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我错了请把它关掉 小说全文完整版

时间:2021-10-18

黑衣男子被逗笑了:“可以啊,哥们儿,够爽快的啊!”

张岳笑道:“没错,我做生意向来爽快!哥们儿,好好考虑考虑吧,跟我合作,或许这一单生意做完,你们就可以提前退休了。”

“提前退休?呵呵……”黑衣男子笑了起来,“口气倒是挺大啊!”

“五百万!”张岳直接报价。

本来,黑衣男子跟张岳闲聊这几句,只是逗个乐子而已,并不是真的要跟张岳谈生意。

但是,听到张岳这个报价之后,他立马就动心了!

雇主的报价只是一百万而已,张岳却直接报价五百万,这可是五倍啊!

拿到这笔钱,确实可以提前退休了,谁愿意老是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啊!

不过,黑衣男子的定力很强,虽然他已经动心了,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那个刀疤男的定力相比就要差得远了,失声叫了出来:“五……五百万?!你开玩笑呢?”

张岳微笑道:“你觉得,这种场合下,我会开玩笑吗?把账号告诉我,十分钟内,就可以把钱给你们打过去。”

刀疤男看向黑衣男子:“大哥……”

刚一开口,就被黑衣男子打断了,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脸色变得很是凝重:“小子,你别想玩我!”

“呵呵,钱对我来说,只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我根本不在乎。明白我的意思吗?”张岳说道。

“大哥……”刀疤男忍不

学长我错了请把它关掉 第一章

住又开了口,想提醒黑衣男子好好考虑考虑,这么多钱,绝对是个巨大的诱惑啊!

黑衣男子沉吟了好一会儿,终于也是动了心!

他干这一行,本来就是图财,至于讲信用、职业操守什么的,只不过是挂在嘴上随便说说罢了,哪会真的跟钱过不去啊!

拿定主意之后,黑衣男子恶狠狠的说道:“你给我听清楚,如果你敢玩什么花样,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惨!”

张岳脸上依然带着微笑:“你把账号告诉我,看能不能收到钱,不就完了?”

“我只要把你们放了,就行了?”

“对,就这么简单,轻轻松松五百万就能赚到手。”

黑衣男子终于报出了一个银行账号,当然,这不是他个人的银行账号,干他这一行,小心着呢!

张岳当即给黄兴敏打了过去,让他立刻给这个账号转账五百万。

万嘉集团早已经是工信银行的超级VIP客户了,十分钟内转账五百万,完全就是小菜一碟,也不问缘由,当即转账。

几分钟后,刀疤男打了个电话,兴奋的对黑衣男子说道:“哥,钱已经收到了!”

黑衣男子的脸上也泛起了笑容,语气软了下来:“哥们儿,我今天干这一票,完全是做生意,咱们之间没啥私仇,希望你能理解。”

“理解,完全理解。我刚才不也说了嘛,这就是一单生意。不过,哥们儿,你还想再多赚点吗?”

“嗯?什么意思?”

“告诉我,雇主是谁,我再给你五百万。”张岳说道。

黑衣男子定定的看着张岳,没有说话,心脏却跳得厉害!

“哥,给他们说了吧,五百万啊!”刀疤男再次沉不住气了!

黑衣男子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道:“你先把钱打给我,我再告诉你。”

张岳笑道:“其实,你们的雇主是谁,我已经猜测到了,就算你不说也没关系。如果你想挣这五百万呢,现在就把雇主的名字告诉我,我自然会把钱打给你。如果你们不想赚这五百万,现在就可以下车走人了。”

“大哥,告诉他吧!”在五百万的诱惑下,刀疤男实在是心痒难耐!

“给我闭嘴!”黑衣男子大声呵斥,随即,他盯着张岳的眼睛说道,“我可以把雇主的名字告诉你,但如果你不把钱打给我,哼哼,会有什么后果,我相信你一定很清楚!”

“嗯,我清楚。说吧,是谁?”

