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熟女大屁股水多多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

时间:2021-10-18
楚怜有些没听明白,“什么?

郁笙好心解释,“作为你卖皮肉的幸苦酬劳啊!

“……楚怜气得直咬牙,恨不得上前去揍郁笙一顿,只不过被身边的妹子给拉住了。

郁笙转过身,踩着高跟鞋优雅地离开。

楚怜盯着郁笙的背影,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刚才郁笙说什么?

说她是卖的吗?

现在全公司哪个不知道她是慕总的女人,大家见了她都得让着她几分,而她郁笙不过是个占着慕太太名头的女人而已,又不讨慕总喜欢。

还真当自己是慕太太啊?

下午,楚怜趁着送文件上去总裁办公室的时候,跟慕景珩哭诉了起来。

慕景珩皱起眉头看着突然坐进自己怀里的女人,还没开口,就听得对方控诉。

“慕总,我不知道哪里惹到了慕太太,慕太太竟然说我是出来卖的,而你是那个嫖客!楚怜眼睛里水汪汪的,看着慕景珩,“慕总,慕太太说我就算了,你是她的丈夫,她怎么连你也骂?

闻言,慕景珩眯起了眼,脸上难得一见的浮现了笑容,他捏住了楚怜勾住他脖子的手,“真的?

在他潜意识里,郁笙从不屑于做这种事,哪怕他女人再多,她都不会过问。

更别提,这种类似于吃醋的行为了。

楚怜不知男人心里所想,点了点头,“真的!“

慕景珩不疑有他,捏着楚怜的手,一把将她从身上扯开。

楚怜被他这么一推,腰撞在了桌沿上,疼得她直抽气,本想向男人撒撒娇,却不曾想,慕景珩已经起身,快步地朝着门口走去。

慕景珩激动地走到电梯前,按了键,看着电梯不断跳跃而上的数字,他才反应过来。

他这是在做什么?这样下去,岂不是让郁笙看了笑话。

平静下来以后,慕景珩又折回了办公室里。

见到还呆在自己办公室的楚怜,无端的心生厌恶。

楚怜见慕景珩回来,还想粘上来,却被男人无情的推开,“滚开!

楚怜闻言吓了一跳,但好歹也在拓展部摸爬滚打了几年,看人脸色的本事一流,见状,十分识相地离开。

下午,郁笙收到了条短信,是医院发来的,提醒她可以拿体检报告了。

体检是上个月的事了,但是由于这段时间比较忙,一直没时间去拿。

因为业务部的工作时间会比较自由,所以郁笙处理完手上的事,就提前离开了公司。

在楼下打车,去了医院。

楚怜说的事,让慕景珩烦躁了一个下午,最后还是没忍住,让人去叫郁笙上来。

只是没一会儿,助理带来了她已经离开公司的消息。

顿时,慕景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她去干嘛了?

助理看了眼慕景珩的脸色,战战兢兢地开口,“好像是去医院了。

“生病了?慕景珩的眉头皱了起来。

“好像不是!助理回答,“据太太同事说太太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生病的迹象。

慕景珩揉了揉额头,挥手让助理下去。

医院里。

郁笙从医生那儿拿了体检报告,各项指标都还算正常,就是有些亚健康。

有些贫血,最近操劳过度。

郁笙认真地听完医嘱,道了谢,然后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她在看体检报告,一不留神腿上撞到了一个软软的小东西

郁笙低头一看,是一个小男孩,此时仰着摔倒在地上,他两只小手撑在地上要起来。

小家伙不过是三四岁的样子,模样十分讨喜,穿着牛仔衫,下面是一条条纹的背带裤,很萌。

“对不起,对不起,有没有摔到哪里?郁笙很抱歉,拉着小家伙起来。

小家伙站起来,还没有郁笙蹲下高。

他两只小手揉着小屁股,一边抬头打量着郁笙,乌亮亮的眼睛里面像是盛满了细碎的星辰似的。

郁笙以为他摔疼了,有些担心地问,“是屁股摔疼了吗?还有其他地方疼吗?

小家伙看着她,摊开了自己摔得有些红的小手,小脸不知什么时候红了起来,不过依旧严肃地板着。

小孩子的皮肤都比较嫩,猛地摔到地上的,一点痕迹就触目得厉害。

郁笙捧住他的两只小手,放到唇边吹了吹,她时不时地抬头看他,柔软的声音问,“有没有好点?

