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写作业他在上我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时间:2021-10-13 21:41:47
沈瑶边说边往傅廷远身边靠了靠,心里彻底乐开了花。

她也没想到俞恩竟然会主动提离婚,还跟傅廷远撕破脸闹成这样。

沈瑶早就后悔跟傅廷远分手了,她当时也不是真的要跟他分手,她以为傅廷远会等她,没想到傅廷远转头便睡了俞恩并且娶了她。

她当时差点疯了,这三年来她不停的怂恿傅倩倩去找俞恩的茬,不停的让傅倩倩在傅廷远和俞恩之间挑拨离间,就是为了让傅廷远厌恶俞恩。

沈瑶跟傅廷远认识很多年了,对傅廷远骄傲的性格很了解,俞恩这样让他颜面尽失,他们这个婚离定了。

如果俞恩不提离婚,她正准备想办法跟傅倩倩联手让他们离婚,现在看来连老天都在帮她,她正好省了力气对付俞恩了。

俞恩一下台就被苏凝护着坐进了自己的保姆车里离开了,一坐进车里俞恩便手软脚软地瘫在了座位上,她刚刚都要紧张死了,生怕自己一时怂了不敢甩傅廷远一脸。

苏凝抱着她的胳膊安慰她道:“亲爱的,你刚刚真是太帅了。

俞恩有气无力地说道:“真的吗?

她不求自己的姿态多潇洒帅气,只求能正常把这出戏演下来从而让傅廷远毫不犹豫地跟她离婚。

苏凝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来:“真的,我还给你录下来了。

俞恩:“……

苏凝边看着自己录的视频边幸灾乐祸道:“哎呦喂你都不知道,傅大总裁那脸色黑的跟炭似的,他那辉煌的人生可能从来没有这样灰头土脸的一刻。

俞恩的视线落在视频里男人轮廓深邃的面容上,心底缠绕上丝丝缕缕的痛。

这是她看他的最后一眼了,以后再见,她会完全当他是陌生人。

因为昨天俞恩放话出去了,第二天一早民政局门口便聚集了一堆的记者,等着拍傅廷远离婚的盛况。

傅廷远确实八点半准时出现在民政局,一副大大的墨镜遮住了他眼底所有的情绪,众记者对着傅廷远一顿狂拍,但却一直没看到那位所谓的傅太太。

昨晚流传出来的照片里,那位傅太太一席红衣光鲜亮丽,所以他们都在等着这样一位女人出现。

大约九点半左右,一位头戴鸭舌帽戴着口罩穿着宽松衣衫的女子匆匆进了民政局,她所到之处一股浓郁的酒味传来,记者们都蹙了蹙眉。

这是哪里来的酒鬼?大清早的跑民政局来干什么?

他们不知道这位酒鬼就是他们在等的傅太太,俞恩昨晚跟苏凝喝酒喝到凌晨三点,庆祝自己终于要脱离苦海了,当然也有几分借酒疗伤的意味。

她终究是爱了傅廷远三年,这份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马上放下的。

因为傅廷远的身份,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给两人专门准备了一个房间办手续,俞恩推门进去之后对上傅廷远难看的脸色连忙道歉:“抱歉,昨晚喝多了刚起来。

傅廷远等了她好一会儿了,脸色越来越沉,听到她的话,他挑眉,“俞恩,你不会是因为要离婚了所以伤心难过的借酒消愁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俞恩平静地打断了:“并不是,我是庆祝自己终于解脱了。

说完,又面色不耐地催促道:“你还签不签字了?

俞恩此刻头疼欲裂,她只想赶紧签完字离完婚回去继续补觉。

傅廷远咬牙狠狠瞪了她一眼,拿过一旁的笔来龙飞凤舞在纸上签了字。

她闹成这样他要是还不签字的话,那岂不是证明他离了她不能活?

他傅廷远是什么人?

从来只有别人离了他不能活,从来只有别人求着他施舍。

签字之后拿到离婚证俞恩便头也不回地压低鸭舌帽走人了,她已经定了下午飞国外的飞机,睡一觉起来之后就走了。

她没有任何的留恋,昨晚她爸跟她哥快要把她的手机打爆了,她将自己卡里这几年做兼职编剧赚的稿费划给他们之后便关机了。

作为女儿和妹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民政局外,一堆记者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传闻中的傅太太,却等到了傅廷远脸色难看的离开。

一堆记者围上去,其中一人不解地问道:“傅总,请问您跟傅太太这离婚手续这是办好了还是没办呢?

