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把腿张开我会让你很爽的

时间:2021-10-18
后面的人可劲儿追,穆楚提着裙子跑在前面,汗珠从额头上飘落,头上扭曲的喜帕划过一道优雅的弧度,落在了地上。

那张有些吓人的脸,就这般唐突出现在里院当中。

“啊,这丑女人是谁?

不少身份高贵的妇人千金在看到穆楚那张脸的一瞬间,都吓了一跳。

因为汗水的原因,穆楚这般一擦,本就难看的脸,变得花红柳绿起来。

她皱着眉头,抬头看着在高台上两个双手相握,你侬我侬的男女,一双眸子腾的一下火红起来。

不过,她扫了一圈上面高台的几人,立刻将火气压在了心底,她骤然看到了前方一个身着高贵的妇人,年约三十几岁,头上戴着金色凤冠,身着紫红色的凤袍,随便一看,穆楚也知道对方身份不低,这人,应该便是天启皇朝的太后。

所以,她不能按着性子来,必须稳住,否则,对方随便拿捏住她的一个把柄,她就会人头落地。

这可不是假的,她身为特工,自然要在第一时间分析这个世界所有需要的信息,刚才来的这一路上她没有闲着,将这个世界的规则思考的清清楚楚。

皇权在上,更上面的,便是太后和太皇太后,这两人掌控朝纲多年,虽然如今已经放手,但影响还是十分巨大,就算她这个不受宠,不经常在人群之中露面的人,也都清楚。

她的父母就坐在太后下方左侧,两人面上带着喜悦和笑容,那笑容绝对不是给她穆楚的。

穆楚看着上方,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泪眼汪汪地站在人群之中对着高台开始哭了起来。

她身上的红色嫁衣十分显眼,司仪正要喊道一拜天地,那哭声就将他的话给淹没了。

“娘,我才是楚儿啊,你们弄错了,我才是璃王妃!

一身喜庆红衣的妇人听到穆楚的话,脸色骤然一变,在看到穆楚面容的一瞬间,她瞳孔微缩。

“来人,将下方捣乱的人拉出去!岳氏低声冷喝。

几个侍卫立刻将穆楚包围起来,穆楚见势不妙,立刻大声喊道:“娘,您看看清楚啊,我才是楚儿,你们弄错了,上面的人不是我,是雪儿妹妹!

她这一声大喊,顿时震惊了所有人,这下,原本还热闹的院子,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穆楚呜呜的哭泣声。

穆夫人岳氏的脸色,有些发青,她稳了稳心神,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带着一丝无意和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脸上画的都是什么东西!

她站起身,装作不解的看了看面前的新娘子,“下面的是楚儿,那你是……雪儿?

站在高台之上,穿着鲜红嫁衣,十分安静的新娘子浑身微微颤了颤。

在她身旁的男子,穿着一身红色的新郎装,五官清明俊美,一双浓墨似的眉,缓缓蹙了起来,他的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花球,眼底的怒意不言而喻。

他扫了一眼下方宾客脸上疑惑的神色和交头接耳的模样,慢慢启唇:“穆夫人,这是怎么回事,还请给本王一个解释!

外面的人定然以为这是璃王在问新娘怎么会错,可是他真正要问的,其实是她为何会突然跑到这里来。

这句话听到穆楚耳中,她顿时在心里笑了起来。

穆楚看的出来,他是肯定知道真相的,这些人是合伙算计好了,让她这个指腹为婚的嫡女变成小妾,这样不但可以遵守约定挽回皇室的颜面,还能让璃王自己娶到心爱的女人

若是原来的穆楚在这里,此时这些人已经成功了,就算外人最终问起来,大可随便说她病重出不了门什么的,到时候,她就只有自生自灭的命运。

手臂上的伤口灼烧般的疼着,穆楚面上却没有丝毫显露,刚才她那是装的,这点儿小疼痛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谁也无法料想到,现在的穆楚,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穆楚了。

面对璃王的质问,岳氏一时间有些想不到什么好借口堵众人的嘴,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什么来。

穆丞相干脆一脸怒火的瞪着穆楚,什么也不说。

太后用高贵的眼神微微看了一眼穆楚,便略带嫌恶的侧过头,靠在一旁的软榻上,闭目养神。

“娘,呜呜……肯定是那些下人弄错了人,回去娘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们,但是妹妹你知道弄错了,你怎么不解释一下呢?

听到穆楚说的前半句话,岳氏的眼前亮了一下,刚想顺坡下驴将这茬接过去,没想到穆楚后面的质问就来了,一下子让穆雪的身影僵硬在了原地。

穆雪双肩颤抖,像是哭了。

她轻轻伸出手,将盖头撩起来,露出了下方一张梨花带雨的绝美小脸儿。
穆雪眼底闪着泪光,微微垂着头看了看下方的穆楚。

“对不起姐姐,我……我也是下了轿子才知道弄错了的,只是我以为盖头一直没有掀开,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就……就没有声张,我也是害怕丢了爹娘和璃王殿下的脸面!