只是小家伙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她看,不说话。

“你家里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郁笙抬头问他。

小家伙眨眨眼,小手勾住了郁笙的小指。

郁笙有些为难,朝着周围看了看,好像并没有这小朋友的家长在。

但是现在遇上了,她好像也根本没有办法丢下他不管。

郁笙耐着性子问他,“小朋友,你爸爸妈妈没跟你一起吗?

只是,不管她怎么问,小家伙从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郁笙不禁觉得有些奇怪,看着小家伙面瘫的小脸,大脑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孩子不会是不会说话吧?

她觉得有些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小孩,要是个哑巴,那是真的可怜。

眼见着也问不出什么,郁笙想着去问问护士站问问,有没有人见过孩子的家长。

她低头询问小家伙的意见,“那我带你去找你家人好不好?

话落,小家伙松开她的手指,扭头就走。

走了几步,没见郁笙跟上去,便转头过来看她,很有个性地说,“女人,还不快跟上?

“……

郁笙默了默,刚刚以为不会说话的小孩,居然开口了?

只是现在,郁笙想起自己刚才说的,也只好认命地跟上他。

来到一楼的护士站,可算是找到了认识这个孩子的人,护士立马联系了孩子的家长。

听到护士对孩子家长的称呼,让郁笙有些恍神。

商先生,港城里,姓商的虽然不多,但也不一定就是他吧——

郁笙低下头去,跟小家伙说,“既然你家人马上就过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乖乖在这里等你家人,知道了吗?

小家伙瞥了郁笙一眼,傲娇地哼了哼,“你陪我!
郁笙失笑,抬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以后不能这样偷偷跑出来了,知道吗?会让家里人担心。

小家伙满不在乎地说,“我老爸才不担心呢!

郁笙皱皱眉,“怎么会?

“奶奶说,老爸是个工作狂,连自己人生大事都没解决,哪有空管我?小家伙撇嘴,一副酷酷的表情。

“……郁笙唇角弯了弯。

小家伙不高兴地看她,“你笑什么?

郁笙抿了嘴角,收起笑意,“你老爸有你这么个儿子一定很幸福吧?

“不啊!我老爸总说我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说我不听话就要把塞回去!小家伙摇头,“其实,我知道的,他才是充话费送的!

郁笙有些想笑,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奶奶跟我说的!小家伙得意地扬扬眉。

“……

郁笙有些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小家伙鬼灵精似的。

真不知道怎么样的家长能生出这样的小孩来——

突然的,她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郁笙拿出手机,看了眼,见是慕景珩打来的,脸色微微一变,她低头就见小家伙眼睛亮亮地看着她。

她轻轻地跟他说,“我去接个电话,你乖乖坐这儿等,好吗?

“知道啦!小家伙挥挥手,“要记得回来!

郁笙点头,这才拿着手机走到一边去接电话。“喂。

“在哪?

郁笙愣了会儿,才道,“医院里。

那边沉默了片刻,才出声,“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嗯?郁笙还没反应过来,电话就被挂断了。

她拧了拧眉,看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折回去护士站。

蹲下身抱歉地跟小家伙说,“小朋友,对不起啊!阿姨现在有点事要回去了,你一个人在这里等可以吗?

小家伙有些生气,十分傲娇地转了脸,却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你走吧!

郁笙无奈,跟他说了再见,才起身离开。

她前脚离开,身材高挑,英俊挺拔的男人后脚就出了电梯。

商祁禹看到孤零零坐在长椅上的小家伙,眸光沉了沉,迈开长腿朝他走去。

“怎么跑这里来了?

商一诺被自家老爸的声音吓了一跳,仰头看了他一眼,像是有些怕被骂似的,手指了指郁笙的背影。

“是那个阿姨带我下来的!

商祁禹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女人纤瘦的背影便入了眼底。

他黢黑的眼眸深处,极快地闪过一抹情绪,让人无法捕捉。

郁笙在医院外找到了那辆停在一旁的银灰色玛莎,她快步走去,拉开车门上车。

慕景珩上下打量了郁笙一圈,俊脸上有些不自然,“来医院做什么?

郁笙低头给自己系上安全带,随口答,“拿体检报告。

对他,她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平静的相处模式无疑对她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

只是他无端的关心,却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吃错药了!

