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用丝袜榨精榨到死 老汉瓜棚玩小丹小雪小说

时间:2021-10-18
时安管不了别人说什么,她只想快点从沈长风口中问出时坤的下落。

  “沈公子,一直都是你在负责我哥的案子,如果他出狱的话,你肯定知道。麻烦你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等找到他,我不会再在海城多待一秒钟。时安微微抬头,看着往日温润如玉的沈长风。

  但她大概忘记沈长风在法庭上是多么凌厉果断,杀得对手片甲不留。

  他的温润如玉,只表现给他想表现的人看。

  “看来你还知道有人不想你留在海城。沈长风淡声说道,“至于时坤,他的案子从五年前开始就不是我在负责,他去了什么地方我不知道。

  沈长风一脸“就算我知道也不告诉你的表情。

  “沈……

  在时安准备开口的时候,宴会厅里面一阵不安躁动,她随着众人的目光移动,看到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

  英姿勃勃,玉树临风。

  时安一直都记得,七年前睁开眼睛那一瞬间,看到的陆南望是怎样的夺人眼球。

  七年过去,陆南望依然是人群当中最出彩的那一个,不管在哪儿,只要他一出现,必定是焦点。

  不知道是谁说:“陆公子和他的侄女儿出现在同一个场合,这下有好戏看了!

  带着幸灾乐祸的口吻。

  时安本来想在陆南望来之前把事情搞定,结果没从沈长风口中问道任何有用的信息,陆南望忽然出现,将他们两人推到了风口浪尖处。

  陆南望目不斜视地往时安这边走来,带着强大的气场,时安下意识眨了下眼睛,捏紧了手包。

  男人大步流星地走来,目光却未曾在时安的身上停留半分,他站在沈长风面前,沉声道:“有个合约需要你看细则。

  “行。沈长风放下手中的高脚杯,陆南望一句话就跟着走,“和高氏的合约?我看过,其中第29条对陆氏非常不利……

  “沈公子,麻烦你告诉我我哥的下落。时安快走两步,挡在沈长风和陆南望面前。

  现如今,找沈长风询问是最快的办法。

  “我说过了,时坤的案子不是我负责。

  “我不相信你什么都不知道。

  “时小姐,你这样就强人所难了。开口的,并不是沈长风,而是从头至尾都未看过她一眼的陆南望。

  她强人所难?难道不是沈长风知道时坤的下落,而故意不告诉她?

  不……

  时安摇摇头,不告诉她时坤下落的,不是沈长风而是陆南望。

  她转头看着陆南望,嘴唇微翕,清澈的眸子当中似乎蕴藏了太多想说的话。

  四目相对,她眼神淡漠,他神色清冷。

  按照时安的话来说,毕竟陆南望悉心教导了她两年,身上怎么也有他的影子。

  这个眼神,时安学了陆南望的七八分。

  整个宴会厅里面都安静下来,默默注视着这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上演一场大戏,给最近没什么绯闻的豪门圈子,增加点乐子。

  僵持时,陆南望忽然挪开眼神,对沈长风说,“我也觉得29条很不合理,把它划掉,高氏不同意就拒绝和他们合作。

  向来都是,谁忤逆了陆南望的旨意,只有一条后路——

  逆他者亡。

  所以众人想要看的好戏,五年前上演过一次,就不可能再上演第二次。
  时安看着陆南望恍若无人地和沈长风讨论陆氏和高氏合约细则,心底最后一点耐心也被陆南望给磨光了。

“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告诉我我哥在什么地方?时安知道,她自己去找时坤,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年半载。

