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了…溢出来了 太长了 调教 bl走绳结 胯绳股绳

时间:2021-10-18

他捏了捏自己的下巴。

还是决定再给这小子一个机会。

“根据王国律法,聚居地的归属权在个人。”

“这一点连你的父亲都得承认。”

“甚至他还赠送了一面魔法旗帜给我。”

宗慎语气平静的说道,有理有据无懈可击。

“自大的家伙。”

“这里连个村子都比不上,你也敢自称领主?”

“在你面前的是哈德罗大人,贝索斯男爵之子,博斯邦巡游骑兵队长。”

“根据王国律法,你应当向我行礼!”

哈德罗神情倨傲的说道,甚至都用不正眼看宗慎,微微侧着脑袋。

这一下宗慎的心里就有些发毛了。

究竟是什么给了这小子如此大的敌意,外加拎不清的自信?

这小子瞎几把扯了一大堆没有用的名号,仿佛在吓唬他。

贝索斯男爵已经是最低等的爵位了,根据贵族继承的惯例,爵位传代会被降级,按道理这小子还是平民身份。

因为贝索斯男爵的爵位根本无法传代,男爵下去就是平民了。

至于骑士身份,哈德罗应该也还没能取得,因为他的胸前并没有任何骑士团颁发的徽记。

那么很明显,他就是在胡说八道。

宗慎身上的战铠、战靴、腿铠依旧染血,只是没有戴上战盔。

因为不久前才毁灭了邓普斯的领地。

爆炸和地狱火造成的火焰,在他的身上留下了黑色的烟渍。

甚至随着宗慎的行走都有淡淡的烟火气传来。

这样的人先不说地位如何,光看这架势就不好惹。

可是哈德罗这家伙的敌意很强烈,这是宗慎所疑惑的地方。

见到宗慎低下了脑袋不再言语,哈德罗还以为宗慎被吓到了,不由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这时候露娜站在了宗慎的侧面,她已经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准备喝止哈德罗的无礼行为。

只见露娜蹙起了眉头,表情严肃,正当她想口的时候,哈德罗却先一步的单手抚胸,对着她微微颔首说道。

“亲爱的露娜。”

“你看到了吗?”

“这就是你口中的领主大人。”

“我觉得你还是考虑考虑我之前说的,跟我去博斯邦吧。”

哈德罗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拉住她的手。

露娜却接连后退两步,脸上已经带上不愉的神色。

这时候,宗慎才抬起了头。

他转过头看了看露娜,又看了看哈德罗顿时明白了一切。

原来这小子的敌意是这么来的!

“哈德罗。”

宗慎突然开口喊了他一句,在他转过头的时候,伸手指了指这家伙的脑袋。

“我觉得你这里似乎有些毛病!”

当着露娜的面,宗慎这样说他,让这家伙的脸上挂不住了。

“无礼的叼民!”

“你要…”

哈德罗愤怒的喊道,好像受到了严重的冒犯。

这就是典型的没有贵族命偏有贵族病。

事实上当初他奉命带人支援昆尼尔的时候,老实的像是牧场里的草原牛一样,看起来颇有几分巴结的样子。

现在或许是因为露娜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看不起宗慎的领地。

如今的表现更是衬托出了明显的反差。

对待巨城里的骑士队长,他就阿谀奉承,对待宗慎又完全不同了。

不过他呵斥的话还未说出口,宗慎就猛然挥出了一拳。

这一拳直击哈德罗的面门,下一刻哈德罗就直接倒飞了出去。

“嘭!”

鼻血飞溅而出散落在地面上,哈德罗摔在了长桌上。

将桌面上那些装着残羹冷炙的盘子撞的东倒西歪。

就连长桌也被撞的向着一侧倾斜了好几米。

【-117】

一道不低的伤害值从他的头顶冒出。

即使不使用任何的武器,光凭拳头肉搏,宗慎的力量照样不可小觑。

哈德罗直接被打懵了,长桌旁的那些轻装骑手也楞在了原地。

露娜这个时候也掏出了月刃,马莉尔也后退了几步攥紧了胸前的通讯水晶。

在冲突即将爆发的时候,露娜和马莉尔还是坚定地表明了立场。

“滚出去!”

