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对准确了坐下来摇 后车座的疯狂运动

时间:2021-10-18
郁笙出来的时候,在楼梯口遇见了郁暖。

“阿笙。郁笙笑着挽住了郁笙的胳膊,一脸的关心,“那天酒会你后来去了哪?

郁笙看她,眼神犀利。

郁暖被她看得心虚,声音有些弱,“妹夫找了你很久呢!

那天的事,郁笙记得清楚,她有些不舒服是郁暖扶着她进的休息室。

她不确定给她下药的是不是郁暖,但是现在,她倒是把自己暴露了出来。

以她对慕景珩的了解,慕景珩绝不会找她,更别提他找她的事传到郁暖的耳中。

所以,她在说谎!

郁笙也不戳穿,莞尔, “那天啊!我在休息室躺了会儿,身体不舒服就去下面开了间房就睡在酒店里了。

郁暖神色闪过一丝懊恼,故作轻松地说,“这样啊,没事就好。你也真是的,都不打声招呼。

郁笙扯了扯嘴角,垂眸看了眼她挽着自己的手,莫名地觉得讽刺。

她知道郁暖讨厌自己,但是却不知道,郁暖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回到慕家已经接近十点了。

婆婆宁岚已经睡下,客厅里很安静,没什么人。

她放轻了脚步声上了二楼,回到房间里,摸到开关将灯打开。

坐在她床上的那个身影,吓得她几乎控制不住失声尖叫。

她捂着嘴,待看清那人时候,蓦地松了口气。

是慕景珩。

“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景珩冷眼看她,站起身迈开长腿朝着郁笙过去,他嘴角讥笑,“这是我家!郁笙。

郁笙抬手揉了揉额头,想起郁家的事,她不能惹恼了他。

在郁笙沉默的时候,他越过了她,出了门。

郁笙她转头看着男人的背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没事自己房间不呆着,跑来她的房间里坐到这么晚。

“景珩。郁笙咬唇,喊住他。

慕景珩在听到她喊他时,身影微微僵硬了片刻,她的声音很温柔,没有夹枪带棒。

他插在裤袋里的手收紧,转身冷漠地看她,“干什么?

郁笙犹豫了片刻,缓缓开口,“郁氏的资金链出了点问题,你能不能借点钱救急?

话落,慕景珩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他盯着她,嘴角却是挑了起来,似是有些自嘲,“要多少?

郁笙愣了下,缓缓开口,“三千万!你放心,等郁氏渡过这个过渡期,一定尽数还你。

慕景珩听了这话,往回走了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郁笙。

他说,“郁笙,要是郁氏没扛过去,我这三千万岂不是打水漂了?

他语气轻蔑,好似郁氏真有那么不堪一击。

“我知道了。郁笙垂下眼眸,她该知道的,问他借钱无非是自取其辱。

慕景珩抬手抚上她纤细的脖颈,目光凌厉,“郁笙,有时候我恨不得就这样掐死你算了!

郁笙抬起眸子看他,提醒道,“杀人犯法。

“呵呵。慕景珩松手,眸光冷得吓人。“只要你能拿下盛华的单子,三千万我借!

郁笙抿住唇角,“好。

又是周一。

郁笙处理完手上的客户资料,已经接近晚上八点了。

刚准备下班,放在包里的手机乍然响起。

她拿出手机一看,是阮棠的电话。

“阿笙,好消息!阮棠的声音有些激动。

没等郁笙询问,阮棠便急急地说道,“阿笙,快来名都!商总在名都好像跟人在谈事!

郁笙一听,忙回,“我马上过来!

盛华的项目,之前并没有什么必要的关系,但是现在,她势在必得。

二十分钟后,郁笙出现在了名都。

跟阮棠通了电话,阮棠甩给她一个包厢号后就没了消息。

包厢里有什么人,郁笙不知,自然不会鲁莽,她在包厢外等了会儿,包厢门被人从里边打开,出来一人。

顺着那打开的门望进去,一眼便能瞧见坐在中间的男人,是商祁禹。

他穿着合体的黑色西装,身材挺拔修长,在一群人中显得格外出挑,举手投足间,尽是成熟男人的魅力。

在门被合上之际,他抬了下眸,视线似有若无地在门外的郁笙身上掠过。

郁笙心口一跳,还没等反应,陆骁就从里边开门出来。

“郁小姐,好巧!陆骁开口笑着问候。

郁笙笑了笑,并未回答。

不是巧,她就是来这儿专门等商祁禹的。

陆骁看了她一眼,又道,“来找我们商总么?

