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满足的呻吟小芳笫二章

时间:2021-10-16
H国最豪华度假游轮,乌云遮蔽了阳光,天空灰暗阴沉。

游轮金碧辉煌的过道里,一男一女脚步匆匆,其中男子高大俊秀,他脸色紧绷,周身散发出强烈的戾气。

“砰的一声,男子一脚踹开房门,跟在后面的女子也进了房间。

装修豪华的房间里还弥留着昨天的气息,昂贵的地毯上衣物四处散落,一切都昭示昨晚的疯狂。

“简语汐,你竟敢背着我偷男人

男子的怒气似乎已经到达顶点,他没有一丝怜惜将女子从床上拎下来,一把推倒在地面。

简语汐本来还在沉睡当中,全身酸痛得要命,被人猛然一阵推搡这才睁开惺忪的睡眼,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她看到怒气冲天的丈夫顾高泽,后面还跟着一脸惊愕的妹妹简芷珊。

“高泽?你在说什么?

摔在地上的简语汐像是一只无辜的小白兔,她揉了揉眼眸,强撑着身体的酸痛困倦让自己清醒一些。  

顾高泽冷笑一声,“简语汐,你不用在我面前装清纯了,蜜月还没过就找野男人,我顾高泽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简语汐的脑袋还是一团浆糊,她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直到一记响亮的巴掌打在简语汐的脸上,她的神经在强烈的痛感下清醒了大半。

她捂着脸抬起头,才看到打自己一巴掌的人正是自己的妹妹简芷珊,她厉声质问道,“姐姐,姐夫这么爱你,你竟然背着他和别的男人上床,你对得起姐夫吗?

“我和别的男人上床?

简语汐环顾四周一圈,入眼之处是凌乱扔在地面的衣服,自己只穿着一条吊带背心,裸露的颈部暴露出一个个殷红的吻痕。

下身传来难以忽视的酸痛。

简语汐像是被敲了一闷棍,浑身冷透,就算再迟钝这时候也知道昨晚发生过什么。

可是她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简芷珊带她去喝酒,可能是喝完酒之后就乱性了。

她不安地朝着顾高泽看去,果然平日里温和的顾高泽此时的眼底闪烁着怒火,仿佛随时都会将她生吞活剥。

“高泽,你听我解释……

简语汐忙上前想要抓住顾高泽的胳膊,却被顾高泽无情的甩开。

顾高泽盯着简语汐眼里满是嫌恶,“别碰我,我现在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你配不上我,更不配进入我们顾家的大门!我要和你离婚!

简语汐含泪恳求道,“高泽,是我对不起你,我们能不能不要离婚?

父亲去世的这两年里,一直是顾高泽陪伴着她,可现在因为自己做出荒唐的事情断送这段婚姻

顾高泽伸手捏住简语汐的下颚,嘲讽道,“一个出轨的女人,说难听点就是破鞋,我顾高泽可是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凭什么要你这个破鞋!

尖锐的骂声像是锋利的匕首,将简语汐的心脏扎得千疮百孔,她看着眼前没有丝毫留念的顾高泽,心一点点的往下沉去。

“那好。

短短的两个字几乎用尽简语汐全身的力气,她停止啜泣擦了擦眼泪,“财产我们就平分吧。

顾高泽眯起阴鸷的眼睛,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声音森冷如冰,“简语汐,你竟然还有脸面和我平分财产,明明是你出轨在先和野男人偷.情,你浪费我这么多年的青春,浪费我这么多的精力,更是败坏了我的名声,所以我要全部的财产!

简语汐愕然的瞠大眼睛,父亲过世后她得到价值十亿的股票,这样一来她就净身出户了。

一旁的简芷珊看简语汐的眸中满是嫌弃,附和道,“姐姐,你做出这样败坏门风的事情来,是你对不起姐夫

“我……

简语汐看着想要解释自己是无辜的,可这一切都没有用。

“可以。简语汐最终还是点点头,眼泪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顾高泽让简芷珊取来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在简语汐的面前,“我要你现在就签下离婚协议书,从现在起我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

