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上你 酌青栀po 扒开老熟女黑毛

时间:2021-10-16
“可是今天姐姐却说,菀菀只不过是个妾,她才是王爷的正妻……顾筱菀说着,两颗珍珠一样的眼泪缓缓滚落下来,“姐姐大约是生气了,王爷最近对菀菀太好了,等菀菀身体好了,王爷就去陪一下姐姐吧,姐姐说得对,毕竟她才是正妻……

楚和靖如何不懂顾筱菀的意思?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柔声安慰道:“留着她的正室地位,也是为了堵天下人之口,总不好叫人说,楚家皇族无情无义,泯灭人性,再者,沈家虽然败落,到底朝中还有从前余党未清,留着沈宜安,也好控制他们,算是两相制衡。本王也不愿叫你受苦,只是这些,都是皇上的意思。

顾筱菀抬头,一副体贴入微的样子。

“王爷辛苦,菀菀都知道,父亲也说过了,王爷在朝中不好过,叫菀菀多多体贴关怀,顾筱菀抱住他的胳膊,缓缓靠了上去,“只是明天皇上传召王爷进宫,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她头上的香粉味熏得楚和靖头疼,不过他还是将其揽入怀中,轻声宽慰道:“明日若是有机会,本王一定会和皇兄提一下这件事的,总不至于一直委屈了你。

只不过话虽这么说,第二日进宫以后,楚和靖端坐下首,却是半句都没提这件事。

上头坐着的是楚匡义,当今皇上。

二人虽然是兄弟,但是多年来,关系实在一般。

从前四子夺嫡,楚和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是和楚匡义的关系不够亲密,也没给他多少帮助,一直就不为楚匡义所喜。

后来沈宜安喜欢他,这件事整个京城无人不知。

偏偏这沈宜安,当初是楚匡义看中,打算纳进宫里,最少也是个淑妃的。

只不过这件事,鲜少有人知道而已。

后来沈宜安如愿以偿嫁给了楚和靖,沈家也偏帮着他,楚匡义就更把他和沈家一起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好在后来,楚匡义对付沈家的时候,他非但没有阻拦,反而帮了不少的忙,这才在楚匡义心里挽回了一点好感。

楚匡义此次叫他过来,是为了商量边关的战事问题。

沈家败落以后,朝中可用的良将不多,北燕那边又虎视眈眈,局势很是紧张。

不过楚和靖知道,楚匡义多疑,一向不喜欢亲王过多参与朝政,更不愿亲王领兵,所以今天过来,也只是多听少说,实在没办法躲过去的问题,便含糊着回答。

本以为糊弄过去便罢了,谁知道说到一半,楚匡义却忽然换了话题。

“你不喜沈宜安,朕也知道,前段时间都是委屈了你,朕想,沈家败落也有两年了,沈宜安这个正室位置,也不必留着了,你既然讨厌她,不如贬为侍妾,或者干脆一纸休书打发了算了。

楚和靖骤然心头一跳。

他抬起头来,眸子里的慌乱一闪而过,不知有没有被楚匡义发现。

“如今朝中局势不稳,这仗能不打最好是不打,眼下就是年节了,总要叫百姓和将士朝臣们过个好年才是。

楚和靖微微抿唇,楚匡义这两句话说得好像风马牛不相及。

先让他休了沈宜安,又说能不打仗就打仗。

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有点心慌。
  楚匡义带笑看着楚和靖,道:“北燕皇帝年纪大了,这几年醉生梦死不理政事,朝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大多都是太子经手管理,太子年幼,性子软弱,北燕这几年要不是有威猛王撑着,早就垮了,所以要想解决和北燕的争端,还是要从威猛王身上下手才行。

  “威猛王甚宠他的幼子燕婴,且巧,这燕婴前几日,来了京城。

  “他说谈和不是不可以,除却金银粮食这些要求之外,他还想让……沈宜安陪他一夜。

  楚和靖猛地抬起头来。

  “沈宜安……他忖度片刻,方道,“为了江山社稷,臣弟自然不在乎这星点名声,只是威猛王与沈家人多年来在疆场上难分上下,如今沈宜安已嫁作人妇,却要委身燕婴,恐怕要被世人嘲笑我大楚无良将可用,要靠一个破落户的女儿卖身求和。

