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男主山里糙汉往死里疼女主)

时间:2021-10-13 22:45:55

次日。

江平在TCFA的主题演讲登上了几家主流媒体的头版头条。

“华尔街新贵远景资本坚定看空后市,认为次贷的风险仍在扩散,并推测参与了次贷债券衍生品交易的金融机构亏损达到了一个天文数字,等下一个财报季来临,次贷风暴将上升一个档次。”——《华尔街日报》

“百亿美元级对冲基金远景资本一改往日低调风格,旗下明星基金经理就次贷风险一事高调发声,认为各国救市行为都效果有限,下半年将爆发巨大的金融系统风险,甚至可能波及实体经济。”——《经济时报》

“凛冬将至!远景资本对市场发表悲观预言:华尔街最寒冷的冬天要来了,寒冷程度直追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时期,大家注意防寒保暖。”——《纽约时报》

……

坐在华尔街40号大厦顶层的超大办公室里,夏景行滑动鼠标,浏览起了各大主流财经媒体今天的新闻报道。

远景资本贡献了第一次,终于抢了一回头版头条。

不过江平代表远景资本发表的那番言论还是挺有话题性的,这或许才是各大财经媒体广泛报道和转载的主因。

夏景行随即又看了看评论区,乐了。

“中国佬预测金融风险?老兄,今天不是愚人节吧?中国人也懂金融?”

“中国人数学比较好,或许他们计算出了什么了不起的结果呢?”

“因为只懂数学,所以中国人只能在华尔街干一些分析员的工作。”

“远景资本已经是百亿美元资管规模的对冲基金了,立夏一号名震华尔街,要客观公正看待这家公司。”

“我敢打赌,这个推测如果是某家白人基金发出来的,绝不是现在这种评论。”

……

夏景行发现评论区观点大概分成三派,一派对远景资本提出来的预测嘲讽、不屑;一派保持中立,认为可以等待时间验证;还有一派强烈支持。

三方人马吵作一团,还转移话题到了人种上面。

不过没有咒骂之类的话,因为几大财经媒体都有人工审核员,评论都是经过审核后才放出来的。

不过几大财经媒体用心还是挺险恶的,只不放出谩骂的评论,但其他的嘲讽、驳斥远景资本的评论都放了出来。

或许这样更有话题性,可以拿来炒热度吧?夏景行如此想道。

不过这正合他心意,黑粉也是粉,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第二章

财经媒体想把远景资本这个华尔街新贵挂起来炒新闻热度,他们何尝又不是想利用财经媒体来搅动市场风云,博出位。

当然,财经媒体怎么也不会吃亏的,如果远景资本预测成功,跟在后面唱赞歌便是。

关闭了新闻网页,夏景行开始查看工作邮件。

这时,他突然接到了张三石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说,想带两个人来拜访他。

夏景行没摆任何谱,甚至连张三石打算带什么人来都没问,就同意了。

一会儿后,刘小朵领着张三石一行三人走进了夏景行的办公室。

“戴伦,不会打扰你工作吧?”

张三石与夏景行握了握手,表现的略有些拘谨,随着双方身份差距的扩大,他现在面对夏景行越来越感觉有压力了。

“怎么会?”

夏景行笑着收回手,把视线投向了张三石身后两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马自名,对冲基金公司齐夫兄弟的多空基金经理。”

夏景行笑了,他前世听说过这人,对冲基金雪湖资本的创始人,同时也是张三石的门徒。该公司低调十年,做空瑞幸一战成名。

华人在对冲基金领域的老板不多,基金规模达到数十亿美金的更是凤毛麟角,这位称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

值得一提的是,孙宏兵的儿子孙吉一还在雪湖资本打过工,融创与雪湖资本关系很是密切。

“你好!”

夏景行满面笑容的与马自铭握手,把后者激动的不行,脸涨得通红。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华尔街底层职员,没想到夏景行不仅愿意见他,而且毫无架子,令人不由心生好感。

张三石接着介绍另外一名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有些书呆子气的年轻男子。

“这位是赵鹏,Citadel城堡投资的量化分析师。”

夏景行眼睛一亮,他觉得自己心心念念了很久的量化交易部门有希望了。

这位也是一个牛人!

