无法在脑海中勾勒出他的轮廓。

她挠过他的腰,咬过他的肩,却没能吻上他的唇,因为在他眼里,她只是个代孕的工具,不配被怜惜。

如今他就站在她面前,仅仅是一眼,她却又能笃定五年前那个人就是他。

“陆洲,开车!

顾靳渊沉声吩咐,手很自然的揽着叶婉晴的腰一带就把她塞进车里

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叶婉晴回过神来,往车门边靠了靠,尽量离顾靳渊远一些。

顾靳渊端坐在车里,手里拿着一个平板不停地划拉,叶婉晴瞟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她却一个都不认识,目光不自觉又落在顾靳渊身上。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一看就是高级定制价值不菲,衣服极熨帖的包裹着他笔挺的腰身,线条流畅,没有一丝褶皱。

他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如竹,指节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有点像医生的手,圆润的指腹点在屏幕上,如同有魔力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收了平板,两手放在膝盖上,右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叶婉晴的呼吸节奏不自觉的和他保持了一致。

“叶婉晴?

顾靳渊开口,带着一分疑问,叶婉晴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习惯忄生的答了一声:“到!

声音洪亮,吐字清晰,如同课堂上突然被点名的学生。

顾靳渊意味不明的挑了下眉,叶婉晴的脸有些发烫,为什么感觉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总是会干一些丢脸的事?

顾靳渊没再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窘迫的女人

她穿着一件浅蓝色碎花裙,外面罩着一件米色风衣,头发扎成简单地丸子头,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纤细的脖子,很普通的打扮,浑身上下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价值不超过两千。

廉价,是顾靳渊对她做出的第一判断。

她脸上画着淡妆,妆感不强,五官偏柔婉,皮肤还算白皙,并不算多让人惊艳,但属于耐看型。

因为看上去没有什么攻击忄生,并不容易让人厌恶,但大约是睡眠不足,眼里有血丝,眼底也有浅淡的黑眼圈。

邋遢,是顾靳渊对她的第二判断。

一个廉价而邋遢的女人,顾靳渊实在无法对她生出好感,不过她的滋味尝起来倒是异常的好。

脑海里浮现出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顾靳渊的思绪顿了一下,他刚刚竟然分神了?还是因为这样一个女人
察觉到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受到挑战,顾靳渊月匈口涌上几分莫名的恼怒,脸色也跟着沉下来。

叶婉晴并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只觉得他浑身都笼罩着叫人喘不过气来的低气压,本能的感觉危险想要逃离。

“先生,我……我好像并不认识你。

叶婉晴选择装傻,反正五年前她也的确没有见过这个男人的脸,

听见她这么说,顾靳渊连余光都没甩她一点。

被他的气场碾压,叶婉晴只能继续开口:“先生,请让我下车,不然我可以告你……

“告我非法买卖人口还是告我非法嫖-了-你?

最后三个字顾靳渊说得很轻很慢,嘲讽的意味十足。

没有说完的话变成舌尖腥甜的味道,叶婉晴蓦地抓紧衣兜里的手机。

这人说话还真是伤人啊,但更伤人的是,他说的都是事实。

五年前,她的确是和他做了这样的交易,卖了自己还卖了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

她无从反驳。

“怎么,不装傻了?

顾靳渊问,等着看眼前的女人原形毕露,但让他失望的是,叶婉晴并没有惊慌失措,她甚至露出了从容的微笑。

“原来是雇主大人,好巧。

好巧?

顾靳渊在心底冷哼,他并不相信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这里会是个巧合。

五年前的事做得很隐秘,他没有留下任何身份信息,这个女人竟然能花五年时间查到他身上,可见心机有多深。

如果不是今天顺路路过,恐怕这个女人就要在他眼皮子底下翻天了!

“不巧,最近我心情不太好,尤其是看见你这样的人。

她这样的人?

在他眼里恐怕就没有比她更不堪的人。

“既然我在这里污了雇主大人你的眼,何不让我下车好眼不见为净?

叶婉晴笑着问,这个男人不好惹,不到万不得已,叶婉晴并不想招惹他。

“污了我眼的东西。顾靳渊捏住叶婉晴的下巴,唇角勾起嗜血的弧度,吐出来的话淬着冰渣:“我更喜欢……毁掉!

毁掉……

叶婉晴不敢问他会用什么样方式毁掉自己,身体因为感知到危险汗毛已经木艮木艮竖立,后背冒出冷汗。

“怕了?

顾靳渊满意的收手,他喜欢看见别人惧怕的眼神,因为那代表着臣服。

叶婉晴抱住手臂,努力让自己不要在这个男人面前显得太懦弱。

“叶婉晴,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招,否则就凭顾靳渊三个字,我可以让你的坟头寸草不生!。

男人云淡风轻的说,好像他不是在威胁一个人,而是在和人喝茶闲聊。

叶婉晴瞪大眼睛,她猜想过雇主的身份会很高,毕竟当初她拿到的酬劳绝对的丰厚,却没想到他的身份会是顾靳渊!

众所周知,历城有三大家族,顾家,叶家和季家,其中这三家又以顾家为尊。

顾家的家族产业涉及广泛,国内外均有分布,毫不夸张的说,顾家的家族产业如果发生动荡,会对全球的经济都造成影响。

顾家二少顾靳渊,二十二岁时继位成为顾家掌权人,一上任就以雷厉风行的铁血手腕树立威严,仅仅用了五年时间,顾家的商业版图就扩张了五分之一,成为全球第一大家族。

由此可见,这个男人的手段有多狠厉。

“现在,还认识我吗?
还认识他吗?

叶婉晴现在自然是巴不得从来没和他有过任何交集。

“顾少想说什么可以直说,我这样的人,自然不敢在你面前耍什么花招,毕竟你一木艮指头就能摁死我。

见叶婉晴不再装傻充愣,顾靳渊的脸色严肃了些,丝丝强悍的气息侵入脾肺,叶婉晴不自觉的挺直背脊正襟危坐。

“你来历城做什么?

“找人。

“谁?

顾靳渊问,眼底满满的审视,叶婉晴抿唇,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这是我个人的私事。

这个回答显然并不能让顾靳渊满意,叶婉晴明显感觉到他的目光又尖锐了些,看得她头皮发麻,不得已,叶婉晴只得继续回答:“我是叶家的私生女,回叶家讨点东西。

如果不是担心顾靳渊会把自己赶出历城,叶婉晴也不会搬出叶家做掩护。

听见叶家,顾靳渊脸上闪过一丝亮光,似乎没想到叶婉晴还有这层身份,不过那亮光一闪而逝,下一刻他唇角就勾起嘲讽的弧度:果然是个不堪的女人

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还想争夺叶家的家产,真是……不自量力!

“下车!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