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h 啊再深点 别停 使劲岳

时间:2021-10-18
陆南望看着时安举着的手,大概是举得时间长了,她的手有些颤抖。

  她是个固执的人,并且坚定不移地认定只要她肯道歉,他就一定会原谅她。以前是这样,现在,未必就是这样了。

  陆南望给自己的茶杯里面倒了三分之二的茶,端起茶杯,在时安期待的眼神当中……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陆南望刚刚执起的茶杯,被沉沉地放下,他毫不犹豫地把手机拿出来,看到上面是家里佣人的来电。

  “什么事?陆南望接了电话,当着时安的面。

  “大少爷,小少爷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不仅发烧还上吐下泻的,少奶奶还没有回来,我只能给您打电话。佣人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急,很大,二楼安静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清清楚楚,时安显然是听到了佣人的声音。

  “送医院。

  “小少爷一直哭着叫爸爸,我……

  “我马上回来。说完,陆南望挂了电话,挂电话的同时,他已然从椅子上起来,动作快到行云流水。

  时安也跟着站起来,见陆南望要走,连忙说道:“饭不吃了?

  陆南望抬眼看了时安一眼,眼神清冷。

  “既然饭不吃了,那你告诉我我哥在什么地方。

  所以,刚才时安的低声下气不过是为了从他这边得到时坤的下落,并不是真心要道歉?

  陆南望笑了一声,冷笑,目光直指时安,看得她无所遁形。

  时安被陆南望的眼神看得后背一阵发凉,只要他想让人感到压迫感到惧怕,那对方一定能感受到。

  “你凭什么觉得你问我我就会告诉你?

  “你——那她整个晚上做的事儿都是一场笑话?

  这时候,胡不归端着两盘菜过来,发现时安和陆南望之间的气氛更加紧张,不会是连饭都不吃了吧?

  “我有点事先离开。陆南望对着胡不归说道,并未向时安交代。

  “那这个菜……

  “她留下,不归你看着她把菜吃完才准离开。陆南望不容有他地说道。

  时安:“??

  胡不归:“……

  “既然炒了菜,就别浪费。陆南望转头看时安,那表情是如果时安今儿不留下把厨子做的菜都吃掉,陆南望这辈子都不会告诉时安,时坤在什么地方。

  她刚刚腾起的怒意瞬间偃旗息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眼底全是倔强。

  陆南望深深地看了时安一眼,而后朝胡不归点头,离开了“既醉。

  胡不归将两盘菜放在桌上,“没事儿,吃不完也没关系,我不告诉他。

  桌上摆着两盘精致的菜,时安晚上本来就没吃东西,闻着菜香,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

  “他什么事儿怎么走得那么急?胃本来就不好,也不知道吃点东西再走。

  “急着回去照顾孩子,真不知道原来他是个慈父类型的男人

  胡不归从时安的口气中听到了浓浓的嘲弄,关于陆南望和时安的事情,胡不归只听陆南望偶尔说了两句,知道的不多,不好插嘴。

  “那你慢慢吃,我去跟厨子说别烧了。

  胡不归离开,二楼只剩下时安一个人。

  ……

  楼下,陆南望坐在驾驶座内,看着二楼唯一亮着灯光的窗口,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
  黑色跑车在夜色之中穿行,男人坐在驾驶座上,腾出手打了个电话。

  “周易,查时坤现在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陆南望的眉头微微皱着,不容置喙地说道:“明天十二点之前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

  说完,男人挂断电话,瞥了眼仪表盘上的速度,踩油门的脚不自觉地加重了许多。

  ……

  时安拒绝胡不归的相送,从“既醉里面出来,凭着记忆走出西子湖畔,才发现这里根本打不到车!

  晚上这边没有游客,出租车不会来这里。

  时安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已经承受不住,想着找公司的人过来接她,拿出手机的时候纽约那边来了电话。

  手机下午摔碎了还没来得及去换,就着碎了的屏幕,时安接了电话。

  “妈妈,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一接电话,时星辰恹恹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来。

  算下来,这是时安和时星辰分开最久的一次,时星辰有儿童孤独症,很难和周围的人建立正常的交往关系。时安这次回海城做足了准备,但是一听到时星辰说想她了,她心脏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地戳着,恨不得马上飞回纽约和她在一起。

  她想给时星辰百分之百的爱,让她健康成长。

  然而医生告诉她,时星辰的儿童孤独症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于父爱的缺失。可她一个人怎么都没办法给时星辰完整的爱,更没办法填补父爱的缺失。

  “记得妈妈和你说要把舅舅一起带过去吗?但是妈妈现在还没有找到舅舅,星辰你再多等几天可以吗?本来时安很怕黑夜,特别是空无一人的马路,但是听到时星辰的声音,她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只听着时星辰叹了口气,“那我和琛爸爸再等你几天。

  “你琛爸爸也在?

  “恩。时星辰应了一声,“琛爸爸,妈妈找你。

  时安想着梁天琛忙合作案到四点过才回家,也没好好休息就去看时星辰,时安有些不好意思。

  “时安?梁天琛接了电话。

  “麻烦你过去看着星辰了,等我找到我哥就回去。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等找到了会有人联系你,你别太担心。

  梁天琛已经派人去找时坤的下落了?她不过先前和他提了一嘴……

  “啊——时安走着走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忽然间从旁边的草丛里面窜出来,直接扑到时安身上!

  “怎么了,你在哪儿?时安?

  时安慌张地把跳到她身上的东西挥开,情急之下,那个小东西抓了时安一爪子,然后跳开跑了。

  “喵……那只猫用绿油油的眼睛盯着时安,最后隐于草丛之中。

  原来是只猫……

  “我没事,被只猫吓的。时安揉了揉被猫抓过的地方,有些疼。

  “没坐车?

  “……这里打不到车。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几盏孤零零的路灯。

  “发个位置给我,我让人去接你。梁天琛开口,不容拒绝的强硬。

  二十分钟后,梁天琛派来的人接到时安,把她送回酒店。

  故人却在酒店大厅等候许久。
  大概是怕时安又一次不告而别,所以许清如先前在宴会上看着时安走了之后,愣是从谢晋迟那边弄到了时安住的酒店。

  而且她注意到谢晋迟并未让人去查时安住在哪里,而是直接告诉她时安的地址,那显然就是从时安踏上海城这片土地开始,陆南望他们就知道。

  收了思绪,许清如走到时安面前,刚想开口,就看到时安被抓破了的手臂。

  “你的手怎么了?

  “刚才不小心被猫抓了,待会向酒店要点破伤风的药就行了。时安现在一想到那只猫绿油油的眼睛,心头就瘆得慌。

  “去医院打狂犬疫苗针。说着,许清如不由分说地拉着时安往酒店外面走去。

  “清如,我真的没什么事,就算去医院,明天再去也不迟啊……

  许清如却不听,直接将时安塞进了她车子的副驾上,看得出,许清如在生气。

  气她两次的不告而别,气她回来却不告诉她,气她没有把她当成朋友

  许清如上车,发动车子往医院开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