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里被猛烈的进出 公交车内被强高H

时间:2021-10-13 18:23:32
沈知初被关在卧室里三天,她出不去,手机放在外面也联系不上人求救。

第一天还能熬过去,可越到后面身体就越难受。

自来水没有过滤过,实在是渴的受不了了她就喝一点,饿了就把卫生纸给嚼碎吞咽,疼了就吃胃药和止痛药。

为了保持体力沈知初一直躺在床上,身上的冷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反复不止,她本就苍白的脸这会儿跟身后的墙差不多,被光一照,感觉人都在变透明。

三天太漫长了,沈知初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觉得时间这么难熬,特别是到了夜晚,呆坐在黑暗里,时间就像停止了一般。

她麻木的闭上眼睛,整个脑子浑浑噩噩,癌症患者身体十分虚弱,稍有不慎就会身体发热引起发烧,她摸了摸自己的头,没有温度计只能靠手试,体温果然上升了。

眼睛干巴巴的疼,睁着酸痛闭着又睡不着,随着时间流动,沈知初的脑子越来越迟钝,就像生了绣的机器变得不灵活起来。

这个时候唯一能支撑她的只有厉景深说的那番话,只要关上三天,她就能出去。

只是什么时候才能到?

她蹭了蹭盖在身上的被褥,再度把头缩进去,环抱着身体紧紧地缩成一团,很奇怪,明明身体裹着被子可身体还是凉嗖嗖的,全身毛孔透着寒气,冷的她脚趾都蜷紧着。

胃好难受,就连挨着的其他器官都在绞痛,仿佛被癌细胞感染,跟着胃一起腐烂,沈知初疼得咬紧后牙槽,嘴里发出咯吱的声响。

……

这时的沈知初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与病疼做斗争上,她不知道的是外面早已天翻地覆。

沈氏遭遇最大危机,股份下跌,沈知初的消失让整个公司人心惶惶。

沈昌南最近也栽了个跟头,他最近投资的一个房产项目变成了煤矿,煤山倒塌,活活埋了32个工人,10人轻伤,15人重伤,还有7人死亡。

非法采矿外加摊上人命,沈昌南不是挨枪子儿就是得把牢底坐穿。

就算把整个沈氏搭进去救他也救不回来,被关了三天的沈知初一夕之间从沈家大小姐沦为罪犯的女儿,网上人人喊骂。

事故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发酵到人人皆知,厉景深看着事情发展的差不多了,准备去接沈知初看看这一出好戏。

法院判决沈昌南的时间就在上午十点,他要带着沈知初亲眼去看看她父亲被判死刑,他想,那时候沈知初的表情一定特别精彩。

本来说关沈知初三天的,结果到第四天早上七点才去接她。

厉景深心情不错,开着车嘴角带着愉悦的微笑。

厉景深回到别墅径直往卧室走,整个别墅安静无声,让人感觉不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在。

手上的钥匙哗啦啦的响,厉景深低头漫步经心,一把一把地挑着看,最后在钥匙串末尾找到卧室的钥匙。

他对准锁孔往逆时针方向转了两圈,只听咔哒一声,门开了,厉景深把这门把往下压缓慢推门进去。

房间里很昏暗,窗帘挡住所有的窗户,把光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外面,厉景深环视了四周,最后在床上一个角落里看到弓成一团的沈知初。

他打开灯,轻微的声响就让床上的女人颤抖了一下,厉景深蹙紧眉头。

沈知初在做什么?他都进来了怎么还没有反应?

“沈知初。厉景深走过去把被子一把掀开,被关了近四天的沈知初,脸色苍白憔悴,唇色呈藕青色,整个人跟个易碎品似的,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

厉景深从未见过这么虚弱的沈知初,心脏莫名地拧了一下,挺疼。

“给我起来,装什么死!手指一碰到她手臂,才发现她身体冷的像冰一样。

厉景深心里一慌,弯下腰将瘦骨伶仃的沈知初给抱起来,这体重比三天前更轻的,原来,三天不吃饭能瘦这么多。

抱在怀里的感觉就跟在抱一个小孩子,全身上下只剩骨头,还有点硌人。

外面的光有些刺眼,沈知初睫毛颤颤悠悠地抬起,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面涣散到聚不拢人影来,空洞的毫无生气。

她终于撑过来了。

沈知初微微仰头看着厉景深的下巴,他的薄唇,鼻子,眼睛,目光一点一点的扫过。

忍了三天的眼泪掉了出来,厉景深感觉到了,头一低,沈知初泪眼朦胧直勾勾地看着他。

沈知初经常目不转睛地看他,里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情,以前厉景深觉得挺恶心的,而如今沈知初的双眼像是失去了光,里面漆黑一片,无论他怎么找也找不到那一点儿深情。

厉景深心里咯噔一下,像是被重锤击中,闷痛不已。

沈知初严重缺水,外加病痛带给她的折磨,整个人像枯了的花,说话都没力气,她扯着嗓子艰难吐出两个字:“去哪?