“董如海。”

“嗯,果然没让我失望啊!”张岳抬手用力抽了一口烟,“你们可以下车了。”

刀疤男看向黑衣男子,询问他的意见,黑衣死死盯着张岳看了一会儿,终于说道:“好,我们下车!”

“吱!”

王宇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那儿!

“砰!”

两边的车门几乎同时被推开,两人跳了下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岳哥,追不追?”

“不追。”

“难道就这么让他们跑了?”王宇很窝火!

“他们手里有枪,就算是追上了,又能怎么样?”

“就算他们手里有枪,在敞开的空间,我也未必就没有胜算!”

“我知道你身手不错,如果你觉得百分百能把他们拿下,自己还不会受伤,那你就去吧。如果你做不到,那就老老实实给我在车里待着!”

王宇自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他还是很不甘心:“难道就让他们这么讹走了五百万?”

张岳说道:“不是他们讹走的,是我主动给他们的。跟我们的安全相比,别说五百万了,就算是五千万,也算不了什么。开车吧。”

虽然很是不甘心,但张岳下了命令,他不敢违抗,只好再次发动了汽车。

张岳给黄兴敏打去了电话:“刚才那个账号,再转五百万过去。”

王宇很是惊讶:“岳哥,你还真要再给那两个小子五百万啊?”

“既然说了要给,那就给。”

“可是……”

张岳打断了他的话:“好了,王宇,不要再纠结这件事了,那两个小子不重要,钱更不重要!”

王宇狠狠捏着方向盘:“我明白了!冤有头,债有主,咱们要找就找董如海算账!岳哥,这件事交给我吧,我去弄死他!”

“你说什么?你去弄死他?”张岳皱起了眉头,“王宇,你是我的司机呢,还是个杀手呢?”

“岳哥,我……”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给我记清楚,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说!你做好分内的事就行了,其他的事,不归你管!”

王宇感到一种有劲儿无处使的郁闷,只好说道:“知道了,岳哥……”

“还有,今晚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至于董如海,甭管他发生了什么意外,都不要瞎打听,明白吗?”张岳沉声说道。

王宇通过车内后视镜往后瞥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阵发颤,就连刚才那两个持枪歹徒威胁的时候,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明……明白!”

喜欢重生1997请大家收藏:

臻贵妃走后,屋内只剩下花漫漫一人。

此时天色已晚,但她毫无睡意,满脑子都是臻贵妃刚才说的那番话。

她越想越觉得不安,总觉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恰在此时,窗外响起熟悉的猫叫声。

花漫漫立刻跑过去,趴在窗户上唤了声。

“统子。”

猫叫声再度响起,传入花漫漫的耳朵里后,自动切换成系统的话语

“漫漫,你还好吗?”

花漫漫压低声音说道:“我没事,你现在能帮我办件事吗?”

系统:“你说。”

花漫漫:“我怀疑花卿卿要搞个大事情,你去帮我盯着她,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系统表示没问题。

它可以变化成任意形态,人类很难防备它,打听消息对它来说轻而易举。

它悄悄潜伏在臻贵妃的身边,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起初它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直到五天后,它看到臻贵妃收到了一封密信。

它变成蝙蝠倒挂在房梁上,清楚地看到了那封密信的内容。

信纸上只有四个字——

一切顺利。

系统将此事告知给了花漫漫。

花漫漫:“她果然是在暗中谋划些什么,你能找出那封密信的来处吗?”

系统表示很难。

臻贵妃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那封信在看完后,就被她立刻焚烧成灰烬。

至于送信的人,也都是她精心挑选出来的,老实可靠,绝不会透露一个字。

花漫漫不死心,追问道。

“你跟我说说花卿卿这几天的具体行程,她每天都干了什么?见过什么人?你全都告诉我,说得越详细越好。”

系统便将它看到的、听到的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

臻贵妃的生活很简单,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玉芙宫里,或是陪着二妹妹,或是调制香料。

除此之外,她每天都会去给太后请安,还要侍奉皇帝喝药。

花漫漫:“她是亲自喂皇帝喝药的?”

系统:“倒也不一定,有时候是她亲自喂,有时候是皇帝身边的太监喂,她只在旁边看着。”

花漫漫大胆猜测:“她会不会在药里下毒?”

