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物卡在宫口h不要 新婚之夜被被别人玩

时间:2021-10-13 23:20:27
沈知初眼神一片死寂,那里面没有想活的信息,这让秦默很惶恐,“初初,你难道就没有想要的吗?

“我想要的。沈知初眼神在这一瞬放空了,脸上忽然冰凉一片,她伸手捂住眼睛,掌心湿润,她这才反应过来是她哭了。

“秦默,我这一生,除了没见过我妈外,什么没有?财富,权势,就连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都在我的身边。她想要的都在她面前,触手可及也是求而不得。

沈知初显然不想和他继续讨论这个话题,转身坐在电脑旁继续处理文件,秦默今天来这一趟,劝了相当于没劝,如今的沈知初把自己封锁在一个窄小昏暗的空间里谁都进不去。

“厉景深知道你生病了吗?

“他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生没生病她都是那个骄傲的沈知初,从来不屑拿病去博同情,何况厉景深还不一定同情她,知道她快死了顶多可惜一下她这移动血库不能再给夏明玥抽血了。

秦默沉默,最终低低叹了一声,他从包里拿出两瓶药放在茶几上,一瓶强效止痛药,一瓶抗癌药。

“咖啡别喝了,药好好吃,按时吃饭……

秦默叮嘱完一堆注意事项,便深吸了口气离开了。

听到关闭的门声,沈知初抬眸看向茶几上的两瓶药,随后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短信,除了工作上的消息外什么都没有。

.......

厉景深又是半个月没回家,沈知初将之前的习惯一点一点的丢掉,不再给他留灯,不再做饭等他回来,可每到深夜她还是戒不掉看手机的习惯。

她以为她能一次性卸掉对厉景深的感情,可这感情就像一颗毒苗,入人心腹,毒入骨髓,你永远不知道那玩意儿有多可怖,等反应过来时已成参天大树,遮住所有光芒,她想戒掉,就得砍了连根拔起,那是长在心上的东西,牵扯着最软的细肉,光是想想就痛彻心扉。

沈知初点开联系人,那里孤零零的只有厉景深一个人,她按下去。

电话一连打了三个,都是无人接听,这是常事儿没什么好失望,除去心有点凉外剩下的只有麻木。

沈知初不知疲惫的继续打,这么坚持,还是结婚以来头一次。

“嘟……嘟……第四个电话等候音响了许久,兴许是被她打烦了,厉景深终于接了起来。

“什么事?

厉景深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到沈知初耳朵里,不比她的手暖上多少。

十七天没联系也是有好处的,至少情绪稳了,她没对着厉景深哭出来。

沈知初嗓音有些沙哑:“后天周末你能抽个时间回来一趟吗?

“怎么?半个月没碰你,就急着往我身边凑?沈知初你贱不贱啊。

沈知初身子僵了。

先爱上的人还爱得最深的人,注定在感情上得不到平等,何况厉景深从未爱过她,她卑微如土。

沈知初耐着性子:“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谈,是你一直想要的,你确定不回来吗?

厉景深没回他的话,手机里传来杂音,细细听能听出来是夏明玥的声音,温糯软甜,沈知初没能听清她说的是什么,只听到厉景深磁性嗓音,说了句:“乖乖睡,我守着你。

窗户好像没关,不然她怎么会感觉如此寒冷?

沈知初忽然感到胸闷,闷得喘不过气来,她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像是被抛上岸的鱼,濒临死亡。

沈知初闷哼一声,胃抽了一下,喉间已经哽了一口血。

手机那头逐渐安静,厉景深回她一句:“什么东西?

沈知初咽下口腔里的血,故作轻松问道:“厉景深,如果我告诉你我快死了,你会不会有一丝丝心疼我啊?

“呵。厉景深嗤笑一声,声音薄凉,“沈知初你又想玩什么把戏,你的身体我还不清楚吗?你能得什么病?神经病?还是妄想症?

沈知初的心像是被刀狠狠地剜了一块儿走似的,痛意绵绵不断上升,她什么身体他清楚?多可笑的一句话,或许她的憔悴对厉景深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只是神经病是真的,她就是得了神经病才会对他念念不忘十六年。

