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自慰看的大尺度污文 我的大不大厉不厉害

时间:2021-10-16
苏锦的话,让苏诺瞬间白了脸。

她紧张的看着苏锦,怎么也想不通,以前这个胆小懦弱的女人,怎么忽然之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件事如果彻查的话,一定会查到她的头上的。

苏明远也知道,宴会是由顾香云一手准备的,如果不是她有意安排,那三个男人又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

他看了眼心虚的苏诺,又看了眼冷若冰霜的傅思洐,思量再三,回手给了苏诺一记响亮的耳光,怒道:“你简直是太任性了,还不快给妹妹道歉。

“爸爸?苏诺啊的一声尖叫,小手捂住了被打的生疼的脸,不可置信看向苏明远。

为了那个贱/人,爸爸居然打了她。

打她还不算,还要让她道歉。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苏明远发怒了。

苏诺不敢忤逆他,只得梨花带雨的走到走到苏锦的面前,不甘心的说道:“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苏锦站在原地,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眼睛死死的看着苏诺,眼里的冷意越来越浓烈。

一句对不起,就想让她原谅,简直是痴人说梦。

苏诺见苏锦没有做声,眼睛一转,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上:“如果妹妹不原谅我,我就长跪不起。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明明伤害了别人,自己却还要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苏锦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淡淡开口:“好啊,那你就跪着吧。

苏诺没有想到苏锦会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此时跪在地上,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

十分窘迫。

顾香云看苏锦的眼神,就像要吃人似的。

这个贱/人,竟然敢如此羞辱苏诺,真是该死,她对着下人道:“还不把二小姐扶起来。

下人上前扶苏诺起了身,苏诺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傅思洐,却发现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空气顿时变的凝重起来,一股让人窒息的压迫感,慢慢在空气中蔓延。

众人一时摸不着他什么心思,全都静静的站在原地。

苏明远打破沉默开了口,上前笑道:“刚才的事让傅先生见笑了,都是苏某管教不严,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我们下楼入席吧。

听到这话,苏诺心情激动起来。

这次宴会她准备了许久,为的就是在傅思洐的面前展示她高超的琴艺,好让傅家资助她全国巡演。

然而,还没等她把这份喜悦放大,便听到傅思洐冰冷的声音响起:“不必,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朝着众人微微颔首,高大的身形快速的消失在众人眼前。

傅思洐一走,其余的人也纷纷找借口离开了。

“不好意思,我们也有事,就先走了。

苏明远急忙挽留:“张老板,吃了饭再走啊,李老板,你再等等……

可是没有一个人给他面子,全都逃也似的离开了。

苏家闹出这么一个大笑话,谁还有心情在这吃饭。

苏明远僵着一张笑脸,把宾客一一送走。

待人走后,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伸手就给了顾香云一记耳光:“知道我为了请傅思洐费了多大力吗?我可是给傅老送了一个唐代的九龙杯,他才给了面子来的,现在全被你们搞砸了。
这一巴掌苏明远是用了全力的,顾香云的脸很快就肿了起来,可是她不敢哭也不敢闹。

捂着腮帮子站在一边,眼里满是愤恨,语气却十分恭敬:“是我做错了。

苏明远恨恨的看了她一眼,还不解气,对着苏诺道:“还有你,没有我的命令,这几天不许出门,给我闭门思过。

“爸爸……苏诺急急的喊了一声苏明远,胸/口快速的起伏起来,手捂着胸/口,软软的倒了下去。

“二小姐,你怎么了。下人尖叫一声,眼看着苏诺倒在了地上。

苏明远一个健步冲过去,急忙扶住了她:“女儿,女儿啊,来人啊快叫医生。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谁也没有料到苏诺会突然病发。

“快,快送医院。顾香云焦急的道。

苏诺被人七手脚的抬上了担架,送去了医院。

待到所有人离开后,顾香云来到苏锦面前,挥手就朝她脸上打去:“是你做的,对不对?

她盛气凌人,眼露凶光。

恨不得打死苏锦才能解了她心头之恨。

只是她的手在半空中,就被苏锦握住了:“妈,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姐姐病发,跟我有什么关系?

“到现在你还敢说跟你没有关系。 顾香云气的眼睛都瞪圆了:“好一个不知羞耻的小贱/人,别以为你刚才跟傅思洐眉来眼去我没看到,我告诉你趁早死了那份心,你不过是我苏家养的一条狗,如果你安守本分我还能给你一条活路,若是你非要不信命,到时撞的头破血流,可别怪我这个做妈妈/的心狠。

顾香云话里的威胁意味满满,对于苏锦她向来是不放在眼里。

一个黄毛丫头,还怕她能掀起浪来不成。

刚才不过是看傅思洐对她有点意思,顾香云还有些忌惮。

可是傅思洐没有带她走,也没有给她好脸色,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抓起来。顾香云恶狠狠的道:“要是诺诺有个三长两短,我扒了你的皮。

下人们不敢不听从顾香云的命令,只得对着苏锦道:“三小姐,请吧。

每次苏锦惹得顾香云不快,都会被关到小黑屋。

没有食物没有水,不允许任何人探视。

至于什么时候被放出来,完全是看顾香云的心情

下人们同情的看着苏锦,希望这次她不会被关太久。

出乎意料的,苏锦并没有乖乖的跟着下人走,她冲着顾香云冷冷一笑,眼底的锋芒似破土而出的刀刃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你敢对我用刑,我不介意让所有人都知道。苏锦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打开了录音。

里面传来顾香云狠毒的声音:“要是诺诺有个三长两短,我扒了你的皮。

顾香云脸色骤变,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苏锦会留这么一手。

如果被她传扬出去,她的名声可就毁了。

见顾香云一副便秘的样子,苏锦的心里说不出的爽。

仿佛上一世受的委屈,找到了一个发/泄口,相当痛快。

“妈妈何必非要跟我过不去呢,姐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等着你呢。苏锦朝着顾香云淡然一笑。

在没有强大之前,她并不想跟顾香云撕的太难看。

毕竟她是一个狠角色,在没有万分的把握之前,苏锦还不想跟她正面杠上。

顾香云恨恨的哼了一声,丢给苏锦一记威胁的眼神:“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把柄。

随后带着人扬长而去。
顾香云一走,苏锦着实松了一口气。

所有人都走了,没有人管她的死活。

饭店离苏家还有一段距离。

苏锦身上没有钱,她只能踩着高跟鞋,慢慢的往回走。

看着没有尽头的道路,苏锦无奈的苦笑一声。

若是这样走回去,只怕这双脚就要废了。

身后传来一束刺眼的灯光,苏锦下意识的往路边躲了躲。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