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若若

时间:2021-10-18
洛嬴凡半眯起的狐狸眼之中,划过了一道震惊之色,片刻之后,他扬着扇子对着身后的一个女子道:“将东西清算一下,按照市价,将银票给这位姑娘!

女子眼底划过一道诧异,掌柜向来喜欢压价砍人,今日怎么会这么痛快了?

她诺诺了应了一声,不由自主的瞥了穆楚一眼。

在她看到摆在门口那满满的被红色包围的箱子,她顿时惊愕的睁大双眼。

嫁衣,嫁妆,这丑女子难道是要卖……卖嫁妆?

这简直就是开天辟地史无前例,这女人这般其丑无比,嫁妆要是再卖了,恐怕可就没人敢娶她了。

“二姐,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一道略带颤抖的声音从万宝楼中响起,穆楚一抬头,便看到穆雪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身边还站着璃王。

璃王在看到她以后,脸色有些阴沉,两人已经换好了衣服,穿着便装出门的,看样子,像是为了安抚穆雪,给穆雪挑选首饰的。

穆楚勾了勾唇角,对两人笑了笑:“妹妹,姐姐来干什么,你不是看到了吗?

“二姐,虽然府中给各位小姐的月例确实少了些,可也没到卖嫁妆的地步啊,你这样做不是让娘面上无光吗?

穆楚听到穆雪的话,微微蹙了蹙眉:“月例,什么月例,难道我还有月例?

穆雪听到穆楚的质疑,脸色一变,顿时想到,若不是这次大婚,府中恐怕不少人都忘了她这个小姐,哪里还会给她什么月例。

一旁的璃王厌恶的看了穆楚一眼,这女人心肠恶毒,没有教养,连雪儿的一根脚趾头也比不上。

“本王没想到你这女人这般不要脸,连嫁妆都拿出来卖,本王没有娶你,还真是做对了!

璃王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顿时明白了穆楚的身份。

璃王要迎娶穆楚的日子就在今日,可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璃王竟然带着别的女人离开,让未来的璃王妃出来卖嫁妆?

不少人脸上露出浓郁好奇的光芒,一个个紧盯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还有穆雪。

穆雪和璃王的关系,是个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两人从进门开始,便双手紧握,如胶似漆。

仿佛多年的老夫老妻。

可如今真正的璃王妃,却在这里,虽然看上去人家才是真正的金童玉女。

穆楚十分礼貌的,对着璃王笑了笑,虽然十分正经,但因为容貌,看上去有些猥琐。既然对方已经不可能成为她的未来夫君,穆楚也就不客气了。

“璃王殿下,这嫁妆是我的,我卖不卖,和你有什么关系?

穆楚冷笑,仰起头带着几分挑衅的看着璃王:“还是璃王想着娶了我,让这些嫁妆成为璃王府的私有物?如果你现在应声,没准我会好好考虑一下,毕竟这璃王妃的价值,可比这些死物强多了!

璃王被穆楚那抹笑容恶心到了,半晌没有缓过神来。

他只觉得胃里有一丝丝让他感觉难受的酸气在涌动着。

他咬牙道,却轻轻的侧开了一些目光:“本王说过,想要本王娶你,这辈子也不可能!

穆楚没有丝毫失望,笑得依旧开心:“那就多谢璃王殿下了,也免得我浪费脑筋,想着怎么退了这门亲事!

穆楚喃喃自语,璃王的脸色刷的一下黑了。

一旁的穆雪目光之中露出几分恼怒来,她怀了身孕的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穆楚是怎么看出来的?

“姐姐,我知道璃王殿下选中了我你心情不好,可也不能将自己娘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卖了出气!

一旁看热闹的洛嬴凡摇了摇扇子,一张笑面更是开怀至极。

“你说什么?

穆楚抬起头,像是说错话一般捂住嘴,“没说什么,刚刚的话,璃王殿下不要放在心上,就当我没说过!

璃王眼底全是怒色。

他身为堂堂璃王,只有他嫌恶女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来嫌弃他。

“姐姐,璃王殿下可是皇上的亲弟弟,太后亲子,想要嫁给璃王殿下的女人都能从宫门口排到外面,你怎么能……怎能这么说话!

穆楚冷哼:“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大男人有的是。你当宝贝的人,本小姐未必看在眼里!

