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抱着我在楼道做 老公想你的大宝贝了

时间:2021-10-13 20:52:48
老爷子的一番话让傅廷远脸上划过一丝错愕,原来是老爷子故意促成他们见面的,他还以为是俞恩故意来老爷子这里接近他。

傅廷远的视线又落在一旁俞恩留下的那个礼品盒子上,他以为她是要送那个周逸这么老气横秋的礼物,因此嘲弄了她一番,其实这个色系很适合老爷子……

接连误会了俞恩两次,傅廷远此刻也不知道自己是种什么样的心情,半晌之后他抿唇转身走了出去。

俞恩正站在宅子前低头用手机叫车,老爷子住的地方在半山别墅区,并不好打车。

傅廷远走到她身旁主动说:“这里不好打车,我送你。

两人之间兜兜转转四年多过去了,这好像还是傅廷远第一次主动跟俞恩示好。

以往他们两人之间就算有什么摩擦和矛盾,先哄人或者先主动开口说话的那一方都是俞恩。

如果俞恩不主动开口打破他们之间的沉默,傅廷远可以一直就那样跟她冷战下去。

俞恩受不了那种窒息的气氛,所以每次都主动妥协示好。

俞恩没想到傅廷远会主动示好还说要送她,心里微微惊讶了一下之后还是淡淡拒绝了:“不用了,谢谢。

她这样说完之后转身就打算往旁边走几步,跟傅廷远拉开距离,省得他再以为她对他还有什么想法。

“俞恩。傅廷远微微有些着急,抬手一把拉住了她。

俞恩蹙眉转头看向他,傅廷远凝着她再次开口:“刚刚很抱歉……

无论是男装店他对她的嘲弄,还是刚刚误以为她主动找来,都是他多想了。

俞恩确实没想到傅廷远竟然会跟她道歉,这要是换做以前的话她肯定受宠若惊,但现在她不需要了。

所以她平静迎着他的视线说道:“我接受你的道歉。

随后她又看向他握着她胳膊的手说:“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傅廷远俊彦上划过一丝尴尬,随即松了她。

俞恩后退了一步再次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机,傅廷远拿出自己的车钥匙来遥控开了自己的车,看了一眼她娴静的侧颜说:“上车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地方很少有出租车过来。

这里是高档别墅区,入住的人非富即贵,出入都是车来车往,她在这儿等半天未必能有一辆车。

俞恩索性收起了自己的手机来,看向他坚决说道:“不必了,就算是走,我也会自己走到能打到车的地方。

傅廷远盯着她倔强的面容,一时间有些语塞。

他从来都不知道,她的性格里还有这样固执倔强的一面。

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从来都没有脾气,他说什么她都依着,除却闹离婚的那一出,她从来没反抗过他。

两人正对峙间,老宅的铁门打开,一辆车子驶了出来。

老爷子的司机摇下车窗来对两人说:“老爷子让我送俞小姐离开,傅先生,您先进去陪老爷子吃饭吧。

俞恩二话没说就上了老爷子的车,连一声再见都没跟傅廷远说,似乎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司机跟傅廷远点了点头便驱车载着俞恩离开了,傅廷远看着那辆远去的车子微微绷紧了下颌。
重新返回老爷子的住处,傅廷远刚在餐桌旁坐下老爷子开门见山就问:“婚期定了没有?

老爷子自然是指的傅廷远跟沈瑶的婚期,自从傅廷远跟俞恩离婚之后沈瑶就开始光明正大出入傅家了。

虽然傅廷远从未表态过,但双方家人以及外界都默认两人在一起了。

主要是沈瑶那边整天各种通稿宣传她跟傅廷远的关系有多暧昧,好像下一秒她马上就能嫁给傅廷远了。

此时面对着老爷子的询问,傅廷远难得回了一句:“没有。

老爷子命令道:“赶紧把这婚给结了。

傅廷远看了老爷子一眼,老爷子向来不喜欢沈瑶,沈瑶虽然经常进出傅家跟他妈走的很近但老爷子从来不见沈瑶,摆明了不认同沈瑶。

因此老爷子此时催他赶紧跟沈瑶结婚,傅廷远才会觉得纳闷。

老爷子夹了一口菜,慢悠悠吃完之后这才解释:“你结了婚我也好正八经地给俞恩找个好人家。

傅廷远刚喝进去的一口汤差点喷出来,他盯着老爷子问道:“您什么意思?

