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洁美妇沦陷欲海 美妇屈辱哀求迎合

时间:2021-10-13 19:56:46
再次回车上,她又成了优雅自信的赵绮晴。

辛墨轻笑:“小金库今天来了几个品相不错的,要不要过去看看?

小金库取自“销金窟谐音,娱乐畅快大肆消费的场所。

赵绮晴无语:“你没事吧哥哥?我才刚恢复单身。

他眨眨眼,故作神秘:“其实是有个人要见你。

“谁?

“这个人你也认识,你去了就知道。

赵绮晴沉吟片刻,点头:“好吧。

辛墨在小金库有专属包间,两人进去后,沙发上的人也站起身看了过来。

他大约二十岁出头,个子极高,棱角分明的脸上,眉目有些锋利,看到她后,一抹亮光自眼底划过。

“姐,我们又见面了。

眼前的年轻男子,让赵绮晴倍感熟悉,可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你忘了?六年前你跟你爸在莫县,不是资助了一个贫困生吗?

经辛墨这么一提,赵绮晴这才恍然大悟。

“你是……容彦?

年轻男子原本锋利的眉眼顿时柔和下来,嘴角扬起一抹迷人的笑容:“是我。

容彦是个十分健谈的人,赵绮晴从辛墨口中得知,容彦现在是个当红模特,早已经脱离贫困山区,成了A市杂志上常出现的名人。

赵绮晴曾满心都是傅家,很少去关注那些娱乐项目,如今一想曾经的小可怜变成白天鹅,既欣慰又感叹。

聊了一会,三人准备离开。

可刚一路过吧台,一个绿色酒瓶朝着赵绮晴头上飞了过来。

让人意外的是。

容彦动作比她还要快,先一步将她护在怀中,哐当一声,酒瓶重重砸到了他的后背。

“你没事吧姐?

赵绮晴十分感激,连忙检查他后背,幸好没受伤,冷着脸把视线转向瓶子飞过来的方向。

一看,竟然是傅小枫!

“死女人!你竟然背着我哥出轨!

傅小枫跟一群狐朋狗友喝酒,早就看到赵绮晴跟两个男人进了包间,半天才出来,也不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勾当,见他们有说有笑,脑子一热就把手里瓶子扔了出去。

辛墨挽起袖子就要上前:“嘿!这小子是不是欠揍了。

赵绮晴拉住了辛墨,“我来。

她一步步走到傅小枫面前。

傅小枫撇嘴:“瓶子又没砸到你!

赵绮晴面无表情,平静目光无端的让人害怕:“我有些话很早就想跟你说了。

“什么?

“你知道你有多让人讨厌吗?我嫁给你哥五年,你从来没叫过我嫂子,张口闭口死女人这个称呼,你上学我要照顾你,你放学我还要照顾你,平日里不是对我指手画脚,就是出言不逊,你念了十七年的学,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傅小枫听她骂自己,眉毛一横,“你这个……

“闭嘴。

赵绮晴严厉打断了他,继续说:“我跟你哥已经离婚,跟你们家没有任何关系,我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没资格,也没权利过问,如果你继续挑衅我,不好意思,你这个未成年就要进局子一趟了。

傅小枫涨红了脸,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

赵绮晴不再理会他,转身离开。
跟辛墨与容彦道别后,赵绮晴回到了父亲的老宅。

房子里到处都是灰尘,已经很久没打扫了。

赵绮晴带上围裙开始收拾。

从沙发底下,她发现了与傅西深的结婚照,照片上的她笑颜如花,而身侧的傅西深一脸冷漠,眉宇间尽是不耐。

旁边还放着她写过的笔记。

日记上记载男人喜欢吃的东西,用的东西,一系列等爱好。

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傅西深的身上,她努力的想经营好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可现实却给了她一记响亮耳光。

眼眶内酸溜溜的,赵绮晴抬头,逼自己把眼泪咽下去。

短信铃声打断了她,拿起来一看,是容彦发来的。

【姐,六年前你帮我,六年后我帮你,放手去做,我就是你的后盾。】

赵绮晴心底暖流划过。

虽说容彦是真心想要报答她,可她并不想依赖任何人,自从跟傅西深结婚后,为了当一个好太太,她收起了所有脾性,差点忘了,曾经的她有多潇洒。

拿起电话,赵绮晴拨通了那个号码。

“赵绮晴,你又想干什么?那头是傅西深漠然的声音。

她的声音同样没有温度,仿佛当他陌生人,“明天周一,记得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傅西深皱眉:“你……

嘟-

那边不等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他死死捏着手机,目光发沉。

“阿深,谁给你打的电话?

卧室内的床上,安宁疑惑的看向阳台这边。

傅西深把手机收起来,若无其事的走过去,给她压了压被子:“没什么,你先把药喝了。

安宁苍白的小脸让人心疼,她握住男人的手,可怜巴巴的撅嘴:“中药汤子太苦了,味道呛的我心里难受。

傅西深挑了下眉:“记得咱们做笔友时,你不是说过你不怕中药吗?乖,把药喝了才能痊愈。

他也只是随意一说,却没发现安宁的眼底闪过什么。

很快,她又扬起小脸,大眼睛水汪汪的:“嗯,我听阿深的。

安宁昏迷了五年,身体瘦弱,面无血色,性格还停留在上学时期。

这样的她让男人心疼:“下次我让魏助理把中药换成西药。

安宁嫣然一笑,搂着他手臂撒娇:“阿深对我最好了。

离开房间后,傅西深下楼,李淑荣端着一碗人参汤过来:“安宁好点了没?

“她刚喝完药,正在跟她父母通电话。

李淑荣笑了笑:“阿深,人家安宁的父亲是强威集团的董事长,他同意咱们把安宁接过来,也是变相答应你跟安宁的婚事呀,咱们家可不能怠慢了安宁。

看着母亲对安宁体贴照顾的样子,傅西深突然想起了去年赵绮晴感冒生病那次。

当初李淑荣在楼下发火摔东西,赵绮晴拖着病容下来做饭。

心里刚有那么点复杂,傅西深就掐断了,先是撞倒安宁,又趁人之危,费尽心机的嫁过来,全是她咎由自取。

李淑荣左右瞧了瞧:“小枫哪去了?一整天不见影。

刚说完,就听大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

傅小枫阴沉着脸,带着满身怒意回来了。

“小枫,你怎么了?

李淑荣赶紧放下碗,凑到小儿子身边查看。

傅小枫挥开她的手:“我没事妈。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