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做了一个小时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C她

时间:2021-10-18
“纤纤……白凤展眸色一黯,有些动容。

“这些年,谢谢你们给我吃给我穿,让我长大,今天,我嫁了凌忠,算是还了你们的养育之恩,等我出了这个门,从此桥归桥路归路,除了我妈的东西,老死不相往来。

白纤纤说完,扶着两个女人的手便往外走。

她一点也不知道,身着婚纱的她很美,美的就是象是童话故事里的公主。

看着她的身影,白凤展仿佛看到了当初的席雨柔,叹息了一声,“纤纤,好好照顾自己。

白纤纤脚步一顿,可只顿了一瞬,她就步下了楼梯。

凌忠迎了上来,“纤纤。看到白纤纤的刹那,凌忠的眼睛都直了。

不过是五千万罢了,那点钱真的值了。

哪怕只是化了淡妆,白纤纤也美的让他无法形容。

他伸出手,“纤纤……

白纤纤无视的走过去,走出了白家的别墅大门,红色的玛莎拉蒂婚车正等在那里。

两个女人摁着她坐了进去。

身后的凌忠也立刻跟坐到了她的身旁。

满脸欲色的看着她,恨不得现在就到了晚上,就到了婚房,白纤纤从此就属于他了。

这一次,到手的女人绝对飞不了。

洛美娟说,只要他看住了,被下了药身子软绵绵的白纤纤插翅也难飞。

白纤纤看着车窗外,她想喊救命,可是这车的隔音实在是太好了。

车前的副驾驶上,坐着的伴郎其实更象是保镖。

看着她的保镖。

看来,只能等到婚礼现场再伺机逃婚了。

“纤纤,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我保证你嫁给我凌忠绝对不会后悔的,从明天,不对,从今天起,你让我往东,我不往西,纤纤,你就要是我凌忠的妻子了。

白纤纤干脆闭上了眼睛,凌忠说他的,她休息她的。

眼不见为净。

好在,玛莎拉蒂很快就到了举行婚礼的酒店。

白纤纤微眯起了眸子。

要不要这样巧?

凌忠虽然不及厉凌轩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但是没想到,凌忠除了给了她一个长长的玛莎拉蒂的车队以外,举行婚礼的地方也选在了T市最著名的悦华酒店。

“几楼?她淡淡问,可心口却跳的厉害。

因为,厉凌轩的婚礼在八楼,她在电视里看到过。

“六楼,本来想选八楼了,但是早就被别人定下了,可是我觉得六楼更好,六这个数字代表吉利,是不是?凌忠谄媚的笑着,此时越看白纤纤越好看,越觉得这个婚值得了。

他四十岁的二婚男人,娶了白纤纤这样一朵漂亮的娇花,还是T大的大学生,以后不管带出去走到哪里,都倍有面子。

白纤纤点点头,心口跳得更加厉害了,看着凌忠伸过来的手,虽然觉得油腻腻的恶心,但还是乖巧的落了下去。

“我想好了,反正我也逃不掉,姑且就认命了,可是凌忠,等我们举行了婚礼以后,你要是敢欺负我,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幸福的。

“我的姑奶奶,我把你捧在手心里都来不及,你放心,我会疼你的。凌忠抚摸着白纤纤的手,满脑子都是今晚的洞房,他盯了许久的女孩,终于要是他的了。
白纤纤只等车门开,随即抖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抽出了小手。

玛莎拉蒂的车队,开始鱼贯的驶入酒店前早就预留好的泊车位。

二十辆的玛莎拉蒂,倘若是平时,看起来绝对的气派,够档次。

然,当扫过另一边一眼根本数不出有多少辆的宾利车队时,白纤纤懵了懵。

厉凌轩对他的新婚妻子还真是真爱。

目测怎么也要有一百多辆宾利吧。

真壕。

喉头哽了又哽,真想与厉凌轩的新娘子对调一下,那她绝对不逃婚。

酒店的门前,人很多。

白纤纤要的就是人多,人多的情况下,就算她逃不掉,凌忠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她怎么着吧。

她身子软,但是可以说话。

随着凌忠往前走了两步,当路过一架绝对是厉凌轩那一边婚礼现场的直播摄像机的时候,白纤纤伫足。

被婚纱遮挡的小脸若隐若现的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气,白色的曳地长裙衬着她就象是一不小心飘落人间的小仙女。

“我怀了厉凌轩的孩子,他要是敢不负责任,我就报警。

这一句,白纤纤说的不疾不徐,面色很郑重,明明身边站着的是凌忠,还是一身新娘子的婚纱。

可是听在别人的耳中,就仿佛是真的一样。

而事实真相也应该是真的吧,她虽然还没有去做过检查,可是大姨妈真的迟到了。

她真的很有可能怀孕了,还真的是厉凌轩的孩子,一想到这个,白纤纤就特别的兴奋。

凌忠的脸色瞬间变了,急忙道:“纤纤,你别胡说,你是我的新娘子,厉凌轩的新娘子另有其人。

“我没有胡说,我就是怀了厉凌轩的孩子。白纤纤不怕乱,就怕不乱.

不然,她怎么逃脱和凌忠的这场婚礼,只要被拖到六楼,就全都是凌忠的人,她就只能任由凌忠的摆布了。

正直播的摄像师急忙切换镜头,但却止不住现场的一片哗然。

这突然间的插曲太狗血,也太诡异。

都知道今天悦华酒店有两场婚礼,可各走各的楼层,彼此互不影响呀。

但现在,六楼的新娘子说她怀了八楼新郎官的孩子……

八楼。

新娘子正好一点也不遗漏的看到了酒店大门口传上来的现场直播视频,“厉凌轩,你怎么回事?

这个婚,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结不结,另说了。

厉凌轩懵逼了。

实话说,直播现场的另一个新娘子真的一点也不比他眼前的新娘子差,长得不错,就是气质看起来更清纯一些。

可这做出来的事,一点也不清纯。

太狗血了,这不是诚心来给他添堵来给他捣乱的吗。

他最近搞大肚子的只有眼前这个奉子成婚的新娘子,想到老爷子一心一意要抱的重孙,一个头两个大,随即拿出了手机,“哥,快到了吧?

厉凌烨此时的车子正好停在了酒店的大门口前。

他绝少出现在公共场合。

但今天是厉凌轩这个弟弟大婚,他不能不出席。

“到了,结你的婚,那个女人我来解决。直播的视频,他在车上也看到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