被誉为继陆奇之后,为数不多的一位年入9位数的北美华人。

张三石见夏景行有些出神,还以为是夏景行对以及有些无语了,尽带些虾兵蟹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第一章

将开见他,投资经理也就罢了,现在又来一个最底层的分析师。

于是张三石赶紧介绍道:“戴伦,你别看赵鹏人年轻,其实非常厉害,出身京城第八中学神童班,14岁保送北大数学系,22岁拿到加州伯克利统计学博士学位,在城堡投资工作的一年多时间里,给公司创造了多个盈利方程式……”

京城第八中学神童班,是京城八中自1985年起设立的超常儿童教育实验班,选拔上的学生于10~11岁入学,经过四年的学习后参加高考,十四五岁上大学,二十来岁就是博士了。

赵鹏还有个少儿班同班同学叫尹希,24岁成为哈佛教授,在前世互联网上很是出名。

据夏景行所知,赵鹏加入城堡投资公司后,也是一路开挂,四年升合伙人,三十来岁的时候干掉微软前COO凯文•特纳,担任城堡投资CEO,执掌350亿美元规模的对冲基金。

不过夏景行不知道的是,城堡投资在2021年“散户大战华尔街”的时候扮演了关键角色,只不过是反派。

散户其实只是棋子,这场多空大战实际是机构与机构之间的互相猎杀。

城堡投资及参股子公司梅尔文资本作为空头之一,分别亏损了20亿美元、60亿美元。

奈飞和美高梅打算把这个金融大戏拍成电影,赵鹏作为城堡投资CEO,可能会成为电影里面的大反派。

寒暄几句后,夏景行招呼张三石和马自名、赵鹏在沙发坐下。

“夏总,其实来找你也没别的事,就是想把这两位年轻人推荐给你。”

夏景行按捺住惊讶,问道:“到远景资本来上班吗?那自然是欢迎。”

张三石笑了笑,“之前听你讲过对量化投资的长远看好,但却苦于没有合适的项目带头人,马自名向我推荐了赵鹏,我和赵鹏这小伙子聊了聊,感觉挺不错的,就带来见你了。

要不是高翎这座庙小,我都想把他留下了。”

夏景行扫了赵鹏一眼,被如此夸赞,后者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一样。

“赵鹏,我也给你交个底。”

夏景行语气诚恳的说道:“远景资本在量化投资的基础比较薄弱,虽然我几年前就在着手安排成立一个研究部门,但一直进展缓慢。

一方面是远景资本早期太过于专注业绩,迫切需要向市场、向LP证明自己,对量化投资领域投入精力较少。

另外一方面,远景资本旗下几个基金经理都不是专业人士,我们很需要一个专业人士加盟。”

赵鹏重重点头,“夏总,我明白的,我昨天听了江总在台上的演讲,整个人感到无比的激动和亢奋!

在老白男统治的华尔街,原来华人也可以呼风唤雨,做到行业顶尖的。

我想了一晚上,我决定到远景资本来试试,这是华人股东、华人高管的一家对冲基金公司,华人肯定不会受到歧视,有能力也可以成为执掌数百亿美元资金的基金经理,甚至是CEO。”

夏景行看着脸色涨得通红,豪气干云的赵鹏,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他也没想到,让远景资本出去秀一秀,竟然还吸引了人才来投。

不过话又说回来,远景资本崛起于华尔街,高管清一色的华人,这就好比一盏明灯,会吸引所有在华尔街怀才不遇的人才。

华尔街公认,中国人数学好,适合干金融投资工作,但是华人很难在这个由白人主导规则的金融世界爬上顶层。

众所周知,华人在美国会遭遇“透明天花板”,在硅谷到主管技术的副总裁就顶天了,在华尔街到董事总经理也差不多到顶了。

甚至在华尔街,天花板更低,在大型金融机构华人只能成为最顶层的几百人,而无法成为前几十人、前几人。

“放心,在远景资本,华人的晋升空间是完全畅通的,只要有能力,CEO的位置我都可以让出来。”

赵鹏连忙摆手,“夏总,我只是举个例子,你别介意。”

“不不不,有雄心壮志是好事,我最喜欢的也是这类员工,上进、有冲劲儿!”

