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老师好紧h 老师玩弄学生h

时间:2021-10-13 21:48:27
林晚还真不知道今天是陆潇潇的生日,陆子池似乎也忘记了提醒她。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此刻正是觥筹交错之际,穿着华丽、装扮精致的名流精英们脸上带着得体微笑,优雅地同旁人举杯。

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个生日宴。

不过陆家一向如此,每个能出席陆家宴会的人都以此为荣,把它当作自己在a市身份地位的象征,绝对不会因为这是场生日宴就随意对待。

林晚往大厅四周扫了几眼,盛装华服的映衬下,她一身T恤牛仔显得倍加寒酸。

她并没有试图解释什么。

垂下双眸,立马低头认错。

“妈,对不起。刚下班就赶过来了,没来得及换衣服,我现在马上......

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口。

马上去换?这里虽然是陆宅,她却没有住过一天,这里怎么会有她的衣服?

张兰有,陆潇潇也有,但林晚知道,这两个人巴不得寻着错处找她麻烦,又怎么会出手帮她。

想到这里,她住了嘴。

张兰却不依不饶。

“都说过了,别叫我妈!子池不得已才娶的你,不代表我认可你,更不代表陆家认可你!

以往每次听到张兰说类似的话,林晚都觉得特别难过。

而今天,她除了难过还觉得自己特别可悲。

这段婚姻里不停付出的人只有她,陆子池和陆家,从头到尾都只是在拒绝接受罢了。

她点点头,想告诉张兰,放心,自己已经准备和陆子池离婚,以后都不会再这样喊她了。

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口突然传来佣人略带欣喜的声音。

“少爷回来了!

张兰紧皱的眉头瞬间就像被熨斗抚平了一般,变脸似得迅速换上一张和熙的笑脸。

她松开一直拽着林晚的手,笑着转身,朝门口迎去。

大厅里有不少人都听到了佣人这一声,也都纷纷看向门口。

陆子池现在已经接管了陆家大部分的产业,今晚到场的个个都是人精,谁都想在陆家年轻一代的掌门人面前卖个好,有几名自诩和陆家关系比较近的人,已经直接跟在了张兰身后。

二楼楼梯口突然冒出个俏丽的身影,脆生生地喊了一句,“哥哥!

陆潇潇穿着一袭粉色长裙,妆容细致,头上银色的皇冠在吊灯暖黄的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

她一改平日的骄纵模样,精细的妆容都掩盖不住她脸上洋溢的幸福。

听到陆子池回来的消息,她迫不及待地跑下楼梯,朝大门方向迎去。

穿过人群的时候,却和其他人一样突然停住脚步。

怔怔地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陆子池。

他嘴角轻扬,向来没什么表情的的俊脸上莫名显出几分温柔,挺拔俊朗的身影在门口站定,身后突然走出一抹娇小俏影,和他并排站在一起。

一袭华丽的浅色长裙熠熠发光,乌黑的长发披肩,就算站在俊美的陆子池身侧,也掩盖不住她的绝世美艳。

她白皙秀气的双手攀着陆子池的左手臂,脸上的笑容光彩夺目。

对着屋里的人,涂得鲜红的朱唇轻启。

“伯母,潇潇,好久不见。

张兰还在愣神的时候,陆潇潇已经挂上了比刚刚更加灿烂的笑容,对着来人大声欢呼道。

“瑶姐姐,你回来了!
林晚原本只是安静地站在角落。

她很早之前就知道陆子池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目光的焦点,可这众星拱月一般夸张的架势,还是让她忍不住想起了好几年前。

她被挤在学校操场最外围,踮着脚尖从人群中拼命往场上看,只为了多看他一眼的时候。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然只是那个无论如何用力都挤不进他圈子的小女孩。

而且下一秒钟,她便看到了他身边站着的夏梓瑶。

她怔怔看着对方脸上娇羞的笑容,有点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梓瑶回来了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两年不见,人还是那么漂亮!

张兰已经回过神来,亲亲热热地靠近,用一种她从没听到过的宠溺语气对夏梓瑶说话。

陆潇潇也上前,亲昵地和她笑闹。

而自己的丈夫陆子池,则任由她挽着手臂,整个人都快挂在他身上。

没有人注意到她。

她这个陆子池明媒正娶的妻子,只能灰头土脸地站在角落,和其他的局外人一同观看这彷佛家人团聚一般其乐融融的场面。

让她忍不住鼻头泛酸。

她别过头不想再看。

因为害怕眼泪不争气地掉出眼眶,只能拼命眨眼。

陆子池漆黑的双眸扫了一遍,才落到这个角落。

看到像以往一样缩在墙边的女人,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

他轻轻放开夏梓瑶的双手,穿过人群走到她面前。

“你......刚开个口就停了下来,眉头皱得更深。

大概是林晚这一身略显寒酸的衣服太过不堪,陆子池细细看了她几秒钟,突然低声道,“抱歉,忘记提醒你要换礼服过来。

林晚垂着头不看他,此时忍不住露出个自嘲的微笑。

他大摇大摆带着前女友回家,这时候却为一件衣服道歉。

陆子池大概没有看清她的表情,对她的沉默也不甚在意,招手把陆潇潇叫了过来。

“带她去你房间,找件衣服给她。

陆潇潇不乐意,“凭什么?她也配穿我的衣服吗?

陆子池冷着眸瞪了她一眼,“快去。

陆潇潇虽然骄纵,骨子里还是有些怕自己哥哥,见他冷了脸,不敢再多说什么。

扭头对她哼了一声,没好气道,“跟我来!

林晚知道靠现在这一身撑过今晚的宴会的确不太现实,特别是夏梓瑶的出现,像一只突然出现的怪兽疯狂吞噬她最后的自尊。

在陆子池和陆家面前,仅剩不多的自尊。

她不想输人又输阵。

默默跟在陆潇潇身后回了她的房间。

陆潇潇在衣柜里挑来拣去,最后拿了条白色长裙扔给她。

“喏,给你。虽然是去年的款,但也不是你这种普通家庭出来的人随便就能穿得起的,可别说我不给我哥面子。

林晚面无表情地接过,轻声道了谢。

陆潇潇最见不惯林晚波澜不惊的模样,总显得自己像是个为鸡毛蒜皮跟她计较的小人似的。

见她完全没被自己的话刺激到,又气冲冲地补充了一句,“还有,穿完就送你了。我可没有捡别人二手货的习惯!

林晚扫了她一眼,除此之外只把她的挑衅当做耳旁风,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陆潇潇更气了,“你?你是不是聋了!我跟你说话呢!

她气得想夺门而去,想了想这里是自己卧室,又只好耐着性子坐在床上等林晚换衣服。

在心里设想了无数句嘲讽的话,准备等她出来就骂她个狗血淋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