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我压在书桌上做作业 男闺蜜把我弄到高潮

时间:2021-10-13 18:27:05
傅廷远满脸寒气神色萧杀地瞪着那道兀自离去的纤细背影,想掐死她的冲动都有了。

他倒是从来都不知道她还有这样伶牙俐齿的一面,离了婚之后的她完全不复曾经在他面前的那些温柔温婉。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因为他是她的丈夫,因为她爱他,所以她才那样温柔温婉。

现在他之于她来说什么都不是了,她的那些柔情万种自然不会再给他。

俞恩坐进她叫的车里兀自离开之后一旁的易慎之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瞪着俞恩那辆车离去的方向不可置信地说:“什么情况啊这是?俞恩竟然把你给怼了?她以前在你面前不是都大气不敢出一声吗?

傅廷远身边所有人都知道俞恩曾经是个多么贤惠且尽职尽责的妻子,她永远都是那样的温柔懂事,好似没有脾气似的。

以至于刚刚看到俞恩毫不妥协地跟傅廷远唇枪舌战,而且还成功把傅廷远给噎住了,易慎之彻底被惊到了。

傅廷远是什么人啊,那是在商场上在谈判桌上从来都不会让对手钻一丝空子的人。

易慎之不提以前的俞恩还好,一提以前的俞恩彻底点燃了傅廷远心底积攒了一整天的火气,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直接没好气地踹了一脚旁边的垃圾桶。

易慎之:“……

不过是被前妻冷言相向了一句而已,这么暴躁可好?

他以前可没少对人家俞恩冷言冷语。

为了安抚暴躁的傅廷远,易慎之连忙说:“这样不是挺好吗,至少代表着她不会再缠着你了。

傅廷远狠狠吸了一口手里的烟,忽而勾唇冷笑道:“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再缠着我了?

易慎之不解:“什么意思?

傅廷远眯着眼幽幽说道:“说不定这是她玩的欲擒故纵的把戏。

易慎之艰难的张了张嘴最终选择了将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他其实是想说,傅廷远是不是有些想多了?

俞恩刚刚面对他的表情可半分都不像什么欲擒故纵,分明是避之唯恐不及。

他好歹是出了名的女人缘极好的人,对女人心思的把握比傅廷远要准确许多。

但易慎之最终没将自己的判断说出来,是因为他不想打击自己这位好友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女人有些时候确实很傻,傻到可以为了一个男人不顾一切。

可她们要是狠起来,那也是真的让人生不如死。

傅廷远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是他妈董文慧打来的。

傅廷远有些头疼,他妈打电话找他没别的事,一开口必定是催他跟沈瑶结婚。

董文慧的语气不太好:“你在哪儿呢?我不是让你今晚带瑶瑶一起回家吃饭的吗?

傅廷远淡淡回了一句:“抱歉,我忘了。

董文慧被他给气的干脆抱怨了起来:“你说你一天到晚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瑶瑶多好的女孩啊你不赶紧娶回家。

“要不是被那个不要脸的俞恩给耽误了三年,你跟瑶瑶的孩子现在都满地跑了。

董文慧骤然提及俞恩且用了那么难听的词儿,傅廷远莫名觉得有些刺耳。

不想再听董文慧继续数落下去,他干脆结束了这通电话:“我还有事,先挂了。
易慎之在他挂了电话之后在一旁懒洋洋提议:“既然你担心俞恩欲擒故纵想要继续缠着你,那你不如就干脆断了她的念想,立刻跟沈瑶结婚,俞恩就彻底没戏了,你妈他们也就消停了。

傅廷远不是听不出易慎之话语里的揶揄和调侃,给了他一个凉飕飕的眼神之后转身坐进司机开来的车子里离开了。

易慎之无奈地摊了摊手,随后也上车走人。

感情这回事啊,还真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打车离去的俞恩心情也不怎么样,胸口一直堵的慌,她倒不是因为见了傅廷远还惦记着他而难受,她是有些恼火傅廷远的骄傲自大。

他以那样一副语气跟她说话,是觉得她还在乎他吗?