夏景行说道:“这样吧,等你加入远景资本后,我先拿一亿美元的公司自有资金给你练手,如果彻底走上正轨了,启动募资,十亿美元、二十亿美元都没问题。”

上来就给自己一亿美元练手?这就是顶级对冲基金的实力。赵鹏觉得自己这趟还真是来对了,夏总明显比自己现在的老板更大气嘛!

张三石和马自名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两人内心都不平静。

张三石是感觉心里酸溜溜的,要知道,夏景行总共才投资20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第三章

00万美元给高翎,这个年轻人上来就被授予管理一亿美元的重任。

当然了,前两年远景资本刚刚起步不久,与如今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张三石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马自名则一脸艳羡的看着比自己还小四岁的好友,跳槽一次就走上人生巅峰了啊!

解决了赵鹏的事,张三石没忘记身旁还有一位小兄弟的事需要安排,他说道:“夏总,马自名打算成立自己的对冲基金,想找远景资本……募资!”

说着说着,张三石都不怎么有底气了,这件事跟赵鹏执掌一亿美金是两码事,马自名的履历、过往成绩都要差赵鹏不少。

二十八岁的年轻人想组建自己的对冲基金,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年纪太小,没经验,不够稳妥。

据他所知,在夏景行还没成名的时候,立夏一号募资也很是艰难,因为你没战绩啊!凭什么投钱给你去冒险。

马自名一脸期盼的看着夏景行,很希望夏总也甩他一亿美元:拿去练手。

不过他知道这是奢望,能投一两千万美元,他就很满足了,因为可以从打工仔变成老板了,开启自己的传奇之路。

夏景行沉吟起来,赵鹏亏了倒没什么,权当练手,交学费,马自名不一样,以远景资本眼下成绩,需要投资其他对冲基金吗?而且还是新生的对冲基金。

不过从长远考虑,像老虎基金创始人朱利安·罗伯逊那样桃李遍天下是有好处的,分散投资风险,涓涓细流。

“这样,先投资你2000万美元,先组一只小基金玩玩吧!”

夏景行笑眯眯看着马自名,说道:“如果业绩理想,我继续给你追加投资,说不定到时候认购太踊跃,你都不需要我的投资了。”

马自名高兴的差点跳起来,见夏景行沉默不语,他都做好最坏打算了,要是夏景行不投资,他就再干两年,争取在岗位上干出点名堂,然后再离职创业。

现在有了夏景行这2000万美元,即使募集不到其他资金,他也可以尝试努力一把了,像他身旁的张三石,不也是两千万美元起家的吗?现在高翎已经是数亿美元的资管规模了。

“谢谢夏总,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为LP创造回报的。”

夏景行笑着点点头,不再多言。

夏总,我呢?张三石很想这样问,但多少有点拉不下这个脸皮。

眼看两个小兄弟都心愿达成了,自己这个推荐人还一无所获,张三石心里颇不是滋味。

他想了想,还是要脸皮厚,才能吃到肉。

七岁就敢在火车站摆摊租连环画的张三石绝不是一个内向的性子,他腆着脸说道:“夏总,高翎去年获得了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资格,开始布局A股,后面我们想募集一期人民币基金,能不能?”

夏景行感觉张三石气运可能被自己剥夺了,不过看在张三石推荐来了两位人才的份上,他觉得还是可以给张三石一次机会。

“这样吧,我安排复兴工业控股集团投资高翎一笔,两亿人民币够不够?”

张三石连忙道:“够了够了,那就没有差额了。”

屁的没有差额,张三石实际上一个国内LP还没找,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募资的时候,拿夏景行和复兴工业集团去做背书。

有夏景行这块金字招牌,募资十亿八亿还不是洒洒水啊!

