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起小裙子扒下小内裤打屁股 把女邻居弄到潮喷的X经历

时间:2021-10-16
云楚楚紧贴墙根,汗珠沿着额头滑下,大气也不敢出。

她背后这堵围墙目测两米高,翻过去应该不会受伤吧?

面前三十坪的欧式后院少了钟点工的定期打理,杂草丛生。

如果不是上个月女主人意外死在家里,这幢别墅应该是很抢手的豪宅。

就因为难卖,得罪了主管的她才被分配到这单。

宝贝,等这晦气的房子找到买主,我拿到那女人继承的遗产,想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

“别忘了去要那女人的保险金,虽然没我们推那一把,她也不会从楼梯上摔下去,但尸检明明白白的,保险公司不能抵赖呀……

出轨、杀妻、骗保。

她这位客户,是个狼人……

她只是来评估房屋情况的,摊上的什么破事啊。

被发现的话会不会被灭口?这对狗男女连杀人都敢!

兜里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云楚楚寒毛炸起。

“谁!客户的脚步声从客厅传来,越来越近。

云楚楚吓得转身一脚蹬在身旁的落地景观灯上,手脚并用,竟然就那么借力攀上了围墙。

砰的一声闷响,她狼狈落地在一片草坪上。

她发誓,她大学在校体操队待了几年都没爆发过这么大潜力……

起身环顾四周,这是个比她客户那套户型大一倍的别墅的后院。

得赶紧跑路,至于还要不要继续做那个单子,另说。

她硬着头皮穿过后院,推开玻璃门,走进一楼客厅,很快找到了玄关。

希望主人不在家,不然说她私闯民宅就尴尬了……

“你怎么进来的?一个冰冷低沉的男声从背后响起。

主人还真在家!

云楚楚心虚地回头,“抱歉……突然禁了声。

这人上半身什么都没穿,八块腹肌块垒分明,泛着健康的小麦色光泽,刚沐浴完,肌肉上还挂着热气腾腾的水珠。

下半身竟然只松垮垮地围了个浴巾,根本藏不住那啥的雄伟。

湿漉漉的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干,有些凌乱,但掩盖不了无可挑剔的五官。

男人高得让她不得不仰视,愠怒又嫌弃的目光锁牢她。

她竟然感觉自己不配和气场这么孤高的人站在一个空间。

“吴波让你来的?为了卖,不择手段?

顾清濯上下打量不请自来的女人,果然和昨天酒局上那个热衷“集邮美女的房地产老板吹的一样,身材凹凸有致,脸蛋清纯,连穿的也跟学生一样朴素。

云楚楚听到耳熟的名字,想起吴波不正是安住客的老板、她的最大boss嘛。

他认识她boss。

还有,为了卖什么不择手段?房子?

“您误会了……她真不是那种为了抢房源而扰民的黑中介,但更不能说自己是从隔壁翻墙进来的吧。

“出去。

云楚楚垂着头拉开大门,却看见一个美女站在门外。

美女见门开了,眼睛一亮,从门缝挤进来。

“顾总,我是吴总介绍来的……

顾清濯火气上涌。

呵,还不止送一个?

这些商界蛆歪门邪道一套套的,当他这座私宅是随便出入的菜场?他是种马?

“现在什么人都能自由出入翡翠园?安保存在这么大的缺陷?找下江城安保最好的小区,一周内,我要搬家。

还在门口的云楚楚听到顾清濯冷声打着电话,心思一动。

他要换房?这不就是她的工作吗?
“顾总您好。刚才在她眼前被轰走的美女好像就是这么称呼他的。

从包里掏出便签纸和笔,写上手机号和名字,麻利地撕下拍在玄关处,“我是吴总的员工云楚楚,如果接下来有需求,欢迎选择我,我时间充裕,随时方便。

听到员工两个字,顾清濯嘴角嘲讽地勾起。

大门重重关上,云楚楚吃了一鼻子灰,默默离开。

哎,她也知道今天这场面自荐怪怪的,可这不缺业绩嘛。

如果试用期一份购房意向协议都没拿到,她就得滚蛋了。

这位顾总连翡翠园这样的市中心豪宅都嫌弃,对新居的档次要求肯定更高,要是能由她负责就好了。

往美了想,如果他还打算卖掉现在住的这套,岂不是她几年份的提成都赚饱了?

也不知道哪个销售命这么好,能负责到这样的大客户。

想起她接手的“凶宅,头大。

把真相上报公司?

可一来她没证据,二来……说句冷血的,客户的私人恩怨和她们做销售的无关。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继续找买家?

不行,她良心会受到谴责的。

……

太阳就快落山,江城的晚霞连绵千里。

屋内,顾清濯穿上真丝家居服,吹干头发后,私人手机响起。

是一个没存在通讯录里的号码,但他很熟悉。

“阿濯,家宴就要开始了,今年回来的吧?中年女人语气慈爱。

“没空。

“妈保证这次不会像去年那样给你安排相亲……

顾清濯沉默。

“老爷子说很想你,很后悔那件事,清濯你是不是……也还在怪妈?

“不至于。顾清濯不耐地用指节叩击着沙发扶手,“家宴几点开始?

“妈没听错吧?你愿意来了?我们现在正准备出发,德悦长期给顾家预留的包厢你知道的,半小时后见?顾母惊喜后迟疑道:“如果最近交了朋友,可以带来看看。你爷爷说了,只要不是之前那样的,他都由你。

顾清濯目光闪烁。

那样?哪样?

除了江城那些留学回来的名门千金,老爷子还看得上谁?

顾清濯敷衍地嗯了几声便挂断了,然后打给助理。

“我现在参加家宴需要带个朋友,马上帮我联系个女伴,不需要做造型,让她穿素点。

“等等,就打……顾清濯撕下玄关处色彩鲜艳的便签纸,念出一串号码,淡漠道:“这个电话。

不是让他带朋友吗?如他们所愿。

“顾总,这女的是……

“她是专业的。

助理愣住:“专业的?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吗?

顾清濯解释:“吴波的资源。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