系统:“应该不可能吧。

皇帝身边有专门试药的小太监。

每次皇帝喝药之前,都得先舀出一小部分汤药给小太监试吃。

在确定汤药没有问题后,才会让皇帝喝。”

皇帝向来谨慎,尤其是在自己瘫痪后,就变得越发小心。

不论吃喝,只要是进了他嘴里的东西,都得先让别人试吃过才行。

花漫漫摸着下巴:“如果不是下毒,那又是什么?”

系统:“你觉得花卿卿要谋害皇帝?她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吧?”

花漫漫:“若是以前的花卿卿,她的确干不出这种事,可现在的臻贵妃,就真说不定了。”

今时今日的花卿卿,早已经从小白花彻底蜕变成了黑心莲。

她若想要达成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系统:“皇帝死了对她有什么好处?别忘了她能在宫中站稳脚跟,可都是靠着皇帝对她的宠爱和信任。”

花漫漫:“很简单,皇帝活着的话,她只能当个贵妃,可如果皇帝死了,她就能当太后,要换成是你,你选哪个?”

贵妃再怎么尊贵,也只是个妃子,说不好听点就是个妾。

可要是成了太后,她就是全天下除了太皇太后之外最尊贵的女人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犹如云泥之别。

系统还是有些怀疑。

“你们人类不是有句老话,叫做一夜夫妻百日恩吗?皇帝可是她的夫君,她不至于狠心到这个地步吧?”

花漫漫:“我们人类还有句话,叫做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

学长我错了请把它关掉 第三章

自飞。”

系统无言以对。

……

用过早膳后,臻贵妃照例去给太后请安。

太后看起来很是憔悴。

哪怕是脸上敷了厚厚的脂粉,也掩盖不住她的疲惫。

她揉着额角,蹙眉道。

“这几天皇帝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了,太医院那群废物,不知道干什么吃的?一点用都没有。”

臻贵妃也是愁容满面:“妾身心里很是不安,这几日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每每想到圣人的病情,妾身就觉得难受极了。”

说到这里,她不禁红了眼眶,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

她本就是生得极美,此时露出这般楚楚可怜的神态,哪怕是太后也忍不住有点儿心软。

太后叹了口气:“你对皇帝的一片心意,哀家是知道的,你莫要太过伤怀,免得急坏了身子,皇帝那儿还等着你去照顾呢。”

臻贵妃用绢帕擦了下眼角,颤声道。

“妾身等下就去含章殿侍奉圣人用药。”

太后想了下,道:“正好哀家有两日没看到皇帝了,今儿哀家便和你一块去看看他吧。”

臻贵妃赶忙应道:“喏。”

两人起驾离开碧泉宫,乘坐车辇去了含章殿。

一走进卧室,就有浓郁的药味扑面而来。

两位太医正在给皇帝诊治。

他们见到太后和臻贵妃来了,赶忙拱手见礼。

太后看着病怏怏的儿子,心疼得不行。

她先是握着皇帝的手好生安抚了一番,然后扭头等着那两个太医,冷冷喝问。

“你们之前不是说,皇帝的病情会慢慢好转吗?为何他的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越来越差了?”

两名太医被问得冷汗都下来了。

他们慌忙开口解释,说了一大堆专业名词。

太后是一句都没听懂,神情变得越发难看。

她不耐烦地打断道。

“别跟哀家说这些废话,哀家只要你们一句话,皇帝的病情到底还能不能治好?”

太医们哪敢说一个不字啊?

他们真要是说治不好,小命就得交代在这里。

他们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下官一定会竭尽全力,治好圣人的病!”

太后沉声道:“哀家最后给你们三天,要是皇帝的病情还未好转,哀家就摘了你们官帽,让你们去大牢里度过余生!”

两位太医心里叫苦不迭,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皇帝的病情为何会加重?怎么可能在三天内让皇帝的病情好转?!

可他们什么都不敢说,只能跪伏在地上,老老实实地应道。

“喏!”

喜欢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