或许夏景行自己都没意识到,又被白嫖了一次。

不知不觉中,他已成为了拥有市场号召力的资本大佬。

喜欢我的投资时代请大家收藏:

夏景行回过神,定睛一看,面前已经站着一个正咧嘴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的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

“老张,你也来参会啊?”

张三石笑了笑,“手头上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学习学习。”

夏景行微微颔首,介绍身旁的几人和张三石认识了一下。

当介绍到刘海的时候,张三石反应特别大。

“刘海经理,失敬失敬!我在香港听说了立夏一号基金的不凡战绩,深感佩服,很高兴认识你,我是高翎资本张三石。”

张三石从怀里掏出名片,双手递出,随即又握住刘海的手,用力的摇了摇。

刘海已经快麻木了,如今他走到哪里都能碰上小迷弟,不过他自家人知自家事,没摆任何谱,迅速换上一副笑脸与张三石客套了起来。

夏景行微笑看着这一幕,日后的资本大佬又如何,如今也只能站着如喽啰。

高翎最近披露给LP的持仓及回报率邮件他看了,四个字来评价——马马虎虎。

这还是建立在企鹅股价一路上涨的基础上达成的成绩。

这一世,多了海内控股这个变量,企鹅前景好像不太妙啊?

目前海内控股集团对企鹅股价的影响还不大,这是因为CF和DNF这些吸金游戏还没正式上线。

但是等海内游戏正式上线这两款游戏后,此消彼长之下,企鹅要想延续前世08年以后的股价走势,难了!

重仓投资企鹅的高翎资本,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像前世那样靠投资企鹅一战成名,继而募集更多资金,走上资本崛起之路。

如果气运被剥夺,张三石还能不能成为投资大佬?夏景行觉得很难说。

因为一个人要想成功,个人努力与时代进程因素都要兼顾。

时势造英雄!

否则任你才华如何横溢,但就是碰不到合适契机,可能要蹉跎半生,走上不少弯路后才能步入事业正轨,甚至有可能再也无法步入正轨,人生彻底偏离。

不过夏景行不需要为这个问题而头疼,要是张三石离开企鹅这个投资案例依然能成功崛起,那就说明对方的确有过人才能,继续加大力度投资便是,反之,弃了也没多大损失。

一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会场,由于座次没安排在一起,便分开了。

夏景行和刘海、江平在会场上千双目光的注视下,走向了第一排的席位。

“夏总~”

“戴伦~”

……

前几排坐着的华美银行CEO吴建民、第一证券CEO刘锦杭、国泰银行董事长郑家发、国宝银行董事长孙启诚等一大堆美国华资银行家纷纷与夏景行这个华尔街新贵打招呼,混个脸熟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第二章

要是能把远景资本这种级别的企业客户拉进他们银行开设账户,可以直接让他们银行相关业务规模往上打几个滚。

但话又说回来,强者向来只会与强者联手,远景资本要是提出贷款几十亿美元的请求,可以直接把他们银行贷空。

所以,让远景资本来他们银行开设账户,几乎不可能。

但大部分人还是想尝试一下,万一成了呢?即使开设一个分支账户也受用无穷了。

夏景行向一众银行家一一回礼,还特别多看了国宝银行董事长孙启诚几眼。

这家银行名字挺特别的,叫国宝。

对方也的确是在国宝之乡长大的,抗日战争时曾随家人从魔都逃到渝州躲避战火,其父作为当时的大企业家还在渝州建立了大型孤儿院,收留了成千上万因为大轰炸而失去父母无家可归的孤儿,在渝州德高望重。

解放前,其全家人移民到了香港,后又到了美国,孙启诚就在纽约唐人街创办了国宝银行,银行规模很小,只有六家分行,主要服务华人社区。

夏景行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主要是因为孙启诚和他的国宝银行在次贷危机后出了一次大名,还有导演根据他们一家人的遭遇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国宝银行:小到可以进监狱》,这部片子还获得了奥斯卡提名。