厉景深抱着她已经到了停车场:“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她从小就不喜欢进医院,对她而言医院就是悲剧的开始,她妈就是在里面死的。而她的病,去了医院一检查肯定瞒不了厉景深。

厉景深冷漠地睨了她一眼:“不去医院你想死吗?

我本来就快死了啊,沈知初咳嗽几声牵扯到了胃,她死死按住,湿着眼眶颤颤巍巍地说:“我们……去民政局办离婚吧。

“你还想和我离婚?

厉景深此时的脸色冷厉的仿佛寒冬,目光扫在沈知初脸上,阴鸷的像无数把刀子。

沈知初避无可避,她咽了口唾沫,喉咙稍稍湿润后,哑着嗓子顺畅说道:“不然呢?我又不是没你不行,没有你不能活,厉景深你看你把我关了四天,我不也照样好好的吗?

厉景深抿紧薄唇,他本来站在后车门旁的,听了沈知初这通话后,长腿一跨来到副驾驶,单手抱住沈知初,另只手拉开车门将人放进去。

“既然好好的,那就跟我去另一个地方。他本来想带她去医院的,不过看来是没必要了,她精神好得很!

他动作粗鲁,丝毫不顾及沈知初的感受,说是放倒不如说是扔,沈知初的头直接撞在了方向盘上,脑袋嗡嗡直响。

厉景深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车门关的老大一声响,车间都震了震。

沈知初在车椅上蜷缩成小小一团,她像是哪里痛,脸色很白表情都有些狰狞。

厉景深附身过去,也不顾她坐没坐正,直接撩过安全带把她绑在上面,随后踩着油门掉头驶出去。

沈知初不知道厉景深要把她带去那,车开的很快,路景一闪而过,她是在蓉城长大的,对城市路线很熟悉 ,看着路边的标牌。

厉景深,这是要带她去刑事法院?

他带她去哪儿做什么?难道要和她打离婚官司?可离婚案也不是直接上法庭,还有夫妻离婚,怎么牵扯上刑事了?

沈知初脑子浑浑噩噩,东想一下,西想一想,把头想疼了也没想出个源头来。

她侧头看着窗外雾蒙蒙的天,厚重的乌云压在房顶上空,像是随时会塌下来一样。

为了让沈知初有体力看完接下来的戏,厉景深把车停在了一家早餐店,他下车也没忘把车给反锁。

沈知初苦涩一笑,就她这身体让她跑她也跑不掉,厉景深倒是对她很自信。

看着厉景深提着一杯粥过来时,沈知初眼神恍惚,直到对方说了句“吃了。她才反应过来。

沈知初伸手捧住粥,纸杯上的暖意绵绵不断的传递在到她手上,她低下头僵硬的咬住吸管喝了一小口粥。

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粥,那么暖又那么的甜。

眼泪在眼眶里打圈,沈知初醒了醒鼻,心里骂着自己:沈知初你就这点出息?你忘记厉景深侮辱你的话?把你关在卧室不闻不问四天了吗?你怎么好意思感动?

可那是厉景深,是她喜欢了十六年的厉景深啊……她就是那点出息,一颗糖葫芦就能换来真心的人,不然也不会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胃里面装的全是嚼碎的卫生纸,本就胃胀,如今喝点粥下去里面翻江倒海,像是一根棍子在里面绞,沈知初猛的咬紧吸管干呕了一声。

正在开车的厉景深,瞟了她一眼:“怎么,不符合你沈大小姐的口味?

语气上满是嘲讽,沈知初咬紧牙捂住嘴,将已经涌上喉咙的呕吐物又咽回去,整个口腔都散发着一股酸气,她甚至不敢张嘴,怕微微一嚅动唇瓣就会吐出来。

好疼啊……

沈知初不得不缓缓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抿紧唇瓣。

手里捧着的粥越来越冷,真正在意你的人,在干呕的时候,不是问粥,而是问你的身体。

沈知初将粥贴到自己的心口上,只是已经冷掉的粥再也暖不到她了。

到了法院,厉景深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

沈知初伸手去推车门,推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把车门给推开,最后还是厉景深将门打开拽着她的手下车。

“没用!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