看着协议上“离婚两个字眼,简语汐的心里又是一阵酸涩,握着笔的手在发抖,最终还是签下自己刺目的名字。

顾高泽面无表情的看着简语汐签了字,夺过来确定无误后扔给简语汐一个冷冷的眼神,避之不及的快步离去。

简语汐就像被抽线了的木偶一下瘫倒在地面,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她像是发疯一般冲进房间的浴室,将花洒的水开到最大,恨不能从自己的身上洗下一层皮来。

她还以为和顾高泽结婚后能过上平静幸福的生活,如今一切都成了泡影。

洗完澡后,简语汐不想呆在这个伤心之地,也不想回简家。

自从父亲过世后,继母越发的苛刻,要是知道这事只怕会更加变本加厉,时不时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她受不了每天被人拿自己的伤口恶心自己,思考再三拨通电话求朋友帮忙。

简语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想到自己还有户口本之类的重要证件在顾家,婆婆又旅游了,简语汐只好拨打顾高泽的电话要钥匙。

电话无人接听,简语汐只好朝着顾高泽的房间走去,却在甲板上意外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拥抱在一起。

身形高大的顾高泽正抱着小鸟依人的简芷珊,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浅吻,宠溺地捏着她的下巴。

宝贝,十亿股票到手,你真的太聪明了。

简芷珊娇嗔一声,黏在顾高泽怀里,“讨厌。我聪明那也得你演得像啊,你没看到今天她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有多可怜。我可警告你哦,现在股票已经到手了,你可不许再和她有任何的接触。

顾高泽将简芷珊搂得更紧了,承诺道,“放心吧,这两年要不是为了股票我才不会接近这么无趣的女人呢,我的心里只有你。

简语汐愣在原地,全身的血液仿佛冻住了一般。

原来顾高泽接近她只是为了她爸爸留下的那些股票,以前的那些温柔都是伪装出来的。

她以为的幸福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
简语汐握紧自己的双手,指甲几乎嵌进自己的肉里,原本清纯的眼睛也蕴着一层红。

“你们这两个骗子!简语汐歇斯底里的吼道,浑身发抖。

正在温存的两人被突然出现的简语汐吓了一跳,见事情败露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手,两人眼里没有一丝慌张。

简芷珊嚣张地走到简语汐的面前,像是看笑话一般上下打量,“姐姐,我要是你早就躲起来了。出轨被丈夫扫地出门,你还是好好想想接下去的日子要怎么过。

“你!

简语汐气得扬起巴掌,却被顾高泽抓住手腕。

顾高泽脸上没有一丝温度,将简语汐推在一旁警告道,“简语汐,你要是敢伤害珊珊一根毫毛我不会饶了你!

一旁的简芷珊露出得意的笑容,“看到了吗,姐姐。高泽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哪怕只是一丁点。他接近你也只是为了那十亿股票。如今股票已经到手,你对他已经没有任何价值,没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垃圾,你不用妄想他会回心转意。

顾高泽斜睨着简语汐,像是看一堆垃圾,凛声警告道,“简语汐,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请你不要再骚扰我们,影响我和珊珊的感情。

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同时被最爱的人和亲人背叛,简语汐已经分不清是委屈还是绝望,是愤怒还是恨意。

这两年来,她为了他,放下大小姐的身段亲自做饭煲汤,为了他放弃了原本可以嫁给更好的人拥有更优渥的生活,甚至为了他放下自己的自尊去讨好他刻薄的家人……

如今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简语汐冲上去一边流泪一边挥手捶打两人,尽情发泄内心的愤怒,“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

“疯子,你放手!简芷珊尖叫。

三人在推推搡搡中靠近了甲板的栏杆,一个失手,简语汐被简芷珊推出栏杆,“噗通一声落进海里。

简语汐不会游泳,衣服湿透,一边扑腾一边想要呼救,可是一张嘴就被灌进大口腥咸的海水。

“救……救……唔……

她无法呼吸,浑身不断灌进冰冷刺骨的海水,难受得要命却没有一点办法。

最后一眼,她看到甲板上已经没有那两个人的身影,眼前的光亮渐渐消失……

----------

五年后。

来往如梭的帝都机场,一名妙龄的女子牵着一个孩子的景象让无数旅人驻足。

女子一张标准的鹅蛋脸,皮肤莹白,眉目清秀,一头及肩头发,乌黑秀亮,她穿着白t,卡其色的阔腿裤,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白相间的明艳丝巾,简洁却带着时尚气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