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床前要抱紧我风车动漫 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

时间:2021-10-16
下意识的,她抬眸循声望去,果然就看到了那张如雕塑般俊美的脸!

他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商务衬衫,修身的剪裁勾勒出健美的身形,黑色西装裤包裹着他笔直修长的大腿,步伐优雅尊贵,完全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此刻的他,在一身奢侈品的包装下,比那天晚上昏迷不醒的时候,还要冷峻魅惑。

尤其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睛,就像是宇宙的黑洞,只要看上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注视,他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目光如森冷利箭。

沐依依慌忙低下头,因为心虚,她的手不自觉地一抖。

手中的拖把就这么“咚地一声倒下,不偏不倚地打在了脚边的水桶上。

紧接着,又是“哗的一声,水桶翻了,污浊的水洒了一地。

“喂喂喂!你在干什么!会所经理被洒了一身,气急败坏地走到沐依依面前,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弄脏了我的衣服还不要紧,惊扰了厉少你担当得起吗!

一边说着,他又转身看向厉睿丞,笑得谦卑又恭敬:“厉少,你……没事吧?

“厉少的皮鞋脏了。厉睿丞没有说什么,倒是他身旁的贴身秘书顾桓说话了。

他的语气极淡,但却足以让会所经理冒出一声冷汗。

强将手下无弱兵,即使是厉睿丞手下一个秘书,都如此气场强大,让人不自觉地变得卑躬屈膝。

“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给厉少擦擦!会所经理一身怒火无处发泄,冲着沐依依喝道。

被他这么一吼,正在思索着要不要逃跑的沐依依一下子回过神来。

她刚才,是一时间心虚,乱了阵脚。

那天晚上房间里黑灯瞎火的,那个男人根本不可能看清楚她的脸。

但她不确定他会不会记得自己的声音。所以,只要她不开口说话,应该就没事。

这么想着,她低垂着头走到他面前,缓缓蹲下身子,下意识地用手里的抹布替他擦鞋。

这几天当清洁工她是当得顺手了,见到什么都要用抹布擦一擦。这高档会所只是看着高档而已,私下里对卫生的要求也不是那么高,擦马桶和擦桌子用的布都是同一块。

她还没碰触到他的皮鞋,立刻就感觉到他收回了脚。落在她背上的目光像是冰渣,冻得她脊背一阵僵硬,刺骨地冷。

“你到底在干什么,竟然用抹布来擦!厉少这双鞋多少钱你知道吗!那会所经理急了,将沐依依掀到一边,亲自蹲下身用衣袖给厉睿丞擦鞋。

厉睿丞不动声色地看着他那极尽奉承的样子,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理所当然地俯瞰众生的臣服和谦卑。

“这双鞋扔了,马上让人送一双新的过来!他对身后的顾桓吩咐道,倨傲的下巴紧绷。

沐依依愣在原地,视线落在他脚上那一双纯手工的高定皮鞋上。

沐家虽然算不上顶级富豪,但在S市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她自然看得出这双皮鞋价格不菲,而且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可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只因为沾上了一点点水,说扔就扔?

再看平日里不可一世的会所经理,此刻就像是孙子似,就差没跪下来他的脚趾头了。

她突然意识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自己似乎招惹了一个惹不起的大人物……

而她,竟然还给了他十块钱拿去买补品……

她真的好后悔,他这么有钱,根本就不缺那十块钱!

“厉少,真是对不起,我会赔偿您所有的损失!您大人有大量……会所经理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冲着沐依依喝道,“你是哑巴了吗!连声道歉都不会说吗!

沐依依哪里敢开口,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逃得远远的!

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被那个男人认出她的声音来,那对她来说也将会是灭顶之灾!

