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淦我 男朋友喜欢吸女朋友的小兔兔

时间:2021-10-16
我吓得发抖,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拉着手安抚他的情绪,“不是的不是的,我想把这张卡作为我们的共同账号,我有点钱就存进去,我现在花我爸妈的,不花咱们的,留着以后咱们买房。

他看了我半天,看着看着眼睛就红起来,他吸了口气,“你记着,你是我媳妇儿,有什么心思,你得告诉我,你别瞒着我,我怕我承受不了。

他这样一说,我更不敢如何。

真怕他会杀了我。

我不喜欢他,他黑黑高高的,看着很凶,只不过是个职高,社会习气重,他身上的暴力气息,怕到让我发抖。

我永远记得他一挑七的时候那种不怕死的可怖。

我报考了外省的大学,我以为等张舰赚到了钱,会沾染很多女人,毕竟男人有钱就变坏。

结果我考上B城的大学,他就辞职到了B城。

他适应社会的能力太强,很快找到了工作。

当然,也许是因为他找工作不挑剔,做业务的永远是一个公司最基层门槛最低的岗位。

就在我以为他做一段时间辛苦就会回去的时候,他业务已经有声有色,搬出公司宿舍,很快在我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他让我去租的房子住。

去那里住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

我们除了第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关系,而上大学的我,已经成年。

我怕他闹事,便搬去和他一起住。

可他每天晚上都很晚回家,要么吐得一屋很脏。

我和他几乎没有交流的时间,还要给他收拾。

我从心里有些想要远离他,变得越来越无法克制,我们开始吵架,砸东西,我胆子越来越大,再也不像曾经那个懦弱的人,我敢推他。

我发现他不还手,我就继续推他,甚至对他动手。

我越来越横,会不再顾忌怕不怕他,敢出口戳他的自尊心。

每每这种时候,他不但不生气,还嬉皮笑脸的朝着我笑,“瞧把你能的。

我觉得他在嘲笑我。

嘲笑我曾经什么也不敢做,如今倒是厉害了。

他是我过去的一根刺。

我大学同学过生日,我去吃饭,张舰没经过我的允许打听到我们的包间,给我同学定了生日蛋糕,让我在同学面前赚足了面子。

可是当我同学说他看起来年纪不小了,问他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时候,我回答不出来。

朋友只读了两年职高?

我没做声,嘻嘻哈哈的遮掩了过去。

后来,我傍了大款的消息不胫而走,我没有为此苦恼太久,毕竟曾经的我听过更难听的流言蜚语。

我觉得自己不喜欢张舰,我第一次找他的时候就不是因为喜欢他。

我的人生已经够苦了,难道我要一辈子错下去吗?

我不是个好女人,我太坏,我不是东西,我想要和张舰分手,我越来越觉得跟他在一起太辛苦。

心是煎熬的。

我借口学校最近搞项目,小组的人必须要生活在一起,我一个人住在校外显得太不合群了。

张舰让我去,团队做工作,不能搞特殊。

他送我回学校,路上我已经想好了一个月时间怎么跟张舰说分手。

到了宿舍楼下,我心里却觉得很难受,一个月后就要离开他了,我不该开心吗?

我就要和过去所有的印记告别了,不该开心吗?

没有,一点也没有。

我已经进了宿舍楼,又折回来问还站在原地的张舰,“你当初鼓励我上大学,是不是因为想让我大学毕业后找个好工作,多赚点钱?

张舰摸我的头发,他很少这样温柔的对我,“不是,听说读书多的人,懂的东西多,很多放不下的东西都能放下,媳妇儿,我是怕你心里过不去很多坎,自己难受。挣钱的事儿,永远是我的事儿,读书你想读就一直读下去,工不工作都没有关系。

“媳妇儿,我说过的,我会养你的。
当时听完,我笑了笑,还是上了女生宿舍楼,我感觉自己很平静,特别平静。

一连一周,我都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情绪波动。

有时候看看自己的写的日记,我还觉得自己终于要获得新生了。

这天下雪了,很冷。

冷得让我想起初三那年奶奶生病,我一个人,没给父母电话,一夜一夜不敢合眼。

我手上脚上都长了冻疮。

约好每次赶集我都会去镇上找张舰,可连着两次赶集我都没去。

张舰找上门怒目瞪着我的时候,我吓得要命,我以为他因为我的失约要打我。

晚上他给我烧了热水,让我烫手烫脚,他到家的时候,我才算歇了一下。

晚上,是我说脚冷,他把我拖到他的被子里,给我暖手暖脚。

可他当时也是个孩子,克制力没有成年人好,他有了冲动,我也不敢反抗,他便以为我是默许。

我把他当成魔鬼,从他开始打架的时候起,他就是我心里的魔鬼。

但他却从来没有伤害过我。

他表情很少,除了对我,没对别人笑过。

后来他告诉我,去外面那个世界混,可不能不笑,赚钱多的人,最开始都要会笑,他得给我买大房子。

“你不想笑就别笑,自在点。活成你自己。我也想活成我自己,所以我就这样告诉他。

那时候我才刚刚高二。

但是读职高的高二已经要面临择业了。

他摸着我的头,“媳妇儿,以后我要努力让你活成你自己,你不想笑的时候就不笑,我以后学着多笑点。

我当时怕他的靠近,从没认真去想过他说的话。

我讨厌村里的人说我是他养的媳妇儿,我对“媳妇儿这个词很排斥。

我又想起前些天他送我到楼下告诉我为什么让我读大学的原因,突然心里闷闷一痛。

疼得我哼了一声。

上铺的同学问我怎么了?

我瓮瓮的一声,“没事。

这一声若是不回答可能还能忍住,可这一线哭音被我自己听见,心里深藏却一直涌动的悲伤突然就如压在雪山底下的岩浆,从弯弯曲曲的地缝中一路挤冲喷了出来。

我怕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别人。

我自卑懦弱,谁也不敢惹,我怕别人说我矫情,我咬着被子哭,接不上气来的时候,我便松开被子,大喘一口气。

室友纷纷下床看我,关切的问我怎么了?

这些女生,都是我逃离家乡后遇到的人,她们都不知道我的过去,都以为我是爸爸妈妈宠爱的独生女。

她们喜欢我,觉得我各方面条件都好,朋友对我也很好。

她们觉得天时地利人和通通占尽。

她们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

她们不懂我在哭什么。

我哭着自己的可耻,卑鄙,龌龊,和自私。

我在同学面前光鲜亮丽善解人意,我在张舰面前面目狰狞,内心丑恶。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