“怎么样?慕景珩启动车子,好看的大手打着方向盘。

郁笙嘴角一弯,“我没什么大毛病,不过你最好也找个时间去做次体检。

“嗯?慕景珩看了她一眼。

郁笙笑笑,视线往下一瞟,“可以去皮肤科看看,免得不注意拖着就麻烦了。那种事,还是要防范的。

闻言,慕景珩脸色沉了下来,嘴角狠狠一抽,猛地踩了刹车。

“郁笙!他咬牙喊她。

两个字仿佛是从齿缝里钻出来的。

他的反应,如她意料之中。

她扭头看他,“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我听说这几天有帝都的皮肤科专家过来,你有空可以挂个门诊。

慕景珩脸色阴沉,额前的青筋凸起,郁笙看着他,觉得这个样子的慕景珩才是正常的。

只是的下一瞬,他的脸色开始好转了起来。

盯着郁笙,忽然就笑了,他问,“阿笙,你这是吃醋了?

郁笙有些懵,愣愣地看着他,但是只觉得自己似乎无法看清楚他。

“楚怜说你中午,骂她是出来卖的,我还觉得奇怪,这回是真吃醋了?他眼底染着点点的星火,看她的眼神也愈发地柔和。

郁笙咬唇,中午的事,她只是看不惯了而已。

至于楚怜会跟他告状,也很正常不过了。

她收回视线,突然觉得慕景珩此时的反应有些好笑,“怎么?你要为她出头?

“既然看不惯,那就让她滚蛋。慕景珩道,“阿笙,你是慕太太,我怎么会为了别的女人怪你?

闻言,郁笙只觉得身上一阵的鸡皮疙瘩,说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像他。

他应该是对她厌恶到极致了才对。

慕景珩俯身过来,大手在郁笙不注意间撩起了她的下巴。

薄唇忽然的逼近,让郁笙措手不及,距离近得她觉得恶心,她扭过头,避开。

眼中是不加掩饰的厌恶,和他厌恶她一般的,她也在厌恶着他。

他有过的女人太多,她有洁癖,碰一下都有些受不了。

慕景珩愣住了,黑眸里闪过一丝冷意,他撤回手,不发一言地启动了车子。

这一路上,郁笙很安静,脑子里乱成一团。

而她身边的慕景珩也一路沉默,专注地开车。

第二天,中午的午休时间。

阮棠说起了,楚怜被解雇了的事。

是今天早上,上头的意思。

因为这件事,楚怜还上去闹了一通,最后还是乖乖地下去办理离职了。

闻言,郁笙不由地想起昨日在车上,慕景珩说的话。

“楚怜不是咱们慕总的新宠吗?怎么慕总是玩厌了吗?阮棠有些唏嘘,“平时见她仗着跟慕景珩那点见不得人的关系,到哪里都跟高人一等似的,没想到现在就这个下场。

郁笙垂了眼皮子,没有开口。

这些事,都和她没多大关系。

阮棠看着郁笙显然没有多少兴趣的模样,耸耸肩,“也不知道下一个该轮到谁了——你可小心着点,慕景珩那阴晴不定的性子,可真难伺候!

“我知道!郁笙莞尔。
晚上,郁笙又一次地接到了郁正松打来的电话。

郁笙揉了揉额头,敲响了慕景珩房间的门。

没一会儿,里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门便被人从里面打开。

慕景珩穿着白色浴袍,松松垮垮地系着,露出大片的蜜色胸膛,黑短的发丝还在滴着水,是刚洗完澡。

他一手扶在门框上,挑眉看她,“有事?

郁笙有些不自在地转开脸,咬了咬唇,“有。

慕景珩看着她细白的肌肤上染上的红晕,眼神里沉了笑意,把毛巾丢进了她怀里,低沉道,“进来——

郁笙看着手里的毛巾,僵硬着走了进去。

她抬眸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开口,“景珩,我来找你是为了借钱的事。郁家现在真的很需要那笔钱。

“过来,帮我擦头!慕景珩示意她过来。

郁笙并没有动作,看着他道,“你放心,盛华的项目我一定会拿下来的。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慕景珩起身,迈开步子走到她的面前,讥讽一笑,“郁笙,求人要有求人的姿态,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闻言,郁笙脸色一僵。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清高的模样,明明是求人,却一点姿态都不肯放低。慕景珩臭着脸,扯走了她手里抓着的毛巾,“三千万,你知道的,对慕家来说不算什么。但你要借,不拿点诚意出来,我为什么要借?

郁笙还没来得及说话,慕景珩伸了手,按住她的脖颈,把她带到了他的跟前。

她吓了一跳,两人靠得近,似乎只要再近一些,鼻尖就能碰到。

忙撇开脸去,她冷笑,“慕景珩,你不是嫌我脏吗?你确定你要这个诚意?