郁笙点头。

“里边的局还要些时间才能结束,商总说,让我带你去他的车上等他。陆骁笑着说。

“好的,那麻烦陆经理了。郁笙开口道谢。

她没有拒绝的余地,是她找上他的,去他车上等是他的意思,在名都里等,她也有些受不了这里的氛围。

是上次那辆黑色雅致,郁笙进了后座里,陆骁跟她聊了几句,这才重新返回名都。

包厢里,商祁禹看向出去十几分钟才回来的陆骁,随口问,“去做什么了?

“尿遁!陆骁面不改色地答。

“……商祁禹嘴角抽了下,没再管他。

九点三刻,商祁禹与众人一同从名都里出来。

陆骁是自己开车来的,离开前拍了拍商祁禹的肩,神秘兮兮一笑,“有惊喜!

商祁禹皱起眉,也没管他,径直朝着自己的车过去。

因为需要应酬的缘故,叫了司机,他一走过去,司机就下了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商祁禹坐进车里,见到旁边的郁笙,才反应过来,陆骁那句有惊喜是什么意思。

郁笙微笑着,跟他打招呼,“商先生,你好。

商祁禹转头看她,锐利的眸光盯着她,“来找我的?

“嗯。郁笙点头。

男人唇角微弯,“私事还是公事?

闻言,郁笙小脸一红,私事,这个词让她不由想起那晚。

她咬唇,“公事!

商祁禹点头,了然,“为了单子的事?

“对。“

商祁禹眸光沉了沉,项目的事,全权交给陆骁在处理,眼下,郁笙会找上门,恐怕也跟陆骁脱不了干系。

他看她,眸光有些玩味,想起刚才在包间外一瞥而过的身影,他问,“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郁笙皱了皱眉,“我没你的号码……

“没存?商祁禹挑眉,有些诧异,随即他拿出了手机,郁笙的手机响了起来,郁笙低头看着手机上那一串贵得咋舌的号码,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那天早上,她的手机里有一条短信,当时她以为是发错了,没有在意。

加之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让她措手不及,所以早被她忘在脑后了。

想来,竟是商祁禹的号码。

郁笙抿唇,将号码存了起来,并未说什么。

一但说了,不就是意味着她承认了那天晚上的荒唐了吗?

郁笙挣扎了会儿,开口,“商先生,单子的事,我……

“单子的事,你应该找的人是陆骁。商祁禹面无表情地打断她,“我们之间能谈的只有私事!

郁笙诧异,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卡住了。

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是陆经理说单子的事,是你在把关,让我找你。

看着男人的反应,郁笙突然反应过来,恐怕这只是陆骁的意思,而不是他的。

蓦地,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商祁禹轻笑了片刻,而后挑眉,他侧身过来,压迫感袭来,让郁笙不禁有些慌乱了起来。

“我以为,你是因为那晚的事——

郁笙深呼吸,手指紧紧地攥在手心里,眼神闪躲,故作不明白,“商先生,你在说什么?

她的反应,意料之中。

“郁笙,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还要装糊涂?嗯?商祁禹眸光锐利,气息摄人。

郁笙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她别开眼,“既然单子的事,是陆经理在负责,那我不打扰你了。商先生,再见!

她伸手去拉车门,只是手还没等碰到把手,就被一只男人的大手攥住。“说不过就要跑,谁教你的?

“……

郁笙微微拧眉,低头看着男人捏着自己手腕的大手,他的手指修长好看,骨节分明,脑子里不由地涌现出那晚的片段。

就是这双好看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移,让她浑身颤栗,带着她跌进一次又一次的深渊里。

之前不怎么清晰的画面,这会儿跟男人有了触碰,全涌现了出来。

郁笙咬了下唇,转头恼怒地看他,“商先生,你放开我!

商祁禹攥着她的手微微使力,强势得让人无所适从。

他说,“郁笙,单子的事,面前也有条捷径可供你走——

无耻!

郁笙气得发抖,她是个成熟女性了,他的意有所指,她怎么会不明白?

“商先生对每个找盛华合作的女性都来这套吗?郁笙笑了,眼底有浮光闪现。

商祁禹看着她的眼神深邃了几分,吩咐司机开车后,沉沉开口,“只对你。

郁笙脸上的笑容愈发明媚,“那真要感谢,商先生的高看了。

“你知道就好。商祁禹挑了下眉,手指捏起她肌肤细嫩的下巴,来回轻轻摩挲。

手上的触感很好,很嫩,让人浮想联翩。

郁笙脸色变得很难看,推开他的手,冷淡地说:“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停车,我要下车!