“或者被我丢出去!”

宗慎赤手空拳的迈步向前。

那些轻装骑手立刻拔出了身边的长剑。

顿时领主小楼的大厅里全都是拔剑的铿锵之声。

一下就有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宗慎对此毫不畏惧,他的迈步向前,脸上始终带着淡笑。

这些二阶的轻装骑手别说没骑马了,就算让他们上马也不是宗慎的对手。

现在的宗慎单体战力十分彪悍,远胜一般的霸主级怪物。

在这种场合下,他身上那血与火的气势也爆发了出来。

这是真正从鲜血中厮杀出来,可不是哈德罗这样的货色可以比拟的。

说起来贝索斯男爵明明那么的博识、理智,待人处事让人如沐春风。

可是这大儿子却是如此的草包。

“难道不是亲生的?”

宗慎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再看哈德罗的发色似乎也和贝索斯男爵不太一样。

相比宗慎的威武霸气,哈德罗只觉得自己压力山大。

刚才的那一拳几乎把他给打懵了,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伤害。

他现在只觉得鼻子和脸颊一片麻木,想要开口愣是说不出话来。

哈德罗微微张开嘴巴,脸颊肉眼可见的肿起。

在他的眼里宗慎不是人,而是一头人形的熊怪。

那些轻装骑手举着长剑朝着宗慎围拢了上来。

哈德罗已经被吓坏了,倒在地上,靠着长桌没有动弹。

宗慎取出了两只指虎,分别戴在了左右手上,目光也阴沉了下去。

现场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了,全面矛盾一触即发!

这时候哈德罗突然伸出了手。

“呜呜…呜们走…”

他口齿不清的说着,似乎在说“我们走”。

宗慎停下了逼近的步伐。

那些轻装骑手面面相觑,连忙搀扶起他,从宗慎的身旁绕了过去。

不说哈德罗,这些轻装骑手刚才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宗慎也不拦着他们,目送他们离开,对着露娜打了个眼色。

露娜立刻明白,缓步跟随了出去。

不多时,外边就传来了一阵人仰马翻的声音。

应该是看到了正在小院外溜达的鹰酱。

十多分钟后露娜才回到了屋子里。

这时的宗慎已经坐在了客厅中和马莉尔说着话。

露娜来到宗慎的身旁躬身行礼。

“大人,他们走了,往生活区的方向。”

“那些负责负责驾驶牛马车的仆从也一起走了。”

宗慎点点头,拍了拍身旁的椅子。

“坐吧露娜,马莉尔刚才都和我说了。”

“这家伙负责护送流民车队。”

“你们招待他也没有错。”

在刚才宗慎就已经从马莉尔哪里得知了前因后果。

本质上这家伙还是因为公务而来的。

只能说哈德罗实在是太没有眼色了,或者说露娜的魅力太大了。

能够让两个男人爆发敌意的只有夹在中间的某位女人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他从博斯邦返回后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

温蕾萨和卡尼吉亚他们就站在门边,刚才也目睹了全过程。

“对了露娜,明天带着战士和农夫前往当初的那个流寇营地。”

“再带上两部魔能钻探机。”

“那处流寇营地的下方有一处大型的艾萨拉遗迹。”

“我准备趁着这几天将其开发出来。”

宗慎转过头看着露娜,交给了她一个任务。

“好的大人。”

露娜轻声的应道。

她清楚的记得那一处流寇营地。

当初还是她一个人干掉了那十几个弱鸡流寇。

也是在那里,宗慎解救出了好几位农夫,三胖、小萍、二丫这些领地里的老熟人,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到领地当中的。

“其他的暂时也没有什么任务了。”

“尽快的安顿好这些流民,完成天赋的筛选。”

宗慎看了看露娜又看了看马莉尔,最后交代了两句之后,他便站起了身子。

趁着今晚还不算太迟,他还要赶回博斯邦当中。

露娜和马莉尔纷纷起身相送。

宗慎看了回头给了露娜一个鼓励的眼神后,就带着温蕾萨他们重新走出了领主小院外边。

此时的鹰酱正在收着翅膀,四处走动着。

“鹰酱,过来!”

