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用身体安慰男学生 调教女高官为母狗X奴

时间:2021-10-13 20:46:34
赵绮晴挺奇怪的。

傅西深也算是个有才华的人,傅家也是豪门望族,怎么李淑荣就跟个乡村野妇一样?

她扯了扯嘴角:“麻烦您认清一件事,我跟您的儿子已经离婚,还有,我没拿你们傅家一分钱。

“你放屁!李淑荣才不相信她的鬼话,十足不肯善罢甘休的架势,“你个穷逼哪来的钱来这种高档场所?还不是拿我儿子的,我告诉你赵绮晴,你现在给我跪下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

跪下道歉?

赵绮晴简直要气笑了。

李淑荣这个极品女人,脑子就没正常过。

不值得她浪费时间,转身就要走。

可闹起来的李淑荣哪肯放过她?

“还想跑!

伸手就朝着赵绮晴后脑勺的头发抓去。

早有防备的辛墨直接一把推开李淑荣,将赵绮晴护在了身后。

辛墨故意用了点力,李淑荣控制不住往后倒去,摔了一个狗吃屎:“哎呦我的妈呀!她抬头对上了辛墨厌恶视线,直接坐地上哭喊闹起来。

“还有没有天理啊!我一个几十岁的老婆子,居然被个臭小子打了!我不活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快把这里的总经理引来。

李淑荣连忙指着辛墨,向经理告状:“就是这个小混蛋打了我,哎呦我的腰啊……疼死我了……

她是店里的vip客户,没少花了钱,黄经理自然要帮持一些。

他神情严肃的扫过赵绮晴他们,当视线落在容彦身上时,震惊了。

“大……

话未出口被容彦打断:“她在说谎,不信你把监控调出来看一下。

黄经理毕竟是走过大风大浪的,眼珠子一转,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点头哈腰的陪笑:“是是是,我这就去调监控。

对于这一奇怪转变,赵绮晴对容彦又多了一丝好奇。

他真的只是个山村里出来的贫困生吗?

当黄经理再次回来时,已经换了立场,对着李淑荣一阵无语:“我说阿姨,您还是先回去吧,不然和谐就要到了。

李淑荣一愣:“什么和谐?

黄经理没好气的指责她:“监控里明明是你先动的手,你怎么说是人家打得你?照你这么闹下去,和谐肯定要来啊,来了一看监控,还不得定你个故意颠倒是非的名头啊。

李淑荣一听可不得了,“凭什么啊!

见她依旧胡搅蛮缠,辛墨气笑了,向李淑荣一顿讽:“您这么大岁数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小晴晴在你们家被你故意磋磨,现在跟你渣男儿子离婚了,你还揪着不放?别以为你是老女人我就不打你,把我惹急了,弄死你这个老狗!

李世荣被辛墨吓得一愣一愣的,咬了咬牙,只能不甘心先走。

辛墨切了一声,嗤笑:“欺软怕硬的老东西,恶人自有恶人磨。

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接听后,那边不知说了些什么,使得他下意识看向赵绮晴。

她挑眉:“你这么看我,是跟我有关?

“我一个朋友说,他看到了魏助理再查五年前安宁车祸的路边监控!

他说完,赵绮晴脸冷了下来。

容彦见她脸色不对劲,扭头看向辛墨打听:“什么监控?

辛墨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气,冷哼:“还不是安宁那个蛇蝎女人,醒来后知道小晴晴嫁给了傅西深,心生妒忌,报复心重,故意扭曲事实,非说她的车祸是小晴晴因妒忌撞的她,傅西深那么聪明的一个男人,竟然看不出这是谎言?真够无语的。

容彦低眉沉吟了下:“先不说这么久了视频文件还在不在,就算傅西深运气好拿到了,又有什么用?

“也对哦。接着,辛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睁大眼睛,“安宁那个黑心种连这么没谱的谎言都能说出口,那她会不会造假视频对付你?“

赵绮晴突然就笑了,笑容未达眼底:“我本来打算,既然都跟傅西深离婚了,以后就井水不犯河水,看来是我太天真,偏偏有人不放过我。

安林跟父亲被冤枉有关系。

他的女儿一醒来又往她头上扣杀人的罪名。

真不愧是父女俩。

当她软柿子么。

赵绮晴勾了勾嘴角,笑颜如花,“安宁如果不作妖,我自然不会怎么样,但她要是想害我,我会让她明白,我也不是吃素的。
办公室内。

傅西深曲着食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打。

他似乎在等什么。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魏助理回来了。

“先生,虽然有些波折,但还是查到了。

男人眼皮缓缓抬起:“什么波折?

“迎宾路那条街的监控早就被覆盖过了,又是五年前的视频录像并不容易找,之后来了一个修电脑的人告诉我说他有,他说五年前那场车祸事件很大,他当初保存了下来,知道我在找录像,就来给我了。

魏助理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看向先生:“视频上安小姐的车,确实是被另外一辆蓝色轿车撞到的,您要看吗?

当年赵绮晴开的就是一辆蓝色奥迪。

“不用。傅西深面色淡淡的,继续叮嘱:“把东西给我,然后安排一下那个人,不要让他出去乱说。

“明白。

魏助理跟了先生多年,自然清楚他的意思,很显然,先生并不打算公开这件事。

也不想让前太太为此事坐牢。

傅西深盯着手里的钢笔陷入了沉思。

过了会,他拎起外套,回到了傅公馆。

刚到大厅,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

李淑荣跟安宁不知说到了好笑的事情,气氛十分融洽,连平日里调皮捣蛋的傅小枫也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玩手机。

李淑荣注意到门口,连忙起身:“阿深回来了。

安宁也跟着站起来,温柔端庄。

傅西深点了点头,把外套交给佣人,“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安宁看了眼李淑荣,抿唇微笑:“阿姨在跟我说你小时候的事儿呢,我听着有趣。

李淑荣假装生气:“安宁呀,叫什么阿姨?你可是我未来的女息妇,喊我一声妈也应该呀。

安宁脸皮染上红晕,羞涩的看向男人:“还早呢。

“都是一家人,别害羞嘛,妈说的对不对,阿琛?李淑荣故意逗趣他们两个,连一旁的顾小枫也是时候的插了一嘴:“我以后也不能叫安宁姐了,我得改口叫嫂子喽!

安宁的脸蛋更红了。

傅西深叹了口气:“妈,你们别逗安宁了,她面皮薄。

李淑荣好笑:“你看你,媳妇还没进门呢就护的不得了,好啦好啦,我不打扰你们两个相处了,妈去外面跟一些老姐们唠唠家常。

傅小枫也有很有眼色的嘿嘿一笑,暧昧的眨眼:“大哥,我也不当电灯泡咯。

他们走了在,只剩下两人。

安宁走上前,握住了男人的手,欲言又止,“阿深,我爸最近总是问我车祸的事情,是不是你跟他说什么了?

傅西深摇头:“没什么。

“我爸爸好像知道了跟赵绮晴有关,可是我没有告诉过他呀?太奇怪了。顿了顿,她叹了口气:“我已经原谅赵小姐了,并不想追究。

“你不恨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