商祁禹收回手,并没开口,前边的司机,没有老板的吩咐,自然也是不会停车的。

郁笙转头看他,“商先生,我要下车!

“郁笙,盛华的项目陆骁其实也没说错,最后敲定的是我。商祁禹云淡风轻地说。

闻言,郁笙眼皮跳了跳,他言词虽然温和,但是无一不是在跟她传递一个信息。

得罪了他,这个单子她是没希望了。

“商先生,你想怎样?郁笙冷静下来,问他。

商祁禹撩起薄唇,似笑非笑地开口,“郁笙,你对其他客户也是这个态度?

“……郁笙不知该怎么说,她面对客户时的好脾气好耐心似乎在遇到他的时候全然不复存在。

大概,是因为睡过。

对于夺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郁笙有些恼他但是同时又害怕,所以下意识地会想逃避。

他的出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那夜的荒唐。

商祁禹看着她,笃定,“因为我们发生过关系?让你不自在了?

闻言,郁笙只觉得如鲠在喉,她抿起嘴角,“商先生,我已婚。请你别把这样的话挂在嘴边——会让我很困扰!

商祁禹眯眸,“承认了?

“……

郁笙脑袋有些缺氧,忽然觉得自己这智商在这个男人面前从来都不够用。

不经意间就被绕进去了。

“郁笙,单子的事,找个其他时间,我们详谈。商祁禹忽然一本正经道,“希望届时,我能看到你能拿出你的诚意。

话落,他抬头吩咐司机靠边停车。

车缓缓减速,在路旁停下。

郁笙推门下车,站在路边,消化了刚才男人的那句话。

诚意?

她脑子乱得很,干脆什么都不想了,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回了慕家。

第二天,阮棠问起了昨天的情况。

郁笙扯了扯嘴角,将昨晚的事略过那些不该有的跟阮棠说了一遍。

阮棠闻言,忍不住笑了,“我看啊,这商先生没准对你还真有那点意思。我可看得明白着呢!那天,商先生看你的眼神,是那种男人女人的眼神。绝对错不了!

郁笙无奈地冲她翻了个白眼,“你看错了!

“小样,我看错什么都不会看错这个。单子原本是跟陆骁接触的,现在让你直接找他,说明什么?阿笙,你要不就接着好了,这商先生各方面都甩慕景珩三条街。

郁笙无奈,强调,“我是有夫之妇。

“你那跟活寡有区别?慕景珩到现在都不肯碰你一下,你再委屈下去头顶就真成草原了!他给你戴的绿帽还少啊?我看拓展部的美女都快被慕景珩给轮遍了!阮棠愤愤地为郁笙鸣不平。

郁笙这个总裁夫人完全如同摆设,加上慕景珩的刻意压制,随便一个同事都能凌驾到她的头上。

“我看你啊!干脆回敬他一顶绿帽好了。而且要一绿惊人的。给他一顶最大的绿帽!

“……郁笙沉默,她能说,慕景珩的头上已经绿了吗?
下午下班后,郁笙约了商祁禹谈单子的事。

地点定在一家私房菜馆。

她在办公室里耽搁了会儿,才起身离开。

不巧,在下降的电梯里碰见了慕景珩。

此时,电梯里就只有慕景珩一人,他抬眸看着站在电梯外的她,眸光很深。“不进来?

郁笙抿唇,抬步进去。

慕景珩看着电梯上映出的身影,单手插进裤袋里,漫不经心地问,“回家?

郁笙没想到他会开口,她愣了片刻,“晚上约了客户吃饭,晚点回。

闻言,慕景珩浓黑的眉头皱了起来,“什么客户?

“盛华的项目负责人。郁笙答。

沉默了片刻,电梯到了。

郁笙走出电梯,没再管身后的男人

慕景珩跟上,“早点回来,别太晚。

“……郁笙拧了下眉,只觉得今天慕景珩是不是吃错药了。

怎么变得这么奇怪?

到了约定的私房菜馆。

上了二楼,郁笙在指引下,穿过几个隔间,便看到了坐在餐桌前的男人

他穿着修身的白色衬衫,没系领带,看上去要随性许多,少了那迫人的压迫感,举手投足间,矜贵无比。

听见脚步声,他抬眸看过来,漆黑的眸沉了沉。

郁笙微笑,客气地打招呼,“不好意思,商先生,让你久等了!

商祁禹微抬下巴示意她坐。

郁笙在他对面坐下,商祁禹伸手,把菜单推了过去。“看看想吃什么?

