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肉不停的做很粗暴小说 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

时间:2021-10-16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以为是张舰,我硬着头皮想要笑,可是男生的声音根本不是张舰。

“小骚货,你真是耐不住寂寞,想勾搭张舰,你以为你是谁啊?还给他写信?

我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是张舰!

是以前校霸!

“你放开我!放开我!

校霸摸着我的胸,“你个小骚货还真是有料,是不是觉得张舰很猛,想被他干?你说说你,比片子里那些女人还要骚,以后怎么得了?

我被校霸的污言秽语惹得呕吐,我想到以前杀过一个人,是那个老光棍。

我恨不得竹林里的竹子被斜砍掉,变成竹刀刺穿校霸的肚子。

他把我压在地上,要扯我的裤子,我拼命呼救,他就打我,手边能抓到的东西除了竹叶,什么也没有。

我写信给张舰,他就算讨厌我,也不应该把信给别人,让别人来羞辱我。

我恨他!

我以为我死定了,可是张舰来了,他把校霸打了个跪地求饶。

“李芸是我的人,你以后眼珠子给老子擦亮点,别招惹她。因为这句话,不但校霸消停了,第二天我和张舰谈恋爱的消息就被传得同学间无人不知。

我没有辩解,虽然竹林之夜我们一句话都没有交流过,他只是让我滚回去睡觉。

我不解释就是默认,长期在苦难中成长的人,很懂得看风向,我清楚的知道有张舰朋友这个身份对我来说是多么有力。

我不会轻易丢掉这个身份。

这是我的护身符。

他是我的救命稻草。

虽然我不喜欢他。

他黑黑高高的,不帅,眼神看起来很凶,说话不好听,一点也不讨喜。

我不解释,只是为了生存。

安宁的生活对我这个被父母抛弃的农村女孩来说,是奢侈品。

张舰不像别的那些早恋男生,总是找着机会到女生的教室门口来转悠,哪怕递个纸条。

他几乎不出现。

当没人再骚扰我,似乎很多男生都开始觉得我好看,私下他们还谈论我比校花好看,以前都没觉得。

谈论的人多了,吃醋的女生也多了,换了是以前,女生们会纠集在一起,商量怎么欺负我。

但现在因着张舰,她们不敢这么做。

学校里再混蛋的家伙都知道张舰是个更混蛋的存在,他打架的时候敢拼命。

班长再次来撩我,我没有再接受他的好意,他说送我回老家,我也没有答应。

但自从班长提出周五送我回家后,每周张舰都送我回去。

我怕张舰,我们坐班车的时候不说话,走山路回去的时候,一前一后,我们也不说话。

我不起头,他也不起头。

因为没人欺负,我的时间越来越多,我花尽心思的努力学习,想要考到县城的高中,但我从来没跟张舰说过我的想法。

我要摆脱这些人,包括张舰。

我依仗他的保护,但他一说话我就吓得发抖,我依然怕他。

初三寒假,奶奶病重,我没有按照张舰的要求去镇上赶集,他自己到村里来找我,发现我一个人在照顾奶奶。

他帮我做事,晚上太晚,走夜路很不安全,他没有回去。

我和奶奶睡在一个床,给他找了一床被子,被子压好,隔着我们之间的距离。

后来睡到半夜,他把我拖进他的被子里,奶奶昏睡在旁边,我一点声音也不敢有,疼得受不了也没敢叫。
我知道我逃不了。

我是为了安宁,我把自己卖给了张舰。

我一直在利用他,他是在索要他保护我的报酬。

我早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心里一定谋算着这件事。

我这种苟且偷生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谈贞操?

大冬天,被子里的两个人一上一下,头部的被子扎得紧紧的,一点缝都没有留,呼吸声全锁在被子里。

我没敢哭,怕他觉得我不是自愿的,万一回到学校就说断绝和我的关系,我还有半年就可以上高中了,我忍到那时候就可以了。

他一直抱着我的头,身体同样不敢大动,抽搐似的顶我。

第二天一早,张舰整理被单的时候发现血迹,他和我抬了奶奶的身体,把被单拿去洗了。

后来他一个人坐在堂屋外的台阶上发呆,一坐就是大半天,我让他喝稀饭都没听见。

吃早饭的时候,张舰问我是不是想上大学?

我没想过上大学,能上个高中,毕业满了十八岁去打工,挣钱了再去自考大学,这是我定的目标。

因为高中还可以考免学费的,大学就算免学费,城里的生活费都和高中不同。

我从来没有奢求过大学。

我摇头。

他让我一门心思读书,学费的事情,他会想办法,读完高中读大学。他说我学习好,肯定能考上大学。

“你想什么办法?不行。

张舰瞪着我,“我叫你好好努力考就好好努力考,以后每天保证一个鸡蛋!

他说话,一如既往带着命令口吻,就像一个有家暴倾向的人。

我怕他。

他让我照顾奶奶,自己出门去了村里的集市买了些肉回来,让我做点好的给奶奶吃,自己也吃好点。

那顿饭,是我在父母离开后吃得最丰盛的一顿。

我觉得是我昨夜忍辱负重,换来的嫖资。

丰盛,也屈辱。

开学后,每天早上张舰都会给送来牛奶鸡蛋,以前他在学校从来不跟我说话,可这时每次他都会命令我:“必须吃光,要是敢剩下,看我不收拾你!

那语境,就像是我如果敢洒一口,他就会要了我的命。

我是受着欺负长大的女孩,逆来顺受,我吃得好了,可我还是怕他。

我胜券在握,想着如果我能考上免学费的重点高中,我就真的自由了。

可老天不开眼。

中考的时候我突发高烧,就算我加大剂量吃药抵抗着,最后还是没能考上重点高中免学费的分数线。

张舰到我家找我,塞给我钱,让我放心去上高中,往大学考。

我捏着钱,没有拒绝,那对我太重要了。

他第一次冲我笑,还捏了我的脸:“你是我媳妇儿,我养你应该的,去了高中好好读书,别跟别人跑了,知道吗?

我的眼泪落下来。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我还怕他,但是我需要依靠他。

无论是在暴力的世界,还是金钱的世界。

也是这个夏天,奶奶在我怀里咽了气。

是我和张舰一起安葬了奶奶,那时候他成了我唯一的依靠,他跑前跑后的奔走琐事。

我们明明都是不到十八岁的少年,却像成年的小夫妻一样默契的处理着这样的大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