真是可笑。

她曾经确实以为自己离了傅廷远会活不下去,可后来发现这一年她的日子也过的很是充实快乐。

原来,这个世界上谁离了谁也能活。

俞恩的编剧工作不需要每天去公司坐班,只需要在各部门开会或者一些需要她这个编剧阐述讲解的时候出席即可,其他时间她可以在家完成剧本创作。

隔天上午俞恩抽时间去了趟商场,打算买点礼物给傅老爷子送去。

她其实也不想离婚后还跟傅老爷子有牵扯,但这一年来傅老爷子一直跟她保持着联系,时不时地对独自在国外的她嘘寒问暖,俞恩做不到将老爷子彻底拉黑不联系。

老爷子颈椎不好,夏天又整日里开空调,俞恩想着买条男士领巾送给老爷子护着颈椎最合适不过。

逛男装店的时候,好巧不巧地又碰上了傅廷远。

俞恩觉得自己应该去找人算一卦了,她这可真是够流年不利的。

傅廷远一身黑色正装,成熟优雅,冷峻矜贵,令女人怦然心动。

他也是来给老爷子选生日礼物,其实老爷子的生日在前段时间,但是他出差在外没赶回来。

而且以往每一年老爷子生日俞恩都会准备好礼物,他不需要操这些心,今年只能他自己挑选了。

老爷子打电话叫他今天中午过去吃饭,他想着正好带上礼物一起过去比较有诚意。

原本他中午有别的约,但老爷子说就算是天大的事他也得推了,他不得不去赴老爷子的约。

俞恩就当没看到傅廷远,兀自低头挑选自己想要的领巾。

傅廷远逛了一圈之后来到她身旁,开口就是嘲弄:“有些人的眼光一如既往的难看。

傅廷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想起俞恩昨晚跟那个周逸共进晚餐如今又出现在男装店里,第一反应就是她要送周逸东西。

心头一股无名火窜上来,没忍住就毒舌了起来。

俞恩微微抿了抿唇,垂眼看向自己手中的棕色系格子领巾。

明明很适合老爷子这个年纪,但傅廷远却不问青红皂白就打击她。

这让她想起最初跟傅廷远结婚的时候,她满心真诚地帮傅廷远打理日常着装,但却被傅廷远无情地嫌弃品味太差。

其实俞恩自认眼光和品味并不差,因为苏凝有几次还请她帮忙挑选过参加颁奖礼的礼服,她选的那些造型都被苏凝的粉丝狂赞说好看。

其实傅廷远就是看她哪儿哪儿都不顺眼,所以百般挑剔。
以前被傅廷远嫌弃,俞恩总是会伤心黯然,甚至还会自卑自弃到将自己全盘否定。

但现在俞恩不在乎了,她早就不是为了他而活了,没必要在乎他对她的评价。

哪怕她在他眼里一无是处,也无所谓了。

因此她看也没看傅廷远一眼,兀自拿了自己选的那条领巾结账走人了。

被晾在原地的傅廷远,再次彻底感受了一番自己的被无视。

他盯着那道婀娜纤细的背影眯着眼在心底冷笑了一声,他倒是要看看她还能装多久。

他不信她曾经口口声声说爱他,死乞白赖地缠上他,不过一年的功夫她就能彻底放下他。

半个小时之后,俞恩打车出现在傅家老宅,她特意选了个工作日且是中午的时间来找老爷子,避免跟傅廷远遇上。

按照以前俞恩对傅廷远的了解,他一般在周末会来探望老爷子。

而且他那人平日里忙的很,工作日午饭基本都是在公司解决。

老爷子热情留俞恩吃午饭,俞恩盛情难却刚想答应下来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引擎声。

再然后是傅廷远迈着长腿走了进来,俞恩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转头看向老爷子,老爷子躲开了她的视线探究只呵呵笑着。

俞恩瞬间就明白了老爷子的心思,敢情今天中午老爷子是故意安排了她跟傅廷远见面。

她有些无奈,老爷子这是何苦呢,婚都离了,难道他还指望着她跟傅廷远能旧情复燃?

别说傅廷远根本对她没那样的心思,就算是她自己,也再不想重蹈覆辙了。

一场无爱的婚姻,伤的不仅是她的心,还有她对生活所有的激情。

傅廷远看到俞恩之后微微惊讶了一下,随后心底便划过一丝得意。

他说什么来着,看她能装多久。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