可是,她还来不及逃走,就被经理拉扯着推到那男人面前,摁在地上逼着道歉。

沐依依根本不敢抬头,背上冒出了一层冷汗,一颗心咚咚咚地狂跳,像是揣了只兔子。

惊慌失措间,她灵机一动,抬起手胡乱地在空中比划着,哑着嗓子发出一些破碎的声音。

厉睿丞眉头深陷挤出了一个“川字,后退几步拉开和她之间的距离,脸上是一贯的矜贵冷然。

眼前的这个女人,纤细的身子干巴巴的,就像是还没发育好的豆芽菜。偏偏又穿了一身宽大的深蓝色工作服,整个人看起来更瘦小了。

她头上戴着一顶同色系的帽子,帽檐有点长,再加上她一直低垂着头,他没看清她的长相。

当然,也没兴趣去看。

他对女人向来都冷淡,尤其是经过那个晚上之后,已经从原本的冷淡升级为厌恶。

这一切都拜那个女人所赐,要是让他抓到她,他一定要狠狠地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还真是个哑巴。顾桓察觉到自家大boss的不悦,冷冷地瞥了沐依依一眼,对着会所经理沉声道,“把人带走,别在这碍厉少的眼。

厉少从来不让女人近身,那些长相美艳、身段妖娆的大美女他都避而远之,更别说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清洁工了。

“听到没有,还不快滚!会所经理松开了沐依依,竖着眉毛瞪着眼睛。

沐依依滚得比他想象中还要快,就像是一道闪电般朝着走廊尽头狂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一路冲到女厕所,对着镜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跳还没有完全平复下来。

刚才,真的好险……

这算不算是大难不死?

人们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第二天,沐依依就被辞退了。不仅如此,她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也都没了。

因为应聘清洁工的时候,会所要求交五百块押金,说是怕她做到一半突然跑路不做了。

如果到时候做满一个月,这笔押金就可以连带着第一个月工资一起发放。但如果没有,就别想拿回去了。

沐依依很不服气,找会所经理理论:“我是被辞退了,又不是自己不做了,凭什么扣我押金!

会所经理找了一大群保镖来把她轰了出去:“你害我得罪了厉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跟我提那五百块钱!

沐依依看着那一大群人高马大、面色不善的保镖,最终也只能把所有不甘往肚子里吞。

虎落平阳被犬欺,她不跟这群疯狗一般见识!

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在夜晚繁华的闹市里,闻着沿街飘来食物的香气,她的肚子又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心里突然泛起一阵酸楚。

沐依依,妈妈给她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定是希望她能一辈子都幸福美满、有所依靠吧。

要是妈妈还在,她一定不会过成现在这样。世界这么大,她竟然找不到一小块立足之地!

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沐依依犹豫了一会,在微信闺蜜群里发了一条信息:【我快饿死在街头了,你们谁来接济我一下啊@妙妙@小可。】

这个群里除了她之外,只有许妙妙和王小可,都是她的骨灰级闺蜜。

她们是从初中开始就培养起来的革命情谊,坚不可摧。就连她高一那年被家里送出国,在国外待了整整三年,也没断了联系。

这次逃婚离家出走,因为事出紧急,她还没来得及跟她们提起。

而现在,她走投无路,不得不找她们寻求帮助。
闹市区的路边摊,沐依依像是饿死鬼投胎一般,左手拿着烤鱿鱼,右手拿着烤鸡翅,大口大口地咬着。

“天啊,依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许妙妙瞪着大眼睛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一脸嫌弃,“你这吃相,还能再难看一点吗?

“这顿饭我请,你慢点吃别噎着了,没人跟你抢的。王小可也劝道。

“你们不知道,我有好几天没吃肉了。沐依依一边说着,一边又抓起一个猪蹄啃了起来。

“堂堂沐家大小姐,怎么会没有肉吃?许妙妙疑惑地嘀咕,“难道你在减肥?

“是啊,你后妈就算对你再怎么苛刻,在你爸面前也不敢把你虐待得这么明显啊。王小可附和道。

“别提他们了!沐依依的食欲一下子没了,因为想到陈如那个狐狸精,继妹陈思媛,还有自己的爸爸沐盛,“他们要把我嫁给一个老男人,说是我爷爷那一辈就订下的婚约!我不离家出走,难道还乖乖待在家里任人摆布吗!

她今年才18岁,刚念大一。

而那个男人,已经28岁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