老爷子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说:“我的意思就是我很喜欢俞恩这个小姑娘,以后我要把她当干孙女来照顾,给她找个好男人依靠,就是我首先要为她做的事。

傅廷远眼见老爷子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顿时有些淡定不下去。

他正色跟老爷子说:“爷爷,您觉得跟前妻变成干兄妹,这像话吗?

老爷子满脸的无所谓:“有什么不像话的?我还不是可怜她心疼她?她有那么一个不着调的父亲和哥哥,往后的人生要怎么办?

老爷子说到这里又很是内疚地叹了口气:“哎,说起来当初也是我害了她,要是我没有非得逼着你们俩结婚,她说不定现在也找到个好男人嫁了,而不是白白蹉跎了三年的大好时光。

傅廷远心里别提多郁闷了,这是他亲爷爷吗?这怕是俞恩的亲爷爷吧。

老爷子就只看到俞恩蹉跎了三年时光,难道他不是?

老爷子忽而又若有所思地问他:“你觉得慎之怎么样?跟俞恩般配吗?

傅廷远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你觉得那么一个花花公子适合她?

老爷子不赞同他的话:“花花公子怎么了?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说不定交往相处之后他就对俞恩一心一意了呢。

“呵呵。傅廷远回了老爷子一声冷笑。

他倒是要看看,易慎之敢不敢跟俞恩交往相处。

老爷子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的兴致,当即就拿出手机来给易慎之打了个电话。

易慎之跟傅廷远是多年好友,两家一直以来也有交情,所以老爷子也不拿易慎之当外人。

老爷子开了免提之后笑眯眯地问易慎之:“慎之啊,最近忙什么呢?

易慎之痞里痞气的回:“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整天瞎忙呗。

然后易慎之又主动问道:“您找我有事?

老爷子点头道:“是这样的,爷爷想给你介绍个朋友
那端的易慎之嘴巴要多甜就有多甜:“好啊好啊,是哪家姑娘?爷爷您的眼光肯定好的不得了,您介绍的我一定去见。

一旁的傅廷远脸色又黑了几分,简直想把易慎之按在地上摩擦的心都有了。

老爷子试探着说道:“那个……你觉得俞恩怎么样?

“砰——那端传来重重的一声,然后是易慎之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卧槽烫死老子了!

好一通兵荒马乱之后,易慎之的声音这才重新响起:“爷爷,不好意思啊,刚刚打翻了咖啡。

“您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您再说一遍好吗?

老爷子没了刚才的耐心,语气不悦地说:“我说我想把俞恩介绍给你。

易慎之立刻表态:“哎呀爷爷,真是不巧啊,我最近刚刚交了新的朋友,脚踏两只船可不太好。

老爷子:“……

刚刚不还是欢天喜地地说他介绍的肯定去见吗?

“爷爷,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改天我去看您啊。易慎之说完便逃命似地将电话给挂了。

老爷子没好气地将手机给丢到了一边。

傅廷远的心情却是好了几分,他优雅吃了一口菜之后好心劝老爷子:“您不用操那么多心了,她说不定已经有朋友了。

老爷子好奇:“真的?

傅廷远看似满不在乎地说:“嗯,刚二十岁的男生

傅廷远之所以会告诉老爷子这件事,是想着按照老爷子这样保守的性格肯定接受不了姐弟恋,肯定会找机会劝俞恩不要跟那么小的男生交往。

谁知老爷子听完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小男生好啊,年轻有力气,阳光又有活力,适合俞恩那样温柔的性格。

傅廷远:“……

老爷子又感慨道:“我就说嘛,俞恩是个好女孩,有的是男人喜欢。有些男人当她是草,总会有男人当她是宝的。

老爷子最后这句话可是实实在在地在讽刺傅廷远,傅廷远顿时就觉得面前的饭一点都不香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