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老公最好的兄弟 在办公室被C到高潮

时间:2021-10-13 23:09:37
沈知初唇色发白,说了一连串的话后,身体竟有些吃力,她机械的将衣服穿上。

“厉景深我们原本可以好好结束这段婚姻的,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能以家.暴来起诉你,我们法庭上见。

沈知初这个女人可真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被欺负狠了也只是流两滴泪便恢复正常,对这样的人,厉景深头一次不知道从哪开始击溃。

人常说,人疼多了便记痛不会再犯了。

沈知初现在敢跟他叫板,无非是仗着有沈氏这颗大树,没了沈氏的她,到时候怕是连狗都不如。

本来他不屑收购,可现在一想,只有尽早的把沈氏拿下,让沈家破产,沈知初才会受他牵制乖乖听他话,做个合格的血库工具。

厉景深把这份变.态的占有欲归结于他恨沈知初,不想和她离婚,也只不过是不想如她的愿。

“看来还是惩罚太轻了,不然你怎么就不记教训!说完,厉景深猛地攥住沈知初的手将她从地上拖起来。

她身子轻飘飘的,抱着她跟一片羽毛似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身高168女人该有的体重。

沈知初被他拽的猝不及防:“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男人当然不会听她的话,反而更用力的禁锢她的腰身大步往卧室走去。

他把她扔在床上,沈知初一看厉景深这模样后怕的往床角落躲,没人不怕疼,刚才那种事一下就够了。

厉景深看着她的小动作,冷嘲一声:“就你这身狗骨头,还指望我碰你第二次?

沈知初低下头,抿紧唇瓣,放在被褥下的手捏成一个拳头发抖。

厉景深打开抽屉,里面放着各种东西,眼神随意瞟过玻璃瓶里的药,没当回事儿,他从里面翻出一串钥匙。

“我看你精神很好,饿你三天应该没问题。

男人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让沈知初一颤,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要把我关在这里三天?

厉景深不是说说而已,阴鸷的眸光扫了她一眼微微收敛,转身就往外走。

沈知初不顾身体疼痛,从床上滚了下来,她撑起身步伐急切,往厉景深身后追。

然而,她这病入膏肓的身体又怎么比得过厉景深,眼前的门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整个墙壁似乎都震动了。

沈知初像是掉进了冰冷刺骨的寒水中,浑身毛孔收缩,她忍不住抖了一下,澄净的眼眸里水雾又厚重了些。

门外传来锁门的声音,厉景深是真想将她反锁在这里三天不吃饭。

三天不进食,一个正常人都受不了,更别说一个胃癌晚期患者,沈知初用力拍着门:“厉景深你放我出去!我胃难受……我怕,我真的害怕……

站在屋外的厉景深将门反锁后勾着钥匙扣抖了抖,眼神犀利地盯着紧闭的门,像是透过门看到了沈知初哭闹的脸。

他嗤笑一声:“跟我有什么关系?

沈知初身体是不如从前了,人虚弱了点瘦了些,可她的胃是好好的,只是三天不吃饭而已,里面有自来水,靠着水也死不了。

他打定主意要惩罚沈知初,让她有个深刻的记忆,不敢不听自己的话。

沈知初还在拍着门,房间有隔音板她不确定厉景深还在不在外面,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求他放她出去。

她头抵着门,一颗心透凉,眼泪大颗往下坠:“厉景深,我会死的……

“厉景深,我快死了……

“我真的快要死了……
这一刻泪水怎么也止不住,沾湿了衣襟,外面彻底没了声音,她不知道厉景深有没有听到她说的那些话,但确定一点的是,他对她的死从未放在心里,他不会在乎她。

沈知初戛然止声,她胡乱擦掉眼泪,身体顺着门板往下滑蜷缩在地上,牙齿咬着手背,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的青春,她的爱情,她的婚姻皆有厉景深开始也由他结束。

厉景深我喜欢你十六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六年,你怎么就仗着我对你的喜欢这么欺负我?

