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没做过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

时间:2021-10-16
沈宜安跪在那里,泪水涟涟。

她抬眼,如九天冰雪凝成的眸子怔怔地看着楚和靖。

是啊,她不配。

不配成为他的妻子,不配立于他身侧,又或许,甚至根本就不配活着。

但是楚和靖,我宁肯死,也不会叫你拿着我的孩子给顾筱菀入药!

沈宜安从地上爬起来,疯魔一般,瘸着腿往前冲去。

“王妃!卿羽凄厉地哭喊一声。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楚和靖将她拦住,没让她撞到墙上,拖着她往屋里走。

卿羽被影一拦在外头,跪趴在地上哭个不停。

顾筱菀迈着莲花步过去,抬脚踩在卿羽手上,见她呼痛,又笑得更灿烂了些。

“还真是和你家主子一样,认不清现实。

卿羽仰起头,看着顾筱菀那张故作柔弱的脸就忍不住犯恶心,她啐骂道:“你不过是个妾,日日矫揉造作哄得王爷多看你两眼,来日里王爷认得你真面目,定然会把你变卖为奴!

“妾?哈哈,顾筱菀咬牙冷笑,“放心吧,你家主子这个王妃的位置,坐不了多久了。

说完,顾筱菀甩袖,在青果的搀扶下径直离开。

影一照旧面无表情地禁锢着卿羽,对一切都视而不见。

此时,屋子里。

沈宜安蜷缩在地上,受伤的那条腿直挺挺地伸着,鲜血已经渗透了裤子,大片大片洇开。

她仰起头来,满眸都是仇恨凝成的坚冰。

“楚和靖,当年,我是你八抬大轿娶回来的,我一没有用家族势力逼迫,二没有请求皇上赐婚,一切都是你自愿,入府以后,我沈家尽心竭力帮你,不然你以为,当今圣上多疑,你还能稳坐靖王的位置?可是我沈家败落,你非但不帮忙,还推波助澜落井下石,楚和靖!你忘恩负义,宠妾灭妻,无心无情无耻!枉为人也!

“骂完了?楚和靖淡淡看着她,“当年你虽然没有明面上逼迫,可是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你心仪我,我喜欢的女子不能迎入府中,万般无奈只能‘自愿’娶了你,你沈家帮我,还不是为了控制我,沈宜安,你做出这样大义凌然的样子,就当真觉得你无辜吗!

“哈哈哈哈!沈宜安抱着肚子,大笑出声,泪水却随之而下。

三年夫妻,他原来就是这样想她,这样想沈家的。

此时,“吱呀一声门响,大夫小心翼翼迈进门来,“王爷,东西都准备好了。

“拿进来吧。

楚和靖面无表情开口,将沈宜安打横抱起,不顾她的拳打脚踢,直接就放在了床上,抬手将床单撕裂,绑住她的手脚。

沈宜安如同一条躺在砧板上的鱼,等待死亡。

“楚和靖,你这么恨我,为什么不干脆休了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你若不杀了我,早晚我要杀了你!

楚和靖冷冷扫了她一眼,“等菀菀等病好了,会有你如愿的那一天的。

一旁的大夫将要用到的器械一样一样摆出来,手却忍不住颤抖。

楚和靖扫了他一眼,冷声道:“本王亲自来。
  那大夫也是见惯了血腥的,可是亲眼看见楚和靖将那特制的器皿毫不留情地插进沈宜安的身体,又用内力强压她的小腹,将孩子逼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哇地吐了出来。

这真的是楚和靖的亲生孩子吗?

就算这孩子是仇敌的,一般人也下不了这样的狠手吧!

沈宜安咬破了下唇,凄厉的喊声惊起树上的飞鸟,茫然侧头看着世间惨状。

由于挣扎得太剧烈,那布条甚至勒破了沈宜安的手脚。

她猩红着眼睛抬起脖子,喘着粗气一字一顿道:“楚和靖,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楚和靖却抬起手中玉瓶,对她轻轻摇晃,“多谢你的药。

那是一个已经成了型的胎儿,分得清头和身子,前几天,沈宜安还感觉到了他的心跳。

“楚和靖那是你的孩子,楚和靖你不是人!

沈宜安整个人都被泡在血泊里面,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旁的大夫早已吓呆了去。

楚和靖歪了歪头,“沈宜安,你在做什么春秋大梦,你以为,不为了这个孩子,我会愿意碰你吗?

言罢,他又看向大夫,“别叫她死了,过几天还要取骨髓给菀菀入药。

沈宜安张了张嘴,不知道是要笑还是要哭,而后两眼一翻,径直晕了过去。

沈宜安醒来的时候,已经分不清自己的疼痛都来自哪里了。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难受。

  她抬手,缓缓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三个多月的孩子,已经成型,有心跳了。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

  沈宜安躺在那里,目光空洞地望着帐顶。

  她原是想哭,可是眼睛胀得生疼,竟是一滴泪也流不出来。

  过了半晌,她忽而笑了出来。

  汲汲营营二十年,到头来,大梦一场空。

这时候,屋外头忽然传来卿羽的声音。

“你们做什么!这是夫人的房间,你们不能进去!

话音未落,门却已经被人一脚踹开。

本就不结实的门咯吱响了两声,骤然倒落。

溅起的灰尘引得青果以帕掩面狠狠咳嗽了两下。

“什么破地方,比茅房还不如,你以为我没事会愿意到这里来?

她抬了抬下巴,后头的小丫鬟就端着一个托盘,弯腰走上前来。

“这是我们娘娘赏赐的,王妃今天辛苦了,所以叫王妃好好补补身体,青果一脸的倨傲,“王妃可要领娘娘的情,都吃了,不然过两天取骨髓的时候要是不顺利,王爷心疼娘娘,朝王妃发火,那可就不好了。

“你说什么呢!卿羽憋了一肚子的火,要和青果拼命。

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卿羽。沈宜安轻声开口。

卿羽站定,红着眼睛看她。

“帮我谢谢你家娘娘。沈宜安道。

当年京城第一闺阁小姐、连公主都要让她三分的沈宜安,今天却给自己低了头。

青果内心无限畅快。

她转过头,把手放到汤碗里搅了两下,又随手拿起一块排骨来,直接扔到了地上。

“王妃要吃下了,奴婢回去才好如实禀告,叫娘娘放心啊。青果捡起那块满是泥土的排骨,端着汤朝沈宜安走过去。
“王妃!卿羽气得恨不能杀了青果。

可是沈宜安却只是含笑接过了那块排骨,直接咬了一口。

砂砾在她牙齿间咯吱作响。

她喝了一口汤,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下,惨白着一张脸朝青果笑,“好了,你可以回去复命了。

青果见沈宜安如今只知道逆来顺受,也觉得欺负她没什么意思,甩袖离开。

“王妃,您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啊……卿羽哭着道。

“作践?沈宜安面无表情地继续吃着,“不吃不喝才叫作践自己。

“你过来。沈宜安吃了两口,忽而抬头对卿羽道。

卿羽带着几分疑惑走上前去,眼眶还是红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