  而通过陆南望,只需要几分钟。

  但她需要为这几分钟付出代价,她明白。

  时安面上带着几分妥协地看着陆南望,只要他愿意告诉她,她……

  “那不是……陆太太?细碎的声音传入时安的耳中,当然也包括陆南望。

  陆南望视线微抬,往众人视线集中的地方看去,只见陆锦瑟挽着盛浅予的手款款而至。

  盛浅予这几年深居简出,几乎不参加任何商业酒会,安心在家相夫教子,今儿忽然和小姑子一起来了宴会。

这么巧,传言和陆南望有非同一般关系的时安也在这里,那么盛浅予的出现就显得耐人寻味了。

  在众人都看向盛浅予的时候,时安没有那个兴致再看她,只是对着神情淡漠的陆南望说道:“叔,看在我们五年前的情分上,请你告诉我我哥到底在什么地方,我感激不尽。

  陆南望收回视线,看着面前褪下浑身刺儿的时安。

  她是因为时坤回来的,若非没有时坤,她是不是这辈子都不打算回海城了?

  “你觉得,我需要你的感激?你的感激值多少钱?

  时安慢慢抬头,视线与陆南望持平,不去听背后的嘈杂,只看着他。

  “那就当你弥补我的。

听到时安的话,陆南望哼笑一声,“弥补?

  “对,那个孩子。时安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她看着陆南望的面色从淡漠转为阴沉,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面蕴着浓浓的怒意。

  原来,不单单她是陆南望的禁忌,连那个孩子,都是他不能提的往事。

  那个,他说得拿掉的孩子。

  所以这是陆南望欠她的。

  “你没资格和我说孩子。陆南望声音极冷,让时安有种陆南望恨不得想要将她碎尸万段的感觉。

  如果陆南望愿意告诉她时坤的下落,她也不愿意提起孩子,可这人非要揪着时坤的下落不告诉她,时安没有任何办法。

“老大,冷静点,这里这么多人。沈长风依旧温润如玉,面上带着浅笑,低声提醒陆南望,“那个,嫂子也来了。

  嫂子……

  盛浅予……

  时安有种今天晚上不仅竹篮打水一场空,还面子里子都丢光了的感觉。

  多年之后,陆南望另娶新欢,家庭幸福美满。而她在异国他乡独自神伤五年之久,至今未能接受任何一段感情。

  “南望,小七知道你们在这里,非要带着我过来。盛浅予走到陆南望跟前,浅声说道,“时安,你也在这里啊,这么巧?

  “不巧,我是专门过来找他的。时安直截了当。

她声音不算轻,站得近的,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要宣战的节奏?
  “五年前就勾-引二哥,现在还想插足人家的婚姻?陆锦瑟,陆家排行老七,陆南望的堂妹,皱眉看着五年未见的时安,她将对时安的厌恶表现在脸上,不加掩饰。

  本就混乱的局面在加入了盛浅予和陆锦瑟之后,变得更加不受控制。

  许清如看着时安孤立无援,放下手中的酒杯就要往时安那边走去,结果刚走两步,就被人挡住去路。

  “别过去,惹祸上身我救不了你。谢晋迟语气中带着几分警告,因为所有事情只要扯上时安,陆南望准失控,准没有原则。

  管他谁是谁,先办了再说!

  “时安被围攻,我要不过去,看着她被你们欺负?许清如着急。

  “你可说清楚,是‘他们’,不包括我。谢晋迟撇清关系,毕竟站在那边的人当中,没有他。

  他置身事外。

  许清如也不管谢晋迟是自己上司,道:“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时安回来半个月你不告诉我,她哥提前出狱你也不告诉我,现在她被盛浅予和陆锦瑟联手起来对付,你还要拦着我不让我帮忙,你说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谢晋迟不置可否,“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不和你一般计较。但你现在过去,无疑会让情况变得更糟,你希望时安刚回来就被冠上抢人丈夫的第三者名号?

  许清如一滞,谢晋迟说的没错,一向深居简出的盛浅予忽然盛装出席宴会,不是在向人宣告她才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又是为了哪般?

  她冷哼一声,“还不是陆南望管不住下半身,才和盛浅予有了孩子,天下男人一般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