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么久还没适应我的尺寸 宝贝我是不是很大

时间:2021-10-13 19:11:14
一旁埋头啜泣的张兰听到这句话,再也忍不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尖着嗓子喊道,“凭什么让子池给这个女人道歉?!她算什么东西?

陆父闻言,气得回头大骂,“她是你儿子明媒正娶的老婆,你这嘴就是闲不下来,非要搞得家里鸡犬不宁才安心是吧?!我看你儿子现在做的这些事,就是被你教坏了!

他像是被气得不轻,指着张兰的鼻子又骂了几句。

“今天让这么多人看了陆家的热闹,你还没觉得丢脸,非要在外人面前把最后一丝脸面都丢尽才肯罢休?

陆父怒目圆瞪的表情似乎吓到了张兰,她嘴唇喏喏了几下,不敢再出声。

空气寂静了几秒钟,陆父才收拾好表情回头。

“小晚,你和子池就先走吧。面对林晚的时候,陆父的语气和蔼了不少。

林晚下意识看向陆子池。

对方也正看她,眉头仿佛快要皱出一道山峰。

她飞快地收回视线,对陆父点点头。

“爸,那我们先走了。

她率先朝屋外走去,还没走到门口,身后又传来陆父的声音。

“梓瑶,他们小两口住的和你家也不在一个方向,伯父安排个司机送你回去吧。

林晚回头,恰好看到陆子池拉起夏梓瑶的手。

陆父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一丝的怒意,但刚刚的余威犹在,夏梓瑶犹豫了一下,还是松开了陆子池的手。

“子池,你还是先回去吧,别惹伯父生气了。

她故作体贴,又带着几分委屈道,“回去好好给林小姐道个歉。今天都是我不对,没搞清楚情况就非要跟着你过来,闹得这么不愉快。你千万别因为今晚的事和林小姐生分了,不然我会内疚自责的。

向来冷情淡漠的陆子池听完这么甜腻的话,竟然温柔地“嗯了一声,没有一丝不耐烦。

甚至还会开口安慰,“回去别想太多,今天的事和你无关。

陆父重重地哼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依依惜别。

管家那边似乎早就得到了指示,早已经提前安排好了车,这时走过来请夏梓瑶离开。

她走之后,陆子池和林晚也在陆父的催促之下上了车。

车刚刚驶出陆家大宅,陆子池平静的面容就破裂开来,露出今晚隐忍许久的怒意。

他略显烦躁地扯开领带,斜睨了林晚一眼。

“你跟我爸说了些什么?

林晚原本目不斜视地坐在副驾驶上,闻言一愣,“什么?

陆子池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别装傻。你都跟他说了些什么,让他今天这么反常的处处维护你。

林晚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能说什么?

陆父平日里连个眼神都不屑于给她,今天这么反常,还不是因为看到了夏梓瑶。

不过是因为他是陆子池的父亲,不想看到他和夏梓瑶再走到一起,两相其害取其轻罢了。

林晚当然不会这么解释给陆子池听。

经过今晚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她已经充分感受到了夏梓瑶在他心中的份量。

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依然那么重要。

她硬邦邦地回了一句,“我什么都没说。

“你当我是傻子?什么都没说,他会突然这么认可你这个女息妇?

陆子池轻笑,语气说不出的嘲讽,“你真觉得我会跟你回家然后道歉,把你今晚的所作所为都当作是吃醋了?呵,刚刚如果不是因为不想他们再吵起来,我早就已经和你摊牌说个清楚。

林晚侧过头看他,镇定地问道,“你要说什么?

道路两旁昏黄路灯光从车上飞快划过,像是天上的星星忽明忽暗地闪动着,不停打在陆子池的英俊的侧脸上,他看起来就像这光一样忽近忽远。

他没有转头,好似在认真地开车,接着薄唇轻启,淡淡吐出几个字。

“我们离婚吧。
在这种时刻,第一个从林晚脑子里冒出来的,竟然是8年前第一次见陆子池时候的场景。

那天晚上的夜色也是这么昏暗,黑暗中他坚定明亮的双眼好像透着光,伸出的手又是那么温暖,让林晚一度把他当作了拯救她人生的天使。

谁能想到靠近之后才发现,比起天使,现在的他更像是个恶魔。

林晚平静地收回视线,像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既不吵也不闹,镇定地回答道,“好,不过我有个条件。

陆子池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林晚这么轻易就同意离婚。

想象中的解脱和愉悦都没有出现,反而心口涌上几分不舒服。

过了一会才开口追问,“什么条件?

“你不能和夏梓瑶在一起。

原本还在平稳行驶的车,突然紧急刹车停在路边,尖锐的刹车声像把刀穿破黑夜。

陆子池侧过头看她,板着的俊脸比窗外的夜色还要阴沉几分。

“你刚刚说的什么?

林晚一脸平静,看着前方不肯回头。

接着倔强地重复了一遍,“只要你答应不和夏梓瑶在一起,我们可以马上离婚。

陆子池冷哼了一声,“林晚,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来指点我的生活?

“我和梓瑶的事跟你没有一点关系,这婚不管你想不想离都离定了!如果你识相点主动走,我会多给你一些补偿,至少够你这辈子衣食无忧。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只要你同意离婚,今早说的项目,也可以继续给你弟弟做。

陆子池的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诱惑。

“光这个项目,林家就能赚够现在两倍的身价,往后我也会让人多多照顾你弟的公司。

林晚弟弟林松自己开了个小公司,自从她嫁给陆子池,每次回家他和林母最爱问的便是姐夫怎么没有来。

平日里虽然也靠着陆家亲戚的名头做了不少生意,林晚知道林家从没入过陆子池的眼。

从她嫁给他以来,他从不会主动提起林家如何如何。

要是林松在这里,听到这样的条件想必会高兴得跳起来同意。

可林晚不是林松。

她坚定地摇摇头,“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是不会离婚的。

陆子池冷着脸看她,“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看到你和她在一起。

林晚随口胡诌的借口,彻底惹怒了陆子池。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林晚的下巴,强迫她回头和自己对视。

紧紧盯着她,危险地眯起双眼,“我说过,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惹怒我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他的手指尖和他的语气一样冰凉,林晚不由自主颤栗了一下。

嘴上还是坚持道:“陆子池,你问我怎样才会同意和你离婚,我说了,就这一条要求。如果你觉得做不到,大可以直接把我拉去民政局离婚,在你们陆家面前,我的确没有任何反抗的空间。

林晚说完,车内一片寂静。

她扯起嘴角笑了笑,接着道,“可你就是想要我主动跟你离婚。这样你爸就没理由像今晚一样反对你和夏梓瑶在一起,更重要的是,你也不用违背自己对爷爷的承诺。

陆子池深深地看了她几眼,没有否认。

林晚的笑容更大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