宗慎大声的呼唤道,听到他的声音之后鹰酱屁颠颠的跑了过来。

可别说,经过了一整天的相处之后,这家伙的忠诚度提高了8点之多。

毕竟跟着宗慎也挺舒服的,要吃有吃,要喝又喝,还不用自己捕猎。

因此现在的鹰酱已经开始对宗慎有了一些亲昵的表现。

宗慎看着面前的鹰酱,伸手摸了摸它的上腹部。

那硬质的鳞片向下闭合,倒也不怎么扎手。

稍微安抚了一番后,宗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 第三章

慎便灵活的爬上鹰酱的脖颈后边。

今晚也确实够折腾人的,就连他也不免感到一些困倦。

等到所有人都坐好后,宗慎对露娜和马莉尔挥了挥手。

“我们出发了。”

“唰!”

鹰酱展开翅膀,发出了巨大的类似雨伞伸展般的声音。

翅膀缓缓扇动起来,在马莉尔和露娜的目送下,鹰酱腾空而去。

宗慎骑着鹰酱迅速的离开了领地,朝着东边飞速掠去。

期间他还看到哈德罗的轻装骑手队伍正引领着数十架牛车和马车远离宗慎的领地。

空载的情况下,他们应该能够在这两三天内回到博斯邦。

届时宗慎估计他都已经完成雄狮骑士团遗迹的探索了。

骑着鹰酱飞行了十多分钟后,宗慎选择了一大片空地,他让鹰酱落下。

同时取出了【千公里级传送门】,选定了编号1的空间信标。

顿时一到30米高、15米宽的蓝色光门浮现而出。

这个尺寸足够鹰酱过去了,只不过需要它适当的收缩起一部分翅膀。

传送光门的另一头就是空间信标所对应的地方。

当鹰酱载着宗慎他们穿越过去后的五分钟,光门便逐渐淡化吗,最终消失不见。

而在信标所在地,也有一道同样的光门浮现而出。

鹰酱从中滑翔而出,一飞冲天的开始拉升。

在穿越传送门的时候没有出现任何的波动和情况。

几乎是转瞬间就完成了传送门的穿越。

仅仅数百公里的传送,对于这个【千公里级传送门(橙色)】而言,根本就和闹着玩似的。

这里距离博斯邦只有二三十公里的路程。

宗慎取出了离开时贝索斯男爵给他的那面旗帜。

让鹰酱保持低空飞行,他举着旗帜直接飞入了邦城当中。

有旗帜开路,邦城内的那些箭塔和高台上的射手果然没有发动攻击。

宗慎很顺利的就回到了城堡当中。

当鹰酱落地了之后,很快就有管家和佣人迎了上来。

管家告诉宗慎,贝索斯男爵还没有睡,正在书房里等他。

至于法维德他们都已经安排好了房间,在城堡四楼休息,

看来贝索斯男爵似乎还有话要和他说。

温蕾萨她们跟随着城堡管家的安排也去了四楼。

唯有宗慎直接孤身一人去了贝索斯男爵的书房。

因为他的强烈要求,拒绝了管家为他带路。

城堡很大,不过宗慎已经去过了好几次他的书房了,因此也不至于找不到路。

正好刚才经历了与哈德罗的冲突,宗慎也有很多话想要和他说。

当他来到书房的时候,贝索斯男爵正望着挂在墙上的博斯邦辖内地图怔怔出神,甚至连宗慎推门进入都没有发觉。

“咳咳…”

“贝索斯大人!”

