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被强H 你哭我也不会停

时间:2021-10-13 18:15:42
奇怪的人?

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算吗?

顾榛木疑惑,想了一会儿回答:“没有。只是长得相像而已,应该算不上奇怪。

顾靳渊面色稍缓,想到今天叶婉晴蹲守在幼儿园门口的场景,应该是想堵顾榛木,没想到先被他看见了。

“爸爸,发生什么事了吗?

顾榛木问,他天资聪颖,自小又被顾靳渊近乎变态的训练管教,心思自然非同龄孩子所能比。

“没事,以后上课让阿标在教室外面等着。

听见顾靳渊的吩咐,顾榛木愣了一下,眼底闪过失落,他低头站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才犹豫着开口:“爸爸,我不想去学校。

“为什么?

顾靳渊问,对顾榛木提出这样的要求一点都没觉得意外。

“我感觉我好像和别人不一样。

他的座位是和别人分开的,没有人和他玩,连老师都对他客气到甚至有些畏惧。

他以前不知道他这个年纪的人还可以哭可以打闹,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吃的玩的。

他在同时学好几种语言,但他听不懂其他人谈论的动画、游戏是什么。

他和别人不一样,是个另类的存在。

顾榛木说得很谨慎,说完之后就紧张的看着顾靳渊,像犯了错等待宣判的孩子。

顾靳渊伸手把他抱到自己腿上,顾榛木立刻受惊的垂下脑袋,从他学会走路开始,爸爸就没有再抱过他了。

顾靳渊伸手抬起他的下巴:“你要记住,我顾靳渊的儿子,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什么事,都要抬头挺胸。

“是,爸爸,我记住了。顾榛木认真的回答,因为窘迫脸有些发红。

“还有,你身上流着我一样的血,生来就和别人不一样,懂吗?

顾榛木睁大眼睛,表情有些茫然,不过还是懵懂的点了点头。

顾靳渊满意的把他放下去,然后起身朝外面走去:“好了,生日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走吧。

“是。

顾榛木挺直身板,规规矩矩的跟在顾靳渊身后,俨然是顾靳渊的迷你版。

与此同时,叶婉晴正在超市选购食材准备做一顿好吃的给叶晨林过生日。

今天和顾靳渊的谈话让她很沮丧,她原本还抱着一丝侥幸,如果能找到当初那个神秘男人和孩子,也许可以尽快和森森配型成功。

可那个男人是顾靳渊,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五年前欺骗了他,木木和森森都会被接回顾家不说,她和母亲甚至是当年接生的医院恐怕都会遭到难以想象的报复。

为了木木和森森,她必须想其他的办法,希望比较大的是回叶家找叶振生。

以私生女的身份回叶家要面对什么她很清楚,也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的心理准备,但最让她担心的是如何说服叶振生去医院做配型。

五年前她跪了一天一夜都没能让叶振生借钱给自己,五年后叶婉晴并不想再像五年前那样无谓的哀求。

对一个利益至上的人来说,眼泪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叶振生看重的是利益,她就和他谈交易。
周一,世贸大厦十九层。

叶婉晴穿着一身带着汉元素的复古长裙站在一堆身材火辣,堪比名模的美女堆里,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

昨天季骁打电话跟她说了时间地点,还有应试角色,没有剧本,叶婉晴就在服装上花了点心思。

鼻尖萦绕着各式女士香水,高贵的淡雅的,应有尽有,不知道的恐怕还有人以为她们是来参加选美的。

不过叶婉晴并不担心,她要入行,不需要靠潜规则。

今天应试的一共有两个角色,在剧中的戏份差不多,但角色反差挺大的。

一个角色是女主闺蜜,天真活泼,在故事发展前期给了女主很大的帮助,过渡到中期为了保护女主而死,挺容易圈粉。

另外一个角色是女主的情敌,也是女主的妹妹,典型的黑心小白莲,是女主和男主感情波折的主要制造者,后来种种阴谋败露自杀,很能体现演技,但也很容易被观众骂死。

今天大多数人应该都是冲着女主闺蜜这个角色去的,毕竟这部剧的女主角选用的是当红影后,而黑心小白莲和女主角有众多撕逼戏,一不留神很容易被卷入片场不合这样的舆论风暴,然后被影后庞大的后援团钉到十字架上批判。

“咦?你也是应试楚盈盈的?

