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想把你抱着C

时间:2021-10-18
平城江畔,格列豪酒店宴会厅内,一片热闹。

柳西西穿着一身天蓝色长礼服,将她一身凹凸有致的身形展现的完美,她手里端着酒杯,脸上是得体的笑容,时不时的与来往的人碰着酒杯。

“西西。男人磁性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柳西西转身,男人便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那是一张英俊至极的容颜,五官深邃,棱角分明。烟黑色的西装熨烫的服服帖帖,没有一丝褶皱,整个人显得挺拔而冷贵。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姐夫,站在平城金字塔最顶端的沈家继承人,沈默琛。

沈默琛的身边,还有一个端着两只酒杯的侍者。

沈默琛从侍者的手托盘里拿起一只酒杯,冲柳西西扬了扬,示意要与她碰杯,柳西西手里的酒杯已经空了,她从托盘里换过另一只酒杯,与沈默琛碰了一下,而后,两人一饮而尽。

沈默琛眼角的余光看着柳西西将酒一饮而尽,一双鹰眸里,划过一抹算计。

柳西西喝完,将酒杯放回托盘,脸上带着恬笑:“姐夫,你那么忙,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我的成人礼了呢!

沈默琛一双讳莫如深的眼眸盯着她,声音暗哑:“你姐姐没有机会参加你的成人礼,我又怎么能不代她来呢?

听到沈默琛提起姐姐,柳西西的脸上划过一抹愧疚之色,沈默琛尽收眼底,心底冷笑一声,又道:“对了,西西,今天是你的成年礼,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是吗?柳西西抬眸,满眼的亮晶晶,“既然姐夫说是大礼,那就一定是大礼,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去拆礼物了呢?

“别急,沈默琛唇角微勾,“等会你就知道了……

言罢,沈默琛突然将手扶上肚子,微微皱起眉头:“西西,我有些不舒服,能扶我去楼上的套房里休息一下吗?

“怎么了?柳西西担忧的扶住沈默琛的胳膊,扶着他往电梯走去。

楼上套房的走廊宁静而幽长,沈默琛踩着脚下柔软的地毯,一双鹰眸却始终盯着柳西西的娇俏的小脸。

“怎么了?似乎是感受到了沈默琛的目光,柳西西转眸看向沈默琛,一脸的无辜,“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女性身上特有的清香若隐若现的萦绕在鼻间,一股热流,在身体的深处陡然升起,沈默琛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该死,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他有了反应?

沈默琛的瞳孔蓦然放大,该不会是他拿错了那杯放了药的酒?

柳西西自是感受到了沈默琛的不对,她眉头一凌,“姐夫,你怎么了?要不要我去叫医生?

女性柔软的身体似乎是致命的诱惑,沈默琛突然扼住她的手腕,抬脚快步就把她往套房里拖!

姐夫……嗯……套房的门在关上的一瞬间,柳西西还来不及反抗,一双娇嫩的唇瓣就被男人堵住了!

“唔!柳西西挣扎着,一双手使劲的捶打沈默琛的胸膛,然而没捶打几下,她的双手便被男人钳制住,摁在了墙上。
男人的吻,顺着柳西西修长洁白的脖颈慢慢下移,仿佛是不满礼服的遮挡,男人伸手,随着衣帛碎裂的声音,柳西西身上只剩下底裤的遮挡。

男人的亲吻时而霸道时而温柔,柳西西已经酥软一片,毫无抵御能力,意乱情迷间,已经随着男人转战到了床上。

“嗯……女人娇媚的声音婉转动听,男人低声在柳西西耳畔唤道:“沐心,我来了……

“沐心二字,顿时如一桶凉水一般,将柳西西彻底浇了个清醒!

“不要!还未呼出口,男人便已经彻底穿透了她!

身体痛,比不上心里的痛。

柳西西承受着男人的强势,承受着他的攻击,没有任何快感,只有无边的冰冷围绕着她。

纵使一夜缠绵,她也不敢妄图沈默琛对她有半点喜欢,特别是翌日醒来时转眸望见的是一脸厌恶之色的他。

柳西西看着沈默琛,呼吸一滞:“姐……姐夫,昨晚你一定是被人下了药吧……都是误会,我们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呵,男人薄唇微勾,声线低沉,一双幽深的眸子里带着几分讥讽,“谁告诉你,昨晚是个误会了?

“什么?柳西西张了张嘴,有些不明白沈默琛的意思。

沈默琛从床上坐起,柳西西顿时便被笼罩在了男人的气息之下,沈默琛垂眸看着柳西西白皙的小脸,神情不屑:“昨晚的一切,我可是预谋了好久!虽然出了点偏差,但现在,也不算太迟!