害怕丢了脸面?穆楚面上不动声色,故意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

想要和她比博同情,穆雪还需要多练上十几年,要知道,每一个特工,都有着十足十的影后实力的。

“妹妹说的极是,怪只怪姐姐不知道为何会在花轿上昏睡了过去,都快到了侧门才醒来,姐姐若是不贪睡,恐怕这会儿也不会出现这种幺蛾子了!

穆楚站起身,面色有些苍白,唇角的大红色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擦干净了,这时看上去不似原来那般可怖了。

冷不防看上去,有种让人心生怜惜的感觉。

“姐姐知道妹妹和璃王殿下两情相悦,可如今事情都已经闹到这里了,姐姐也不是有意的,姐姐毕竟是太后亲口所指的璃王妃,还请妹妹下来吧!

说着话,穆楚迈开脚步,就要登台。

外人听到穆楚的这一番话,只要稍微有点儿脑筋的,也都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这穆家摆明了便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想要用穆雪换下穆楚的身份,只是这般做,到底有什么意义,穆楚身上璃王妃的名头,才是众人皆知的。

台上出现了一瞬间的寂静,就在穆楚以为不会有人说话,想要再加把火的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女声。

“你算是什么东西,你根本配不上璃王殿下,还妄想成为璃王妃?

穆楚暗中勾起嘴角,很好,来的很及时,要是穆雪现在就退下来,还真就不好玩了。

穆楚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坐在下手不远处的台阶下方,站起来一个年轻秀美的女子。

女子画着浓浓的妆容,将那张脸勾勒的十分妖娆,一双眉倒竖着,看起来有些嚣张跋扈。

穆楚的脑海之中瞬间出现了这人的信息,穆莹,穆家庶出的三小姐,和穆雪十分要好,很受穆丞相的宠爱。

也是这么多年欺负原主最多的人,那些穆雪不好出手的,全部都由这女子来做,这些年原主会变成那样,和穆莹脱不开关系。

说白了,这人就是穆雪的打手,胸大无脑的类型,经常被别人送出来当枪的。

穆楚捂着嘴,眼泪不要钱的流了出来,微微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的站在台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太后的方向。

她这门婚事是太后主使,理应太后出面解决,这个穆莹敢在这里公然说出这种话,那便是侮辱太后看人不准,给璃王指婚的对象上不得台面。

不出穆楚所料,太后猛然睁开双眼,面色有些难看。

就算穆楚再怎么不好,那也是当年她亲口应下的这门亲事。

“荒唐,你这是在质疑哀家吗?

太后原本看上去还很慈祥的眉眼瞬间凌厉起来,一种带着强大压迫的气势,瞬间散发出来,就连穆楚,心里都微微震惊。

而那穆莹,膝盖一软,直接矮了身子跪了下来。

“太后,小女不敢,小女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只是什么?

穆莹咽了咽口水,额角的汗珠肉眼可见的落了下来,上方的岳氏见此,神色也有些慌乱。

不过岳氏毕竟是见过世面的,而且背后还有太皇太后和悦贵妃撑腰,底气足了点儿,所以那丝慌乱,很快被埋在了心底。

“太后,这是家中庶女,都是妾身管教不好,才让她这般没大没小口无遮拦的!

岳氏适当的开口求求情,太后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太后身后一个面容严厉的嬷嬷再度追问道:“太后刚刚在问你话呢,只是什么?

穆莹低着头,咬着牙道:“璃王殿下乃是京城有名的美男,而且地位尊贵,哪里是穆楚这个丑女人配的上的,当初太后指腹为婚,看的是爹爹的面子,也不会想到这女人出生以后会变成这样,这样丑陋的女人若是真成了璃王妃,岂不是让璃王殿下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太后是顾着皇室的面子才办了这门婚事,这女人不但不感恩,如今竟然敢跑来质问,让三姐姐下了台去,且问众位宾客,这女人和我三姐姐同为相府嫡女,到底谁才有资格坐在璃王妃的位置上?
穆莹这一番话说出来,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对于她的话,下方有赞同,也有反对的,但最终是对是错,还得太后说的算。

太后扬眉,瞧了一眼穆楚。

穆楚后退一步,眯着眸子将目光落在了原本坐在穆莹不远处的一个女人身上,那女子妆容极美,容貌端庄,举手投足之间,气质超群。

一席紫色秀七尾凤凰的长裙在风中微微浮动,她抬起莹白如玉的手,正召回了一个低眉顺眼的丫鬟。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