  楚匡义直直地盯着他,像是要透过他的眸子,看看他灵魂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

  “无妨,半晌,楚匡义才云淡风轻道,“为了江山社稷,王弟都不在乎名声,朕身为皇帝,更不至于受不了这么点委屈。

  言罢,他缓缓一笑,“再说了,你与顾筱菀两情相悦,也一直不愿意委屈她,此番正好寻个理由,休贬了那贱妇,也算是皆大欢喜。

  皆大欢喜。

  是啊,皆大欢喜。

  国难可解,顾筱菀扶正,所有人都开心。

  沈宜安?

  沈宜安算什么人。

  此时的顾筱菀,还不知道她马上就要美梦成真。

  她正以帕掩鼻,含笑看着沈宜安捧着一碗馊了的燕窝小口小口地喝。

  昨日她听青果说沈宜安已经没了脾气,还不太相信,今日特意带了这碗馊燕窝过来折辱沈宜安,没想到是真的。

  沈宜安捧着碗的手颤抖个不停,她浑身是伤,能勉强坐起来已经实属不易。

  顾筱菀忽而站起来,拧着鼻子往前凑了凑,“这馊了的燕窝,恐怕猪都不吃吧,姐姐真是连猪都不如呢。

  沈宜安不为所动。

  她的忍气吞声让顾筱菀丧失了欺负她的快感,顿时震怒,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碗,狠狠掼在了地上。

  “哎呀,妹妹手滑了,姐姐不会介意吧,不过听青果说,姐姐连掉在地上的排骨都不嫌弃,想来也不会浪费了这些燕窝吧。

顾筱菀说完,还用脚碾了碾那些泼洒在地上的燕窝。

沈宜安胳膊撑着床,缓缓挪到了床边。

顾筱菀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

她抬手,狠狠将趴在床边的沈宜安的头往下按去。

就在此时,沈宜安忽而觉得腹中一阵恶心,一张嘴,“哇地一下全吐了出来。

本就馊了的燕窝和胃水混在一起,酸味墙壁,全吐在了顾筱菀的一双精致绣花鞋上。

顾筱菀瞬间松了手,往后退了半步,但已然是晚了。

沈宜安趴在床边,青丝垂落挡住她面容,忽而笑了两声。

“青果!顾筱菀忍着恶心,厉声尖叫,“让这贱妇把我的鞋子舔干净!
“这是怎么了?

楚和靖沉稳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顾筱菀瞬间换了一副嘴脸,带着满脸的委屈朝他小跑过去。

“王爷!她眼眶通红,俨然受了极大的委屈,“妾身是想来给姐姐补补身子,可是姐姐非但打碎了碗,还辱骂妾身,甚至……甚至将这些秽物吐在妾身鞋子上。

顾筱菀咬着帕子哭,“这可是王爷您送给妾身的鞋子啊……

她红着眼睛,悄悄侧头看楚和靖,一副小心翼翼我见尤怜的样子,等着楚和靖给她做主。

楚和靖对于此事未置一词,只对后面的婆子招了招手道:“给她收拾收拾。

两个婆子应声上前。

顾筱菀不知发生了什么,心中登时有几分忐忑。

“王爷……

王爷不会是对这贱人起了兴趣了吧!

还是刚刚她做的事情,都被王爷看见了?

那一瞬间,顾筱菀心头转过许多个念头,越发不安起来。

其中一个婆子抓起沈宜安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

她瘦得厉害,下巴尖尖,一双大眼睛愈发突兀。

她面色惨白如纸,脖子上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楚和靖的目光缓缓落在了她身上。

他都快不认得她了。

初嫁时,她神采飞扬,肌肤吹弹可破,浑身上下都是养尊处优多年的贵气。

沈宜安亦与他对视,浑身是伤的她虚弱无比,唯一双眸子里目光凌厉得像是能杀人。

楚和靖迎上她的目光,缓缓开口道:“威武王世子燕婴看中了你,今晚为了大楚,你便去陪他一夜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