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精堵住小腹鼓起h不要了 乖把宫口磨得开了就舒服了

时间:2021-10-13 18:16:00
沈知初脚步蹒跚的走回去,十分钟的路程让她熬到了二十分钟,别墅里没开暖气,偌大的房间里死一般的寒冷。

沈知初踢掉高跟鞋,像喝醉了酒踉踉跄跄走进浴室,她打开浴缸里的热水,放到一半,前一刻还在坚持的人,这一刻宛如死人一样倒在浴缸里,热水蔓延,人无声无息,大红色的长裙铺满整个浴缸,宛如刺目的血水,衬得沈知初的脸白如宣纸。

她阖上眼睛,脸往水中沉下去,水逐渐漫过头顶,封过了所有感官,短暂的窒息麻痹了心脏,半晌后,她抑制不住地张了嘴,热水进了嘴里,一股恶心感从胃里蹿了出来。

沈知初睁开腥红的眼睛从水里探出头,她趴在浴缸上,身子匍匐挂着,胃里像是有只手在抓扯着,她麻木地张开嘴,上身难以自控的抽搐,一天没吃饭吐出来的全是带黄色的酸水,烧得她喉咙痛,眼泪都坠了出来。

吐到最后,沈知初揉着酸胀的双眼看着地上粘夜中的血水,她嘴角微微往上扯,笑意不达眼底,瞳孔里面满是死寂荒凉。

她脱下身上的红裙扔在地上的血迹上擦了擦,她不能让厉景深看到血。

外面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沈知初光着脚回到卧室一头栽进床上,她睡不着,不知道自己得病的时候她还能幻想未来可期,现在,无论她多努力都是垂死挣扎毫无作用。

四年,她用了四年的时间把自己输的一干二净,从满腔喜欢再到如今望不到底的绝望。

这一天,她好像把她这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沈知初把手放在心脏那儿,苦涩嘲讽:明明是胃烂了,你疼个什么劲儿?

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沈知初条件反身寸的撑起身,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包翻出手机,当看到屏幕上的来电信息后,她宛如卸掉了浑身力气。

不是他……沈知初你到底在奢望什么?

沈知初呆滞地盯着手机看了两秒,最后手指僵石更的往上一滑接通了电话。

“秦默。沈知初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刀锋擦过磨刀石,有些刺耳。

秦默是和她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俩人不是亲人却甚过亲人,小时候她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住在秦家,对沈知初来说,秦默就是她的哥哥。

手机里,秦默担忧问道:“知初,你声音怎么这么哑?是不是生病了?

“有些感冒,刚睡了一觉起来声音沙哑很……

沈知初话还没说完,电话里的秦默就打断了她,“知初,连我你也要骗吗?你是不是忘记我是医生了?刚醒时的声音和感冒哭过后的声音我还是分得清的。

她喉咙一噎,像是堵了一块儿尖锐的石头,磨得口腔鲜血淋漓,吐不出咽不下,她说不出半句解释,最后苦笑出声。

秦默问:“知初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吗?

沈知初握着手机盯着木地板,没人喜欢把自己最软弱的地方展出来,她摇了摇头拒绝,“不能。

秦默怔了怔,他知道沈知初是什么样的忄生格,说好听点叫要强说难听就是牛脾气倔,她要是不想说就算你拿铁钳去撬也撬不出半句实话

秦默只能转移话题:“你今天去医院拿体检报告的结果是什么?

沈知初抿了抿起皮的唇瓣:“挺好的。

秦默说:“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亲自去医院查,你的体检报告我还是有资格去看的。

秦默在那所医院挂了个外科主任,他要想查是再容易简单不过的事。

失误了……

“你自己说还是让我查,你选吧。他还在逼她。

手机里一时间变得很安静,安静到她能听到里面的呼吸声,沈知初败下阵来:“癌症,胃癌晚期。

秦默:“……

对方似乎在隐忍什么,凌乱的呼吸声不断通过通话传到她耳朵里。

“怎么可能……你还这么年轻……秦默低喃自语,声音逐渐哽咽。

隔着手机沈知初都能感受到他的悲伤,他在为她难过,死前还有人关心她,她已经很满足了。

“来医院我重新为你检查。

沈知初拒绝:“检查多少遍都是一样的结果,秦默,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胡说什么!知初你听我的,好好住院治病,你一定能好的……秦默的声音透着悲哀,他就是主治这方面的医生,他清楚这病有多严重,而痛起来有多难熬。

沈知初怎能会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样?

秦默不知道该如何劝沈知初,有时候不是她想不想活,而是看天给不给命,她的时间已经受到了限制,医院给的建议要么住院多熬几年,要么放弃治疗听天由命,总之……都是快死了。

“知初,你和厉景深离婚吧,你看看你们在一起这四年,他把你折磨成什么样了。

离婚……沈知初从未想过和厉景深离婚,对她而言,他就是她的一切,是她穷极一生都想要抓住的光,可光怎么可能抓得住?