慕景珩脸色一黑,大手捏住她的脖子,微微用力,“你脏了,我也干净不到哪里去,为什么不能?

郁笙浑身一僵,还没回神,男人的俊脸便压了过来。

她伸手推他,却被他攥紧了手腕,慕景珩张口就咬在了她的锁骨上。

疼痛蔓延——

郁笙皱起了眉头,抬手去推他,又气又恼,“慕景珩,你混蛋!放开我!

血腥的味道,让慕景珩心里的暴虐因子更沸腾了起来。

他不管不顾地抓着郁笙,薄唇又往下吻去。

郁笙气得浑身发抖,扬手打在了男人的脸上,“慕景珩!你这个疯子,我不要了,我不问你借钱了!

慕景珩的脸被她打得偏了过去,他冷笑一声,转过头去看她,“你现在才知道我是疯子,也不算晚!郁笙,我真TM地早在爱上你的时候,就已经是疯子了!

郁笙不可思议地看他,什么?

他刚才说,爱上她?

慕景珩狠狠捏住她的下巴,笑了笑,“怎么?很意外?郁笙,我现在巴不得毁了你!

郁笙不敢乱动,男人手上的力度也没有半点收敛,很痛,但是他眼底的暴虐,她看得很清楚。

他是个疯子,她知道的。

所以会做出点什么,完全没有保证!

慕景珩低头看她,指腹摩挲着她的嫩唇,“郁笙,你乖乖给我,三千万我立马给你!

郁笙还没来得及回答,房间的门便被人大力地推开。

“什么三千万?宁岚走进来,非常不悦地道。“景珩,我早说这女人要不得!你还非得娶进门。我看就是看中了我们慕家的钱!

郁笙脸色一白,忙从慕景珩的禁锢中逃出来。

慕景珩脸色不好,看着宁岚道,“妈,你上来做什么?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宁岚责怪地看了慕景珩一眼,“什么你们两个人的事?这个女人现在都开口问要钱了!三千万,不是三万!景珩,妈是担心你被这女人给骗了!

说着,宁岚转而看向了郁笙,冷冷地说,“别说三千万了,三百万都没有!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我们慕家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自从你来我们家之后,有为我们这个家做点什么吗?连最简单的妻子的本分都做不到!就算是养了只母鸡,都会给我们下个蛋吧!你倒好,来我们家两年了,甭说个蛋了,现在都还分房住!还不如趁早给我离了,看得我碍眼!

慕景珩看着郁笙惨白的脸色,心里有些躁郁,忙打断了宁岚的话,“妈,你这是做什么?越说越不像话了!这是我和阿笙的事,你少管!

“我能不管吗?这女人就是不安好心!宁岚瞪了慕景珩一眼,手指着郁笙,“我告诉你,别被这女人的假象给骗了!就是冲着你的钱来的!果然是有爹妈生没爹妈养的……

面对宁岚的指责,郁笙只觉得无力,的确,三千万是她开口问他借的,她反驳不了。

宁岚嘴里的话着实是难听得很,郁笙有些受不了,转身就跑了出去。

慕景珩就要上去追,宁岚挡在了他的面前。“干什么去?

“妈,阿笙是我认定的人,你对她放尊重点。还有这是我和阿笙的事,你别管!说完,慕景珩便绕开了宁岚,出了房间。

郁笙刚跑到大门外,慕景珩便追了上来,他扯住郁笙的手,把她拉进怀里。

“阿笙,不要哭。

郁笙抬手,摸了下脸颊,才发现自己是哭了,眼前都模糊了。

慕景珩伸手抹去她脸上的眼泪,他知道她不好受,母亲的话,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骂她没有爸妈。

“阿笙,跟我回去。我代妈跟你道歉好不好?

郁笙摇头,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慕景珩,你妈说得没错,我们还是早点离了吧!

“不,我不答应,跟我回去!慕景珩皱起了眉头,伸手去拉她,却被她闪身躲开。

郁笙扯了扯嘴角,眼泪却掉了下来,她咬着唇,“我不想回去,你别管我!我想一个人静静。

慕景珩怎么肯,更别说她现在这个样子了。

他伸手拉住了郁笙的手腕,俯身下来就要抱郁笙起来。

郁笙大叫,低头狠狠在男人手上一咬,使了全劲,又重重地在男人的脚上踩了一脚,在男人松手的空档,她立马转身就朝着马路跑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