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坐在他的腿上摇动h 学长的手指隔着布料磨弄h

时间:2021-10-13 20:23:40
A市最大的夜店包厢,房间的装修低调中透露出丝丝奢靡,屋内器具也都奢侈地配用了国际名牌,彷佛只有这样的风格,才配上它贵得令人咂舌的价格。

可惜在霓虹灯般闪烁不停的灯光里,大家吃的吃、玩的玩,根本没人注意这些细节。

科室新来的医生李元明正拿着话筒站在包厢正中间,深情款款地唱着歌,还不时朝角落里的林晚投去几抹意义不明的暧昧目光。

林晚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场合,李元明的纠缠不休更是让她烦躁,缩在包厢角落,暗自后悔答应苏晓一起来科室的聚会。

李元明来了她们科室半个多月,总喜欢借着工作对她动手动脚,占些口头上的便宜。

他把分寸拿捏得很好,让林晚除了苦恼躲避,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对付他。

今天原本只是科室一次简单的聚会,苏晓好意拉着她出来散散心,出发前才知道,因为李元明的“慷慨资助,聚会改在了这个富丽堂皇的夜店。

同事大多都是年轻人,有人要请客潇洒,全都兴奋得不行,只有林晚百无聊赖了一晚上不说,还得费心躲开李元明做作的暗示。

他第三次试图对着林晚深情演唱的时候,林晚终于没办法视而不见地吃着果盘,无奈地拉了下旁边苏晓的衣服。

“晓晓,去洗手间吗?

苏晓和人摇色子玩,无师自通还大杀四方,桌上的人都被灌了好几瓶,只有她自己一口没喝。

没有一个人想放她走。

她对林晚摆摆手,“不去了,你去吧。

包厢里有洗手间,可林晚还是摸着墙角准备出去。

明明已经避开了他的视线范围,李元明还是眼尖地发现了。

“林晚!他对着话筒喊她的名字,在包厢里格外响亮。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她尴尬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李元明没感觉到一丝不妥,对着话筒继续大声问,“你要去哪?

迫不得己,林晚只好走到他面前,示意他放下话筒,小声解释自己只是出去上个洗手间。

李元明眼珠转了转,伸手推了下鼻梁上厚重的眼镜,对她露出个自诩帅气的笑容。

“怎么不听完我唱歌再去,我这可是为你唱的......或者,要不要我陪你去......

压低声音,边说边往林晚身上靠。

林晚急忙后退一步拉开距离,笑着拒绝道,“李医生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人有三急,我得赶紧去了!

说完也不理他有什么反应,快步离开包厢。

关上门之后,林晚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其实并不着急上洗手间,更不着急回包厢,沿着长长走廊四处寻找适合透气的地方,想要多打发点时间。

走廊转角,灯光没有完全照到的角落,有一对情侣正紧紧地抱在一起。

林晚扫了一眼,有些尴尬地转身,突然又觉得那抹高大的侧影有些熟悉,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

虽然他半个人都隐藏在黑暗中,林晚还是确定自己看到的人是陆子池。

他怀里拥着一名女子,双手正紧紧环在他的腰上......

就算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女子乌黑的长发和纤细的背影,林晚也敢肯定那是夏梓瑶。

她不确定陆子池看到自己没有,但下意识地就转身落荒而逃。

心里后悔到了极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无聊的聚会,又为什么要四处乱走,撞见这一幕。
自从陆潇潇生日那晚和陆子池在路边不欢而散,林晚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他。

离婚协议第二天就由秘书送到家中,林晚一直拖着没有签字。

陆子池不回家,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就这么僵住了。

谁知道再一次见面,竟然是在夜店幽暗的走廊,陆子池怀里还拥着导致他们要离婚的女人

林晚心乱如麻,一心只想着快点逃离,根本没注意自己慌不择路中,周围越来越安静。

“林晚!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终于让她停下脚步,脑子也稍微清醒了一点。

李元明出现在走廊另一侧,正慢慢朝她靠近。

“你怎么走到这里来了,不是要去洗手间吗,我带你去吧!

他的嘴角挂着笑容,厚重的眼镜在灯光下反着光,看不太清真实的表情。

明明见到熟人应该放松才对,林晚却莫名其妙感觉鸡皮疙瘩竖了起来。

她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骤然发现不远处就是个死角。

走廊两侧也有房间,房门紧闭,四周除了店内统一播放的背景音乐,什么声音也没有。

林晚用力扯出个笑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一点。

“李医生,你怎么在这里?

“我?李元明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我当然是出来找你啦!

他脚下的步伐没有停顿,越靠越近,近到林晚已经能看清他镜片后面细小的双眼,以及眼中的不怀好意。

林晚错开视线,勉强笑道,“刚刚是我走错路了,李医生,那我们现在回去吧!

说着便准备侧身从李元明身旁绕过去。

“...等等!

李元明突然伸手抓住的她的手腕,把她推到墙边,吓得她大叫了一声。

“啊!

“好不容易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么快回去做什么?

李元明整个人贴在她身上,凑近她耳边低语道。

他呼出的热气划过耳垂,林晚感到一阵恶心涌上心头,使出全力挣扎。

“李医生你别这样,快点放开我!

“我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林晚,做我朋友吧!

李元明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紧紧捏住她的手腕不让她挣扎。

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太大,林晚使出了全力也没挣脱开,又急又怒。

“你先放开我再说...快点放开我!

“你答应做我朋友我就放开。

此刻的李元明一点也不像个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反倒像个无赖。

林晚气得声音都拔高了好几度。

“李医生,我已经结婚了,你别这样!

“结婚?别骗我了!我早就打听过你的情况,没想到李元明不依不饶,“你家里人不是总来跟你要钱吗?我有的是钱!只要你跟了我,以后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林晚继母是有几次跑到医院来和她要钱,可她想要的不是林晚那点微薄的工资......而是陆子池对林家的资助。

没想到落到医院其他人眼中,还以为她是在家里的压榨之下艰难度日。

“我真的已经结婚了!林晚叫天天不应,只能反复解释,“苏晓知道的,我们现在回去,她可以为我作证......

“哼!李元明的目光逐渐变冷,“本少爷看得起你才说喜欢你,你还敢扯这种借口来拒绝我!信不信只要我几句话,医院就能立刻开除你!识相的话就配合一点,本少爷心情好了自然会给你点好处,否则的话,嘿嘿......

他边说边凑近,想要去亲林晚的嘴。

林晚一扭头,让她感到恶心的嘴唇就落在白皙的脖颈上,还吮吸了几口。

湿热粘腻的触感让林晚有种想吐的感觉,屈辱的眼泪忍不住滑落眼眶,可怎么用力挣扎都挣不脱男人的禁锢。

还好这时,一道甜腻又略带诧异的声音打断了李元明的动作。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