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没搞你又痒了吧 变态抽搐顶弄H

时间:2021-10-16
“苏锦,躺在床上当活死人的滋味儿怎么样?

刚刚做完手术的苏锦,奋力的睁开眼睛,便看到站在床前明艳,照人的苏诺。

“姐,姐……她呜呜出声,声音却是浑浊不堪。

一次车祸,毁了她的人生。

光滑的皮肤因此变的皱皱巴巴,双手因为烧伤截肢,就连她甜美的声音也在这次车祸中丧失。

顶级医科圣手苏锦,没有了双手,变成了不人不鬼的废物。

“你这个贱,人,看看你现在这副恶心的样子,真是让我痛快极了,恐怕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全是我的功劳呢。苏诺凑到她的耳边,得意笑着:“你还不知道吧,泽宇已经跟我上过床了,他说看到你就反胃。

陆泽宇居然和苏诺搞在了一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不会的!

陆泽宇那么爱她,他说过要娶她的。

“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对我的。苏锦呜呜出声,可惜没人听得懂。

见她这惨样,苏诺笑的更大声了:“很想说话对不对?你是不是想问,这是为什么?

苏锦眨了眨眼,表示赞同。

“因为只有你死了,泽宇才会完完全全属于我。苏诺咬牙切齿的说道。

苏锦倏然瞪大了眼睛,眼里满是愤恨。

“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死的明白,你以为父亲是真的疼爱你?苏诺冷笑一声:“你别太天真了,父亲看中的不过是你的能力,现在你没有了利用价值,父亲自然也不会再理会你。

难怪从她住院到现在,父亲都没有露过面,原来竟是因为如此。

可笑她还一直以为父亲是真的疼爱她,忠心耿耿的为苏家效力。

她好后悔,好恨。

明明是毒蛇,却没有早点认清苏诺的真面目。

她刻意讨好自己,装的弱不禁风,原来这一切都是有目地的接近自己。

亏得自己还把她当作亲姐姐。

到头来,害得自己落到了这般田地。

看苏锦失落难过的样子,苏诺咯咯的笑着手抚上了她的心口,面容变的阴狠起来:“所以,你去死吧,只有你死了,这颗健康的心脏才会属于我,我就能为泽宇哥生孩子,跟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苏锦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癫狂的状态,胡乱的摇着头,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最信任的人利用她,舍弃她。

而她最在乎的人却痛恨她,夺走了她的一切不算,还要让她去死。

“呜呜呜……粗哑的声音从苏锦的喉咙里挤出,她像一头困兽在做垂死挣扎。

她死都不愿意让苏诺得逞所愿。

见她越挣扎苏诺笑的越开心:“你不用这么惊讶,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苏诺伸出纤细的手指,露出指上的钻戒,在苏锦的眼前晃了晃:“就在刚刚,泽宇哥跟我求婚了,他说他会爱我一辈子,永远疼爱我,爸爸也非常支持这门婚事,并把你的财产划到了我的名下当作嫁妆,我会带着所有人的祝福跟泽宇哥结婚,而你只配躺在冰冷的棺材里。

说完这些,苏诺像个胜利者一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凄惨的苏锦:“对了,还有一件事告诉你,傅思衍,死了。

苏锦涣散的目光,重新变的明亮,尖锐起来。

傅思衍,死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呜呜,呜呜呜……不会的,傅思衍怎么会死。

“看来你还是真的不知道。苏诺冷哼一声,继续道:“你之所以没有被当场烧死,是傅思衍拼尽全力救你出来,而他这个倒霉鬼却没有那么好运,当场被炸死,啧啧,碎的都不成个样子,别提有多惨了。

“啊……胸腔像被重重的击打了一拳,苏锦发出绝望的吼声,眼睛腥红的看着苏诺,充满了仇恨。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傅思洐?

她一直拒他于千里之外,把他的关心和爱全都无视掉,到头来却发现傅思洐才是真正爱她的人。

她瞎了眼啊。

“啧啧,看你这副窝囊的样子。苏诺不屑的冷笑一声,手上出现了一支针管,在苏锦的眼前晃了晃:“既然你这么痛苦,那做姐姐的好人做到底,再送你一程。

暗黑坠落,黎明将至。

苏锦头痛欲裂,身上如同被重组,痛到了灵魂深处。

怎么会连死都这么痛苦。

缓缓的睁开眼睛,明亮的房间,宽大柔软的床。

这里所有的一切,竟和八年前一样。

那时,苏锦才十八岁,考入了全国重点大学。

为了庆祝她考上大学,父亲为她举办了宴会。

可是不知道是谁在她的饮料里下了迷/药,害得她糊里糊涂的失了身。

这件事成为苏锦一辈子的阴影,整个人都变的郁郁寡欢,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走出来。

后来经过心理医生疏导,才帮助她走出了困境。

如今看来,给她下药的人,除了苏诺没有别人。

没有想到她居然重生到了十八岁,出事这一天。

苏锦手指紧紧攥起,指甲刺/入掌心,强烈的恨意让她双眸赤红一片。

既然重活一世,她就要改变这一切,不让悲剧再重新上演。

“哟,醒了?耳边突然响起男人猥/琐的声音:“醒了好,醒了玩的更刺/激,哈哈。

苏锦偏头,便看到床前站着三个男人

肥胖臃肿的身材,色眯眯的眼睛,一口黄牙吐出的臭气能把人熏晕。

原来,她上一世是被这种恶心的男人强/奸了。

强烈的恨意袭来,苏锦强忍着头闻的眩晕,把药效压下。

“走开,别碰我。苏锦从床上滚下,酸软的身体根本使不上力,只能无力的在地上爬着。

男人见状,笑的更开心了:“哈哈,还想跑,小脾气倒挺烈。

“我们就喜欢烈的,像条死鱼一样有什么乐趣。

苏锦撑着身体步步后退,可是面对三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她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看向桌子上的花瓶,苏锦漂亮的眼眸闪烁了一下。

在秃头男人扑向她的时候,她狠狠的一头撞向桌角,疼痛让她清醒了一些,拿起花瓶朝着男人头上狠狠的砸去。

砰的一声,花瓶碎裂,男人一声闷吭倒在了地上。

苏锦的反击让剩余两个男人十分恼火,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强弩之末的苏锦会突然出手。

“臭女人,你找死。两人相视了一眼,同时朝着苏锦扑了过来。

苏锦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捡起地上的碎片,就抵在了秃头的脖子上,恶狠狠的看向扑过来的两人:“不怕死的,尽管过来。
碎片边缘锋利,苏锦稍一用力,秃头的脖子就出现了一道血痕。

两人全都被苏锦狠戾的样子吓住了,愣了一下硬着头皮道:“臭女人,你吓唬谁呢,我就不信你敢下手。

“是吗?苏锦冷冷一笑,握着碎片的手又加重了一些,血立马从秃头的脖子上涌了出来:“如果他死了,你们两个就是从犯,到时候我就会说,是我们三个人一起下的手。

“你疯了?两人不约而同的大喊起来,像看疯子一样看着苏锦。

“我疯也是你们逼疯的。苏锦毫不畏惧的大喊道:“既然这样,不如一起死好了。

此时秃头醒了过来,看到苏锦这副不要命的架式,吓的脸都白了:“不,不不要,你别乱来啊,我们也是奉了苏家二小姐的命,是她指使我们这么做的,要报仇你去找她吧。

没有想到果然是苏诺做的,苏锦暗中冷笑一声。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