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这是在公交车上有人 伸进内衣揉捏她的乳尖的视频

时间:2021-10-16
傅思洐性情凉薄,他说要丢出去,就不会是开玩笑。

苏锦不想惹怒他,只得快速的把衣服穿好。

她的身形匀称,线条柔美。

完美的身材瘦的恰到好处,哪怕是女人,都会嫉妒。

可是傅思洐眸底没有任何情/欲,见她穿好衣服,刚毅的下巴瞄向门口,冷淡的吐出一个字:“滚。

他就像高高在上的王让人心生敬畏。

苏锦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对他轻轻颔首,轻声道谢后,就要离开。

刚走到门口却听见外面传来噪杂的声音。

“什么,她果真做出这样的事?说话的人正是苏锦的父亲,苏明远。

再次听到苏明远的声音,苏锦的内心涌出强烈的愤恨。

她上辈子信任苏明远,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看待,到头来得到的却全是欺骗和谎言。

什么父女情深,只是苏明远为了榨干/她做出的样子。

他不过是想利用她的才华,让苏锦为苏家效力。

这次,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在苏明远身侧,苏锦的养母正煽风点火:“已经有人看见了,那还有假?

她一边说着,一边对身侧的苏诺使眼色。

苏诺心领神会,软糯的道:“妹妹刚刚是喝了点酒,但她还不至于不知羞耻的跟男人开房吧,这应该是假的。

“什么假的,刚刚明明有人看到三小姐和男人进了房间。有人说道。

“把门撞开。苏明远气的脸都白了,命令道。

苏锦站在门后,眸底一片冰凉。

如果此时她走出去,被人看到她和傅思洐在一起,又是一场事非。

“还不走?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苏锦心一慌,转身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

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菲薄的唇。

男性的气息近在咫尺,让苏锦意乱情/迷。

苏锦硬着头皮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就在她百般为难时,门突然被人撞开,强大的惯性让苏锦扑入了傅思洐的怀抱。

“天啊三小姐果然和男人在鬼混……有人幸灾乐祸的道,可是话未说完,便惊悚的瞪大了眼睛。

谁都没有料到,在这房里的男人会是傅思洐。

傅思洐,屹立于A市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

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他就是钱和权的代表。

说他是野男人的人,真的是瞎了眼。

“这就是你们说的野男人?苏明远压低声音恨恨的瞪了一眼顾香云,表情尴尬极了。

顾香云也是一脸愣怔,明明是苏锦和野男人鬼混,怎么变成了傅思洐?

她跟苏诺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疑惑。

苏诺眼里满是不信,明明都设计好的,要让苏锦身败名裂,怎么会变成这样?

“妹妹,你怎么会在傅先生的房里,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换了?苏诺首先打破沉默,出声问道。

她的话让众人把目光投到了苏锦身上,果然看到她换了一身裙子,不仅如此,脖颈上还有些可疑的红痕。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身上还有痕迹,这些足够让人浮想联翩了。

就算苏锦没有和野男人鬼混,光凭这两点,她也会被人贴/上放荡的标签。

众人的眼神,如刀子一般射向苏锦,让她无所遁形。

戏谑的、嘲弄的,落井下石的。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
苏锦的眼神与傅思洐的撞上,对方目光冰冷,眼底还含有一丝警告。

大有她处理不好,就会惹祸上/身的感觉。

苏锦离开傅思洐的怀抱,目光坦荡的看向众人,开口道:“傅先生不胜酒力,我扶他上来休息,有什么问题吗?

“那你的裙子?苏诺还是不甘心,似乎不让苏锦出丑,她就活不下去。

苏锦拎了下裙角,笑的愈发自信:“那件裙子被我不小心弄脏了。

众人纷纷露出释然的表情,原来如此。

“傅思洐从不近女色,再说了他衣着整齐,怎么会和苏家三小姐有什么,只怕这件事是有人设计陷害。有人小声的嘀咕。

“谁知道呢,豪门里的事非多。有人冷嗤一声:“咱们就当看戏好了。

声音传进苏明远的耳朵里,让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顾香云,后者心虚的低下了头。

“好了好了,这都是一场误会,大家快入席吧。苏明远转移话题。

苏锦却没有打算此事就这么揭过,她一脸委屈的看着苏明远,质问他:“父亲,有人污蔑我,你打算就这么揭过去?

“诬蔑你?谁会诬蔑你?苏父疑惑的问道。

苏锦眼眸看向苏诺,眼底多了几分冷意:“姐姐,你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让大家误会我?

前世苏诺这个白莲花,苏锦没少吃她的亏。

这次她要撕破她的美人皮,让大家看清她是什么样的人。

果然,苏诺紧张起来,眼底含/着一泡热泪,故作委屈的道:“妹妹,我只是担心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论演技,苏诺可是一把好手。

装柔弱扮可怜,是她一贯的伎俩。

可惜这招在苏锦面前不管用了。

“姐姐故意歪曲事实,让大家误会我是那种作风不正的女人,这还不够吗?苏锦冷静的回道。

“不,不是那样的。苏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眼睛红红的为自己辩解:“我只是太担心你了,妹妹你不该误会我,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清楚的呀。

苏诺擦了把眼泪:“有好吃的,我都会给你留一份。

“那只是你吃剩下的。苏诺冷哼一声。

“我的漂亮衣服,都会给你穿。

“那都是你不要的。

“你,不,不是这样的……苏诺无力的辩解着。

苏锦垂下眼帘,将所有的情绪隐藏在眼底,唇角噙着一丝伤痛的笑:“我知道我是抱养的,从小到大一直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从来不敢奢求什么,可是姐姐却一直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对我非打即骂,就连下人都不如,如果真的那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要让我留在这里?

苏锦平静的语气,却像一滴水掉入了油锅,让众人的心沸腾起来。

前来参加宴会的大多是圈子里的名流,非富即贵。

苏锦话里的信息,足以震惊众人眼球。

“真没想到,苏家竟是这样对待养女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哎……

“就是啊,听说苏诺有心脏病,又是熊猫血,抱养苏锦是为了给她充当血库,真是好狠毒的人啊。

顾香云见众人把矛头都指向了苏诺,急忙出来作和事佬,亲呢的拉着苏锦的手道:“不是大家想的那样,都是一场误会,小孩子家打打闹闹,当不得真的,是不是啊小锦?
顾香云跟苏锦打眼色,苏锦却装作没看见,没把她气个半死。

一句打打闹闹就想抹去对她的陷害,简直是做梦。

苏锦把手抽了回来,目光清冷的看向顾香云,笑道:“姐姐都二十岁了,比我还大两岁呢,孰轻孰重她会不知道吗?还是说,姐姐心智未熟,所以才做出这种糊涂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