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时间:2021-10-18
身体在摇晃着,穆楚猛然睁开双眼,伸手揉了揉有些疼的额头。

“走快点儿,你们几个没吃饭吗,要是耽误了时辰,谁也甭想领到银子!

“是,是……我们这就快走!

一道有着几分娇柔做作的妇人声音从外面传来,随后几个男子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穆楚皱了皱眉,一把将面上的盖头拿了下来,她总算知道自己为何会感觉摇晃了,她现在应是坐在车里,不对,是坐在古香古色的轿子上,而且身上还穿着大红色的嫁衣。

一幅幅不熟悉的画面在脑海之中流动起来,穆楚有一种想要骂娘的感觉。

她竟然……穿越了。

前一刻,她还站在敌国军事大楼的广场上,被众多敌军用枪弹指着光荣就义,身体被爆炸的力道撕碎的感觉还让自己的灵魂隐隐作痛,不曾想她现在竟然成了别人,还坐在了花轿上,就要嫁人了。

没错,依记忆看这具身体应该要嫁人了,还是嫁给这个国家皇室之中的王爷。

这个皇朝名为天启皇朝,她这具身体,便是天启皇朝丞相府的嫡小姐,而且是堂堂公主之女,未出生便同皇上的亲弟弟璃王指腹为婚。

奈何,公主难产而死,她爹给她找了个继母,又因恨她害死了心爱的女人而对她不管不问。她小时脸颊无意划伤留下一条丑陋的疤痕,又在毫无温暖可言的深宅大院长大,终于养成了懦弱无比的性子。

这次,是被人下了迷药,塞进轿子里的。

穆楚深呼吸了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分析现状。

今天,丞相府一次嫁两个女儿,一个是她,另外一个是她的妹妹。

同父异母的妹妹。

一个月前,她和璃王的大婚将近,穆丞相府的三小姐公开在外面说出了喜欢璃王一事,甚至愿意为了璃王,和自己的姐妹共侍一夫,甘心为妾。

娥皇女英的好名声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京城,偏偏只是她一人是到大婚前一天才知道这件事。

穆楚只觉好笑。

怪不得那穆雪会自愿为妾,原来早在那时便算计好了今日。

她是从偏角小门里被抬进去的,而她妹妹穆雪,却是被正大光明的,八抬大轿娶进了府。

到底谁为妻,谁为妾?

“往哪里走呢,这边这边,别让人看到了,就她那样还想嫁给璃王做正妃,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璃王殿下愿意让她当个妾已经很抬举她了……

扭捏的声音还在继续,穆楚猛然抬起头,双眼一寒。

“砰砰砰!

一连串的敲门声从前方传出,原本说话的妇人低声道:“快开门,人我已经送过来了!

吱呀一声,厚重的小木门被人打开,锁链的声音哗啦啦响起,只听一个妇人说道:“快送进来!

帘子被人撩开,站在轿前的花嬷嬷骤然一愣。

那妇人急了:“怎么会醒了呢,快抬进来,快点儿!

几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听到那嬷嬷的话,立刻上来抓住穆楚的手,用力一拽,一股大力从手腕上袭来,穆楚不受控制的被人拉下了轿子。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将她给我塞进院子里,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那嬷嬷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凶狠,仿佛逼良为娼的老鸨。

穆楚心中怒急,可是身子因为刚刚中了迷药太弱,抓住自己手臂的手,仿佛铁钳一般。

若是在以前……她非要一下子将这些敢碰她的人的手臂拧断不可。

喜帕落在地上,露出了一张额头上带着疤痕的脸,穆楚抬起头,一双血红的唇看起来有些骇人:“我才是真正的璃王妃,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花媒婆被穆楚喊的心头一跳,她明明听说这个相府的大小姐是个软柿子,连句话都不敢大声说,今天更是被人用药昏迷了装在轿子里送过来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醒了,还这般凶狠,难不成这人是弄错了?