沈知初用力握紧手机,骨节泛白,用了好大的力气:“我会考虑的。

和厉景深离婚,就好比石更生生的从月匈口里挖走一块肉般,谈何容易?

秦默嘱咐她,让她第二天再去一趟医院,沈知初嘴里答应却没真正放在心上。

除去是厉景深的妻子外,她还是掌管沈氏公司的总裁,总有各种事压着她。

人的忍耐力就像骆驼,可以在高压下负重前行,但往往骆驼的死的只是压在背上多出来的一木艮稻草。

通话挂断,沈知初随手将手机扔在床头柜上,胃一直痛着,今晚怕是很难入睡,她打开抽屉从里拿出两瓶药,一瓶止痛一瓶安眠,各吃了两粒后倒在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起了作用,大脑开始有些浑噩,频繁做噩梦,像是鬼压床,月匈口沉甸甸的被压地喘不上气,她晃着脑袋支吾着,等挣扎着醒过来后陡然惊觉,压着她的哪是什么厉鬼分明是厉景深。
厉景深浑身散发着寒气,俩人相隔几厘米,沈知初被冻地浑身一激瞬间清醒,面对男人阝月鸷的目光,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神该往哪瞟。

突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掐住掐住她的下巴,沈知初被迫抬头,带着惊慌看过去。

“景深,你怎么回来了?

“我想回来就回来,难道还要给你报备?厉景深跪上床,不顾沈知初的反抗强行压在她身上,他动作很大,捏住沈知初的手腕不带一丝怜惜。

感受着怀里的女人从放松到僵石更,最后抗拒挣扎,尽力的反抗却被压制住了双腿。

沈知初惊惶失措,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厉景深像是一匹恶狼要将他拆骨吞腹,她很怕这样的他,记忆里那个温文儒雅的厉景深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她下意识的开始求饶:“景深,我好疼……

“沈知初,你真让我恶心,无论是你的脸还是身子,都令我作呕。沈知初这样的女人就不配得到好,耐心的对待好像都是多余的。

沈知初身子僵石更,她死死咬紧下唇,一张脸在昏暗的灯光下宛如陈年旧纸,没有一点血色。

对于厉景深侮辱的话,她本该早就习惯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疼,像是被人攥在了手心里一点点捏碎。

厉景深少有回来,他把她当小女且,闲来无事回来躺躺就离开,像是为了“履行她“夫妻义务

今天夏明玥受伤,按理说他本该在医院里陪着他的心上人,可如今大半夜的出现在她的卧室.......沈知初稍稍想一想便想通了,多半是跟夏明玥闹了矛盾,不然哪轮得到她?

可今晚她实在是提不起多余的力气应付他,沈知初推着男人结实的月匈膛,找到个空隙就要逃,身子刚直起来,后脑勺的长发被人从身后拽住。

“啊......沈知初发出痛吟脖子往后仰,“厉景深,今天已经晚了,我不想和你做……

也不知道这句话哪惹到了他,厉景深阝月沉的脸在光影下格外恐怖,拽住沈知初的手一用力将她的脸强行按在枕头上。

“沈知初你装什么清纯?你想不想做,我还不知道吗?威胁我结婚,现在还要婊.子立牌坊?

太难听了……沈知初呼吸都在颤抖,她盯着天花板,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最终还是没忍住,晕湿了枕头。

这就是她一心要嫁的人,用最狠毒的字眼把她伤的遍体鳞伤。

厉景深看着她湿润的眸子,心里紧了一下,他烦躁地扯下脖子上的领带,将沈知初的手绑在床头上。

沈知初强忍胃癌带给她的痛苦,舌尖抵住牙齿,她压抑着声音,拼命将喉咙里那股血腥味给咽下去,几欲求死,痛不欲生。

厉景深看着女人像是猫蜷缩在被褥里,细细颤抖,看着有些可怜。

厉景深没把她看在眼里自然也没放在心上,沈知初的身体一向很好,通宵加班第二天还能准时去上班是常事,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他好像从没见过她生病。

长发凌乱的铺在床上,她后背很纤瘦,弯曲着身子时,两块肩胛骨就像即将展翅的蝴蝶。

他忍不住伸手去触碰,指尖刚碰到,女人像是受了惊吓,猛地往旁躲,厉景深眼眸里闪过狠厉,心里极其不爽。

“平时像条死鱼一样,今天还想玩欲擒故纵?但我告诉你没用!厉景深心里无端升起一股燥火,这股火来的莫名奇妙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扑灭。

他不愿意去承认这股情绪是沈知初带给他的,只能往夏明玥那边想,想到夏明玥在医院和他说的那番话问他什么时候和沈知初离婚,他心情顿时往下滑。

厉景深咬紧后牙槽,沈知初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和夏明玥为之争吵?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