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走动 灼热还在身体里 爸爸我想吃你的巧克力棒

时间:2021-10-18
冷眼看着陆绍延,洛云珊不卑不亢道:“床已经铺好了,我走了。

“过来。

他忽然抬眼,再一勾勾手指,那俊朗却透着疏离的眉眼看不出任何情绪。

洛云珊杵在原地,不动。

她有些犹豫,陆绍延居然会主动让她过去,她真害怕。

“叫你滚过来,听不懂吗?他的火气瞬间就冒了起来,声音也刺耳了几分。

洛云珊不难看出他已经十分不满了,她不想在作死的边缘试探,毕竟陆绍延能有千百种方式让她死。

她赶紧挪了过去,大气儿都不敢喘。

刚准备在沙发上坐下,陆绍延就把手里几份文件甩在了她的脸上,语气充满不屑:“签字吧,签好了就滚出去!

洛云珊早已经被他磨得没脾气了,也不敢有脾气,反正都要走了,她只能劝自己再忍忍了。

这么想着,她拿起了文件看了起来。

看来陆绍延让她铺床只是顺便的而已,他主要的目的是要让她过来签下一堆的文件。

她一份份翻看着,觉得陆绍延真是有病。

什么从此不再踏入陆家的承诺书,离婚时主动放弃一切财产的声明书,再也不接近陆绍延的保证书,不仅如此,还有一份离婚协议书。

洛云珊真是看着都觉得可笑,她感觉陆绍延简直是想太多。

她要从这里走出去的话,她可以发誓一辈子都不再回来的,也绝对不会再跟他有半点纠葛,然而陆绍延却觉得她很有可能还会不甘心做出什么疯狂之举,所以让人打印了许多的文件让她签字。

得了,签吧。

不签,还能怎么样呢?

简单看了一遍后,洛云珊拿起了一旁的钢笔,用最快的速度把每一份都签了。

多年的爱恋,近四年的婚姻,最后的结局就是如此。

洛云珊已经心死,她接受了这个一无所有的结局。

签好后,她抬眼看着陆绍延笑了笑,语气中满是释然:“陆绍延,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还有什么非分之想,不会的,永远不会的,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离婚了也不会再纠缠你的,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

“从来没有爱过你这句话,这大概就是洛云珊最后的倔强了。

她否定了一切,包括自己爱过他的事实。

如果可以,她恨不能失忆了算了,再也不要想起这不堪的曾经。

“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认识了你,还以为嫁入豪门能有好处呢,看来真是浪费时间。她又说,“这最后的两天我希望你好好的陪着新欢别来烦我,你有什么需求就让她伺候你吧,我不想伺候,也伺候不了。

说罢,她重重的把钢笔拍在了文件上,又动作僵硬的离开了。

看着她僵硬却很倔强的身影就这么离开,陆绍延霎时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说当他看见她签字的时候心中有多快慰,那么现在他心里就有多落寞。

这不是他该有的状态,他明白。

被这个灾星缠上简直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噩梦,他甚至无时无刻不在盼着解脱的那一天,如今噩梦终于醒了,他怎么忽然会有些舍不得的感觉?

他以为她会歇斯底里痛哭流涕,因为她为了跟他在一起不惜毁天灭地,可他真的没想到,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她居然如此平静,平静得就好像真的从来都没有爱他。

陆绍延有些烦躁地拿起了她已经签好的几份文件,上面她龙飞凤舞的签名和不知哪里沾到的鲜血都那么得触目惊心。

努力的在嘴角扯出一丝笑容,陆绍延维持着自己该有的平静。

她走了,真好!

从此以后,他的世界再也不会被这个该死的女人搅得乱七八糟!

回到自己没有冷气的杂物间后,洛云珊强撑着的自尊瞬间溃败。

她的双肩都在微微颤抖,心中百味陈杂。

她真的想不到自己居然做到了,做到了在陆绍延的面前维持一定的自尊,也不再对他的伤害甘之如饴。

环顾四周,她想,就算她没有什么行李也该收拾收拾了,她很快就可以走了。

洛云珊去翻找自己的行李箱,忽然敲门声传来。

她立即瞥了一眼壁钟,心里烦恼不已。

莫不是陆绍延又哪里不爽了,要叫她过去做事了吧?

拉开门,洛云珊惊觉门外站着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人,身上穿着一套粉色的护士服。

洛云珊觉得陆家大概是怕她死在这里吧,才会每天让家庭医生给她安排人来换上药。

算着时间这个点的确应该是要换药了,只是这个护士她之前都没见过。

“你好,我是今天新来的护士,来帮你换药的!我姓红,名叫红叶,你叫红叶或是小叶就好,千万不要叫我小红呀,好土的!小护士天真一笑,甜美的笑容看着明朗极了。

洛云珊招呼道:“进来吧。

这个家里居然会有人对着她笑,看来真的是新来的无疑了。

这大概是几年来第一次有人愿意好好跟她说话了,没有人会愿意多跟她说一句话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是“杀人犯。

小护士探头看了看这杂物间中的环境,弱弱地问:“请问你是佣人吗?怎么住在杂物间里?

“是啊,住在这里方便管理施肥什么的。

洛云珊轻描淡写道,不做多的解释。

虽然是新来的,但想来很快也就会知道她的事情了,绝不可能再对她态度良好。

红叶一进门,洛云便把门反锁好,她脱下了身上的外套,准备掀开衣服上药。

等掀开后,她腰侧撞伤的部位就露了出来了,已经修养了那么多天了,没被膏药遮住的地方却还是青紫斑斓,看起来十分可怕,好在她还没被撞到骨折,这已经是万幸了。

红叶打开医药箱,十分耐心的帮她撕掉了药膏,又拿了新的药膏贴了新的上去,叮嘱道:“贴了膏药以后不要洗澡哦,会影响药效的。

“嗯。

“我听医生说你之前做了流产手术,现在差不多快半个月了,还出血吗?肚子痛不痛?

“已经好了,肚子也不疼了。洛云珊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心痛。
“那好啊,说明手术还是很成功的,好好的修养就好了,下个月的生理期就正常了,就是补血的药我看你还得继续喝,脸色这么不好看搞不好还贫血呢,不能怕麻烦停掉哦。

“好的,我知道的。

“你每天都一个人住在这里吗?为什么不住佣人房啊?我看这陆家很有钱呢,佣人房都不错的。红叶处理着她的伤,好奇地询问着。

洛云珊不想回答这些问题,她干咳了两声,轻声说:“以后跟你说这个吧,我嗓子疼,不太想说话。

“感冒了?那明天我过来的时候拿点感冒药给你吧!

“谢谢。

察觉到洛云珊的确不想说话,红叶也不多说什么了。

等药换好了,红叶就告辞了。

等人一走,洛云珊才脱了拖鞋蜷缩在了床上。

这样的关心很短暂,但至少足以暖她一整夜了。

反正受了伤也做不了什么家务了,张叔还会让人一天送三顿饭进来,接下来的周末,洛云珊一直呆在杂物间里。

她没有出去,不想听见谁八卦陆绍延已经把小三领进门这种事情,更不想看见他们在一起会有多幸福。

周日的晚上她整整一夜无眠,等到天一亮,她便起了床等待。

算着时间到了早上八点,她走出了杂物间,去找陆绍延。

洛云珊想,陆绍延应该是没有反悔离婚这件事的吧?

如果他反悔了,这两天肯定还会继续折磨她的。

还好她的揣测没错,陆绍延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了,吃个早点直接出发就好。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