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伸进了老师内裤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时间:2021-10-14 00:16:16
容彦很有礼貌的对秦放点了点头,接着,面向赵绮晴,唇角微挑:“听辛墨说你学过舞蹈,要不你教教我?

赵绮晴心情却出乎预料的好,“没问题。

两人携手去了舞池,秦放回过神,再度摇头叹息:“这个男模也不简单啊。

容彦毕竟是模特出身,学起舞蹈来得心应手。

早就让DJ把灯光换了颜色,整个星光璀璨的舞台,两人跳的很有默契。

辛墨在下面一边喝酒一边吹口哨。

可能是多年不跳,赵绮晴最后那一下脚跟不稳,突然就摔了下去。

容彦眼疾手快,大手从她的后背包抄,把她整个人往怀里一捞。

赵绮晴紧紧贴着他身前,似乎能听到他急促鼓震的心跳声。

傅西深刚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那个平日里温和端庄的女人,此刻竟趴在别的男人怀里,像一个迷人忄生感的惹火妖精。

“……

傅西深脸部线条瞬间冻结,阝月沉而可怕。

容彦在赵绮晴耳边低声:“姐,他来了。

赵绮晴早就从对面的大玻璃镜里发现了那个男人,她就像没看到一样笑了笑,把耳边凌乱的秀发别过去:“我有些饿了,先去吃点东西。

容彦松开她,跟着一起下舞池。

路过傅西深旁边时,他略微停顿了下,抬了抬眼皮。

这一眼在傅西深看来,显然就是挑衅。

“赵绮晴你站住!

赵绮晴背对着他停了一下,转过身,嘴角扬起清浅的弧度:“傅先生怎么来了?我记得没错好像没请你吧?

傅西深先是看了眼容彦,对上青年略带敌意的目光,微微眯眼。

话却是对着赵绮晴说的,“我想你应该注意一下,我们两个刚离婚你就闹出这么多绯闻,你无所谓,我傅家还要顾及颜面。

赵绮晴觉得可笑:“轮不到你教训我吧?再说了,我喜欢谁跟谁在一起,跟你有关系吗?“

“你错了,我并不想多管闲事,但是你闹得这么高调,已经传到了祖母耳朵里。男人沉着一张脸站在原地,那目光冷的跟夜色融为一体。

赵绮晴嘴角笑意僵住:“老夫人回来了?

“嗯,她老人家想要见你。傅西深嘴角冷冷一扯,扫了眼后面的容彦,意有所指,“当然,如果你忙着跟男人约会,也可以不去。

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赵绮晴神情复杂,考虑了一下,准备抬脚跟上。

“姐。

见容彦也要跟上来,她回过身子安抚他:“别担心,我没事的。

远远看着赵绮晴离开的背影,容彦眼里的光都黯淡了。

这时,他注意到墙角那边的人影。

秦放一脸尴尬的走了出来,轻咳一声,“那个……我在外面抽烟正好听到了他们谈话。

容彦一脸冷淡,没有理会他。

秦放摸了摸鼻子,为他对自己的敌意感到好笑,“你喜欢赵绮晴对吧?放心,我没有要跟你抢女人的意思。

容彦凉凉的扫了他一眼:“外面风大,秦先生还是早点回去吧。说完就走了。

秦放愣了一下,摇头失笑。
赵绮晴坐在傅西深的车里,一路无言。

很快,到了傅家老宅。

傅老夫人住在郊区,喜静,经常拜佛上香,身边只有几个婆子伺候着。

打远就听到了老夫人的咳嗽声。

“你去门口站着。

老夫人脸色苍白,看起来身体不太好,她先是对傅西深冷脸说了句,接着才把赵绮晴带进了里面的屋子。

“没想到我出去不久,回来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绮晴,你太冲动了。

赵绮晴知道老夫人说的是她跟傅西深离婚的事。

慢慢走上前,像往常那样握住老夫人的微凉手,她微微一笑,“老夫人,您应该替我高兴,我终于能够做自己了不是么。

老夫人略带埋怨的喊了眼门外的傅西深,转过头,有点难过:“阿琛这孩子糊涂啊,错过了你这么好的媳妇,害的你现在都叫我‘老夫人’这么客套的称呼了。

赵绮晴一怔,眼底涌上热意:“祖母。

老夫人轻拍她手背,“绮晴啊,这些年你对阿深的感情我看在眼里,你真的能够放下吗?

“除了放下,我没有选择。赵绮晴心底酸涩,不放下能怎么样?真的够了。

老夫人把她抱住,轻轻拍了下后背安慰:“你跟阿深离婚,祖母不怪你,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是阿琛没那个福气。

赵绮晴安静靠在老夫人怀里。

在傅家的这几年,老夫人是唯一对她释放善意的人。

有老夫人在的地方,李淑荣跟傅小枫都不敢乱来,总要忌惮一些。

她早就把老夫人当成了亲人。

赵绮晴不后悔离婚,只是不能在她孝顺身边尽孝,有点遗憾。

“绮晴啊,阿深这个孩子我从小看到大,了解他的忄生子,如果有一天他挽回你,你还会回来吗?

老夫人舍不得这么好的孙媳妇,自然希望两个人日后还会在一起。

可赵绮晴并不天真。

能够让傅西深软下的态度的只有安宁,不是她。

赵绮晴唇角扯了扯,“可是祖母,他并不喜欢我,五年前我就应该明白。

老夫人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黯然沉默。

“祖母,不管我是不是您的孙媳妇,我都是那个敬重您的赵绮晴。她伸出手在老夫人发鬓拢了拢,笑了笑,“您老要开开心心的,把身子养好,其他的不要喿心。

傅西深静静站在外面。

赵绮晴跟老夫人之间的那种牵绊,他是清楚的。

这些年他虽不喜欢赵绮晴,可不能否认,赵绮晴对老夫人极好,比亲生子女也不差什么,哪怕李淑荣跟傅小枫对她并不好,她也一直在照顾他们。

得知安宁车祸是赵绮晴所为后,傅西深心里是厌恶的。

可看在她确实对老夫人真心相待的份上,他选择放过了她。

也算对她最后的宽容吧。

过了很久,屋内的两人才出来。

“绮晴啊,以后你有空,常来看看我这个老婆子吧,我恐怕也没几年活头了。

“祖母瞎说什么呢,您可是要长命百岁的人,我会常来看您的。

这时,傅西深上前一步:“我开车送你。

赵绮晴疏离的拒绝:“不用了,有人接我。转身,朝着早已来到的黑色迈巴赫走去。

傅西深目光沉沉,是辛墨跟那个男模。

三人有说有笑的温馨画面莫名刺眼。

老夫人咳嗽了几声,有些气喘:“我老了,你们的事也管不动了,可是阿琛……但愿你有一天不要后悔。

向来对他疼爱有加的老夫人,已经对他失望至极,不想多看他一眼,在佣人的搀扶下回去了。

傅西深一个人站在门口,面色冷淡。

后悔?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