柳西西一张小脸顿时煞白:“姐夫,你在胡说些什么?

下巴猛地被男人的大掌擒住,男人的神情带着几分凶狠:“我在胡说些什么?柳西西,你可知道沐心变成植物人以后,我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

“若不是为了你,沐心怎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柳西西,你毁了我和沐心的幸福,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你?

“原本,我是想借别的男人毁了你!可是现在,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由我亲手毁了你,也不错!

柳西西看着眼前这个冷漠孤傲的男人,只觉得十分的陌生,这个男人,可是她的姐夫啊,姐姐住院这三年来,一直对她疼爱有加的姐夫啊!

柳沐心当年车祸的场景再次浮现在脑海里,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滑落,原来,没有原谅她的,不仅仅只有她自己,原来,所有人都还在恨她!

柳西西不记得沈默琛是什么时候走的,只记得他离开前留下的话:“柳西西,我们来日方长!

……

套房里,有柳西西事先备好的日常装。

下床去浴室里冲了个澡,洗漱好后,柳西西换好了衣服。

手工定制的礼服已经被沈默琛撕碎,柳西西将礼服收拾了一下,扔进了垃圾桶,在寻找自己手包的时候,目光触及到床单上的那一抹鲜红,柳西西不由得又红了眼眶。

她从第一眼见到沈默琛,就爱上了这个浑身散发着冷漠高贵气场的男人,但那个时候,他是姐姐柳沐心的朋友,她和柳沐心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但柳沐心对她却是真的很好,她便小心翼翼的收齐了对沈默琛的所有心思。
后来柳沐心为了救她而出车祸,变成植物人以后,柳家所有的人都在责怪她,因为本应成为植物人的人应该是她,而不是柳沐心,沈默琛却依旧像从前一样宠着她。

她以为,沈默琛是不怪她的。可却没想到,原来在他心底,竟然是那样的恨她!

正出神的想着事情,手机铃声在房间里响起,打断了她的思路。

接过电话,继母姜曼薇的声音便在电话里响了起来:“柳西西你这个小贱蹄子,你害得沐心躺在病床上不知是生是死还不够,现在竟然连沐心的男人都抢!

“我没有……柳西西想要辩解。

“还敢狡辩!姜曼薇气急败坏的怒吼,根本不给柳西西任何辩解的机会,“今天的新闻头条都写着了!沈家太子爷与柳家二小姐昨晚一夜缠绵,沈家太子爷刚刚才离开酒店!

什么?柳西西握着手机的手开始发抖,她和沈默琛的事这么快便被媒体捕捉到了?

不,不对,以沈家的势力,如果不是沈默琛背后示意,媒体根本不敢胡乱报道!

沈默琛!他已经毁了她的清白,他还要做什么!

柳西西匆匆取车回了柳家,迎接她的,是姜曼薇劈头盖脸的一耳光!

“……柳西西握紧拳头,没有反抗。

“柳西西你这个小贱蹄子,在你眼里,就这么容不得我们母女的存在吗?姜曼薇破口大骂,扬手意欲再给柳西西一耳光。

“够了!柳承泽怒声呵止。

“泽哥!姜曼薇不甘的放下扬起的巴掌,转身看向柳承泽,“你就是再疼柳西西,也不能忘了我们还躺在病床上的沐心啊!

“行了行了,柳承泽皱着眉头,瞪了姜曼薇一眼,“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我把西西绑到大街上也撞成植物人你才甘心?

“可是……姜曼薇咬牙,柳承泽之前对柳西西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难不成柳承泽已经有了要让柳西西取代沐心的念头?

一家人正争执不下,管家张伯走了进来:“先生,夫人,沈少爷来了。

果不其然,很快,沈默琛修长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柳家大厅的门口。

男人迈开腿,在柳西西的身侧站定:“伯父,伯母。

男人强大的气场笼罩过来,柳西西身子一僵,意图逃开,却被沈默琛识破了她的动作,一把揪住了她的手腕。

“沈……

“是默琛过来啦。无视两人纠缠在一起的手,柳承泽笑的一脸和蔼。

站在一旁的姜曼薇却是脸色铁青,面前这个无论家世还是相貌都卓越人一等的男人本该是她的女婿,此刻却变成了柳西西的男人,这叫她如何不恨?

沈默琛脸上带着谦逊的笑:“是,好久没过来看望伯父伯母了,正好今天有空,就过来了。

柳西西站在她的身旁,心里的不安越发浓烈,早上的新闻头条才报道了她和他之间的事,这个时候他再出现在柳家,要说他没有什么预谋,她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

果然,她听到他接下来说道:“早上的新闻,相信伯父伯母都已经看过了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