宗慎轻轻的关上书房门,咳嗽了一声。

贝索斯男爵这才回过神来,施施然的转过身子。

他的表情很严肃,似乎有什么忧虑。

不过应该却不是因为哈德罗的事情。

毕竟他们是通过传送门回来的,而哈德罗只能在路上慢慢赶路。

此外,宗慎已经了解不少贝索斯男爵的性格了。

别看他只是一方邦城的执政官,可是他的志向却不止于此。

而且他为人正直,也有相对博学的知识积累。

自己只需要坦诚相待,贝索斯男爵倒不至于会为了哈德罗事情为难他。

最重要的一点是,宗慎发现不光是他自己有所诉求,贝索斯男爵与他亲近的背后似乎也另有目的。

只不过这个目的应该是对他无害的。

“宗老弟,你回来了?”

“大狮鹫的速度果然很快!”

“请坐吧。”

贝索斯男爵稍稍平复了一下思绪,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啧啧称奇的说道。

宗慎从离席到现在也就过去了三个多小时。

在这段时间里他不仅解决了问题,而且还往返跋涉了一千多公里的路程。

对此,宗慎只是点点头,脸上也露出了不卑不亢的淡笑。

他走到了书桌旁,拉开了桌边的靠椅一屁股坐了上去。

“大人,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宗慎双拳相握,放在了桌面上,语气冷静的说道。

“哦?”

“请说吧宗老弟。”

贝索斯男爵闻言,将身子完全转了过来,坐在了书桌的主位上。

于是,宗慎便将之前与哈德罗的矛盾说给了贝索斯听。

贝索斯男爵初时皱了皱眉头,耐心的听宗慎说完后,脸上的神情又舒展了开来。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哈德罗那个孩子缺乏磨炼。”

“太过注重一些表面问题。”

“而且因为他的年龄和过去的事情,他都现在都没有结婚。”

“这就导致了他对于出色的异相或多或少会有一些追求倾向。”

“宗老弟你做的对。”

贝索斯男爵面带忧色的解释了一句,同时又在最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毕竟哈德罗仅仅只是捱了一拳,并没有什么性命之虞。

而且宗慎也将前因后果全盘说出,从任何角度来说贝索斯男爵无法指责他。

除非宗慎对哈德罗下了狠手,让他有了生命的危险。

“我将这件事告诉您。”

“只是为了不让我们的友谊出现罅隙。”

“他毕竟是您的儿子。”

宗慎微微颔首,脸上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贝索斯男爵赞同的点点头,随后摆了摆手。

“哈德罗那孩子的事情不用再提。”

“等他回来,我会训诫他的。”

“接下来,我想和你谈谈关于探索计划的事情。”

“我准备在明天早上的八点钟出发。”

“按照飞艇的速度,大约能够在六个小时左右到达,也就是下午的四点左右。”

“根据我早年探查的情况,大部分的遗迹都已经埋入地下。”

“此外遗迹旁的湖泊有一群浅水鱼人,也需要小心。”

“那个族群已经那里繁衍了百年,我年轻时它们就在那里栖息了。”

贝索斯男爵趁着这次会面,将一些更为详细的情况给说了出来。

宗慎边听,边认真的点点头。

他所说的基本和攻略提示的差不多。

“我明白了大人。”

“正好我手头里有两架魔能钻探机,应该可以派上用处。”

“另外除了那些四阶战士组成的小队之外,我希望您能够带上一些劳工,准备一批铁锹、铁镐,作为挖掘的补充。”

宗慎双手交叉撑着下巴,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好的宗老弟。”

“人手你不用担心。”

“那架中型飞艇足以乘坐五六十人。”

贝索斯男爵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他的建议。

双方在探索方面也算是一拍即合了。

喜欢领主求生:从残破小院开始攻略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