沈知初还没出声,夏明玥就按耐不住的劝了句,“景深,沈知初是想你了,你就回去看看吧。

这话沈知初听清楚了,她忽然恶心,觉得自己蠢到没边了才会问出自取其辱的问题,还要让厉景深的情人可怜她,劝她的男人回家。

她算是想明白了,厉景深这半个多月来陪着夏明玥玩得开心呢,哪想得到她这个闲置品。

沈知初想想这四年,笑了一声,笑意不到眼底,泛着矜矜凉意。

通话什么时候挂断的沈知初都不知道,她只是举着手机,手有些僵了慢慢放下来,手机早已黑屏。

沈知初猛吸一口气,血从唇角淌出,她伸手擦去,满手是血,血黏糊在手上很不舒服,沈知初没去管而是继续握着手机给厉景深发了条短信

“我们离婚吧。
沈知初等了将近半小时也没等来厉景深的回复,她看了眼时间,这个时间点,他怕是已经陪着夏明玥睡了。

手中的血已经干涸,腻得让人难受,沈知初撑起疲软的身体进洗漱间将手上的血洗干净,冰冷的液体,冷得人心凉。

回到房间后,她熟稔地接了杯热水,吃止痛药和抗癌药,秦默给她的强效止痛药含有麻醉,这种药物除非痛到实在受不了了才会吃,吃多了有依赖,神经也受不了。

她将药全部倒出来放在普通的瓶罐里扔进抽屉,什么厉景深,她不稀罕了,不过是喜欢16年,相伴6年,结婚4年而已……有什么了不起可放不下的。

.......

天微亮,沈知初就醒了,她没有赖床的习惯,醒了就直接给律师通了个电话,让他拟定一份离婚协议送过来。

张律师听到她要离婚很是震惊,心里有疑惑却没多问,只问了相关离婚协议上的内容,比如财产分配之类的。

这种详细的条例,最好是当面拟,沈知初犹豫了一会儿问道,“张律师,你今天有时间吗?

张律师回道:“有。

沈知初说:“那你能不能来我这儿一趟,我们详谈。

张律师:“行,我收拾一下就过去。

张律师是沈氏的法务总监,对他自然信得过,除去离婚协议,她还要和他交代一下遗嘱。

沈知初把地址给他发过去,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即使不出门她也习惯化妆,为了让自己这张病态的脸显得稍稍精神一点。

看着镜子里明媚的自己,沈知初扬起笑,过了今天,她还有明天。

担心张律师没吃早饭,沈知初顺手做了两份早餐,早上九点刚过门铃就响了。

沈知初将围裙随手脱下来挂在墙壁上去开门,来的人正是张律师。

“沈总。

“快进来,吃饭了吗?沈知初问。

张律师跟着进去道:“已经用过了。

沈知初一听他已经吃过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吃早饭,匆忙喝了杯牛奶后倒了杯茶进会客室。

张律师也不含糊,坐下身把电脑拿出来,当听到沈知初要把沈氏大部分股份转移到厉景深笔下时他诧异地看向她,打着键盘的手都停了下来。

“沈总,这你可得仔细考虑,沈氏属于你的婚前财产,你的丈夫并不享用。看多了离婚为了财产分割而大打出手对簿公堂的,这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将婚前财产拱手相让。

再说,这牵扯到一个上亿的公司,不说沈氏其他股东同不同意,单她父亲哪儿就过不了关,要是知道她离个婚把公司都分出去了,只怕会闹得天翻地覆。

“我知道,所以我接下来需要和你商量我立遗……沈知初话还没说完,外面忽然门铃声响起,她不得不起身去开门。

“你稍等,我去开门。

门一开,一个黑色人影突兀的映入他的眼前,随后,扑面而来一股寒气,沈知初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沈知初抬头看着厉景深,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不是你让我回来的吗?厉景深原本一双漆黑的眸子此刻变的有些腥红,久居上位的他自带一股不怒自威的震慑力。

厉景深握住门把的手一用力推开,强势跨进屋,“昨晚你给我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沈知初微愣,随即反应过来嗤笑一声,原来是为了离婚的事,瞧瞧,昨晚还言语侮辱她不愿意回来的男人,一听到离婚赶早就回来了,这是有多迫不及待。

听到她那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厉景深蹙紧眉头,视线扫了一圈周围,当看到鞋架旁放着一双男士皮鞋后,瞳孔深处一闪而过阴鸷。

原本心情就极差的厉景深这会儿心情燥得想打人,他脾气向来不好,有了火也从来不忍。

他一把攥住沈知初的手腕,目光从地上的鞋转移到她的脸上,见她脸上还带着妆,嘴角上的笑越发阴冷:“我说你怎么忽然要和我离婚了,搞半天是另结新欢?怎么,我一个人已经满足不了你了。

沈知初心一紧,她皱着眉头:“厉景深,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让我明天回来,是因为今天你在家约了野男人吧?厉景深将沈知初强行拽进了客厅,那力道仿佛是要捏碎她的腕骨,他把她扔在沙发上,身体随后压了下去,卡住她的喉咙。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