肩膀被拍了一下,回头,叶婉晴看见一张温和恬静的脸,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眉眼低垂,仿佛从骨子里散发出顺从柔弱,让人忍不住想保护她。

也是?

竞争对手?

“你好我叫周晓晓,是韵果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旗下的艺人,你呢?

“我叫叶婉晴。

伸手,轻轻握了两下,叶婉晴淡笑着收回手。

周晓晓脸上的妆容很精致,也很符合楚盈盈的人物设定,显然是经过细心准备的,这样的有备而来,应该不会没有依据,那么……她是怎么拿到资料知道今天的应试内容的?

“应试楚盈盈的人好像只有我们两个,应该会先叫我们进去的,放心,等不了多久。

周晓晓热情的说,但叶婉晴能感觉到她这样并不是因为对自己一见如故,而是因为胜利者的优越感。

她确定这个角色会是她的,所以她能这样热情的对待自己的竞争对手。

内定?

这部戏是帝恒影业去年出资投拍,预计今年年底上映的贺岁大片,从导演到编剧再到道具取景,无一不精益求精。

有当红影后和影帝吸引眼球,又启用新人做噱头,从投拍消息传出就一直话题不断。

这也是这么多人来争夺一个角色的原因。

既然没有官宣周晓晓就是楚盈盈的扮演者,说明她的后台还不够强大,来都来了,叶婉晴觉得自己还可以争取一下。

低头想着,周晓晓拉着她往里面走:“到我们了,进去吧。

叶婉晴还没来得及说不,就被周晓晓拉进试镜的房间,然后撞进男人幽深如墨的眼眸。

“……

顾靳渊怎么会在这里?

叶婉晴有那么一瞬想临阵脱逃,然而不等她挪步,男人冰冷的带着上位者威压的声音就砸过来:“谁让你进来的?

“保安。
在叶婉晴说完‘保安’两个字后,房间陷入诡异的寂静。

“那个……只有我和婉婉两个人应试楚盈盈这个角色,她在旁边看着应该也没关系吧。周晓晓柔柔的说,一双眼含着水光,当真是楚楚可怜,然而顾靳渊连余光都没分她半点。

“你们谁先开始?

坐在顾靳渊旁边的男人问,男人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拿着笔低头看着资料,看上去有些放荡不羁,根本不像年少成名,拿奖拿到手发软的著名导演阮希。

听见这话,周晓晓扯了扯叶婉晴的衣袖,欲言又止,好像是在征询叶婉晴的意见。

“你先吧。

叶婉晴说完后退一步,微微低头站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某个男人一个不爽就让保安把她丢出去。

听见叶婉晴这么说,周晓晓也不推脱,大大方方的上前开始表演。

她演的是女主和楚盈盈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

周晓晓演得十分热情,活脱脱一个让人毫无戒备的小白兔,但偶尔会刻意在镜头前流露出恶毒的眼神表现对女主的嫉恨。

她演得不错,叶婉晴在心里评价,但……这不是楚盈盈,只是千篇一律的恶毒女配。

剧中楚家原本就是商贾大家,楚盈盈在家一直享受着嫡女的待遇,加上容貌出众,在京都贵女中都是佼佼者,但女主回来之后,就抢夺了楚盈盈的一切,从嫡女到庶女,从才女到刁女,正是这些落差一步步将楚盈盈推上不择手段的不归路。

周晓晓演完,阮希低头在纸上画了几下,头也不抬的喊:“下一个!

叶婉晴上前,和周晓晓擦肩而过的时候,接收到她挑衅的目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