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胁迫调教成为Xnu 宝贝再快一点别停

时间:2021-10-13 23:48:41
幼儿园。

叶晨林贼莫贼样的扒在教室窗户眼巴巴的看着顾榛木,课间休息时间,别的小朋友都在玩,就他一个人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书。

他不会是和森森一样身体不好所以不能到处乱吧?

叶晨林想着,顾榛木突然抬头朝他看过来,视线相对,叶晨林本能的躲了一下,然后又探出脑袋朝顾榛木招招手。

顾榛木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走出教室,刚出去手腕就被抓住,被叶晨林拉着跑进厕所。

“呼呼……

叶晨林撑着厕所门喘气儿,顾榛木淡定的站在旁边,这样近距离的看,让他有种自己在照镜子的错觉。

“你是谁?

顾榛木率先发问,叶晨林警惕的把厕所门都推开看了一遍,确定没人后才神秘的回答:“我叫叶晨林,你叫什么名字?

“顾榛木。

顾榛木绷着小脸回答,眼底有些戒备,叶晨林却没管这些,抓着他的手有模有样的握了个手:“木木,很高兴认识你,以后你可以叫我林林。

“……

顾榛木僵着脸,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这是第一个这么和他亲近的小朋友,还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木木,放学我们可以一起走吗?我想邀请你到我们家玩。

叶晨林眼睛亮闪闪的问,心里打着小算盘,把木木带回家让妈咪看一看,妈咪应该就知道他是不是哥哥了,然后就可以让他救森森了。

然而他算盘打得好,顾榛木却是一口拒绝:“不行!说完见叶晨林的表情很失望,又补充了一句:“我爸爸不让我在外面过夜。

“那我可以去你家玩吗?

叶晨林追问,如果木木就是哥哥,那木木的爸爸也是他们的爸爸,知道他们住哪儿,救森森的希望就更大了。

顾榛木拧眉,脑子里两个小人打着架。

带小朋友回家不知道爸爸会不会不高兴,如果爸爸生气吓着林林怎么办?但第一次有人想和他一起回家玩,他很想有人陪他回家。

“也不行么?

叶晨林小心翼翼的问,眼眶里含了泪水,看上去好不可怜。

眉头的皱褶松开,顾榛木下定决心般拍拍叶晨林的肩膀:“好,放学来教室找我。

“欧耶!我就知道木木最好了!

得到许可,叶晨林欢呼着抱了顾榛木一下,顾榛木老成严肃的小脸不由得也染上一分笑。

因为第一次要带小伙伴回家,顾榛木后面上课难得的走神了,一直在脑海里搜索着回家后要给叶晨林玩些什么才好。

终于熬到放学,顾榛木第一时间收拾好书包端坐在自己的座位,眼睛比平时亮了许多。

等了好一会儿,教室外面传来哒哒的脚步声,顾榛木期待的看向门口。

“怎么还坐在这里不走?

“爸爸?顾榛木眼底的光亮消失,从座位上站起来,局促而无措。

顾靳渊走近,掀眸看了眼他收拾齐整的书包,挑眉:“在等人?

顾榛木抿唇,好半天才闷声应了一句:“嗯,一个朋友,他说想跟我一起回家玩。
朋友?顾靳渊复述,抓着顾榛木的胳膊把他提到课桌上,一字一句的开口:“我不反对你交朋友,但你要有辨别朋友的能力,还有,记住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

“是,爸爸,我会记住的。

顾榛木板着脸回答,连语气都和顾靳渊如出一辙。

又在教室坐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来,顾靳渊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拎着顾榛木出去,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很残忍:“你所谓的朋友耍了你。

“哦。

顾榛木反应平淡,他被人放鸽子了,但他似乎并不觉得很难过,甚至有些庆幸,幸好没有人看见,他有这样一个严厉得像陌生人一样的父亲。

车子开走没一会儿,一个小不点探头探脑的从幼儿园溜出来,黑溜溜的眼睛转来转去,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林林,这里。

叶婉晴招手,叶晨林小跑着扑进叶婉晴怀里:“妈咪,我问到哥哥的名字了,他叫顾榛木,他还答应让我去他家玩,刚刚是爸爸来接他吗?我们为什么要躲着他们?

“因为爸爸很凶,他很不喜欢妈咪,如果让他知道你和森森的存在,就会把你们带走,而且再也不让妈咪和外婆见你们了,不过爸爸很有钱,你和森森要去吗?叶婉晴简单地说,没有要骗小孩子的意思。

叶晨林用力抱住叶婉晴:“林林不离开妈咪!

叶婉晴眼眶发热,揉揉叶晨林的脑袋:“好,妈咪不会让你们离开的。

“那我以后还可以和哥哥说话吗?

继续接触?被发现的风险很大,但看着叶晨林亮闪闪的目光,叶婉晴还是忍不住心软,柔声叮嘱:“可以,不过要悄悄地,不要被发现。

“嗯,林林知道了!

回家,吃过饭,刚把叶晨林哄睡,季骁的电话就打来,脑海里浮现出叶知欣的脸,不过叶婉晴还是接了电话。

“婉婉。

还未开口,季骁温柔得能滴出水来的声音便传过来。

“嗯。

关灯,掩上门,叶婉晴走到阳台。

抬头,天空黑漆漆的看不见月亮,历城的夜景倒是比五年前更美了些。

夜风夹着城市夜晚的喧嚣袭来,很容易让人心底生出浮躁,叶婉晴反而越发平静。

“试镜结果怎么样?

“没过。

不仅没过,还惹怒了大魔头,情况不是一点半点的糟。

季骁沉默了一瞬,片刻后问:“为什么想做这一行?

“我需要钱。

还有名气!

她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叶振生身上,那么多人里,万一能找到一个人救森森呢?

“婉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季骁的语气带着难以掩饰的惋惜。

胸口被刺得发疼,叶婉晴反而笑出声来:“钱是个好东西,以前是我太天真,季骁,这五年,生活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比如学会低头,比如丢掉骨气尊严。

“婉婉,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可以帮你。

“好啊,我要叶振生的骨髓。
叶婉晴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的要求,季骁没了声音。

叶振生不是随便什么人,如果叶婉晴说她要叶家的家产,季骁说不定还能帮她争取一把,可她要叶振生的骨髓,他总不能把叶振生绑架了从他身体里抽。

“婉婉,我知道你恨他,可……

“季骁,我不是恨他。

我是真的要用他的骨髓来救森森的命!

命运大约就是这样喜欢捉弄她。

五年前因为母亲急性白血病发作,她接下天价交易,交易完成后离开,五年后,却又因为同样的理由回来。

“季骁,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我,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就再帮我留意一下有没有合适的演出机会。

“泊莱化妆品刚推出了一款名为‘纯然’的护肤水,这个广告案是我朋友在负责,你想试试吗?

泊莱,国内化妆品行业的新起之秀,只用了短短几年,就抢夺了不少进口化妆品的市场,很有发展前景,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是顾家旗下的产业。

顾靳渊三个字拦在叶婉晴面前,她没有立刻答应。

“这个品牌发展不错,应该会启用比较有名气的艺人才对,好像并不适合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