穆楚才说完,旁边响起了一连串的巴掌声。
“说的好!

洛嬴凡摇了摇折扇,走到穆楚面前。

他一伸手,将怀里揣着的一摞子银票放在了穆楚手上。

“已经清点完了,这是八十九万两通用银票!

穆楚将银票捏在手里,知道这价格按照这个是假的货物价值已经不算少了。她的那些嫁妆,除了之前的那个盒子还有点儿纪念意义以外,全都是一些没什么使用价值的金银珠宝和首饰。

就连一个庄子铺子都没有,原本岳氏带给穆雪的那些庄铺,都已经被人选走了。

将手中厚厚的几十万两银票装在一个小包裹里,穆楚背在背上,对着洛嬴凡淡淡一笑:“麻烦掌柜了!

“不麻烦不麻烦,若是二小姐有好东西,欢迎常来!

穆楚点点头,这洛嬴凡倒是将最后一万两,兑换成了很多小额度的银票和散碎银子。

她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换一身衣服吃顿饱饭,一整天没有吃东西,穆楚已经感觉自己的肚子在叫嚣了。

穆雪见到大把的银子落在穆楚的怀里,心中顿时不淡定了。

她心心念念的都是穆楚手里的银子,她看着那些原本属于她的嫁妆被人抬走,气的心肝直颤。

“璃王殿下,姐姐带着那么一大笔银子回府,我有些放心不下,若是半路上遇到坏人就糟了!

璃王皱了皱眉,却温和的点了点头:“要不要本王派人送你?

“不用,有我在的话,就算有坏人也一定不敢动手的!

穆雪没有再看璃王的目光,碎步跟上了穆楚的脚步。却看到穆楚正在外面给那些下人发银子。

看到穆楚出手大方,将那银子一块一块的发,穆雪的心猛然揪起来了。

不是因为穆楚给的银子太多,而是穆雪认为,穆楚手里的银子都是她的。

“二姐,这些都是什么人,你给他们银子干什么,我们穆府可是不养闲人的!

穆楚发完了最后一个人,然后将银子收了起来,有些疑惑的回过头,看向站在身后惊呼的穆雪:“这些人帮我送东西,给银子是应该的,而且他们也不是穆府的人,是许将军府的!

“可是……

穆楚眼神顿时锐利起来,那冰寒的目光,骇的的穆雪将口中的话咽了下去。

她心中不服气,眼底划过一道流光,计上心来。

“这些人不过都是狗奴才罢了,姐姐哪用得着花银子,既然他们主子让人帮你,更不需要浪费了,抬嫁妆的事情,怎么也不和娘说一声,让外人看到了,还以为我穆府没有奴才呢!

穆雪的话听上去,带着些尖酸刻薄。

虽然意思好像是向着穆楚,想要给穆楚省些银子,可话里话外都在挑拨穆楚和许府下人的关系。

穆楚淡笑:“若不是这他们帮忙,恐怕这会儿本小姐的嫁妆还在璃王府里面呢,对了,嫁妆已经卖了,妹妹马上就要做了璃王妃,这嫁妆可万万不能比姐姐这次少啊,不然这咱们府就当真没脸了!

穆楚别有深意的拍了拍身上的包裹,浅笑盈盈的上了马车。

那些许府的下人看着穆雪的眼神有了些变化,虽然他们的身份是奴才,可也不是穆府的奴才,二小姐得了夫人的赏识,让他们帮忙理所当然,可穆雪却不在这范围之内,更别说,这穆二小姐还给了银子。

穆雪也想随着穆楚上车,却被一个下人拦住。

“穆三小姐,这车是我许府奴才拉着的,我们许府这群狗奴才拉不得您这尊大驾!

那下人低眉顺眼,却故意将狗字加重了几分。

穆雪这番话,不就是在骂许府的主子是狗吗?

穆雪看着那马车扬长而去,脸色一阵青一阵紫,气的浑身直颤。

可这会儿回头,却发现璃王已经走了,留下不少百姓,对着她的身影指指点点。

有许府的护卫护送,穆楚相信没人敢上前来打她的主意,只是没想到这马车才走到半路,前面忽然冲过来一匹惊马。

马车剧烈的颤抖起来,穆楚手上紧握着包裹,眉宇间微微一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