沈知初发出难受的呜咽,她早饭没吃只喝了一杯牛奶,这会儿饿了,胃里一抽一抽的难受 。

沈知初借着身体的余力连跑带爬的进了卫生间,打开马桶就是一阵呕吐,吐出来的全是酸水,烧的喉咙痛。

吐完了胃里还在抽搐,沈知初知道她不能再吐了,不然就要见血了,她死死捂住嘴发出痛吟。

沈知初回到房间打开抽屉拿出那两瓶药,接下来三天就要靠这个活了,房间里没有纯净水,沈知初只能含着药片到洗漱间喝自来水。

她的食管比普通人要细,干涩的药丸卡在喉咙里,慢慢化作浓浓的酸苦,沈知初把自己弄的很狼狈,一边忍住干呕,一边还要强行把四颗药给咽下去。

药吞下去后,沈知初不受控制地呕了一下,刚吞下去的药似乎又回到了喉咙,她用力捂住嘴,苦味在嘴里一直蔓延着,消失不尽。

沈知初蜷缩在床上,抱着被子从白天等到天黑,原本闷热的天气此时变得寒冬腊月一般,冻得让人失去神志。

沈知初瞳孔漂浮不定,随着光线越来越暗,她开始像只乌龟躲在被褥里。

外面雷声响起,一道闪电劈下,亮光透过玻璃一瞬间照亮了整间卧室。

平日里被她布置得温馨的卧室,此时竟显得如此恐怖,玻璃窗上光影交错,又是一道闪电伴随着巨雷落下,“喀嚓!一声,仿佛是要撕碎整片天空。

“啊!沈知初发出一声尖叫,抱着被子,身上竟是冷汗。

漆黑的雷雨夜伸手不见五指,人在陷入恐惧时总是会胡思乱想,想着天花板上出现一头怪物将她吞没,想着床旁伸出一只手要来拽她,她不敢动弹,只能更用力的抱住自己的肩膀。

“厉……厉景深。

“厉景深……

“厉景深!她喊着那人的名字,从开始的颤抖到最后声嘶力竭,似是要把这个人从心里狠狠地剜出来。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人回她的话,只听得到外面闷雷声响。

她就像是被人给遗弃了,没人要她,也不会有人记得她。

沈知初又开始流泪了,她分不起这是生理性的眼泪,还是心理。

……

厉景深锁完门就离开了半城,手机发出一声提示音,他拿出手机点开一看,是一条天气预报,晚上雷阵雨。

厉景深看了一眼就放回了兜里,他记得夏明玥怕打雷,至于沈知初……都有胆子顶撞他还怕打雷吗?

厉景深开着车往夏明玥家去,可心却不知不觉的往沈知初那儿想,整个人心绪不宁,像是被夺了魂。

厉景深厌恶被控制的自己,他握紧方向盘,在一条十字路口下等绿灯的时候,忍不住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

夏明玥刚生过一场病脸色有些憔悴,当看到厉景深推门进来时,眼神闪过惊喜。

原本苍白的小脸因为厉景深的到来多了几分精神,“景深,你吃过饭了吗?

“没。

“那我去做饭,我们一起吃。这套房子是厉景深给她买的,冰箱里的食材也是他请人选购的,都是些上好的食材。

厉景深看着夏明玥在厨房里忙碌,不知为何,眼中的景象慢慢切换成了另一个人,两个人影叠合逐渐清晰,那是沈知初。

他记得沈知初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做了饭等他回去吃,他却一次没尝过。

夏明玥感觉有人在看她,她回过头,手里还拿着汤匙,当看到站在厨外的厉景深后她厄尔一笑:“景深,你去客厅坐着吧,你受不了油烟味儿。

她和厉景深从小认识,知道他一切喜恶,这个世上没人能比她更了解这个男人,单就这一点也是沈知初比不了的。

厉景深点头,默然转身回到了客厅,他打开电视,里面放着最热门的综艺,背景乐笑声不断,可他却感觉不到一丝搞笑。

他盯着电视,脑子里却止不住的又开始想沈知初,想到女人哭红的眼,如陈年旧纸般的脸,他心里就抽了一下。

离开卧室的时候,他听到了沈知初的嘶声底里哭喊声。

她说,她快死了。

明明不在意的,可为什么心忽然刺痛起来,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那股细碎的疼痛顺着血绵延不绝,传到身体每个角落,他眉心抽了抽。

厉景深按住太阳穴,那里有根筋一直跳动着。

心情越来越燥,厉景深坐在沙发上,脚尖已经不知不觉的探向大门。

夏明玥端着刚做好的汤出来时,闻到一股刺鼻的烟味,她顺着味道看过去,只见男人躺在沙发上,衬衣袖子撩起一截露出精壮的小臂,骨节分明的长指夹着一根香烟,他低着头吸了一口,青白色的烟雾覆盖着他的脸部,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情绪。
偌大的房间忽然变得很安静,安静到夏明玥能听清厉景深弹烟灰的声音,星星点点的烟火从他指尖掉落。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