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被调教成X奴的黄文 学长下课拉我去没人的地方

时间:2021-10-16
“顾总,这里的小龙虾很好吃的!要是您觉得太脏,要不我们换一家?

来来往往的人好奇地打量顾清濯,大概是觉得西装革履一身名牌的他和这个巷口格格不入。

“不需要。顾清濯摇头,走进大排档,云楚楚松了口气。

选了个干净的角落,“伺候顾总入座后,她跑到厨房点了大份的十三香小龙虾和冰镇小龙虾,特地叮嘱老板一丝辣椒末也不许放。

要是顾总再过敏一次,她也承担不起。

“常来?

云楚楚回到位置上时,顾总支着下巴主动打开了话匣子,看来起了闲聊的兴致。

“也算常客吧。我弟最喜欢这家小龙虾,我经常来这打包。

忙出一身汗,她给自己倒了杯水,仰头灌下。

望着她纤细白皙的脖颈、因吞咽而动的喉,他眯起双眼。

“你之前说,你弟弟身体不好?

“他去年才上大学就被确诊了血癌……不过最近化完疗状态好多了,早就出院了,他迟早要做干细胞移植,手术费我还在攒……

“难怪你缺钱。他明白了她卖身的初衷,语气中有微不可查的释然。

“我会好好工作的,以后还要仰仗顾总啦。

她就是随便奉承一句,没想到他认真地嗯了一声,顿时受宠若惊。

小龙虾上得很快,云楚楚兴致勃勃地拎起一只,准备剥,却发现顾清濯动也不动。

她恍然大悟,这是要等她剥给他?

“您这辈子是不是连虾壳都没摸过……她戴上一次性手套后一边剥小龙虾,一边嘀咕。

“不至于。在澳洲海峡钓龙虾的时候,摸过活的。

“呵呵。云楚楚脸都笑僵了,把一只虾放他碟子里:“这家冰镇做得很好,一点都不腥,您尝尝。

“是还行。他细嚼慢咽,仿佛不是在大排档吃小龙虾,而是在西餐厅吃牛排。

旁边桌子的人都在偷偷看他,有些年轻女客甚至交头接耳的,云楚楚还担心顾清濯会不自在,现在看来根本不用担心,人家对那些好奇的目光视若无睹。

“味道是可以吧?她笑脸盈盈:“我推荐的,不会有错。

时间慢慢过去,虾壳越堆越高。

云楚楚喝了罐啤酒,整个人有些飘飘然。

“你在别的金主面前喝醉过几次?顾清濯阻止她再开一瓶。

她竟然拍了一把顾清濯金贵的肩膀,畅所欲言起来:“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顾总您是我第一个客户。我一单都还没成交过呢……

顾清濯挑眉,心中憋了整晚的浊气突然散了不少。

云楚楚熏红着一张小脸,捏着空空的易拉罐继续说:“所以要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知道顾总看不上一般人,我会努力

她忽闪着澄澈的杏眼,期望他对她点个头。

她真的是醉了,敢这样对他说话。

顾清濯不自在地别过脸,喝了一口冰啤:“看你表现。

“我会好好表现的。她点头如捣蒜:“顾总,您是个好人,比我想象中好说话多了。有没有人说过您名字真好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有内涵!谁给您起的?

喝醉了就开始胡言乱语。

“胡扯。男人语气虽然很嫌弃,目光却柔和不少。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云楚楚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猛然惊醒。

她坐起身,环顾四周,店内客人少了很多。

一看表,十点了!还好她只眯了一会儿。

“老板!买单!她风风火火跑到收银台前。

“你们这桌买过单了。老板对她挑挑眉,然后附耳过来,贼兮兮地说:“交朋友了?对你挺体贴的。

云楚楚正想解释,背后顾清濯低沉的声音贴近,“醒了?醒了就上车吧。

她这才看到大排档门口停着的卡宴,拉风得要死。

车窗摇落,叶全在驾驶座内对他们挥手。

“带你去看夜景,作为今晚的回报。

顾清濯大步流星走向卡宴。

“顾总,说好了我请客的,您怎么先买单了……她一路小跑走出大排档跟上他。

顾总高冷道:“我从不让女人付钱。

“那……我这次先欠着您的?下次补上?她歪着头问。

下次?勉强值得期待。顾清濯微抬下巴:“可以。

准备打开车门,一道手机铃声响起,是顾母打来的,顾清濯接起。

他不上车,云楚楚便在一旁等着他。

通话结束后,男人眼神复杂。

老爷子现在在主宅情况不太好,提出要见他,让他带上朋友

听母亲的意思,老爷子大概又觉得自己挨不过去了……

云楚楚在一旁听到只言片语,知道顾清濯要回主宅,那她也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

突然轻松了很多!

她轻轻扯了扯顾清濯的袖子。

他没有挣开,看着那只揪着袖子如葱段般白皙的手指,心里有一丝波动。

“那……顾总,您要回家,夜景看不了,我是不是也可以撤啦……也不早了……云楚楚小声地说。

朦胧的月光下,女人姣好的脸好像被笼罩上一层薄纱,嫣红的唇一张一合,一双澄澈的星眸满含期待地望着他。

沁人心脾的木质香在空气中流动。

顾清濯发现自己点不下去头。

“今晚你陪我回顾宅,应该要留宿。

“什么?云楚楚瞪大了眼。

顾清濯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目光挪向别处:“咳。这次酬劳三倍。

“也不是酬劳的问题……她就是觉得怪怪的:“顾总我毕竟不是你真朋友……家宴也就算了,去主宅……怎么说都不太合适。

“你还挺有操守。

云楚楚脸色难看起来,合着她就该没有操守?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好不好!

“顾总,您这话是在羞辱我吗?酒壮怂人胆,她虽然酒醒了,勇气还是在的。

“那,六倍。

云楚楚吼出声:“六倍羞辱我两遍!

她甩头就走。

什么玩意,臭资本家。又是扮女友又是陪睡的,谁知道他想干嘛?没一个正经需求,他是不是忘了!她只是个房地产销售!不是合约女友!更不是小姐!

身后突然有一股力拉住她,是顾清濯。
云楚楚的脚步顿住。

“刚才没有羞辱你的意思,再考虑一下?我爷爷现在病重,就希望我带朋友回家……

金钱打动不了她,就动之以情?

呵呵,顾大总裁连求人都是命令的语气。

她不说话,气呼呼站在原地。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