穆楚趁着众人愣神的功夫,悄然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巷子里静悄悄的,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她身上穿戴很是厚重,穆楚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打得过面前这四个大个儿的汉子。

见对方像是下定了决心要将她送进那小门里去,穆楚双眸一瞪,忽然勾起唇角,悠然一笑:“救命啊,非礼啊……有人非礼啊……

抓着穆楚的两人已经将她弱小的身体整个拎起来了,穆楚紧紧的抓住一旁的门框,瞪着眼睛看着在一旁叫嚣的花媒婆,她张嘴,用尽全身的力气对准了一个男人的手背咬去。

就在此时,巷子不远处,缓缓驶来了一辆马车……
穆楚像看到了救星,双眼顿时明亮起来,在那大汉痛的缩手的功夫,对准另外一个人的脚踩了一下,整个身子窜了出去。

赶车的车夫看到街道上突然出现的红衣女人,吓得立刻拉住马缰,马车因为还在小跑当中,车身猛然一颤。

“吁……

车夫气的脸色一变,立刻拿起马鞭,对准前方的穆楚便抽了过来。

穆楚见势不妙,立刻就地一滚,感觉浑身上下都被小石子咯的痛楚,她连忙站起身,慌张喊道:“有人非礼,救命!

马车之中,骤然传出一道充满寒气的声音:“不想死,滚!

穆楚被那声音吓了一跳,明明是极为好听的男声,可却带着嗜血般的杀气,让人耳闻便觉得浑身战栗。

马夫明显不是个好相与的,见到一鞭子不但没有将穆楚打走,还让她纠缠上来,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来。

手中的鞭子猛然一翻,对准穆楚再次抽了过来。

穆楚这次没有完全躲开,手臂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她强忍着紧紧的抓住了车辕,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这是她离开这里唯一的机会。

“你这人怎么没有一点儿同情心,我一个弱女子正在被这么多人非礼,你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上鞭子!

穆楚气急,她身上如今没有任何东西,她拿手的东西是医术和毒术,但在现在,像是完全没了用处。

好在这身子还算灵活,柔软度可用,不然刚才第一鞭子,就会让她皮开肉绽,爬不起来了。

“滚!

淡淡的,带着几分压抑的字眼在马车之中传出,那车夫的眼神顿时变了。

“快离开,别找死!

穆楚回头看到那几个大汉还站在那边,也知道没有谁会平白无故的帮助自己,她心一横,立刻大声喊道:“我是丞相府的嫡小姐,未来的璃王妃,你救了我,要什么好处我都给你!

车夫看着穆楚的眼神,最终转为同情。

他有意想要拉穆楚一把,穆楚却在还没想明白他脸上表情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胸口被人重重打了一掌。

她手一松,骤然失去支撑,捂着胸口倒在车旁的地面上。

在地上翻滚着,穆楚一个劲儿大叫:“杀人了,有人杀人了,快来人啊!

虽然装的十分凄惨,可是穆楚却惊出了一身冷汗,刚刚那一掌,确实是奔着要她的命来的。

若不是她凭着多年来对危险的直觉躲过了要害部位,现在绝对不会是简单的胸口闷疼,而是心脏破碎呀。

这会儿哪里还能喊出声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车夫瞪大双眼,望着地上翻滚的穆楚,忽然心中微动。难道爷这是改邪归正,手下留情了?

他深深的瞧了穆楚一眼,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极为冰冷的声音:“走!

“是!

车夫连忙挥动马鞭离开,完全忽视了躺在地上装模作样的穆楚。

穆楚见到杀神走了,这才松了口气。

真倒霉,这里的人竟然连个好心的人都没有,刚才她若是再冲上去一次,恐怕只有丧命的份。

趁着还有力气,且那边四人还愣在原地远望着马车离去的档口,她捂着胸口顺着一个方向逃了过去。

既然她要嫁的是这个府的主人,那这婚礼的现场,应该离这里不远才对。

等到穆楚跑了,那花媒婆这才缓过神来,脸色却像是受到了巨大惊吓一般,苍白的厉害。

“快追,你们快追!

……

偌大的璃王府门外,车水马龙,红毡铺地,大红色的喜字在木质的红漆大门上闪动着光芒,不少人脸上带着祝福和笑意,但更多的,是等着看好戏的神色。

穆楚跑的气喘吁吁,直奔着人群之中冲了过来。

前方不少宾客,此时已经注意到了突然多出来的一个红衣女子。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