次贷危机中,贷款滥发,银行打包次级贷款卖给房利美,再由房利美加工成CDO继续往下卖,一层坑一层。

国宝银行也没免俗,随大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第三章

流一起这样干了。

接着,吊诡的事情就发生了。

国宝银行打包卖给房利美的贷款中,有相当一部分的贷款手续、文件存在伪造嫌疑。

检方将此解读为将不良贷款伪装成优质资产,间接造成投资人损失,并构成盗窃罪在内的近200项罪名。

雷曼、AIG这些捅出几千亿美元窟窿的大鱼都没事,偏偏国宝银行这个只有6家分行的小银行被起诉了,成为了全美在次贷危机中唯一被起诉的银行。

说白了,就是捡软柿子捏,金融危机要找一只替罪羊,又是华人创办,又是小银行的国宝银行,正适合拿来明正典刑!

但孙启诚拒不认罪,他的四个女儿辞职陪着父亲一起打了五年官司,花了上千万美元的律师费,才终于打赢了官司,洗刷了所有指控。

这件事情称得上是扇了美利坚民主一巴掌,也暴露了美国社会对华人根深蒂固的歧视。

与一众银行家随意寒暄了两句后,夏景行和江平、刘海挨着坐在了一起,静静等待会议开始。

等到九点整的时候,主持人开始上台讲话,宣布此次年会的主题是:“全球金融市场:挑战与契机”。

接着,TCFA轮值会长汤晓东进行了开幕演讲。

夏景行坐在台下认真聆听着,他对汤晓东有些印象,对方回国担任了证监会国际部副主任、华夏基金总经理、广发证券副总、贝莱德集团中国区主管。

看起来混的越来越差,职位越来越低,其实不然,贝莱德是全球最大资管机构,资管规模已经快达到10万亿美元了,并且其还成为了中国第一只外商独资的公募基金。

在此之前,外资参与的公募基金全是合资基金,名字也是倒土不洋的,例如上投摩根、交银施罗德……

汤晓东之后,轮到了美国前副财长、花旗集团副总裁杰弗里·谢弗发言。

其先高度赞扬了中国金融业近年来的高速发展成就,接着表示道:希望中国金融业能够认真汲取美国在发展金融业过程中所总结的经验教训,加强金融业的监管与调控,以最大限度地减少金融风险云云。

尽是一些场面话,夏景行听的昏昏欲睡。

不过他也理解,花旗银行这是在向中国主要金融机构和监管机构示好,以图方便。今年来到现场的,就有很多国内银行、券商、基金、证监会、银监会的头头脑脑。

再接着,穆迪信贷评级公司、德意志银行、花旗银行、瑞士信贷集团、摩根士丹利等世界著名金融公司的华人中高管依次进行了发言。

时间渐渐流失,等这些人全部发言结束后,已经快中午了。

本来主办方还安排了夏景行在上午的主会场压轴发言,但被夏景行婉拒了,于是就换成了江平代他发言。

“下面,让我们有请远景资本执行董事江平先生发表专题演讲——凛冬将至。”

在热烈的掌声欢送中,江平走上了台。

他拿起话筒,目视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掷地有声的说道:“一直以来,华尔街被全世界的投资者视为圣地,但是我今天在这里要提醒各位投资者:对华尔街保持警惕!”

话音刚落,刚才还有点喧闹声的千人会场立马变得安静了,落针可闻。

夏景行笑吟吟的看着台上,旁边刘海凑到他身边,轻声问道:“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

夏景行浑不在意的说道:“论坛嘛,畅所欲言就是了,我们远景资本作为大型金融机构,还是有必要在市场发出我们的声音。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第一章

你看其他机构,一天天的蹦跶那么高,把自己当成意见领袖了!不过他们做得对,市场话语权还是要尽量争取,以一司之力,搅动市场风云!”

刘海点点头,不再多言,反正又不是老板亲自下场,由高管打前站,进退有余。

喜欢我的投资时代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