他们全程没人看到所谓的傅太太进出民政局,所以才有这样的疑问。

傅廷远火气十足地回了那记者一句:“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

记者被怼到一时间哑口无言,而傅廷远则是径自坐进车里离开了。

一年后。

钟鼎影视。

俞恩随苏凝从电梯里出来,一身黑色西装的傅廷远刚好带着助理从钟文诚的办公室里出来,几人就这样在走廊上面对面地遇上了。

苏凝手里拿了一杯咖啡,她刚抿了一口,看到傅廷远差点喷出来,对身旁的俞恩说:“要不要辣么倒霉啊。

俞恩今天刚结束进修回到江城,正准备来找钟文诚办理正式入职手续,结果就跟傅廷远撞上了。

苏凝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俞恩,却见俞恩神色平静淡定,好似面前这位高冷英俊的前夫是不相关的陌生人。

俞恩自然是看到了傅廷远的,但装作没看到,离婚的时候她就告诉自己了,以后再见就当他是陌生人。

她低声跟身旁的苏凝说道:“我先去找钟总。

苏凝点了点头,俞恩垂眼越过傅廷远,就进了旁边钟文诚的办公室。

只是,俞恩当做没看见傅廷远,傅廷远却没法不看到她。

一年不见,她倒是变得在人群中让人一眼就能看到了。

她剪掉了原本清汤寡水的黑长直,换了时下流行的慵懒半短卷发,看起来时尚俏丽,缱绻迷人。

她画着精致得体的妆容,唇色诱人,风情别样,即便跟当红女星苏凝并肩站在一起,也丝毫没有逊色半分。

她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的鼻尖划过一丝清新的女人香。

傅廷远想起两人离婚前那火热缠绵的一晚,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了一番。

“嗨,傅总。苏凝走过来跟他寒暄着。

傅廷远的视线落在苏凝脸上,开门见山直接发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苏凝故作不知地娇笑道:“谁啊?

傅廷远懒得跟她演戏:“你知道我在说谁。

苏凝一副恍然的样子:“哦俞恩啊,她今天刚到江城,你说这人要是倒霉了吧,喝口凉水都能塞牙缝。

直指俞恩倒霉地刚回来就遇上了傅廷远。

傅廷远皮笑肉不笑地丢给她一句:“怎么能叫倒霉呢,这应该叫有缘千里来相会。

苏凝:“……

卧槽,傅廷远说这样的话,不会是对俞恩余情未了吧。
傅廷远在苏凝吃瘪的表情里冷着脸转身离开了,苏凝气恼地对着男人笔挺的背影“呸呸呸骂了几声,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应该是无缘对面手难牵吧。

俞恩吃过了他的苦,这辈子都不会再跟他有什么狗屁缘分了。

钟文诚的办公室里,钟文诚跟俞恩寒暄过后试探着问道:“刚刚傅总来过了,你们见到了吧?

钟文诚知道俞恩跟傅廷远过去的关系,所以才有了这样问话。

俞恩平静点了点头:“嗯。

钟文诚沉思了一下又说:“他刚刚是来跟我签一个合同,公司最近打算做一部古装剧,他是投资人。

俞恩笑着看向钟文诚开门见山道:“您不会是想让我做这部剧的编剧吧?

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打算,钟文诚没必要刻意跟她提傅廷远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钟文诚也笑了起来:“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如果你不愿跟他有交集的话,我就让别的编剧接。

钟文诚又说:“但是我个人觉得你很适合编这部剧,这是部大女主的古装剧,你性格沉稳,阅历丰富,而且写出来的东西总能触动人心里的那根弦,做好了这部剧会爆。

俞恩轻轻笑了笑说:“钟总,谢谢您的夸赞,其实您不说这些我也会接的,工作是工作,我不会让私人感情打扰到工作的。

傅廷远对她来说早已是陌生人,她不至于为了一个陌生人而放弃一个拼搏事业的机会。

这几年她虽然编了几部剧,但在编剧这一行只能算是小有名气,如果她能够编出一部爆款的剧来,那才是真正的成功。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