“都可以!郁笙低头,将菜单推回去。

过来这里,目的并不是为了吃,是为了单子的事。

他看了眼,问她,“有忌口的吗?

郁笙摇头。

商祁禹点了几样,是两人份的,将菜单交还给服务员,服务员微笑着点头,说好的。

不多时,点的餐上齐了,还拿了瓶酒上来。

他拿过那瓶已经起开的酒,抬眸问她,“能喝吗?

“可以,不过不能多喝。郁笙抿唇,她的酒量不错,都在这两年里锻炼出来了。

只是现在,她需要保持清醒,因为等会儿,还要谈单子的事。

商祁禹点头,也没强求,往她杯子里只倒了小半杯。

用餐过程,商祁禹并未有过任何越距的行为,非常的绅士,让原本心怀戒备的郁笙,不由地轻松了许多。

结束用餐,让服务生撤走了餐盘,收拾了桌子,郁笙才提起了单子的事情。

这回,盛华国际需要更换系统软件,不是一件小事。

慕氏科技虽然是在慕景珩接手之后才开始转型,但现今已经跻身港城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公司。

所以,慕氏对盛华来说,其实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她准备了合同,商祁禹翻了几页,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拧了下眉,看了眼手机,他站起身,对郁笙道,“我去接个电话。

郁笙点点头。

郁笙思路有些乱,视线不经意地飘向那个站在窗前接电话的身影。

男人的手机搁在耳边,对方似乎说了什么不好的事,男人英挺的眉深深地蹙了起来,匆匆地说了句,便挂了电话。

当他转身过来的时候,视线与郁笙的直接撞在了一起。

郁笙有些心虚地转开眼。

顷刻间,商祁禹便走到了她的面前,“家里出了点急事,项目的事,下次再给你答复。

“好的,你去忙吧!“郁笙也站起身,开口道。

商祁禹看了她一眼,郁笙像是看出了男人的想法,主动说,“我打车回去就好。你有事忙,就先去吧!“

“嗯。

郁笙同男人一道从餐馆离开,商祁禹给她叫了辆车,见她上车,又嘱咐了司机几句,才离开。

其实排除偏见,平心而论,这个男人的确跟阮棠说的那般,不论哪方面都要甩慕景珩三条街。

回到慕家时,时间还早。

她上楼时,碰见了慕景珩。

他一身的居家服,一手搭在门上,一手拿着一只马克杯,似乎是要下去倒水。

路过郁笙的时候,闻到她身上极淡的酒香,不由地拧了眉头,“喝酒了?

“嗯……郁笙点头,说着就要往房间里走去。

却被慕景珩抓住了手腕,他看她,“我听说盛华那边负责的是商祁禹?你今晚见的是他?

郁笙转过头,抽回了手,“对。

慕景珩低头看了眼自己空落落的手,出言提醒,“阿笙,注意着点,不要得罪了他。

“我知道。郁笙暗淡了眸子,她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不要得罪了他,这是在提醒她什么?

许是她有些草木皆兵了。

翌日,中午。

郁笙接到了大伯郁正松的电话,她看着手机上的显示,不用接起就知道打来是为了什么。

她犹豫了会儿,才接通电话。

郁正松问了些无关紧要的话,才转入正题,“阿笙,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你找过景珩吗?

郁笙垂下眸子,“嗯,说了。不过还需要点时间——

“什么叫还需要点时间?郁正松疑惑地问。

郁笙咬牙,回答,“景珩说他暂时还拿不出那么多钱,还需要一点时间。

她的这话,郁正松自然知道,肯定不是真的,慕氏这几年在慕景珩的领导下水涨船高,手边怎么可能连三千万都拿不出来。

只是这会儿,郁正松也不好说什么,他叹了口气,“阿笙,你再帮大伯跟景珩说说,好歹郁氏也有你爸爸的心血啊!

闻言,郁笙莫名地有些难受,她低声回应,“好。

郁正松听她这么说,这才放心下来。

结束了通话,郁笙回去办公室,路上碰见两个拓展部的同事。

其中一个郁笙认得,是上次在慕景珩办公室门口碰见的楚怜。

楚怜带着一个刚入职的妹子,见到郁笙后,笑眯眯地喊了声,“慕太太。

郁笙点头,刚想离开,就听见楚怜又说,“慕太太,您晚上一定很轻松吧?瞧把咱们慕总给憋的,大中午的就精力旺盛,真是让人家承受不来。

说完,便是一阵娇娇的笑声。

郁笙离开的脚步一顿,她转头,莞尔一笑,“你可以问慕总要加班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