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你夹得真紧h教室 趁虚而入的体育老师2h

时间:2021-10-13 18:01:58
陆潇潇不说话。

林晚放开她的手腕,走近两步,一字一句地说道。

“是的话,就让他自己跟我说清楚。我和他之间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他妹妹来羞辱我。

说完这句话,林晚绕过陆潇潇,坚定地推门而去。

平日里无论被母亲和她如何欺负都会好脾气地闷不做声,林晚突然发飙,把陆潇潇唬得愣了好一会才找回神智。

回想起刚刚她说话的态度,陆潇潇接着便被烧得更旺的愤怒所淹没。

那个下作女人,竟然敢在她的生日这天,这么嚣张地对她讲话?!

她怒气冲冲地跑出房间,想找到林晚教训她一顿。

刚刚跑到楼梯口,人还没找到,却发现大厅的气氛有些诡异。

所有人端着酒杯,神色各异地看向某处。

顺着所大家的视线的中心看去,那是她哥陆子池和笑容已经有些僵硬的夏梓瑶......

还有,冷静地站在陆子池另一侧的一抹白色俏影。

大厅里的宾客好奇兴奋地注视着这两女一男的诡异场面,悠扬的钢琴曲已经掩盖不住人们的窃窃私语。

陆潇潇的怒火被这莫名其妙的场景浇熄了大半。

她匆匆下楼,凑到母亲身边。

有些不安地低声问,“妈,这是怎么回事?

张兰恨恨地盯着林晚,恨不得用目光在她纤细的身上戳出两个洞。

听到女儿问话,咬牙切齿骂道。

“这个女人疯了,就是见不得子池好!

......

林晚处在众人视线的中心,被无数双充满八卦欲的眼睛来回打量,心中其实比陆潇潇更不安。

但她还是挺直了脊梁,寸步不离地站在陆子池另一侧,每一次他和夏梓瑶同人打招呼,她都会笑着在后面补充一句。

“你好,我是陆子池的妻子,林晚。

这句话就像是女巫的咒语一般,被打招呼的人笑容立马凝固在脸上。

他们会先尴尬又小心翼翼地看陆子池一眼,然后随便找个借口飞快溜走。

如此几次,陆子池嘴角的那抹笑容就消失了。

他周围的空气像是暴风雨前的低压那么沉闷迫人,彷佛随时都可能爆发一阵疾风骤雨。

林晚知道陆子池很不高兴。

可能是因为她让他出丑,也可能是因为她让夏梓瑶出了丑。

但她现在根本不在乎。

手上的香槟一饮而尽,继续亦步亦趋地跟在两人身侧。

陆子池终于忍不住,侧过头来斜睨了她一眼。

语气十分危险,“你在做什么?

要是以往,听到陆子池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讲话,她早就开始慌张起来,生怕自己做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

可现在,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避也不让,清亮的双眸对上他的视线,大大方方地反问,“我说错了吗?

陆子池沉默。

林晚把目光挪到陆子池的右手臂上,夏梓瑶一双白皙的手还在紧紧缠绕着。

她突然抬头,对夏梓瑶笑了笑。

“夏小姐,可以放开我老公吗?

清脆的声音不算大,但也将好穿过钢琴声,离得不远的人肯定都听到了。

不知是谁“扑哧笑了一声。

夏梓瑶俏丽的脸上,露出比刚刚被迫卷入的那几位还要尴尬的神色。

在旁人的窃窃私语中,咬着唇,讪讪地松开了陆子池的手臂。

夏梓瑶其实很想开口骂人,又不想破坏自己在陆子池心中的形象,只能趁着缩在他肩膀后面,旁人看不清的时候,瞪了林晚几眼。

林晚坦坦荡荡地对上她的目光,没有一丝退让。

直到一堵人墙阻隔她俩。
陆子池沉默地守在夏梓瑶身前,替她挡住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林晚见状,双眸中的暗淡一闪而过,涂的鲜艳的红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夏梓瑶把那丝黯然看得真切。

她垂下眸,眼珠转了转,心中有了计量。

伸手轻轻拉了下陆子池的衣角,在他回头那一瞬间,一双美丽的大眼已经飞快地聚满了眼泪,略带委屈地问他,“子池...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我...我只是一时忘记了你结婚了,还以为是几年前......

陆子池听到“几年前这几个字,眼里的寒光已经融化了不少,回过头轻声安慰她,“没事,别在意。

语气甚至算得上温柔。

这场景落到林晚眼中,她感觉胸口泛起一阵疼痛,像是被人用剪刀反复戳了好几下那么疼。

她一边暗骂自己,明知道陆子池当年就爱夏梓瑶爱的死去活来,还非要跳出来做个小丑,一边却又自虐一样逞起英雄,直接打断两人的对话。

“夏小姐,她听到自己冷冰冰的声音,语气笃定得像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似的,“你和子池的事我也听他说过,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他已经娶了我,我才是他的妻子,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和别人的丈夫保持距离。

陆子池扭头看向她的时候,眼底的温柔早已经消失殆尽,鹰一般犀利的目光直直射向她。

林晚被他吃人的目光一吓,刚刚硬撑出的强硬像夏日骄阳下的冰块,一瞬间融化殆尽。

却倔强地不肯低头示弱。

只是慌张地挪开视线,不肯和他对视。

“林晚,你什么意思?

陆子池嗓音低沉,在场的人都能听出他此刻极度的不悦。

一时之间,大厅里突然沉静了下来。

对他们来说看陆家的热闹是一回事,陆子池表态又是另一回事。

这个圈子里谁家没有点男女纠葛的破事,但事情重点并不在于谁是陆家媳妇,而只在于陆子池究竟站在谁那边。

陆氏下一任接班人心里向着的谁,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才是他们之后应该巴结讨好的对象。

此刻看来,陆子池明显是站在夏家千金这边。

他长腿一迈,几步走到林晚面前,雕刻般的五官像是蒙着一层冰霜,阴沉得吓人。

在他高大挺拔身影的映衬下,那抹白色倩影显得更加娇弱纤细,仿佛寒风中孤单开放的花朵。

她表情淡漠地平视前方,像是无论什么狂风骤雨,都无法将她压垮。

众人听到陆子池冷冰冰的声音,夹杂着漫天的怒意朝她扑面而去。

“谁给你的胆子,当着我的面和她这么说话?!

陆子池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因为众人的注视就对林晚手下留情。

林晚甚至觉得他已经被气昏了头,抬手抓住她的手臂,用力往夏梓瑶的方向外拽。

“给她道歉。

陆子池力气惊人,林晚感觉自己手臂都快被拽下来一样疼。

还好这时一声怒喝止住了他的动作。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